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人民幣升值或貶值的兩難困境

大紀元專欄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國人民銀行陷入了困境。一方面,中國領導人希望在2050年使人民幣成為全球貨幣,取代美元成為世界首選的儲備貨幣和世界貿易的主要媒介。另一方面,中國仍然是一個出口導向型經濟體,需要低生產成本來維持繁榮。

第一個目標會抬高人民幣的價值,但第二個目標需要廉價的人民幣來幫助壓低中共對世界其它地區的一切成本。內在的矛盾迫使中國央行必須在保持人民幣價格便宜以滿足眼前經濟需求,和提高人民幣價值以滿足北京的長期雄心壯志之間取得平衡。

北京的領導人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為了長期的野心,他們計劃通過將經濟重點從出口轉向國內消費,使中國擺脫對廉價人民幣的依賴。他們也意識到,一個全球化的人民幣需要中國金融體系及其海外相關機構的大規模擴張。北京在這兩個方面都採取了措施。

在金融擴張方面,中共政府推出了所謂的「雙幣制計劃」。可以肯定的是,長期以來,中共對貨幣一直採取一種奇怪的雙軌方式,一部分用於外國交易,另一部分用於國內交易。

但是,這個「雙幣制計劃」有一些更根本的東西。中國人民銀行前副行長胡曉煉表示,儘管該計劃稱為「雙幣制」,但中國將建立一個「多層次」的資本市場,與國內需求和海外市場緊密相連。她說,這將是世界上最大的、最活躍的金融市場。鑒於中國目前金融市場相對較小且不活躍,儘管需要30年時間完成,此計劃的野心也令人印象深刻。

所有這些計劃都清楚地認識到,中國需要為人民幣付出什麼努力。但這種努力比黨內官員認為的要困難得多。對於中共來說,重新調整經濟結構,建立胡錦濤夢寐以求的金融體系,已經夠困難的了,儘管並非不可能。但是,要使人民幣如北京所希望的那樣成為全球貨幣,中共還必須進行徹底的重新調整,以融入全球央行、交易商和企業之間長期存在和根深蒂固的秩序。

首先,以「雙幣制計劃」中設想的廣泛金融聯繫為例。這樣的網絡需要比北京迄今所允許的更加開放和透明。

事實上,迄今為止,中共政府堅持控制和保密,從而阻礙了金融發展。它一直將外國金融公司及其專業知識人才排除在中國之外(除了少數非常特殊的情況外)。它使中國的金融部門基本上掌握在國有銀行手中,因此相對於經濟體系其它方面而言,金融部門規模較小且落後,更不用說和世界其它發達國家相比了。

毫無疑問,中共政府可能會改變政策,並且已經開始放鬆對外國金融企業的一些嚴格要求。但是,中國金融業的設想——在任何情況下都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將更加困難,因為它需要北京方面放棄其系統堅持的保密和控制。

中國人民銀行位於北京的總部。攝於2011年8月7日。(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將經濟從對出口的依賴轉向國內增長引擎,對於北京的控制文化來說可能更容易,但也絕非易事。這種轉變必須保持微妙的平衡。在每個階段,通過人民幣升值而增加的中國消費者和國內企業的財富和全球購買力而給國內增長引擎帶來的經濟效益,必須抵消這種貨幣走勢對出口的挫折。使未來轉變更加困難的是北京方面提出的其它計劃,如其所吹噓的「中國製造2025」,即通過主導生物技術、人工智能、航空航天和電動汽車等產品的全球生產,尋求這些產品的出口。因此,這個計劃也要求人民幣價格低廉。

中國人民銀行最近的一項決定清楚地證明了這一困難。自去年5月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上漲逾10%。當局擔心出口,對維持出口流動表示關切。央行深知,人民幣升值符合中共政府對人民幣的全球野心,但該行必須屈從於眼前的需求。為了防止人民幣進一步升值,甚至壓低人民幣匯率,中國人民銀行提高了銀行必須存入的外匯儲備。這將迫使這些銀行拋售人民幣購買美元、歐元、日元等,從而壓低人民幣的價格。出口將受益,「中國製造2025」計劃也將受益,但此舉有損於將人民幣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長期野心。

改變世界貿易和金融習慣的任務更加艱巨。北京已經為此而努力了。亞洲基礎設施銀行已經被確立為制衡以美元為基礎的國際貸款機構(如世界銀行)的力量。北京堅持進出口合同以人民幣結算。但是,只有當中共是協議中的主導方時,這些努力才成功。否則,許多全球貿易和銀行業繼續像以前一樣以美元結算。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美元參與了所有外匯交易的88%左右。第二名是32%的歐元。當然,多年來,美元交易的比例略有下降,但其領先程度是顯而易見的。

同樣,大約80%的進出口交易以美元結算,無論美國人是否是合同的締約方。美元約占包括中國人民銀行在內的全球央行所有外匯儲備的60%。第二位使用最多的貨幣是20%的歐元。在這裡,美元支配地位的程度也比過去略有下降,但美元仍然突出。情況可以有所改變,但目前的情形仍表明,北京的30年期限是緊迫的。

中共的目標聽上去是合理的。儘管中國的人口結構令人有理由懷疑未來的快速增長,但中國經濟依然巨大,其金融潛力巨大。其權威體系有能力比大多數面向市場的經濟體系運行得更快。不過,應該清楚的是,中共體系的一些權威部門將反對人民幣升值的努力,尤其當它與其它目標背道而馳時,如「中國製造2025」,或者當北京不願放棄適度的控制,甚至不願給予一點透明度的時候。

目標聽上去是合理的,但那僅僅是目標而已。如果人民幣計劃取得成果(這是個巨大的假設),那麼此計劃需要的時間將會比北京所設想的要長得多。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的撰稿編輯。該雜誌附屬於布法羅大學人力資本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Human Capital at the University at Buffalo)。他也是總部位於紐約的通信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他的最新著作是《三十個明天: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將如何生活》(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

原文「Beijing Tries to Respond to China’s Bleak Demographic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