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關籠子折磨法輪功 湖南網嶺監獄酷刑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1日訊】湖南網嶺監獄酷刑「劈腿」,把被迫害人的兩條腿往兩邊用力拉成「一」字,讓人疼的無法承受,直到失去意識,這種酷刑通常用於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劈腿」拉傷可能造成大小便失禁,甚至精神失常。曾經有一名三十多歲的常德市法輪功學員胡文奎被劈腿劈的大小便失禁,經常把尿尿到身上和床上,最終精神失常。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入一個一平方米寬的小鋼絲籠子裏折磨。

據明慧網報導,湖南省株洲市攸縣網嶺監獄二零一七年十月左右成立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分監區」,歸屬高度戒備監區(第十監區)。網嶺監獄的十監區是個高度戒備監區,內有兩個中隊(分監區),一中隊(一分監區)是禁閉室;二中隊(二分監區)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也叫「轉化中隊」,又稱嚴管大隊二中隊、高度戒備監區二中隊。

高度戒備監區的二樓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地方。每個法輪功學員都和三個罪犯組成的「夾控」組關在一個封閉、黑暗的小監室內。小監室12平米左右,裏面放著四張上、下鋪的床,二十四小時封閉,不見陽光,沒有活動。「夾控」人員對新綁架過去的法輪功學員首先就是恐嚇、體罰、辱罵。然後費盡心思的找理由毆打、強壓法輪功學員「認罪」。

「夾控」每日24小時寸步不離的包夾一名法輪功學員,監視他的一舉一動,用盡手段從肉體與精神上折磨法輪功學員,逼迫他們放棄信仰。強迫他們看和聽詆毀法輪功的新聞、錄像、文章和說教;強迫他們寫所謂的「作業」(即思想認識);把寫有誣蔑法輪功文字的紙貼牆上、凳子上,逼迫法輪功學員坐在貼著字的凳子;床邊的牆上貼上謾罵法輪功的標語,讓法輪功學員早晚抬頭都能看得到。現在又逼迫法輪功學員三餐開飯前喊謾罵法輪功的口號,否則不准開飯,還要求唱紅歌。

法輪功學員還被強制每天做所謂的「學習作業「,經常要寫「心得體會」以及「思想彙報」。如果法輪功學員沒達到所謂「進步」的標準,那就得每天從早到晚受折磨。毆打與酷刑折磨簡直就是家常便飯,連上廁所都得向「夾控」打報告,沒有被允許,就得尿在褲子裏。晚上一夜通宵不讓睡覺,凌晨三、四點鐘才能睡覺是常事。

法輪功學員吃飯只能打一點點,經常被餓著肚子。如果「夾控」犯毆打法輪功學員過重造成了不好的影響,獄警就將法輪功學員調換宿舍,更換新的「夾控」犯。為了抗議迫害,有的法輪功學員會選擇絕食抗爭。幾天之後,獄警就會叫「夾控」犯把法輪功學員拉到醫院打一針。曾經一個叫譚美林的法輪功學員絕食23天,被拉到醫院打了好幾回針。

目前網嶺監獄對待法輪功學員有幾種最嚴酷的手段,一個叫「殺豬」,另一個叫「關籠子」。「殺豬」也叫「劈腿」:由兩個人把被迫害人的兩隻手拉開,臉朝牆面,壓在牆上,另兩個人把被迫害人的兩條腿拉開,不斷的往兩邊拉成「一」字,讓人疼的無法承受,發出劇烈的慘叫呼喊聲,直到被迫害人被折磨的失去意識,不能發聲為止。這種「劈腿」手段一般用於對付長時間不配合、沒有「轉化」的堅定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劈腿」手段能夠使法輪功學員過後產生強烈的後怕心理;身體的拉傷不適,可能會造成大小便失禁。

二零一七年,三十多歲來自湖北省的山東大學生曹金龍,被逼的在大廳裏把尿尿在身上。事後,獄警還將曹金龍推到所有監舍的門前亮相,並告知所有人:「你們法輪功曹金龍在大廳裏撒尿。」

長沙市法輪功學員楊軍畢業於湖南大學,四十多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被綁架至網嶺監獄十監區。獄警派了三名年輕力壯、身材高大的刑事犯夾控楊軍,楊軍被全天二十四小時監控和逼迫「轉化」。在獄警的指揮下,三個夾控使用各種殘酷手段迫害楊軍:罰站、罰蹲;不准上廁所;打、罵;往身上潑冷水;拳打腳踢;被逼抄寫監規及各種「轉化」、法律條文、資料逼迫「轉化」。因楊軍的所謂餘刑只剩下兩個多月了,獄警為了達到「轉化」目的,對楊軍採取了暴力酷刑折磨

二零一九年八月,許運炎因在隊列廣場不停的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嚴管」。白天,許運炎被關入一個一平方米寬的鋼絲籠子裏面,坐在一個充足氣的皮球上,兩個手放在膝蓋上不能動,否則威脅要被「殺豬」。吃飯時間和晚上,許運炎在一個四平方米的有一個水泥台、一個大便池的房間。一餐給塑料碗半碗飯,一天給三次水,加一起只有一杯水的量。

天氣炎熱,許運炎整天一身是汗,衣服發臭,內褲正反面穿的呈黃泥巴顏色。獄警從門口路過都得找個口罩,同時用手捂一下鼻子。有時,許運炎被打的蹲廁所都蹲不下去,大便拉不出來,要自己用手伸到裏面一粒一粒的摳出來。

網嶺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繁多而且殘酷卑鄙至極。那些獄警洋洋得意的宣稱:「我們對付法輪功已經很有經驗了。」有兩個特別仇恨法輪功以及兇狠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一個是李剛,一個是劉少良。這兩個人都是湖南省株洲市攸縣人。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湖南省網嶺監獄以劈腿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