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河北省法輪功698人次被綁架 10人被迫害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1日訊】去年河北法輪功學員至少698人次被綁架,至少10人被中共迫害離世。唐山市韓玉芹被綁架當天被迫害致死,遺體頭髮蓬亂,鼻中有血跡。承德市法輪功學員邊群連,在唐山冀東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監獄怕承擔責任送回家,僅四天後含冤離世。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馬桂蘭被看守所灌「可疑食物」致死。

根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二零年,河北省法輪功學員至少10人被中共迫害離世;至少72人被非法判刑;至少698人次被綁架;至少1804人次被騷擾;被勒索、搶劫至少80萬元。統計時間範圍為二零二零年一月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資料來源時間截至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

目錄

一、迫害總體情況
二、被迫害致死實例
三、被迫害致身體出現嚴重狀況實例
四、被非法判重刑實例
五、被毆打、被暴力虐待實例
六、社會精英人士被迫害實例
七、被洗腦班迫害實例
八、被大面積綁架、騷擾實例
九、非法停扣退休、養老金實例
十、被勒索錢財迫害實例
十一、申訴、控告後被打擊報復迫害實例
十二、被株連迫害實例

一、迫害總體情況

被迫害離世的法輪功學員有:路進友、葛志軍、張鐵山、王水永、邊群連、張建芝、周秀珍、曹進興、韓玉芹、董建全。

至少72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最長刑期達九年,刑期五年以上19人。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保定市:14人

韓俊德(八年半)、李豔秋(八年)、孫麗英(孫立英)(八年)、高金萍(七年)、王新靈(二年三個月)、朱素榮(三年十個月)、楊智雄(七年)、高金平(七年)、郭志萍(一年三個月)、陳秀梅(一年三個月)、高小雄(兩年)、卓貴賓(判三緩四)、吳俊萍(一年六個月)、蔣鳳(五年)。

滄州市:7人

張學梅(三年半)、張振偉(判一緩二)、龐慧霞(七年)、張俊秀(判一年半緩二)、孫亞萍(判一年五個月緩二)、張秀芬(判一年三個月緩二)、崔蘭琴(五年)。

承德市:16人

趙懷榮(一年半)、張淑蓮(三年)、劉志峰(六年)、王廣學(五年)、王永興(四年)、王海芹(四年)、陳海東(一年八個月)、王素芳(一年八個月)、杜桂蘭(一年八個月)、葛素芬(一年六個月)、李豔華(一年三個月緩兩年)、劉鳳俠(一年二個月緩兩年)、湯鳳俠(一年二個月緩兩年)、劉麗娜(一年二個月緩兩年)、王海冰(一年二個月緩兩年)、劉瑞蓮(三年)。

邯鄲市:3人

趙美華(三年)、劉建民(三年)、張月紅(一年)。

廊坊市:4人

張向榮(二年)、劉乃芬(一年半,監視居住)、馮及英(三年)、陳秀花(一年半)。

秦皇島:2人

徐秀娟(七年)、楊素華(四年)。

石家莊:7人

邊彥娟(二年三個月)、鄭豔梅(二年二個月)、李月棉(二年)、耿文景(四年)、耿樹蘭(十個月)、楊煥平(三年)、楊榮霞(五年)。

唐山市:15人

王瑞玲(八年)、張玉明(七年)、王建(七年)、張勤(四年半)、田淑學(五年半)、盛金鈴(四年十個月)、盧翠華(三年)、郭書環(四年十個月)、高敬如(三年)、林秀珍(林秀玲)(四年多)、王昆(王坤)(兩年)、馬闊(馬擴)(五年)、孫利(九年)、王愛弟(三年半)、韓繼偉(十個月)。

邢台市:1人

陳星伯(三年)。

張家口市:3人

孫潤桃(四年)、高清秀(三年)、趙林(三年半)。

下面選取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實例,從多個角度,描述二零二零年中共對河北省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二、被迫害致死實例

(1)邊群連被唐山冀東監獄迫害致死

承德市法輪功學員邊群連,在唐山冀東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被監獄送回家。僅四天後的八月十二日,邊群連含冤離世。

邊群連,男,生於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道德昇華、無病一身輕。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邊群連、於大力、姜玉環、於海去承德縣講真相被綁架。在承德縣看守所,邊群連遭到用鞋底子搧嘴巴子、打罵等迫害。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邊群連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勒索罰金兩萬元。

邊群連被非法關押在唐山冀東監獄迫害。二零二零年一月初,邊群連被醫院確診為直腸癌。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三日前後,邊群連在唐山市協和醫院手術治療,獄方不准家人護理,只讓家屬遠距離看護。出院後,邊群連被無人性的關押進監獄。

二零二零年八月九日,唐山冀東監獄用救護車把邊群連送回家。在救護車裏,邊群連插著胃管、骨瘦如柴。當時邊群連發著高燒,連自己的親弟弟都不認識了。老實的家人將被迫害的不成人樣的邊群連接回家。而邊群連已經不能吃東西了,直腸癌已經擴散。在家中,邊群連只與家人短暫的過了四天。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邊群連含冤離世。

(2)韓玉芹被綁架當天被迫害致死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四點多鐘,唐山市豐潤區公安分局及派出所出動大批警察,到豐潤區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家中實施綁架、非法抄家、恐嚇。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到看守所,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韓玉芹當天就被端明路派出所人員迫害致死。

韓玉芹(韓玉琴)老人,家住豐潤區小韓莊村。韓玉芹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脾氣很好,吃苦耐勞,任勞任怨,身體一直很好,二十多年沒吃過藥。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早上五點鐘,韓玉芹老人被豐潤區端明路派出所的幾個人入室綁架、非法抄家,被劫持到端明路派出所。

