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陽:被扼頸窒息的逃亡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就在昨天,我的一位年輕推友從中國內地輾轉深圳蛇口香港國際機場,平安到達烏克蘭。實現了他一直以來跟我表達的「逃離朝鮮化中國」的夙願。

過程一波三折,充滿未知的失敗風險。以下是他的自述。

「大家好,我是希爾,經過了十幾個小時的長途跋涉,中轉了兩個機場之後,我到達了我暫時棲身的東歐國家。 最主要的困難還是牆國的深圳蛇口海關,蛇口目前是我們『牆國韭菜』唯一能逃出去的一個窗口,因為香港有通往世界各地的機票,價格還算合理,通過牆國正式的邊檢櫃檯之前,會有幾個穿著防護服的牆國警察,惡狠狠的攔截我們,用非常不友好,敵視的口氣問我:你去哪個國家?幹什麼去?什麼時候回來?現在疫情期間你出去幹什麼? 說真的,當時我心裡非常緊張,但是無路可退,只能硬著頭皮應對,我用非常『虔誠』的態度回答:警官,我到東歐這個國家去,我是商務簽證,去考察當地的餐館市場,計劃開一家中餐館,這是我的返程機票,一個月之後回來。 這幾個警察看著我的簽證和回程機票,非常仔細的查看,反反覆覆的查看,覺得沒什麼問題,就讓其中的一個警察把我帶進了旁邊的一個小屋子,進行更加詳細的盤查。 這個屋子不大,類似於公安的審訊室一樣,我坐下之後,這個警察就開始更加刁難的盤查我,讓我出示東歐國家的邀請函,這個邀請函就會難倒很多人,因為商務邀請函的原件都會傳給領事館,不會到本人的手裡。 警察仔細的查看這個邀請函,同時詢問我,邀請函的內容是什麼,我一一回答。 然後警察讓我出示證明文件,要讓我證明去開餐館的證據,我就只好拿出我曾經在牆內的健康證,告訴警察,我一直在做餐飲行業,這個警察接過我的健康證之後,又給當地的衛生局打電話,查詢我健康證的真偽。 然後警察又讓我拿出營業執照和工作證明,我只好拿出曾經開火鍋店時的營業執照,警察又給當地的工商所打電話,查到我的營業執照已經註銷了,我回答,我去東歐國家開店,所以處理掉了國內的店鋪。 接下來,警察就開始問我,你到了這個國家之後住在哪裡,我說我去了之後住酒店裡,警察讓我拿出酒店的付款單,並且告訴我,預訂單不可以,我就拿出了提前定好的半個月的付款單,警察問我,你去一個多月回來,為什麼只有半個月的酒店訂單,我說我先去這個國家的首都考察,如果競爭壓力大,就去他們其他城市開店,警察聽了之後不同意,我只好又付款定了第二個城市的住宿,又買了這個國家首都飛往第二個城市的機票,訂了之後還不夠,警察給攜程公司打電話,聲明他們是警察,把我的護照號碼個人信息訂單號都給攜程客服說了,要求攜程客服確認我的機票和酒店訂單真實性,客服確認了之後,警察才肯罷手。 最嚴格的是返程票,現在回牆國的機票非常不好買,價格對我來說也是天價,但是我硬著頭皮忍受價格買了機票,牆國警察用他們的系統查了機票之後,又給航空公司打電話,又把我的個人信息給航空公司客服說了,航空公司客服確認了機票的真實性,這才作罷。 看到我提供了證明,機票,證件,都挑不出問題,警察就開始軟磨硬泡勸返我,和我說境外博彩賭博非常嚴重,國外治安不好之類的話,用投影儀給我放緬甸果敢菠菜人員的血腥視頻之類的東西企圖震懾恐嚇我,我說我去的是東歐國家,開中餐館,合法,不會做這種事情。 這個時候,警察開始要求檢查我的手機,逼迫我把開機密碼說出來,我只好屈服,他們用電腦連接我的手機,檢查了很長時間,應該沒發現什麼,又問我有沒有推特臉書之類的社交軟件帳號,我裝作一問三不知,警察才作罷。 警察又問我,你有沒有打新冠疫苗,我說沒有,警察聽到後如臨大敵,問我,你為什麼不打?我說,我們那裡疫苗緊缺,現在當地已經停止了第一針的接種,只給接種第二針,所以我沒打上,但是我知道政府照顧我們這些去國外的人員,我去當地大使館打,於是我又當著警察的面用微信預約了牆國大使館的『春苗行動』。警察反覆看了我微信的預約信息,才肯放手。」

這位推友一直跟我保持溝通,在訂機票之後,還跟我探討了關於如何應對邊檢官盤問的技巧。其中關於解釋「國外商家商務邀請函」部分,他做了詳細周密的應對規劃。

然而到了離岸現場,他還是遭遇了如此嚴苛,近乎變態的盤查和阻撓!

