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一封訴江信被殘酷迫害 內蒙劉貴祥含冤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29日訊】內蒙莫旗第一位訴江勇士劉貴祥,二零零三年因寫了一封起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信,被多次非法關押、抄家掠奪,再次被非法勞教兩年,被劫持到內蒙古巴盟呼和浩特市五原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劉貴祥在當地派出所、鎮政府的多次恐嚇、騷擾迫害中,及貧困交加中含冤離世,享年約70歲。

據明慧網報導,劉貴祥,內蒙古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莫旗)西瓦爾圖鎮法輪功學員,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多年中,屢遭迫害。二零零三年,劉貴祥成為莫旗第一個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勇士。

劉貴祥和妻子李福榮,居在莫旗西瓦爾圖鎮。李福榮的哥哥李福東、李福東的妻子劉淑琴及兒子李春華、兒媳聶連輝,居住在臥羅河鎮。多年來,這個大家庭因為修煉法輪大法,遭受中共殘酷迫害。

二零零三年,劉貴祥給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最高領導人寫信,起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起訴內蒙古興安盟圖牧吉勞教所不法警察。控告信寫兩份:一個底稿,一個草稿。劉貴祥成為莫旗第一個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及圖牧吉勞教所不法警察的勇士。

後來,這份材料到了莫旗「610」頭子張世斌那裏。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劉貴祥在家中只住了十五天,張世斌拿著那封信,將劉貴祥再一次非法抓捕,將他關押在莫旗看守所。張世斌說:「不用你脦瑟,你這封信不是判刑就是勞教!」

劉貴祥因此信再一次被非法勞教兩年,被劫持到內蒙古巴盟呼和浩特市五原勞教所遭受迫害。

被看守所獄警毒打 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元旦早晨,李福東、聶連輝、李春華、劉貴祥帶著做好的條幅,順利到達天安門廣場。一個警察過來盤問聶連輝: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聶連輝只笑不答,警察接連還問聶連輝,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此時,劉貴祥見時機已到,劉貴祥將警察吸引到自己這邊來,拿出自己在家寫好的大法條幅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過來兩個警察將其綁架到警車。此時此刻,高呼「法輪大法好」的聲音響徹天安門上空,餘音久久迴盪。四名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抓捕、關押,遭天津派出所警察的毒打,被莫旗「610」警察一同劫持到莫旗看守所。

在看守所,劉貴祥煉功,遭到獄警杜玉林的毒打。獄警杜玉林問劉貴祥:「法輪大法好不好?」劉貴祥回答:「好!」杜玉林就將他拖出監舍,對劉貴祥拳打腳踢,用警棍歇斯底里地打,打一下,問一次:「法輪大法好不好?」劉貴祥回答:「好!」接著,獄警杜玉林就用警棍繼續打,打一下,問一次,打了七、八下,劉貴祥當天被打的不能坐立。

劉貴祥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六個多月,遭受非人的折磨與酷刑迫害,被「610」頭子張世斌非法勞教二年。此外,李福東被張世斌非法勞教三年;李春華被非法勞教一年;聶連輝被非法關押十個多月放回;劉淑琴被非法關押十個多月放回。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劉貴祥、李福東、李春華和莫旗博榮鄉張權、張一群姐倆一同被劫持到內蒙古紮賚特旗圖牧吉勞教所。

在圖牧吉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

二零零一年約七月,李福榮被莫旗「610」頭子張世斌等送往齊齊哈爾市富裕縣精神病院,迫害約兩個多月,強迫李福榮吃藥,一把一把的吃。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李福東、李春華、楊志強、王佔祥、楊東等在圖牧吉勞教所絕食六天反迫害。抗議勞教所掛栽贓陷害誣陷法輪功的畫展。劉貴祥、楊東、王佔坤、王建華等多人被打昏、打瘸、關小號。

二零零一年八月末,圖牧吉勞教所男隊開始有組織、大面積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先後有十幾名法輪功學員遭到惡警毒打、關小號、野蠻灌食。不法獄警張亞光(副大隊長)、王立偉(獄警)、支文奇(副中隊長)、孟慶財(副中隊長)、丁夏喜(伙食、衛生幹事)積極參與,帶頭毒打法輪功學員,其中尤以支文奇和王立偉兇狠,不把人打昏死不罷休;劉貴祥絕食數天後被惡警兩次毒打昏迷,醒來後手腫的像饅頭,需有人攙扶著才能坐下來。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日,劉貴祥因煉功被獄警吊在庫房,只能兩腳尖著地,全身汗水像水洗一樣。獄警指使「包夾」對劉貴祥狠毒地拳打腳踢,劉貴祥多次被打昏過去。「包夾」用棒子打,用木板子砍,為防止喊出聲,還把劉貴祥的嘴用布堵上。

劉貴祥向獄警反映「包夾」用棒子打人,獄警以沒看見為由進行包庇、縱容。勞教所大隊長張亞光在走廊公開叫喊:「共產黨就是土匪,警察就是流氓,我就是流氓頭子,共產黨就是土匪流氓窩。」中隊長陳強當著法輪功學員的面狂叫:「這裏哪來的法律!哪來的理!」中隊長支文奇掐住法輪功學員的喉嚨發洩:「我就是魔!」