到派出所後,韓玉芹老人被強制坐在鐵椅子上。期間,警察讓她填表不再修煉法輪功,被她拒絕。上午十點多,她女兒去派出所,沒讓見人。中午她丈夫去給她送飯,韓玉芹沒吃,一直哭。由於長時間的坐鐵椅子,她的腿已經腫了。

據悉,當天下午,韓玉芹在派出所裏暈倒,隨後被送醫院搶救,不治身亡。下午六點多鐘,家屬接到警察電話,得知韓玉芹已經去世。家屬在豐潤區中醫院見到了韓玉芹遺體,看到韓玉芹頭髮蓬亂,鼻中有血跡。家人痛哭,悲憤的家屬要求派出所警察穿上制服給死者行禮。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出來一個自稱是所長的人穿上警服在韓玉芹的遺體前鞠躬行禮,並說:「大姨對不起。」

(3)被灌「可疑食物」,馬桂蘭被迫害致死

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馬桂蘭,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被綁架,在秦皇島看守所遭灌食迫害。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馬桂蘭被迫害致死。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報導,有知情人進一步提供了關於馬桂蘭被迫害致死的信息。

馬桂蘭是一名退休幹部,二零零六年夏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後,獲得身心健康。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她與法輪功學員馬愛華一同被珠江道派出所警察綁架至拘留所非法關押半個月後,轉至秦皇島市看守所非法關押。遭受了被強行「轉化」、往臉上潑辣椒水等迫害。

馬桂蘭被非法關押在秦皇島看守所508監舍。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左右,馬桂蘭開始絕食。在絕食的第四天,開始遭灌食。第一次灌食,大約是九月十四日左右,灌的東西是芝麻糊狀的,整個監舍的人都聞到了「食物」發出非常難聞的味道。灌完食之後,依然強行讓身體虛弱的馬桂蘭在晚上值班。

九月十五日,馬桂蘭第二次被灌食,被灌的「食物」依然是味道難聞。在灌食過程中,馬桂蘭發出了慘烈痛苦的叫聲。九月十六日,馬桂蘭遭第三次灌食。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七日早晨七點鐘左右,馬桂蘭已經起不來了,被同監舍的犯人扶起來,馬桂蘭出現了手腳冰涼的狀態,頭搭在膝蓋上抬不起來。扶她的兩個犯人害怕,就把她又放在床上,發現馬桂蘭的眼睛瞪著,嘴張著,不省人事了。犯人報告給了獄警,馬桂蘭後被擔架抬出去了,抬出去的時候,有個年輕的犯人看到馬桂蘭的手放在擔架上又耷拉了下來。

馬桂蘭被送往公安醫院,隨後去世。河北省省級某一機構來人把她內臟器官摘走了(具體是哪個部門不清楚)。

馬桂蘭的遺體怎麼火化的,其它事情怎麼處理的,馬桂蘭的丈夫和孩子不敢和別人談論此事,也不讓別人去家裏,可能是受到了政法委、國保、派出所等的威逼或恐嚇。

三、被迫害致身體出現嚴重狀況的實例

(1)賴志強被迫害致類似植物人狀態

唐山市法輪功學員賴志強,五十多歲,被綁架前從事司機工作,為人善良,經常幫助別人。在河北監獄管理局冀東分局二監獄遭受嚴管迫害三年多,被迫害致腦血栓症狀,奄奄一息,被送至唐山市協和醫院所謂「治療」一個多月後,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再次被劫持回監獄。

此次的所謂「治療」,是因為賴志強在冀東二監獄七監區已經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處於植物人狀態,且因為呼吸非常困難,氣管被切開。主治醫生表示,對賴志強的治療,「也就這樣了」。意思是說按照該醫院的治療水平,賴志強不會有更進一步的好轉。即使這樣,賴志強的腳上始終戴著重重的腳鐐。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賴志強去探望另一位法輪功學員時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唐山第一看守所;同年九月底,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被送到河北監獄管理局冀東分局監獄迫害。

賴志強在冀東第二監獄七監區遭受了嚴管迫害三年多。二零一九年,被迫害致腦血栓症狀,躺在監獄衛生所床上動不了。半年多,天天被灌食,長期插著胃管,也不給水喝,嘴唇特別幹。偶爾有看管人員用毛巾往他嘴裏滴幾滴水,他的嘴還能動,但說不了話,這時眼淚就會流出來。

家屬曾多次到冀東監獄要求會見賴志強,均被獄方無理拒之門外。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賴志強的妻子終於見到了丈夫,他是被抬出來的,人幾乎不會動了。妻子看著他哭,他卻一點表情也沒有,好像根本不認識人。

在這種情況下,家屬要求監獄對賴志強進行保外就醫,監獄和司法局仍然不給辦理。

(2)馬會欣被迫害致腦出血,開顱後被強制出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保定市法輪功學員馬會欣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保定看守所,被迫害致腦出血。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被送入保定市第一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十一月十日做了開顱手術。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三十日,被保定市看守所和安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聯合強制出院,送入養老院。

馬會欣,又名馬新英,是保定安國市祁州鎮曲堤村人。馬會欣自修煉法輪功後身體一直很健康,二十多年來,無病一身輕,從未吃過一粒藥,更沒有得過甚麼高血壓,認識她的人都知道這一情況。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三日,馬會欣為了更多的人明白法輪功真相、走出大疫的危險、保平安,在小區單元樓發放救人的真相冊子,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馬會欣被安國市藥城派出所出警綁架,後交由安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六月十四日下午,國保大隊副隊長陳彥青劫持馬會欣去做了全面體檢,並告訴家人馬會欣身體一切正常後,把她送進保定看守所非法關押。

十一月七日,馬會欣被保定看守所送往保定市第一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十一月八日,馬會欣的兒子和女兒急匆匆趕到醫院,看到他們的媽媽已處於昏迷狀態。看守所警察欺騙馬會欣兒子、女兒,謊稱馬會欣屬於「舊病復發」,並說是長期高血壓造成的,並讓他們在偽造的證據上簽字,妄圖推卸責任,被拒絕。

