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習命懸一線? 竟接棒江賣國條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30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6月29日晚上6:30,北京時間6月30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裡外不討好?習近平接過對俄羅斯的賣國條約,要求全黨「忠誠」;美對抗中共動作頻頻,專家再倡「經濟北約」。

Sydney:當自由世界日漸形成對抗中共的聯盟的時候,28日,中共給俄羅斯送出一份大禮,宣布《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續約5年,這讓外界再次聚集中共的賣國行徑習近平講話提要「我將無我」,向全黨喊話索要「忠誠」,話裡有話,這其中說明了什麼問題呢?

秦鵬:美國拉攏歐洲國家、共同應對中共挑戰的動作頻頻。繼美國總統拜登歐洲參加G7和北約峰會之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正開展開為期一週的歐洲四國行。政治聯盟之外,也有專家倡議要形成聯合對抗中共經濟脅迫的「經濟北約」。這有可能形成嗎?

接棒江澤民「賣國條約」 習近平向全黨索要忠誠

Sydney:今天最受到海外中文媒體關注的一個話題,中共新華社報導稱,6月28日下午,習近平在北京和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舉行了視頻會晤。雙方隨後發表聯合聲明,正式宣布將《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再延長五年。

這份條約讓海外華人聚焦中共的「賣國行徑」,很多大陸網民也表示不滿。

秦鵬:這份公開聲明特別提到,這個條約是「21世紀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長期穩定發展的綱領性和基礎性文件」。這是當年中共一直對外宣傳的,顯示中俄關係密切和聯合謀求提升國際地位。

但是外界最關注的是這一段,「中俄徹底解決了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互不存在領土要求。雙方決心將共同邊界打造成永久和平和世代友好的紐帶,並將此作為兩國關係的基石。」

Sydney:也正是後面這一段,讓外界認為習近平正式接手了江澤民時期的賣國條約。我們先來看一段視頻,看看這一段很多中國人關注的領土是怎麼回事兒。

秦鵬:嗯,這是歷史老師袁騰飛在中俄邊境上的一段歷史講解的視頻。我們小時候在歷史書上看到的也是說,俄羅斯如何侵略中國,讓清政府簽下了一系列的賣國條約。到今天大陸的教科書也沒有改變這個口吻。

Sydney:不過,看起來中共官媒還很高興,比如,上海的黨媒之一《新民晚報》,就寫了一篇文章「《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延期,美不出所料地又酸了」,讓一些小粉紅很興奮。不過,這個條約怎麼和對美關係聯繫起來了?

秦鵬:因為當前,中共方面正面臨著自由世界的聯合圍剿,感到形隻影單,急於抱團取暖,所以當然就希望緊緊拉住俄羅斯,而這個條約因為中共方面承諾了對俄羅斯沒有領土要求,相應的俄羅斯也附和了對美國的譴責,所以,中共很高興。

不過,我注意到,《新民晚報》這篇文章寫得有點低三下四,有損國格,這裡面對普京極力鼓吹,說什麼美國媒體NBC在採訪普京的時候,提到了中共的軍事威脅等,它這麼說「所幸,普京對此洞若觀火,既沒有落入美國記者在台灣問題上設置的陷阱,還巧妙暗諷美國根本沒有資格炒作別國是威脅。」

Sydney:確實。《新民晚報》看起來像是一個民間媒體,但實際上是上海的三大中共嚴控的官方媒體之一,難怪2020年10月,美國國務院將《新民晚報》列為「外國使團」。

不過,也有人說,江澤民在1999年和俄羅斯簽署的條約,是勘分界條約,從國際法上來說,屬於你情我願,也不必然是賣國條約。

你怎麼看?

秦鵬:領土問題的條約,國際規則是認為只要是平等情況下簽署的,以及尊重歷史的,那麼就屬於志願的。但是,中共和俄羅斯關於領土的條約,既不符合歷史——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俄國通過不平等的《璦琿條約》、《北京條約》和一系列勘界條約,侵占了中國144萬多平方公里的領土。也不符合中共歷任領導人的認可,清王朝被推翻後,中國近代主要政治領導人,包括蔣介石,還有中共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等,都對這一系列的中俄不平等條約不認同。是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而簽下了這個賣國條約。

毛澤東和鄧小平都不認同

Sydney:你是說,中共自己的領導人毛澤東和鄧小平都不認同這些不平等條約嗎?

