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北京全民禁買刀 管制區強制關店 禁開火做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6月30日訊】中共七一將至,北京風聲鶴唳,管控措施不斷升級,部署大批警力戒備,長安街沿線更是草木皆兵。本報獲悉,當地民眾購買刀具實施管制,在東華門、王府井一帶強制關店,管制區內的民眾禁開火做飯,引發民怨。

刀具管制 7月2日前全民不能買刀

北京回龍觀一刀具店的店員對大紀元記者說,「(現在)限制買刀,必須帶著身份證,到店裡登記才給賣。公安局對登記買刀人的身份證進行備案,北京全市都是這樣統一規定,刀具管制得嚴。」

「現在全部要帶著身份證來店裡登記,刀不能帶走,是郵寄給你,但要7月2日開始才可以郵寄。」王麻子菜刀專賣店的店員說。

北京市民鄭先生表示,現在敏感時期快遞不都停了嗎?現在它管控刀具,「這是為了保百年順利進行,管控到了極致,生怕出一點事」。

東華門、王府井等地帶的商家被強制關店

北京當局規定,6月13日0時起至7月1日24時止,將東城、西城、朝陽、海淀、豐台、石景山、房山、通州、大興等9個區的行政區域設置為淨空限制區。禁止升放無人機、航空模型、風箏、氣球等,鴿子等鳥類也禁止放飛。

「海陸空,天上不能有無人機、鴿子,就說鳥都不能飛進來;地上車子、菜刀、易燃易爆品要管控,下水道也不能留有隱患。當然(井蓋)要釘死或打封條了,已經做到了極致,要保萬無一失。」鄭先生說。

當局還要求東華門、王府井一帶的商家強制關店。「店裡都不讓留人,政府的人把店門直接鎖上,把鑰匙拿走。因為有天安門活動排練,我們連續兩個週六都已經停了半天了。」北京東華門南池子大街烤鴨店一名店員說。(南池子地處北京的中心城區,位於紫禁城之東。)

「咱這邊(6月)30日和(7月)1日都需要關門,2日正常開業,東華門全部停,包括王府井全部都停,那裡的『海底撈飯店』,其實離天安門還有一段距離,也都停了,因為是政府要求我們停的。」這名店員說。

在天安門管控區域內的市民李女士說,「上崗看人的,早早就給看起來了,而且被看管的人特別多,以前沒這樣過。現在提前好多天就看管了。」

李女士說,以前那個紅袖標的大媽們,就是不遠一個,現在都扎堆。「昨天我上高級法院路過那兩大工廠,都是四個人一組。」

「像我們這種上訪的,基本上都被警察找過了。我朋友說他們家住天橋那邊,晚上看放花,門口有五個人站著,全是那些社區的人,他出不去。」李女士說。

有讀者向大紀元爆料說,近日,中共為了搞「黨慶」處處興師動眾,不惜成本,以整治市容為借口,不顧民生,將許多以擺攤為生的商販們趕得無處落腳。在北京以東五十多公里的河北省香河縣,城管驅逐商販。

管制區內的民眾禁開火做飯

北京當局恐發生爆炸事件,有北京網民爆料,東華門已經停止天然氣供應,由社區組織送飯,7月4日才恢復正常。此前,湖北十堰菜市場發生天然氣爆炸,導致逾百死傷,消息震驚全國。

(網絡圖片)

「這個敏感時期,它認為這是一個隱患,怕有人拿這個搞些燃燒爆炸的事情,肯定會加以管控。」鄭先生說,在管控區域,它都不願意看到有火光。

「電動車要我們收起來,把電動車統一存放,但不知道什麼原因,它(中共)可能怕出危險。」李女士說,「天然氣不能用了。這個小區裡面的樓房都是統一使用天然氣,怕出事吧。」

有網民爆料說,當局不讓民眾生火做飯,就發餐飲券,一張金額是20元人民幣。

(網絡圖片)

和平門菜市場工作人員表示,餐飲券是社區自己定的,他們不知道發券原因。大紀元記者致電西交民巷社區居委會詢問此事,但電話無法接通。

鄭先生說,「這期間不讓在家裡做飯生活,我覺得這個有點矯枉過正。」

中共大搞黨慶 勞民傷財 民怨大

鄭先生說,「現在社會矛盾到了嚴重對立的今天,中共官方非常不放心,關鍵就是它看到了底層的民眾對它的不滿,處於驚恐的狀態。看看全國各地的這種嚴格安保措施就明白了,所以以反恐的名義加強這個管控措施。」

「像天安門廣場,小時候我們騎著自行車都可以進出天安門廣場,在那裡乘涼。現在你看看,那就不說了。官方用一個高壓政策,我覺得這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鄭先生說。

「(黨慶)現在誰開心了?!你看我們這個工資,剛發出來,電要漲錢。我月退休金才兩千來塊錢,什麼都漲,還要看病吃藥,有好多常用藥還不給報銷……像我們家這種情況比比皆是,您覺得能樂得起來?」李女士說。

七一臨近 往北京方向包裹檢查嚴

中共已經是草木皆兵,一則需要家電服務的短信中,因信息「可以清洗中央空調嗎?」含有敏感詞「洗中央」,被警告停止發送此類信息。

據悉,隨著七一臨近,往北京方向包裹檢查甚嚴,凡圖書需除去金屬,否則不予通過,連雜誌也要去掉訂書針才能郵寄。

推特網民「安紅橘絳軒」發帖說,「風聲鶴唳 草木皆兵之現代版——訂書針都要成為凶器的節奏。」

(網絡圖片)

網民「大倫」說:「雁過拔毛 書過除釘通商寬衣 技藝精甚(湛)。」

「訂書釘可以做成暗器,暴雨梨花針。共匪對自己人民已經恐懼成啥樣了!」

「這只能說明100年沒人願意慶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