好在,最後他有驚無險,順利出關。

最近一年多,儘管全球都處於「中共病毒」肆虐的禁閉期,很多航線收緊,和很多國家邊境緊鎖的情況下,仍然有不少的中國公民用各種方案逃離中共國,奔向自由世界。

逃離中共國的人們除了有正常程序下的商業、留學、養老、婚姻、依親、勞務等移民手段以外,還有漂流台灣、夜闖美墨邊界、雲南廣西偷渡等等。

人們逃離中共國的決心是如此堅定,以至於不惜鋌而走險,破釜沉舟。若非民不聊生,何至於不顧風險背井離鄉?

2021年的中共國,雖國尚未破,而山河飄搖。民尚喘息,而作螻蟻偷生。內憂經濟民生和穩定,外患孤立圍剿與仇恨。

事實上,所謂百年基業的中共1949篡權上位,不得治理之道;疏於自律,官僚主義肆虐,毫無自潔可能性;官員貪贓枉法,社會與公平效率背道而馳;機構冗雜,體質內負擔日益沉重如明末朱家和清末八旗;竭澤而漁,眾紅色權貴家族拚命貪腐,落得滿目瘡痍如同礦產採空區。

縱觀中共政權體制之內,2021年的今天,習近平的獨裁作風導致任何官員都可能因為走錯行錯講錯而身陷囹圄。獨裁者喜怒無常,賞殺無度。連中共官員們充滿朝不保夕的恐懼,充滿禍及家人的恐懼,何況庶民。

更大的恐懼是,習近平帶領中共體系製造新疆香港人權問題、經濟文化惡意滲透全世界、抄襲偷竊軍事民用科技、支持國際恐怖主義、干涉歐美國家內政和選舉、利用生化武器無差別攻擊全人類……

如此這般激怒了全世界的中共習政權,已然是眾怒之源!中共黨內的官員們,但凡有一點良知或者眼界者,誰願意安坐沉船?誰願意坐以待斃?誰願意為一個喪心病狂的獨裁者和末世共產王朝去陪葬?

而中國的民眾,從來都是這套奴役體系下的奴隸與受害者,他們更沒有理由去成為末代中共王朝的陪葬者。

所以遠走他鄉,避災求生,便是這幫「逃亡者」的唯一選項。於是今天我們看到如此多的人們衝出中共國,投奔自由世界。

然而,在中共國生何其艱難;逃,也何其艱難!

從我的這位推友在中國海關出境時遭遇的嚴苛刁難,不難看出中共政權已經在嚴控中國人的財富與人員外流了。‬

我一直用「扼頸窒息」來描述中共政權在2019中美貿易戰之後對中國人國際流動的策略。 從阻止財富進行國際流通,到阻止人身進行國際活動。掐脖子的力度逐漸增大,最後讓人毫無喘息和反抗的能力,窒息而死。 還有那麼多有計劃逃離的網友說「等我再多存點錢就行動!」 然而局面已經到你經濟、自由雙雙缺氧了。

國際社會在針對中共政權縮小包圍圈,最終會通過程序正義將中共組織「釘死」在暴政、人權惡棍、製造人道主義災難、恐怖主義、生化攻擊、戰爭等罪名上。而習政權對此有所應對,為了紅色基業不倒,他們勢必會選擇閉關鎖國,讓中國淪為2020年代的北朝鮮。

留給逃亡者的時間和機會越來越少,那些尚未被徹底奴化的中國人被扼頸致死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逃離,或者反抗。在這中共「百年慶典」的時節,已經時中國人避不開的必選題目。

(葵陽 寫在2021年6月27日星期日 斐濟蘇瓦 時間晚上10:40)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