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銀馬拉松事故」21死 調查報告細節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8日訊】甘肅馬拉松越野賽21名參賽選手遇難,甘肅官方直到1個月后才公布調查報告,并披露大量細節,包括賽事救援力量布置嚴重不足,前期救援組織不力。而在海拔最高最險的路段,全程未設置救援設備等。

6月25日,甘肅省政府網發布,關於「5月22日甘肅百公里越野賽造成21死8傷」的調查報告,報告內容包括賽事基本情況,事件發生經過等6個方面。

以下為事件發生關鍵節點:

11時50分,參賽選手羅詞華通過GPS定位設備發出求救信息(未得到回應)。

12時03分,白銀藍天救援隊隊長張龍,接到在賽段現場駐守的1號隊員張偉報告,稱現場風雨太大、自身體力不支,請求撤回。

14時10分左右,大批參賽選手退賽,賽事被迫中止。賽事組織機構開始實施救援,但未宣布停賽。

17時左右,景區管委會副主任馬斌報告,在2號打卡點向3號打卡點方向,發現1名無生命體徵參賽選手。隨後,在距3號打卡點約1公里處發現3名無生命體徵參賽選手。

直到晚22時20分,搜救及相關處置工作才正式開始。

通報稱,這起越野賽在強度難度最高賽段遭遇大風、降水、降溫的高影響天氣,由於賽事組織管理不規範、運營執行不專業,導致重大人員傷亡。間接原因包括,賽事組織管理不規範。相關部門單位準備不足,未能採取有效落實措施等。

醫療急救保障準備不充分,在3號打卡點僅有2名工作人員,未設置醫療人員和救護設備,未能及時有效實施救援。

通報稱,此次賽事的運營單位晟景公司相關人員張小燕、吳世淵、鄭世榮、張正吉、王耀祥等5人,被批准逮捕,由司法機關追究其刑事責任。總共有16家單位及27人因涉案被追責。多數被警告。

白銀景泰縣委書記李作璧被指應對事件負主要領導責任。6月9日,李作璧家中跳樓自殺。

網民們抨擊對官方報告輕描淡寫,對涉案的處理只是處分,記過,警告,完全是官場的走形式。

百公里越野賽死難者一半是高手

5月22日,甘肅省白銀市舉行山地百公里越野賽,172名參賽者有21人不幸死亡,8人受傷。業內人士透露,這次被凍死的21名罹難者當中,一半都是越野馬拉松圈內的高手。

遇難者包括被稱為「中國超馬第一人」、31歲的梁晶和中國殘運會冠軍黃關軍,還有「50公里越野冠軍收割機」、中國跑圈知名的28歲運動員黃印斌,和中國越野跑名將曹朋飛等人。

其中年僅31歲的梁晶,被發現時已經是5月23日了,救援隊在荒山一戶居民家中發現了他的遺體。梁晶的教練哽咽著說,看到梁晶雙膝已經被磨得皮開肉裂,估計是失溫後人跌跌撞撞受傷所致,顯示他在遇難前可能承受了巨大痛苦。

他幾度哽咽說:「我已經土雞都買好了,就等著梁晶回來給他補補。」當他獲悉梁晶在甘肅越野賽失聯,一晚上沒睡,直到5月23日早上才收到他遇難通知。

34歲的黃關軍是一名聾啞殘障跑者,曾在天津的第十屆殘運會暨第七屆特奧會比賽中,奪得男子馬拉松冠軍。他生活條件很差,這次參賽,只是為了賺取獎金供養父母。他的朋友米先生介紹,黃關軍自己卻很節省,經常吃泡麵。

如果這次能拿不到名次,只能得到1,600元人民幣的補助。還要承擔參賽的1,000元報名費和食宿雜費等等。但他5月22日永遠地留在了甘肅。

中午已有人凍死 官方晚間才救援

參賽選手張磊回憶,當天上午9點左右,要開賽了,但是突然颳起了大風,由大風颳起沙塵暴。多名參賽選手講述,到中午11點左右,山上又下起了大雨。「雨打在身上,就像子彈一樣」,視線都模糊了,因沒收到取消比賽的通知,多數選手仍在跑。

張磊稱,大約在海拔2000米的時候,看到很多穿著短袖的選手在風口倒地,一動不動。他撥打賽事組委會的救援電話求救,沒人接聽。隨後,他在撤退途中又看到10多名選手倒在地上,還聽見人有人哭喊著「救命」。

中途撤退的成都女跑手毛樹智說,自己跑出24公里左右,雨越下越大,氣溫很低,於是立即中斷了比賽。她在微信群裡說,風太大,保暖毯都被撕成碎片。很多跑者體溫過低,在大風和暴雨中迷了路。還有幾個人昏迷,口吐白沫。

陸媒稱,多名跑手說,撤退時,看到好多人躺在地上發抖。當時立刻放聲痛哭,卻束手無策,因為再晚三分鐘,自己也下不來。

一位女跑者在冰雹狂風侵襲下中斷了比賽,先後和四位選手一起尋路避難,被一位放牧人朱克銘搭救了。朱克銘說類似的天氣在當地經常發生。

朱克銘報警後,警方遲遲未到,他出門查看時,又救了一名失溫倒在地上的跑者。這6個人後來都漸漸恢復了體力,保住了性命。

有大陸自媒體發文說,事發後,整個下午官方都沒有啟動救援。事故經過層層上報,直到晚上7點救援才開始,晚上8點有些跑手才被截停。而下午已有大量跑手死亡。

文章還揭露,事發後,死者家屬被互相隔離,不准交談,拿了骨灰完事。

(記者李韻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