十一月十日,馬會欣做了開顱手術。馬會欣在重症監護室治療半個月,仍意識不清,家人問她過往的事情,她甚麼都說不清楚。

十一月三十日,安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和保定看守所在家屬不知的情況下,到保定市第一醫院要強制馬會欣出院。之後,醫院在電話中告知家屬,稱馬會欣已經被接走了。家屬很著急,隨後到國保大隊詢問馬會欣的去向,一個警察告知,已經把馬會欣放在了安國市養老院。

(3)王志勤被迫害致腦溢血,獄方不准保外就醫

二零一七年底,河北省法輪功學員王志勤被河北省樂亭縣國保大隊非法抓捕,後被非法判刑,在河北省監獄管理局冀東分局第五監獄被迫害致腦溢血,不能說話,生活不能自理,家屬要求保外就醫,遭獄方拒絕。

據悉,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王志勤因腦溢血被監獄送到唐山市協和醫院,二零二零年一月三日,又被帶回監獄醫院。

二零二零年一月六日,家屬到監獄探望王志勤,監獄不讓見,只說:「好多了,會慢慢的說話了。」家屬說:「保外就醫以後,在家裏有甚麼緊急情況我們可以隨時送醫院。在這裏,有事情你們還得請示領導,治療也不及時,給耽誤了,誰負責任?在這裏還給你們添麻煩,回家我們可以自己照顧。」家屬合情合理的要求遭監獄拒絕。

四、被非法判重刑迫害的實例

(1)傳播真、善、忍,三位善良人被非法判刑八年

保定市蓮池區法輪功學員韓俊德(七十三歲)、李豔秋(六十八歲)、孫立英(四十二歲)將真、善、忍的美好傳給父老鄉親,卻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被警察綁架。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家屬被告知,韓俊德被非法判刑八年六個月,被勒索罰金一萬元;李秋豔、孫立英分別被非法判刑八年,被勒索罰金八千元。

三位法輪功學員為了向世人傳達真、善、忍的美好,自費購買了葫蘆雕刻機,製作了一些刻有「真、善、忍」三個字的葫蘆工藝品。沒想到,這竟然成為了法院對他們非法判刑的「犯罪證據」。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孫立英、李豔秋在保定市高陽縣法院被非法開庭,律師依法一一駁斥了公訴人的指控,並指出:傳播真、善、忍是在做大好事。

法庭上,律師請法官出示證據,法官把刻有「真、善、忍」三個字的葫蘆拿來,律師一看,說這麼精美的東西,傳遞著真誠、善良、忍讓的普世理念,人們拿在手裏,看著他,念著他,以此為行為標準,那人不就越來越好嗎?思想不就越來越高尚嗎?這不是在為人做大好事嗎?這怎麼能成為犯罪的「證據」呢?法官、公訴人聽了之後,面露尷尬之色。之後,法院不顧律師有理有據的辯護,非法對三人分別判八年、八年半的重刑。

五、被毆打、被暴力虐待迫害的實例

(1)丁玉明被毒打虐待致垂危,惡人稱「再搗亂弄死你」

法輪功學員丁玉明,家住張家口市懷來縣。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丁玉明路過大黃莊洗腦班,竟然直接被洗腦班人員綁架進洗腦班。

丁玉明被綁架後,遭非法搜身,身上的一百元錢、鑰匙、手機均被搶走。洗腦班接連五天也不給他被褥,並且不按時給予飲食、不讓洗漱。除了大小便讓出門外,一直被非法關在屋內。並且對他毒打,使用鞋底打頭部和身體。丁玉明不看洗腦電視節目,打坐煉功,遭到毒打。

洗腦班有上級檢查來的時候,丁玉明因為說「法輪大法好」又被毒打,從兩人間的屋子被關入單間,非大小便不讓出門,且不讓洗漱不按時給食物進行虐待,並威脅「再搗亂弄死你」,而且還不讓丁玉明的女兒會見他。

丁玉明在嚴酷的迫害下,身體出現嘔吐、腹瀉、昏迷,於七月二十二日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被送到懷來縣同濟醫院進行搶救治療。三天後,丁玉明身體有所好轉,在醫院內走脫,當時身上滿布傷痕。之後,丁玉明下落不明。

(2)紀淑君遭警察施暴毆打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承德市法輪功學員紀淑君在集市上被警察綁架,並遭到警察施暴毆打。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上午,在張家口市懷來縣土木鎮集市上,承德市法輪功學員紀淑君、彭霞被土木鎮警察綁架,紀淑君不配合警察行惡,並向周圍的世人高聲大喊:「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得救!」

警察行惡,將紀淑君與彭霞銬在一起,強行拖上警車。彭霞的手腕被手銬卡的青紫。到了派出所,紀淑君與彭霞拒絕下車,警察又將紀淑君拖到院子裏,鞋拖掉了,上衣袖子拽掉了,後腰拖壞了,紀淑君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

警察對紀淑君施暴,踢她的胳膊,搧嘴巴子,拿紀淑君的鞋打她的嘴,紀淑君的嘴立即就腫起來了。

天很快就下起雨了,他們才住手。隨後,強行把紀淑君與彭霞兩人送到大黃莊洗腦班。為了抵制迫害,紀淑君與彭霞絕食抗議。

九月十二日下午,國保大隊把紀淑君送回承德家中,彭霞還在洗腦班遭受迫害。到家十天後,紀淑君胳膊被警察打的傷痕還看得清清楚楚。

(3)七旬老婦被暴力綁架,腦袋撞水泥地,被砸昏迷

滄州市滄縣法輪功學員張汝芬,近七十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被十多人闖入家中,暴力綁架,腦袋被砸到水泥地上,被砸昏迷。張汝芬被拖進刑訊室逼供,腰部、頭部受傷,心口發悶、發痛。中共人員怕出意外,才叫張汝芬家人把她接回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滄州市滄縣高川鄉人大主席王雲崗,帶領十來人,開兩輛車,氣勢洶洶地非法闖進張汝芬家中。