秦鵬:是的。毛澤東時代,多次強調「新中國」不承認「舊政府」與外國簽訂的一切不平等條約。1972年毛澤東會見美國總統尼克松時還說:「蘇聯占領我們的領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國和紅色蘇聯占領的。」

當然,毛雖然不願承認歷史上俄國的不平等條約,中共出版的地圖卻把俄國割占去的144萬平方公里土地劃到了中國邊界線之外,而沒有用國際慣用的虛線方式表示這是未定、爭議區;只是對俄國霸占的那些土地上的城市,仍使用中國原有名稱標記,如海參崴、伯力、庫頁島、海蘭泡、尼布楚、雙城子、外興安嶺等,而不使用俄國人後來起的名字。

Sydney:鄧小平是什麼態度?

鄧小平也不承認。據《鄧小平文選》記載,1989年5月,鄧在北京會見來訪的戈爾巴喬夫時說,「後來中蘇進行邊界談判,我們總是要求蘇聯承認沙俄同清王朝簽訂的是不平等條約,承認沙俄通過不平等條約侵害中國的歷史事實。」

他既然說這些是不平等條約,當然就是不肯承認那些領土是俄羅斯的。賣國賊的帽子,他也不肯隨便戴。

Sydney:我們看到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就一反毛澤東和鄧小平時代的說法,承認了全部中俄條約。

江澤民執政後,和俄國簽署了兩個條約,一個是1999年底和葉利欽簽的中俄邊界《議定書》。對俄國過去割占去的全部144萬平方公里中國領土,給予法律上的認可和確定。第二個是2001年7月,江澤民和普京簽的《中俄友好條約》,對1999年的那個邊界條約給予認定。

也就是現在續約的《中俄睦鄰友好條約》。

江澤民被要挾簽約

那為什麼江澤民要做出這種賣國行為呢?當時中國國力遠比毛、鄧時代強大了,而俄羅斯則遠比當時的蘇聯時期削弱了。

秦鵬:這和江澤民本人的經歷有關。中國二戰歷史研究專家呂加平考證,江澤民是「二奸二假」,所謂「二奸」是指江澤民本人和他的親生父親都是「日偽漢奸」,而且江澤民還是「效力克格勃的蘇俄奸細」,並因此向俄羅斯出賣奉送大片中國領土。

江的父親江世俊是汪偽政權時期的副宣傳部長,江澤民當時在南京當公子哥兒,曾經加入過侵華日軍的特務機構。1945年蘇聯軍隊突襲東北,獲得土肥原賢二的全部特工系統檔案,當然包括江澤民曾接受培訓的青年幹訓班的文字及照片檔案。

此後在江留學蘇聯時,蘇聯情報部門查看江的檔案,發現了江充當漢奸的歷史,便威逼利誘將其發展為遠東局特務。那麼,到了葉利欽時期,就利用了這一點要挾他簽署了中俄新的勘分界條約。

習近平陷入保黨危險中

Sydney:那在你來看,習近平為什麼要接受這樣一個賣國條約呢?

秦鵬:尼采說過,「與怪獸搏鬥的時候要謹防自己也變成怪獸。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習近平也許開始執政的前些年還在努力想改變共產黨,但是後來當他越來越大權在握之後,就開始為了權力,和中共江澤民勢力等妥協,這就導致無法否定江澤民。因為抓捕和審判江澤民,當然可以為索回土地形成一個有力的法律基礎,但是也會讓中共進一步喪失合法性,他又沒有勇氣和魄力拋棄中共,所以,後來就一直這樣延續了保黨的策略。

現在,為了和美國對抗,他不是採取對中國進行民主化,而是採取了毛執政前時期的與俄羅斯結盟,所以也就對這個條約進行了繼承。當然,鄧小平時期,據說也了解了江澤民的黑暗漢奸歷史,但是也因為黨的顏面和穩定,最後沒有清算。這是一個悲劇,只要在共產黨的框框裡跳舞,每個人都無法獲得自由,慢慢地自己也就成了中共那隻野獸一樣的思維和行動。

Sydney:看起來,習近平也陷入了保黨的危險中了。

6月29日,他向29名中共黨員頒發「七一勳章」,並在講話中提到「我將無我、不負人民」。還說共產黨員應該具有四種品格,他還刻意把忠誠排在首位。要求全黨黨員「信黨、愛黨、為黨」,要求他們「永遠」忠於黨,要求他們為黨「奉獻自己的一切乃至寶貴生命」。

秦鵬:其實,現在越來越多的人都明白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完全不是一回事兒,相反的,它在建政之後,和平時期害死了了6,000-8,000萬中國人,這一次中共鼓吹歷史功勳的時候,就沒有敢正視大躍進餓死的三千多萬人的歷史,十年文革浩劫的歷史,還有「六四」對學生的屠殺,1999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及現在因為掩蓋疫情對全世界包括中國人民的傷害,這樣的黨怎麼可能是代表中國人民呢?對這樣的黨「忠誠」只能是與人類為敵。

