【忽必烈傳】伯顏南伐勢如破竹 南宋滅亡

忽必烈傳之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蒙元取得襄樊之戰的勝利,打開了南宋仰仗的長江上游的重要門戶,元軍前進的步伐已不是宋軍所能阻擋得了的。忽必烈對此役非常滿意,下詔嘉獎眾將士。其後,諸多大臣將領提出乘勝南伐,劉整也入朝請命,願率水軍乘勝追擊,殺過長江,直搗南宋都城。

有意南伐的忽必烈在與重臣商議後,儘管面臨北方叛亂,但仍決定繼續南伐,任命宰相伯顏為滅宋主帥,並成立了荊湖和淮西正陽兩個行樞密院,很快又將它們改為兩個行中書省,以伯顏、史天澤、阿朮、阿里海牙和呂文煥行省荊湖,以合答、劉整、塔出、董文炳行省淮西。不久,忽必烈採納史天澤的建議,為了保持政令統一,將淮西行省改為行樞密院,由伯顏專理行樞密院事。伯顏不僅掌握了滅宋的軍事大權,也掌握了行政大權。如此安排,解決了兵力分散、號令不統一、調動不靈的弊病。

身為主帥的伯顏在滅宋戰爭中發揮了巨大作用。伯顏,蒙古族八鄰部人。他的父親曉古台承襲祖輩官職,隨宗王旭烈兀開拓西域。伯顏長於西域,但應是自幼學習了漢文化,長於作詩和書法。1264年,旭烈兀派他入朝奏陳有關西域事,忽必烈見他容貌言辭非凡,就將他留在京師。其後在與他談論國事時,更發現他頗有見地,愛才的忽必烈對他愈加器重,並將中書右丞相安童的妹妹嫁給了他。其後,伯顏先後被拜為光祿大夫、中書左丞相、中書右丞、同知樞密院事等。

史書說伯顏深謀遠略、善於決斷,率二十萬大軍伐宋如領導指揮一人,諸將帥敬他如神明。忽必烈選擇這樣的他擔當重任,足見對其的信任和對其能力的肯定。

臨行叮囑

1274年六月,忽必烈向行中書省及蒙古、漢軍萬戶千戶軍士發布詔書《興師征南詔》,詔書中說明,要以南宋扣押郝經蒙古使團之事問罪於宋,興問罪之師;鼓勵將士奮勇殺敵,但同時也告誡將士對於無辜民眾「毋得妄加殺掠」。

七月,忽必烈發布《下江南檄》,伯顏奉命南征。臨行前,忽必烈叮囑伯顏說:「宋朝初期,曹彬以不好殺人而平定江南,希望你能體會朕意,成為本朝的曹彬。」忽必烈仁愛之心彰顯無遺。而伯顏後來取南宋城池以及都城臨安,也的確做到了忽必烈的要求。他每攻打一地前,都要先派人勸降,避免戰爭,實在無法避免時,也在攻下城池後約束將士,禁止妄加殺戮。

要知道,中原漢文化最忌濫殺,即使在正當的戰爭中,往往不能不殺時,也要體現世法、天理良知的公道。因此忽必烈禁止軍隊濫殺,告誡將士「毋得妄加殺掠」,以「不妄殺一人」的曹彬為榜樣,同時禁絕宋朝鞭背、黥面等刑罰,一方面體現了漢文化對忽必烈的巨大影響,一方面對於贏得中原軍心、民心起到了重要作用。

七月,忽必烈發布《下江南檄》,伯顏奉命南征。(大紀元製圖)

攻宋勢如破竹 占領建康

八月,年僅3歲的宋恭帝即位,祖母謝太皇太后、母親全太后垂簾聽政,但朝政大權依舊把持在賈似道手中。

也是在這個月,忠心輔佐忽必烈幾十年的劉秉忠忽然無疾而逝,終年59歲。忽必烈聞噩耗不勝傷悼,對群臣說:「秉忠為朕盡忠三十餘年,小心謹慎,不避艱險,言無隱情,其學問之深,惟朕知之。」他下令出內府錢將其安葬於大都。後追贈他為太傅、趙國公,諡號「文貞」。元成宗時,加贈太師,改諡「文正」。元仁宗時,又進封爵位為常山王。有元一代,漢人位封三公的,僅有劉秉忠一人而已。

九月,伯顏率20萬大軍從襄陽分三路南下,伯顏、阿朮統領右路主力大軍,以南宋降將呂文煥為先鋒,由襄陽入漢水過長江;左路大軍由合答統領,以劉整為先鋒,出淮西取道揚州而行;還有一路由董文炳率領,從淮西正陽直逼安慶。