張汝芬慈悲地向他們講法輪功真相,王雲崗大聲道:「別說了!把她帶走,回去說!」王雲崗叫一同來的七、八個人,不由分說,粗暴地拎胳膊,抻大腿把張汝芬老人仰面朝天向外抬。大冬天,一個近七十歲的老人被拉扯得衣衫不整,後背裸露。

七、八個年輕人把她抬到大門口外,強行塞進汽車座椅空隙裏,腳還在外面,他們就猛地關門,沒關上。張汝芬的腳被車門猛砸,疼得她直叫。她被窩憋在窄小的空隙裏,腰疼得實在受不了。就這樣,車一直開到派出所大院。

他們讓張汝芬下車,可她身體疼得動彈不得,要求緩緩勁再下車,這時,上來幾個警察,粗魯地拽著張汝芬的大腿把她橫著從警車中拉出來,張汝芬的腦袋從車內底盤上「咕咚」磕在院子的水泥地上,當時她腦袋突然一陣眩暈,昏迷了過去(後來發現腦袋磕了個大包,過了好幾天才下去些)。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張汝芬老人才稍微甦醒,當時她渾身劇痛,躺在院子冰涼的水泥地上,光著腳,腰部裸露,一個棉襖袖子被拽出胳膊,渾身發冷,腰部和大腿疼的更厲害。只覺得氣短,半天不能動彈,疼得直流淚水。可是他們不管老人傷的如何,幾個人又拉胳膊、拽腿把她拖到刑訊室的地上,張汝芬疼得直叫,他們讓張汝芬站起來,企圖對她加重迫害,張汝芬幾乎半昏迷,心口隱痛胸悶,腰部劇痛,感覺腰折了似的,動彈不得。

這時,張汝芬的家人趕來,王雲崗和派出所所長耿軍害怕出意外擔責任,讓家人把張汝芬接回家。張汝芬回家後,腰和大腿一直疼得厲害,不能動彈,又沒人伺候,吃飯都是問題。幾天後,張汝芬強忍著疼痛,才能做點飯吃。去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由於拉傷所致。

王雲崗不但不向受害人道歉,在張汝芬身體沒恢復情況下,還在繼續向她騷擾施壓。王雲崗還厚顏無恥地想推脫罪責,對張汝芬說:「那天我們沒怎麼著你,我只是手拎著你上的車。」王雲崗的罪責是推卸不掉的,因為有家人作證,有錄像作證。

六、社會精英人士被迫害的實例

(1)拔尖人才、主任編輯陳星伯被非法判刑三年

陳星伯,邢台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邢台市信都區(原橋西區)公安國保綁架。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陳星伯被邢台市襄都區(原橋東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陳星伯被劫入河北省唐山監獄迫害。

陳星伯先生,六十九歲。退休前曾任邢台廣播電台主任編輯,專題部副主任。一九九零年五月,被授予「河北省優秀少兒工作者」稱號。多年來,他採編的十幾組節目在全國優秀廣播節目評比中分別獲一、二、三等獎。一九九零年和一九九四年,陳星伯兩次被邢台市政府授予晉升工資獎勵;一九九七年五月,被中共邢台市委、市政府授予有突出貢獻的邢台市專業技術拔尖人才稱號(享受政府津貼)。其事蹟在報刊電台作過專題報導。

陳星伯常年夜以繼日地工作,積勞成疾,心臟瓣膜三尖瓣關閉不全、右心室肥大引起體靜脈瘀血,全身水腫等一系列疑難雜症。經多方治療收效甚微。修煉法輪功不久,多種疾病不翼而飛。

因為修煉了法輪功,陳星伯在日常生活中也用真、善、忍原則來要求自己。二零零五年,陳星伯單位分給他的新大房子,他讓給了別人。自己一家至今仍住在五樓一屋六十平方米的舊房。有一次,他在路上撿到錢包,在原地等了三個多小時等待失主。失主酬謝他,他謝絕,淡然一笑離去。這樣的好人、優秀人才,卻因為堅持法輪功信仰而被中共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早七點,陳星伯下樓出去買菜,在自家樓下被一幫警察綁架、抄家。之後,陳星伯被非法判刑三年。

(2)集團副總、作家、主持人、優秀教師靳鳳羽被暴力綁架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保定市法輪功學員靳鳳羽被保定市公安局指使高碑店市惡警荷槍實彈,野蠻砸壞房門暴力綁架。

靳鳳羽女士,五十來歲,被綁架時擔任民營企業「大午集團」副總經理。靳鳳羽曾是保定市淶水縣高中的優秀教師,也是一名作家,曾出版傳記小說《祖沖之傳》;她還是一名主持人,曾被河北電視台《讀書》欄目聘請做節目主持人。

此次綁架中,中共為了株連迫害,同時綁架了「大午集團」創始人、民營企業家孫大午先生一家以及集團公司全部高管共十幾人。

二十多年來,靳鳳羽女士因堅持修煉法輪功、維護自己的信仰,長期遭受中共各種迫害,中共政府、警察不斷上門或電話威脅騷擾,使她一家人生活在巨大的壓力和恐懼之中。

(3)原法制日報社記者楊智雄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九年,保定市雄縣法輪功學員楊智雄被綁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開庭,被非法判刑七年。

楊智雄,男,五十多歲。原是河北法制日報社記者,後在石家莊卓達房地產公司主管銷售,後在北京某外企公司任辦公室主任,還曾在北京中德環保公司擔任銷售主管。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楊智雄駕車在容城高速檢查站被容城縣公安局非法拘留。在獲知其是法輪功學員身份後,上報雄安新區公安局,對他非法抄家。