Sydney:這種忠誠,外界也有分析說根據中共黨內鬥爭的習慣,黨內最高領導人公開提出某種口號,發出某種呼籲的時候,往往就是黨內發生了最高領導人呼籲反對的行為。現在習近平大喊要黨員忠誠,實際上應該是在向全黨發出警告,中共或許正面臨新的重大分裂。

秦鵬:現在共產黨已經喪失了民心,也被世界看透,保黨只會平添麻煩,對習近平本人和他的家人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兒,他可真糊塗,現在又背上了漢奸、賣國賊的罪名。

美對抗中共動作頻頻 「經濟北約」可能成立嗎?

Sydney:美國拉攏歐洲國家、共同應對中共挑戰的動作頻頻。在拜登前不久的歐洲抗共之行後,國務卿布林肯也緊接著展開為期一週的歐洲行。

布林肯拉攏教廷

布林肯週一訪問了教廷,也與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談到中共議題。他是將叼著橄欖枝的金色和平鴿雕塑,送給了教宗,而兩人討論的問題,就涉及了中共稱為敏感的「中國的人權與宗教自由」等議題。

秦鵬:梵蒂岡是台灣在歐洲大陸僅存的邦交國。梵蒂岡與北京於2018年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協議以來,就有聲音認為教廷對香港與中國的宗教自由發聲不夠積極。

Sydney:布林肯這次能成功拉攏教廷嗎?

秦鵬:我對教廷方面不是很樂觀,它們有一些勢力是親共的。教廷一直希望與中共達成任命天主教領袖的協議,所以之前對中共的侵犯人權視而不見,不肯公開譴責。

但是,教廷的主要支持力量來自歐美,現在歐洲和美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甚至從歐美聯合制裁中共新疆人權問題之後,歐洲和中共也交惡,這種情況下,教廷至少不敢再那麼公開地支持中共了吧。

Sydney:傳統上,歐洲國家與北約成員國(NATO)更關注俄羅斯對東歐地區虎視眈眈的種種作為。但去年十月,歐盟主動提出要與美國成立專門的美歐中國議題對話組新平台。

白宮副國安顧問:美歐合作面對中俄

最近白宮副國安顧問範納(Jonathan Finer)表示,在面對中共與俄羅斯的威脅時,美歐團結一致的目標很清楚。

他說,「美歐更廣泛的接觸合作……我們負責任的國家先團結起來,才能一致面對敵國。」

我覺得他說「敵國」很值得注意,已經把中共當敵人,而不只是競爭對手了。不過,美歐團結一致抗共,有沒有可能是美國單方面這麼覺得?因為我們知道,有一些歐洲國家的態度,還是比較曖昧的。

秦鵬:確實還有一些歐洲國家對中共希望貿易和人權、國家安全兩不耽誤。但是,大方向上來看整體來看,歐洲也在走向與中共對抗的路。我們之前在G7會議和北約峰會上都看到了,它們在公報中,公開聲稱中共在太空、高科技和領土安全等都構成了「系統性威脅」。

這個大趨勢很難改變了。特別是中共越來越具有侵略性的時候,這些國家都不得不面對中共的挑戰。即使是德國現在面臨總理換屆,也因為民意在那裡,新總理也一定會比現在的德國政府要強硬,這一點很像現在美國拜登政府,雖然很多人覺得如果川普(特朗普)在任會更加強硬,但是很明顯,拜登政府也遠比之前的民主黨政府對中共強硬了。歐洲也在發生類似的變化。

意大利表態靠近美國

Sydney:還有一件事,意大利是七大工業國中第一個加入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一直讓美國很緊張。現在,意大利外交部長迪馬尤(Luigi Di Maio)週一在與布林肯會後的共同記者會上,說「羅馬政府跟美國的關係,比起跟中國的關係來得更重要」。

意大利算是表態了。

但是,他還繼續說,意大利是中國堅定的貿易夥伴,有著歷史性關係,但是這些關係絕對無法與意大利和美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以及歐洲聯盟的關係相提並論。因為這些「不僅僅是戰略聯盟,而是價值觀的聯盟,使民主能夠面對侵犯人權等問題」。