在圖牧吉勞教所,劉貴祥因煉功,遭施暴、毒打,全身沒有警棍打不到的地方,衣服和肉都粘連在一起,一個星期都不能洗澡,殘暴的獄警王利偉將毛巾蘸水纏在手上,攥緊拳頭打劉貴祥的臉,劉貴祥的眼眶、眼圈被打的青紫,睜眼都很難。劉貴祥在圖牧吉勞教所抗議這種侵犯人權的違法行為,曾絕食多次。

劉貴祥在圖牧吉勞教所即將回來之前,獄警王立偉問劉貴祥:回家還告不告我?劉貴祥說:沒想起來,回家想想。劉貴祥在內蒙古興安盟圖牧吉勞教所迫害十九個月零五天。

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劉貴祥非法勞教期滿後,回到家中。

莫旗控告江氏的第一位勇士 再次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零三年,在家中,劉貴祥給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最高領導人寫信,起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起訴內蒙古興安盟圖牧吉勞教所不法警察。

控告信寫兩份:一個底稿,一個草稿。寫完後,劉貴祥將底稿交給居住地內蒙古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西瓦爾圖鎮政府陳姓書記。陳姓書記說:你這事太大,我解決不了。劉貴祥說:你可以向上級轉呈,交給中國最高人民代表大會處理。後來,這份材料就到了莫旗「610」頭子張世斌那裏。張世斌向呼盟彙報:說劉貴祥控告江澤民、控告圖牧吉勞教所。

二零零三年一月份,劉貴祥在家中只住了十五天,張世斌拿著那封信,將劉貴祥再一次非法抓捕,關押在莫旗看守所。張世斌說:「不用你脦瑟,你這封信不是判刑就是勞教!」

劉貴祥是莫旗第一個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及圖牧吉勞教所不法警察的勇士。

二零零三年八月份,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教導主任李姓科長來了,他們拿著袖珍錄音機錄音,問劉貴祥:信是你寫的?劉貴祥回答:是。問:你再陳述一遍。劉貴祥回答:給你說重點的吧:行政大隊長張亞光說,共產黨就是土匪,是流氓,共產黨就是土匪流氓窩。李姓科長說:你這封信現在在呼和浩特。劉貴祥因此信再一次被判勞教兩年,在莫旗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八個多月後,被劫持到內蒙古巴盟呼和浩特市五原勞教所迫害一年零三個多月,被強制「轉化」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劉貴祥被非法勞教期滿。莫旗「610」頭子張世斌將他接回,沒讓回家,在一個飯店吃的飯,有莫旗副旗長張忠學。張世斌說劉貴祥:「再鞏固鞏固」,於是,將劉貴祥劫持到自家洗腦班。

多次非法關押、抄家掠奪

二零零五年九月份,西瓦爾鄉鎮各村屯出現《九評共產黨》光盤,張世斌在劉貴祥家中非法搜查,翻出《九評共產黨》光盤,懷疑劉貴祥、李福榮夫婦所為,劉貴祥、李福榮堅決否認。張世斌強行將李福榮綁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劉貴祥被張世斌多次抄家,強搶五百元錢,兩個影碟機,一個錄音機。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劉貴祥的女兒劉云云(也叫格格,二十多歲,未婚)和外地法輪功學員做大法真相資料,在訥河市火車站,被惡警苗玉(旭)久和訥河市警察綁架到莫旗公安局,遭毒打施暴。在看守所裏,關押劉云云的監舍,睡覺的床板上都是大塊的瘀血,一綹一綹的頭髮粘連在一起,牆上血跡斑斑,留下用手抓撓的血跡。劉云云絕食抗議非法抓捕,第二天,強迫給劉云云注射了一種不明藥物,注射完後,劉云云手就開始發抖,渾身抽搐。不久,劉云云就徹底地失去了記憶,奄奄一息,精神失常、生活、起居都不能自理。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份上旬,「610」頭子張世斌、趙雷、國保大隊長敖小光將劉云云的父親劉貴祥、母親李福榮綁架到莫旗看守所非法關押,劉貴祥、李福榮各被勞教一年,非法關押在莫旗看守所。李福榮和女兒劉云云關押在一個監舍,張世斌要挾李福榮照顧女兒劉云云。劉云云被注射毒針後,尿床、不穿衣服、跪著、還胡言亂語。二零零七年一月七日,劉云云意識開始清醒,又被提審。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劉云云去外地曾經相識的法輪功學員家,被「610」張世斌跟蹤再遭抓捕,判刑七年送往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劉云云在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被強制做奴工五年多,於二零一二年夏天出獄)。

二零零七年一月份,過年期間,張世斌將李福榮放回家中。一個月後,過完年又將李福榮抓捕到看守所,於二零零七年年末放回。劉貴祥被超期非法關押一個月放回。

多年來,莫旗公安局國保大隊、「610」非法組織成員及莫旗西瓦爾圖鎮政府不法官員、派出所不法警察曾多次騷擾、監視劉貴祥一家,甚至在棚戶區改造時,劉貴祥家的危房都排除在外,西瓦爾圖鎮政府相關責任人夥同莫旗旗政府負責人,在房屋測量時不給測量,說是上邊有文件:煉法輪功的不給蓋?而且,各種農村補發錢款,都不給劉貴祥。劉貴祥一家五口住在危房中……

歷經殘酷的迫害和經濟迫害,劉貴祥於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含冤離世,享年約七十歲。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內蒙莫旗第一位訴江勇士劉貴祥被迫害離世

(文字整理:李樂真/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