雄縣國保大隊大隊長郭軍學先後三次到雄縣看守所找楊智雄談話,騙楊智雄說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騙楊智雄簽不煉功的保證書。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一日,楊智雄被非法開庭。國保警察給楊智雄羅列了一堆罪名,楊智雄被非法判刑七年。

(4)縣級模範教師高九雲被綁架、非法關押

法輪功學員高九雲女士,是邯鄲市曲周縣實驗中學數學教師。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晚,高九雲因粘貼法輪功真相資料,告訴人們避瘟疫秘訣,被縣國保大隊隊長李賓帶領二、三十人綁架。第二天,高九雲被劫持到邯鄲市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

高九雲老師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向善,做好人,工作踏實。不爭名,不爭利,全身心撲在教學與班級管理上,教學成績突出,多次受到縣、局表彰,榮譽證就有一摞子。她做班主任工作也很突出,很多家長都爭著把孩子往她的班上送。高九雲老師卻因堅持信仰被中共迫害。

高九雲曾於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被綁架,並被非法關押到邯鄲洗腦班一個多月,被勒索罰款。這次被非法關押迫害回來後,高九雲老師被學校指派去男生宿舍當宿管員,高九雲沒有委屈、抱怨,一到崗位,就親自動手清理男生住宿區域的衛生死角。在清理水房時,地面、水槽邊角長期沉積的污垢嗆得人直噁心,高九雲牢記法輪功的要求,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不嫌髒、不嫌臭,一個人默默的把水房清理的乾乾淨淨,主管宿舍的主任感歎地說:「九雲真行!」

因為煉法輪功,學校一直不安排她教課。二零一一至二零一二年因缺教師,高九雲被分配任初三數學教學,由於所教班級在中考中成績突出,獲得縣級「模範教師」的稱號。後來又指派她到學校教導處工作,高九雲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領導分派甚麼活從來不挑,盡心盡力地做好本職工作,不論是週末還是假期,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召之即來,並且從沒有提出過要加班費。處室的人都知道,誰有事兒就找九雲替崗,或是替換到外地監考,一說準行。是因為修煉法輪功,高九雲才有這樣的道德境界。

這樣的好老師,僅僅因為在小區裏粘貼了關於避瘟疫秘訣的真相資料,在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晚被曲周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強行綁架、非法抄家。

(5)退休局長卓貴賓被非法判緩刑

法輪功學員卓貴賓,七十三歲,河北易縣卓家莊人,曾擔任保定市易縣工業局局長。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被迫害致多次命危。二零二零年七月,卓貴賓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緩刑四年。之後不斷被騷擾、恐嚇。

一九九九年七月後,卓貴賓一直遭易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田國均等監控、追蹤、非法抄家。多次被綁架,兩次被非法勞教三年。為了免遭迫害,迫於無奈,卓貴賓曾長時間流離失所。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卓貴賓去曲陽縣買東西時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易縣看守所。卓貴賓絕食抗議對他的非法抓捕,絕食三天後,被送到易縣中醫院強行灌食。有人看見卓貴賓雙手被銬、戴著黑頭套。一上樓,卓貴賓就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卓貴賓第二次絕食抗議,他再次被送縣中醫院強行灌食。醫生將插管從鼻孔插入灌稀粥,灌完後,插管不拿下來長時間插著,雙手雙腳被特殊手銬腳鐐固定在單人房間,不能動彈,痛苦難忍。

卓貴賓在看守所第二十天左右,他的右腿和右手出現血栓的症狀。手不能拿東西,腿不能走路。之後他辦理了「取保候審」,被家人接回。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上午,易縣法院不顧當時卓貴賓的身體狀況,對輪椅上的卓貴賓進行了非法庭審。易縣法院威脅卓貴賓家人,要卓貴賓必須寫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並稱很可能還要再次把他送看守所,甚至判重刑。在此嚴重迫害壓力下,卓貴賓為避免再次被迫害,又一次流離失所。

由於卓貴賓老人年事已高,加上被迫流離失所的生活,身體出現更嚴重的病態。大約二零一九年九月,他已經生活不能自理。他的兒子把他送進醫院,檢查結果,是心源性心臟病,他先後兩次轉院,兩度生命垂危。當時易縣法院認為他會死亡,因此決定不再開庭判刑。

大約在二零一九年十月,卓貴賓老人奇蹟生還,又回到家中。二零二零年六月,在所謂的「清零」行動中,易縣法院又一次到家中騷擾他和他的家人,說如果他不寫保證書,就重新開庭給他判刑,並送入監獄。

二零二零年七月,易縣法院秘密對卓貴賓老人非法判刑三年緩四年,還恐嚇他和家人,不許聲張,不許上明慧網。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給卓貴賓老人和家人,造成了極大的痛苦和傷害。

七、被洗腦班迫害實例

(1)懷來縣大黃莊洗腦班在路口直接綁架人,多人被毒打

張家口市懷來縣大黃莊洗腦班是二零二零年四月初成立的,據被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說有北京方面的參與(因此地與北京毗鄰)。自那以後,一直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此處遭迫害,被逼迫放棄對法輪功的修煉。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上午,懷來縣國保大隊長和兩個女警警察及部份大黃莊洗腦班的人,在當地路口直接綁架了八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丁玉明、紀淑軍、賀玉榮(七十多歲)、許軍、孫桂蘭、張海珍、謝長梅、任淑霞。他們被送到大黃莊洗腦班非法關押。

七月十四日當日,洗腦班又加派僱用安保人員十六人進行二十四小時貼身監管這些法輪功學員。如廁、出入房間都被跟隨,裏面放著邪黨的歌曲或者放著邪黨的電視節目。丁玉明曾因不觀看電視節目而被毒打。

賀玉榮、紀淑軍、孫桂蘭、張海珍、謝常梅、任淑霞對此提出抗議,並絕食絕水反對迫害。紀淑軍因不配合洗腦班的迫害管理行徑,被單獨關押在沒有床的房間裏,因為堅持煉功而被毒打,被搶走被褥,強迫睡在水泥地上。國保警察不停地一直踢打她。紀淑軍高喊「警察在行惡!」