伯顏大軍先是進至鹽山,距郢州二十里,在面對宋軍新建的郢城防線時,諸將建議拿下這個咽喉要道,伯顏卻說:「用兵緩急我心中有數。攻城是下策,大軍南征,豈是為奪此一城?」於是放棄郢城不攻,順江而下。宋郢城守將趙文義、范興率二千騎兵來襲,伯顏率軍回擊,斬趙文義,擒殺范興,宋軍五百人死,被俘數十人。

其後,伯顏大軍進至沙洋(今屬湖北荊門),幾次勸降,但宋守將王虎臣拒絕投降。元軍遂發動進攻,城破,王虎臣等人被俘,後因拒降被殺。至新城,守將邊居誼拒降,城破後,居誼及全家自焚。至復州,知州翟貴降。伯顏傳令,諸將不准入城,違者以軍法論處。

十二月,元軍數以萬計的戰艦從漢口進入長江,又將蒙古、漢軍共數十萬騎部署於江北,令其修整軍械,準備進軍陽邏堡。陽邏堡守軍拒降,伯顏指揮諸將進攻,三日都沒有攻下。伯顏與阿朮商議,決定採取聲東擊西之計,即派阿朮乘夜率鐵騎三千,乘舟直趨下游,清晨渡江襲擊南岸宋軍。這次出其不意的攻擊,打敗了陽邏堡的援軍,陽邏堡也被攻下,宋軍大潰,數十萬軍幾乎全部傷亡。

伯顏大軍又至鄂州,在元軍焚毀宋軍戰船三千艘後,鄂州知府張晏然、知漢陽軍王儀、德安知府來興國等相繼降元,伯顏把他們的軍隊編入元軍各部。

十二月,元軍數以萬計的戰艦從漢口進入長江。圖為南宋馬遠〈水圖 長江萬頃〉。(公有領域)

1275年初,元軍至黃州,宋沿江制置副使兼黃州知府陳奕開城投降。又至蘄州,宋安撫使管景模投降。除此之外,宋兵部尚書呂師夔、知州錢真孫、知南康軍葉閶、殿前都指揮使兼安慶知府范文虎、宋都統制張林等也都相繼歸順。伯顏一一安撫他們,對不投降但自殺的宋朝官員也予以妥善安葬。

元軍的攻勢讓南宋朝野大為震動。彼時南宋兵力七十餘萬,並不少於元軍,而且還有一些忠義將領,如果南宋朝廷能舉賢任能,多少還是可以推遲滅亡的時間的。然而,氣數已盡的南宋在賈似道專權下,早已是上下腐敗、人心不齊,按照南京京湖制置使汪立信所言就是「今天下之勢十去八九,而君臣宴安不以為虞」。

汪立信在襄陽被圍時曾向賈似道獻上兩條抗元策略,上策是將全部七十多萬兵馬,選出五十多萬精壯兵士駐守長江沿線。沿江之守不過七千里,每百里設一屯,屯有守將,十屯為府,府有總督,並在要害處加派兵力。這些兵士「無事則泛舟長淮,往來游徼,有事則東西齊奮,戰守並用。刁斗相聞,饋餉不絕,互相應援,以為聯絡之固」,「選宗室親王、忠良有干用大臣,立為統制,分東西二府,以蒞任得其人,率然之勢,此上策也。」

中策是放還被扣押的蒙元使團,並承諾向蒙元輸歲幣,這樣等個兩三年,宋朝修整後,增強兵力,就可戰可守。如果這兩策不能執行,那就是天滅南宋,只好準備投降了。

賈似道收到書信後,大怒,認為是妄言。不過,在元軍占領黃州、蘄州後,南宋朝野上下震動,紛紛要求賈似道親自出兵抗元,但賈似道故伎重演,派遣宋京前往元軍處致書議和,請求歸還已降州郡,每年向元朝納貢。伯顏將宋京扣下,一面派人去向忽必烈請示,一面派人告訴賈似道:「元軍尚未渡江,議和納貢是可以的。今沿江諸郡均歸附元朝,要議和,你應當親自來面談。」

賈似道自然是不想也不肯親自議和,因此調遣號稱百萬、實則十三萬的宋軍抵禦元軍。他令泰州觀察使孫虎臣以精兵七萬駐在池州附近的丁家洲,令淮西制置使夏貴率2500艘戰船在長江阻攔元軍,自己則率軍駐紮在蕪湖以南的魯港。