他願意和美國一起,譴責中共的侵犯人權,但還是不願意放棄和中共的貿易。

秦鵬:意大利作為G7國家,也是北約國家。它是G7國家裡面,唯一和中共簽訂了「一帶一路」協議的一個成員。就是說,它寄希望於中共給它錢。但是,我們也看到了,拜登政府在推動與中共的部分對抗,重新布局,因此在拉攏盟友,在之前的G7和NATO峰會上,意大利都進行了表態。

我覺得,美國看來對意大利還是不放心。所以這一次才對意大利進行了專門訪問溝通。我覺得這裡面可能有美國版本的「一帶一路」,即全球新基礎設施計劃的力量在裡面,美國為了對抗中共,在採取大撒幣模式,爭取各個國家的一致行動。這方面我們之前有一期節目裡面專門做了分析,提到了美國至少在8個方面在大撒幣。

Sydney:的確。中共經常動用經濟作為武器對意見不同的國家進行打壓,確實讓很多想發展本國經濟的政治人物感到很為難。很多國家因為經濟上的關係,不得不對中共低頭。所以,在這方面,西方國家應該找到解決方案。

專家:建立經濟北約

現在,有專家表示,西方民主國家應該建立一個貿易上的北約組織,在中國利用經濟脅迫獲得政治利益時,團結一致懲罰中國的經濟霸權行為。

華盛頓智庫「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和英國保守派議員成立的中國研究小組(China Research Group)委託編寫的一份報告提議,西方民主國家應該成立「民主國家聯盟條約組織」(Democracies』 Alliance Treaty Organization)以對抗中共。

根據這份報告,以貿易為基礎的聯盟將效仿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條例,在任一成員國受到中國的經濟脅迫時,其它成員國將無條件統一採取報復措施。

報告稱:「歡迎任何民主國家的加入,包括台灣。但如果任何成員國在組織決定後沒有採取必要的措施進行回應,他們將失去成為會員資格。」

秦鵬,您認為這個建議有可能成立嗎?

秦鵬:這份報告的背景是,中國憑藉經濟實力的不斷壯大,開始利用經濟脅迫來達到政治目標,特別是威脅西方民主國家不要在人權等問題上挑戰中國。

報告作者、ITIF主席阿特金森(Rob Atkinson)指出,中國已將保護性市場政策和經濟恐嚇結合起來,以實現其國內目標並抵禦外國競爭。

最明顯的例子是,在澳大利亞要求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後,中國對澳大利亞採取了一系列貿易制裁措施,兩國的關係進一步惡化。

隨著中國的經濟脅迫越演越烈,更多民主國家開始意識到威脅,並且呼籲挑戰中國威脅以公平為基礎的國際貿易秩序的行為。

這份報告展現了西方民主國家的鷹派議員,正就如何應對中國經濟脅迫的協商,在不久的將來對中國採取更為強硬的立場。

Sydney:按照這份報告的設想,如果中國威脅要禁止中國學生到成員國留學,那麼所有成員國都將拒絕接受中國留學生;如果中國將成員國的公司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那麼其它成員國應該限制從中國公司的進口。

您怎麼看這樣的設想?能有效達到目的嗎?

秦鵬:中國往往對歐盟等西方經濟體採取各個擊破的策略,擅長許諾經濟利益來換取具體的政策優惠,如何團結西方各個經濟體將成為挑戰。

報告作者阿特金森在週一的活動上坦言,德國一直在捍衛民主價值觀和與中國的經濟交往中走鋼絲。

Sydney:我們看到,拜登上台後,採取強化盟友的合縱連橫態勢來應對中共。

《金融時報》原本引述知情人的話報導說,美中雙方討論過布林肯這幾天與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會晤的可能,被美國國務院否認了。而在此之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表示,白宮將考慮安排拜登總統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10月在意大利G20峰會間舉行會談。

拜登政府如果推動美中高層對話,是否意味華盛頓的對華政策將出現變化?

秦鵬:即將卸任的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其告別信中說,美中關係正處在關鍵的十字路口,「美國對華政策正經歷新一輪重構,面臨在對話合作和對抗衝突之間作出歷史選擇。」

華盛頓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亞洲項目主任葛萊儀(Bonnie Glaser)對美國之音表示,在拜登政府鞏固了與印太和歐洲的盟友的關係後,接下來會把焦點轉向中國。

Sydney: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高級分析師阿里‧韋恩(Ali Wyne)表示,儘管美國政界對中國給美國構成的挑戰和威脅已形成高度共識,但在具體的對華策略上仍有分歧。美國需要在與中國的競爭、合作和對抗三者之間找到平衡點。那您認為,新的共識會是什麼樣子?

秦鵬:⋯⋯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