丁玉明被毒打迫害致生命垂危,被送到當地醫院進行搶救。之後丁玉明在醫院內走脫。

曾在這裏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彭霞、鄭偉貴、王豔軍、張玉、賈磊等人。賈磊被關押在裏面遭受迫害,達兩個多月的時間。

據說,這裏還有所謂的法律專家、醫生、心理醫生、宗教人員等人參與做所謂的「轉化」工作,也就是事實上的洗腦,他們在封閉的高壓環境下使用各種手段強制所謂「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此外,二零二零年在明慧網上被曝光的河北省洗腦班還有:河北省張北縣洗腦班、張家口市懷安縣洗腦班、邢台洗腦班、滄州洗腦班、張家口下花園區洗腦班、河北省赤城縣小刁鄂洗腦班、河北省涿州市東河村洗腦班。

八、大面積綁架、騷擾迫害的實例

(1)唐山豐潤區三十餘人被綁架、一人被迫害致死、八人被構陷到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凌晨四點鐘,唐山市豐潤區公安局及轄區各派出所突然出動,非法抓捕多名法輪功學員。據說綁架名單上有五十多人,已知被綁架或抄家的有三十八人。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韓玉芹被端明路派出所當天迫害致死。

從早上四點開始,不法警察對數名法輪功學員進行敲門,非法抄家、抓人、拆鍋等違法行為。有的法輪功學員不開門,警察把門都踹變形了,找開鎖的人撬門;有的法輪功學員在裏面反轉鎖心,並用鐵棍支住了門,才制止了警察惡行。

小韓莊法輪功學員韓玉芹(韓玉琴),凌晨五點被豐潤區端明路派出所綁架到派出所後,當日下午四點多鐘被迫害致死。據悉,當天上午家人去看她,她就是哭,中午送飯還是哭,下午就被送醫院搶救了,沒有搶救過來。派出所找家屬想私了,家屬說給多少錢也不要,好好的人被你們抓去就死了,我們要人。

據知情人透露,豐潤區公安局此次行動欲綁架五十名法輪功學員,得知已綁架有三十八人,大部份被非法抄家,有的還被拆了看電視的鍋。不在家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貼上了封條。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戴上了手銬腳鐐送進了看守所。

整個過程中,許多法輪功學員一直與相關人員講真相。有的與警察從凌晨四點一直僵持到下午四點,有的僵持了四、五個小時不等,最後警察接到電話後才撤了。可能是因為韓玉芹被迫害致死怕追究責任,最後連守著門的也都撤了,還放回了一些法輪功學員。

在實施大抓捕的前一、兩天,各片居委會給所在地的法輪功學員打電話,要求簽「三書」。有的學員說:「我肯定不簽。」居委會說:「這是上邊的命令。」有法輪功學員告訴居委會人員:「你就告訴派出所,就說是我說的,我的癌症都煉好了,不煉不行,字肯定不簽。就這樣跟他們彙報去,不連累你們。」

城西法輪功學員岳維芳早晨四點左右被非法抄家、恐嚇,當場暈倒,兒子將其送去醫院,住進了ICU。

截至二零二一年四月,已知此次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八人被構陷到遵化市法院:肖慧君(肖會軍)、王秀紅、錢淑娟、陸彩雲(陸彩芸)、耿福霞、蔚國申、付瑞英、孫建中。據悉,肖慧君已被遵化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九、被非法停扣退休、養老金迫害的實例

七旬老人趙鳳珍被社保局敲詐勒索十四萬

保定市阜平縣土產公司退休職工趙鳳珍,今年七十多歲。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五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疾病不翼而飛,身體一身輕。可就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曾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一五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受了毆打、吊銬等酷刑折磨,門牙被打掉三顆。

從二零二零年五月開始,保定市阜平縣社保局停發了趙鳳珍的全部養老金,脅迫老太太交十二萬多元,退還四年被非法關押期間的養老金(實際也就八萬元左右)。在社保局的脅迫下,其家人把她的存款八萬多元取出,東借西湊了四萬多交給社保局,又拿了一萬元一起給了辦事人,交錢時社保局的人又多要了五千元,聲稱「這事不好辦」。最後,趙鳳珍總共被社保局敲詐了十四萬多元。

十、被勒索錢財迫害的實例

(1)燕秀紅被綁架,國保隊長索要三萬元

邢台市廣宗縣葫蘆鄉法輪功學員燕秀紅(燕秀洪),因被迫害而流離失所。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廣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張孟侃找到燕秀紅的住所,將他強行綁架。燕秀紅的親屬找到張孟侃要求放人,張孟侃當場索要三萬塊錢,還要寫所謂的「保證書」,並拒絕家屬見人。

燕秀紅,男,五十歲,廣宗縣葫蘆鄉燕紅龍村村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廣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張孟侃帶領武警非法闖入燕秀紅的家中,企圖綁架燕秀紅。燕秀紅在爭執中走脫。張孟侃搶走燕秀紅的法輪功書籍、現金三萬元、銀行卡3個、存摺1個和電腦、打印機等物品。燕秀紅因此被迫流離失所。

即使這樣,張孟侃也不放過燕秀紅,經過長期的打探、追蹤,利用跟蹤、盯梢等手段,於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找到燕秀紅的住所,將他強行綁架後,投進廣宗縣看守所,並擄走燕秀紅存放在住所內的現金和電動三輪車及電動自行車。

燕秀紅的親屬去公安局索要被洗劫的財物,張孟侃只退還了一萬多元現金和電動三輪車及電動自行車,非法私吞八千多元,美其名曰「出警費」。

親屬不能見到人,被要求等電話。廣宗縣國保大隊沒有向燕秀紅本人及家屬出示任何法律文件。

(2)政法委書記勒索五萬元,聲稱拿錢「擺平」

法輪功學員李福民,家住滄州市鹽山縣慶雲鎮。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慶雲鎮政法委書記戚志剛夥同城區派出所六、七個警察,在李福民的租房內,把李福民綁架到慶雲鎮派出所。