此外,賈似道還任命汪立信為端明殿學士、沿江置使、江淮招討使,讓他去建康府招募士兵來援助江邊的各個郡縣。汪立信沒有推辭,但臨行前將妻兒託付給心腹愛將,並說「我不負國家,爾亦必不負我」。此時他的心中應該抱了必死的決心。其後,當汪立信在蕪湖見到賈似道時,賈似道拍著他的後背哭著說:「不採用你的建議,以至於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十二月,元軍數以萬計的戰艦從漢口進入長江。圖為〈長江地理圖〉局部。(台灣故宮提供)

二月中,元軍抵達丁家洲。伯顏命左右翼萬戶率騎兵夾江而進,炮聲隆隆,震撼百里,夏貴先逃,賈似道倉皇失措,立即鳴鑼收軍,宋軍大潰,主力基本瓦解。賈似道逃到揚州,夏貴逃到廬州,孫虎臣逃往泰州。其後,太平州知州孟之縉等歸順。當汪立信聽到宋軍兵敗的消息後,十分痛心,當晚喝酒並慷慨悲歌,然後自殺身亡。

期間,為攻宋獻計並立下戰功的劉整病逝,終年63歲。忽必烈贈龍虎衛上將軍、中書右丞,賜諡號「武敏」。

宋軍潰敗後,鎮江、寧國、隆興、江陰守臣皆棄城而去。三月,一路沒有遇到太多抵抗的元軍攻下建康(今南京),伯顏派人向忽必烈稟報大軍進展情形及其今後進軍方略,忽必烈大喜,准其所奏,並命伯顏作為行中書省丞相駐建康,阿塔海、董文炳為行樞密院官員駐鎮江,阿朮繼續進攻揚州。

當在建康的伯顏聽說汪立信獻的兩條計策且自殺而死後,十分感慨:「宋朝竟然有這樣的人、有這樣的計謀!如果用上了,我哪裡能到這裡啊。」伯顏命人找到汪立信的家人好好照顧他們,並說:「這是忠臣之家啊!」

當時江東遭遇饑荒,瘟疫流行,伯顏馬上下令救濟安撫,百姓得以安生,民心逐漸翻轉。

臨安不戰而降

在派伯顏南征的同時,忽必烈又派遣禮部尚書中都海牙及郝經之弟行樞密院都事郝庸前往宋朝詢問扣押使團一事。此時賈似道欺君誤國的陰謀也被揭破,南宋派總管段佑送郝經歸元。1275年夏,郝經回到朝廷,不久後病逝,終年53歲,諡「文忠」。

在賈似道兵敗、欺君陰謀敗露以及元軍占領建康直逼南宋都城臨安的情況下,朝野要求殺賈似道以謝天下。謝太后雖不願意,但在巨大的壓力下,最終只是將他流放到循州(今廣東龍川)。其後,押解賈似道的會稽縣尉鄭虎臣在押解途中將他殺死。賈似道在《宋史》中被列入奸臣之列。

南宋臨安皇宮圖(公有領域)

賈似道被流放的同時,南宋致信伯顏,說扣押及殺死使團成員之事,朝廷實在不知,是邊將所為,可以按罪懲處,而且願意納貢,並請訂和約。伯顏認為這是宋朝為探虛實的詭計,但還是派人前去考察,不料使臣又為宋人所殺。

與此同時,忽必烈對伯顏如此進軍神速也有些擔心,便以天熱為由,讓其「勿輕入敵境」,可以暫時休兵,等秋天再進攻。在手下漢將張弘范的建言下,伯顏回奏道:「宋人據有江海,似無可虞。現在已卡住他們的咽喉,如稍有放鬆,他們就逃走了。」忽必烈認為伯顏更了解前線的情況,便准其所奏。

五月,因為西北諸王騷擾,忽必烈將伯顏召回,讓他北上平定海都叛亂,同時商議是否繼續進攻南宋。伯顏告訴忽必烈,宋朝現在十分脆弱,正是滅宋的大好時機,建議繼續進兵。忽必烈同意了他的建議,令其領兵進攻臨安,另派人北上平叛。七月,晉升伯顏為中書右丞相,以阿朮為左丞相,平江南之功讓於阿朮。