慶雲派出所正所長劉勇、副所長陳青峰威脅李福民說;「你丈夫和你兒媳都是國家公職人員,你不『轉化』,他們要受牽連,停職和開除公職。」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下午,李福民被放回家。

李福民被放回家的那天,政法委主任戚志剛把李福民的兒子叫到他車上,讓她兒子拿五萬元錢,找所謂的「專家」擺平此事,李福民的兒子拒絕。戚志剛一看家人不配合,又改口兩萬,被李福民的丈夫嚴詞拒絕,並質問他們:「我們家人她犯了國家的哪條法律?!」戚志剛他們一看勒索不成,只好灰溜溜的回去了。慶雲鎮政法委書記戚志剛等一夥的這種嚴重違憲、違法惡行,給李福民和她的家人造成了嚴重的痛苦和傷害。

(3)郝淑敏被勒索七千元錢,警察說「不要往外說」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下午兩點多,保定安國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大隊長陳豔青帶四、五個人,到法輪功學員郝淑敏家。還沒等叫開門,其中一個警察就跳牆而入,打開門,放人進了院子。這伙國保警察沒出示任何證件,就在郝淑敏屋裏亂翻,搶劫她的財物,將郝淑敏戴上背銬,劫持到公安局國保大隊。

隨後,郝淑敏被帶到醫院,被強迫付所有體檢費用。體檢做完後,警察就對郝淑敏說,她家大門上貼帶有真、善、忍的對聯「有罪」。警察說:「你的身體很好,可以送看守所。」郝淑敏說:「不去。」陳豔青說:「不去就拿錢,拿一萬塊錢。」郝淑敏被非法關押在國保大隊三天,警察還讓郝淑敏掏期間的買飯錢。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警察勒索郝淑敏七千元錢,他們知道這是違法的,還囑咐郝淑敏不要對外說。之後郝淑敏被「取保候審」放回家。郝淑敏共計損失八千元。

十一、申訴、控告後被打擊報復迫害的實例

(1)控告辦案人員違法,朱素榮家人遭報復被非法拘留、無理解聘

朱素榮,女,保定市蠡縣法輪功學員、小學老師。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朱素榮被綁架;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被非法開庭;之後被非法判刑三年十個月。朱素榮的家人明白了朱素榮沒有違反任何法律,為了替親人伸張正義,朱素榮的家人將涉案警察、涉案公訴人控告到檢察院、法院。之後,朱素榮的家人遭到中共人員的報復,朱素榮的丈夫被非法拘留,朱素榮的大女兒的單位被警察施壓,無理將她解聘。

朱素榮女士在保定市蠡縣中孟嘗小學任教,是三年級的班主任。朱素榮是個非常好的老師,她對待學生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關心愛護。有的小學生把大便拉到褲子裏,她會親手把孩子收拾乾淨,令學生家長很是感動。在學校裏,她經常是最後一個離校,因為她要和學生們一起打掃完衛生才走。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只因修煉法輪功,朱素榮被鮑墟鄉派出所所長邊繼輝帶人非法抄家、綁架,被送到保定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朱素榮被綁架後,有的老師哭了,學生們也哭了,鄉親、鄰里聽說後,也掉下了眼淚。淳樸善良的鄉親們嘆息著:多好的人啊,怎麼會被抓走了……當鄉親們知道自己的紅手印能幫助朱素榮老師早日回家,便紛紛簽名、蓋手印,只幾天功夫,就有三百多人的簽名,其中有的農民沒文化,就請人代簽,自己按手印。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朱素榮遭高陽法院在網上非法庭審。律師和家屬辯護人提出了質詢、無罪陳述和證據,公訴方沒做任何回應。朱素榮的家人弄明白了:自己的親人並沒違反任何的法律,而警察在整個辦案的過程中,都是在違法辦案。

為了替親人伸張正義,也為了還眾鄉親們一個公道,朱素榮的家人把涉案的警察邊繼輝等人及高陽縣檢察院的公訴人侯志勇,分別告到了蠡縣檢察院、蠡縣法院、高陽縣法院。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號,朱素榮的家人遭到打擊報復。蠡縣國保闖入朱素榮的家,非法抄家,不但搶走一些私人物品,還留下傳喚證。因朱素榮的丈夫當時不在家,只有朱素榮的小女兒一人在家,警察恐嚇她小女兒,她爸爸若三次傳喚不到,就網上通緝。

朱素榮的家人面對如此明目張膽的打擊報復,懷著對政府的信任撥打了市長熱線和12389熱線,接線人讓她們撥打當地110。110本來就和國保是一家,回覆她家人說:國保手續齊全,(打擊報復)沒違法。

朱素榮的大女兒是幼兒教師。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上午,她接到學校的通知,被學校解聘。學校說是邊繼輝給學校施壓,要學校解聘她。當天中午時分,蠡縣國保隊長劉麗把朱素榮的丈夫綁架到了蠡縣公安局,對其又採指紋又驗血,折騰了半天,辦了非法拘留手續,並勒索罰款六百元。

(2)韓俊德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妻子申訴反遭行政處罰

保定市法輪功學員韓俊德老人,七十多歲,被非法判刑八年半。韓俊德的妻子依法為他申訴,遭傳喚和行政處罰,被勒索罰款三百元。

保定市三位善良人韓俊德、孫立英、李豔秋將真、善、忍的美好傳給父老鄉親,卻在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上午,在一出租房被保定市蓮池區南大園派出所、焦莊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搶走做工藝飾品的葫蘆雕刻機等私人物品。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六日,韓俊德、李豔秋、孫立英的家屬被告知:韓俊德被非法判八年六個月,勒索罰金一萬元;李秋豔和孫立英分別被非法判刑八年,勒索罰金八千元。

韓俊德不服判決,上訴到保定市中級法院。作為親友辯護人,韓俊德的妻子利用這個機會給所涉及到的部門如各級公檢法、人大、信訪、紀檢委寄辯護詞,講述法輪功真相以及公檢法部門執法犯法的事實,要求立即無罪釋放她丈夫韓俊德。

讓人想不到的是,正義非但沒有得到伸張,韓俊德妻子卻被保定市蓮池區公安分局以擾亂單位秩序為由進行傳喚和行政處罰。決定對韓俊德的妻子行政拘留七日不予執行、罰款三百元。這是對公民權利的嚴重踐踏和剝奪。

十二、被株連迫害的實例

(1)株連家屬的工作

保定市蠡縣法輪功學員朱素榮的大女兒是幼兒教師,接到學校的通知,被無理解聘。學校說是派出所所長邊繼輝給學校施壓,要學校解聘她。

衡水市法輪功學員鄭玉榮,七十來歲。鄭玉榮不在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字。鄭玉榮的兒子開門診,被強行關閉不讓營業,母親不「轉化」就不讓開。

滄州市法輪功學員黃曉娥的丈夫是西卷子村書記。因為黃曉娥不寫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鄉政府已經停掉了黃曉娥丈夫的工作。黃曉娥的丈夫給黃曉娥巨大精神壓力,每天逼迫她寫保證書。

廊坊市法輪功學員張桂清的女兒在新集鎮政府上班。新集鎮政府逼迫她女兒給張桂清錄像、說對大法不敬的話。

(2)株連不准租房

秦皇島法輪功學員劉老太太,八十多歲,租住在秦皇島海港區西港路街道。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西港路街道在水一方社區人員和平大街派出所警察威脅劉老太太簽「不煉功保證」,否則強制她搬家。劉老太太的小兒子來電話說:「房東來電話,讓咱搬家,房子不租給我們了。讓你寫『不煉』,才行。」 劉老太太的兒子說,居委會、派出所總找房東,人家也受不了。

衡水市法輪功學員倪學穩,數次被騷擾。何莊鄉馬村村委會的人驅趕租住倪學穩家房子的租戶,威脅說如果不搬走,繼續租住倪學穩的房子,就不讓他的孩子上學。有村民說,殺人放火進了監獄還讓吃飯呢,這不是不叫人家過活了嗎?!

(3)株連取消應有的福利

衡水市何莊鄉馬村法輪功學員劉申新、倪學穩數次被騷擾,村裏給村民發的生活福利:每月每人25斤麵粉、大米10斤、花生油3斤、還有中秋節的每人3斤豬肉、3斤香油、2斤麻醬也被停發。除了法輪功學員,他們還搞株連威脅迫害不修煉的親戚和家人。劉申新夫婦二人、劉申新的女兒和外孫、倪學穩一家四口(只有倪學穩一人修煉)、她的小姑子一家三口和婆婆不修煉法輪功,也被停發以上生活福利。此外,劉申新現年67歲,她和老伴每月各有200元的生活補助費也被停發。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三日,秦皇島市青龍縣八道河鎮八道河村副書記胡廣榮、馬建保來到法輪功學員逯桂娥家,問煉不煉,讓寫保證書,說你要不寫,就讓你兒媳婦代寫;要是不寫,就取消低保。十一月十五日,鎮裏的姚立松和李春生同村長馬建保和書記王繼華又到逯桂娥家,讓簽三個字(不煉功),威脅說你要煉,你這麼好的小孫女將來上學都耽誤了,還有你兒媳婦的低保都沒了。

(4)威脅停水停電

衡水市何莊鄉馬村村委會的人威脅法輪功學員倪學穩的小姑子說,你得把你嫂子說過來(意即在不煉法輪功的保證上簽字),要不就給你停水停電。

(5)威脅株連子女

二零二零年六月,河北省淶水縣王村鎮派出所警察由村幹部領著,對王村鎮趙各莊村和張翠台村法輪功學員上門騷擾,問:「還煉不煉法輪功?再煉就要牽連你們的兒女!」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上午,河北省滄縣大褚村鄉策城村村書記宋玉龍來到法輪功學員馬煥臣家,要求馬煥臣寫「保證書」,並說:不要煉功了,要不寫,將來都會影響你的子女。

(6)威脅株連孩子上學

衡水市桃城區河沿鄉政府和村幹部把河沿鄉三個老太太的所有家人都叫到家裏,脅迫家人逼三個老太太簽字,不簽字就牽連到兒子孫子的工作和上學。

二零二零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中午,遷安市遷安鎮窪莊村大隊幹部郭存清領著一個姓付、一個姓鬱的兩個警察到法輪功學員袁淑文家騷擾。一進屋,大隊幹部郭存清給她照像,強制家人在不煉功的所謂「保證書」上簽字。並同時威脅恐嚇她說:「煉法輪功的孩子上學、當兵都受影響。」

秦皇島市法輪功學員韓春香被騷擾威脅。村幹部領著鎮裏的副書記姚立松和另一個叫李春生的兩人到韓春香家,讓簽字,威脅說如不簽,會涉及到孩子上學。

滄州市滄縣大官廳鄉古月庵村大隊書記楊國順給法輪功學員馬鳳榮的二兒子打電話說:「如果不寫,就會影響到孩子上學,被派出所抓起來。」在他們的逼迫下,他的二兒子晚上十點從北京趕回來,回來後跟母親就嚷嚷。她的二兒子又給他的舅打電話,給整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上午,河北省滄縣大褚村鄉策城村村書記宋玉龍,來到張金培家,讓張金培寫所謂的「保證書」,並說:你這樣,會影響孩子的學業,升官等等,被張金培拒絕。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2020年河北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綜述

(文字整理:張信燕/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