八月初,伯顏帶著給宋國皇帝的詔書回到行省。十月,圍攻揚州,未克,大軍南行至鎮江。十一月,伯顏分三路大軍水陸並進直逼臨安。此時的臨安亂作一團,不少官員紛紛離職逃走,各地守臣也時有丟印棄城者。謝太后無奈之下,下了一道哀痛詔,令各地起兵勤王,但唯有贛州知州文天祥和郢州守將張世傑率兵進入臨安護衛。彼時的文天祥散盡家資招兵買馬,數月內組織義軍二萬。

但此時的宋朝大勢已去。在元軍攻下無錫、常州後,伯顏派南宋歸降者游介實帶著忽必烈的詔書副本及伯顏諭令前往南宋朝廷。十二月,伯顏在無錫見到了帶著皇帝和太后書信的宋臣將作監柳岳等人,柳岳再次表示希望元軍停止進攻,願每年進貢和好,並說明奸臣賈似道失信誤國。伯顏則指責宋朝拘禁元使臣十六年及無故殺害使臣等種種不信不義的行為。

接到伯顏奏報後的忽必烈同意議和,伯顏遂派大將囊加歹前往臨安,隨後,囊加歹與宋尚書夏士林、侍郎呂師孟、宗正少卿陸秀夫攜帶宋朝國書來議和,尊世祖為伯父,宋皇帝世代行子侄之禮,每年貢銀二十五萬兩、帛二十五萬匹。

和議期間,伯顏仍令元軍繼續推進。文天祥建議讓謝太后、全太后、恭帝等入海,留下自己背水一戰,但沒有被允許。

1276年初,元軍進至嘉興,宋安撫使劉漢傑降,宋宰相陳宜中三次遣使議和,之後,宋恭帝遣使奉國璽及降表來到軍前,伯顏受納,派囊加歹隨宋使臨安知府賈餘慶還臨安,召宋丞相來議投降之事。這時,陳宜中等大臣帶著益王趙曰正、廣王趙籨逃往溫州,宮中只有謝太后及幼主,謝太后任命文天祥為丞相,派他去與伯顏談判。伯顏下令禁止軍士進入臨安城,並派遣呂文煥持黃榜安撫城中軍民。

文天祥肖像,清代葉衍蘭繪。(公有領域)

文天祥等人到達元軍駐地後,堅持先撤軍後談判的立場。伯顏見文天祥臨危不懼,實屬難得人才,希望將其收在麾下,便打破元軍從不扣留使者的慣例,將他軟禁在營中,而讓其他人回報謝太后。

此時,在數月圍困之後,臨安一片混亂,疫病大作,「城中疫氣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數計」,而這也是南宋滅亡的徵兆。

走投無路的謝太后只好給伯顏送上傳國玉璽和取消宋皇帝稱號的降表。在將玉璽和降表送給忽必烈的同時,伯顏率左右將領入臨安巡視,接見宋朝宗室大臣,令鎮撫使唐古歹解散文天祥所招募的二萬餘義兵。隨後,撫諭臨安軍民,部署守城軍隊護衛宋朝宮廷,遣使招降衢州、信州等地。

二月初五,宋恭帝率文武百官投降,伯顏以臨安為兩浙大都督府,命忙古歹、范文虎管理都督府中,命張惠、阿剌罕、董文炳、呂文煥等入城,清理宋朝的錢糧,收繳百官誥命、符印、圖冊,廢除宋朝的官府衙門,將宋亡國之君移居於別處,並遣新歸附的宋朝官員去招降湖南北、兩廣、四川之尚未攻克的州郡。此外,還部署諸將分兵屯駐要害之地,禁止偷盜和破壞宋皇室陵墓。

當時董文炳入臨安城後,建議「國可滅,史不可沒。宋朝十六主,有天下三百餘年,其太史所記具在史館,宜悉收以備典禮」,於是將宋史及諸註紀五千餘冊保存起來,後送到國史院,這為後來撰寫《宋史》保留了很多可信的史料。

因為伯顏遵循忽必烈的叮囑,以曹彬為榜樣,臨安不戰而降,且入城後伯顏嚴格約束元軍,實行寬大安撫政策,因此「宋民不知易主」,「九衢之市肆不移,一代之繁華如故」。南宋朝廷歸順後,元朝得37府、128州、兩個關監和733縣,包括很多富庶的城市。

三月,伯顏偕同宋恭帝等人至上都,忽必烈親自召見恭帝,廢其帝號,封為瀛國公,後來恭帝和太后均出家。而伯顏則因功被拜同知樞密院,賜銀鼠青鼠只孫(元代內廷大宴時穿的官服)二十襲。

參考資料:

《元史》
《新元史》
忽必烈傳
《忽必烈和他的世界帝國》

點閱【忽必烈傳】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