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G20外長會議再現中共外交窘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29日,20國集團(G20)外長會議在意大利召開,各國外長共同磋商如何聯合應對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導致的大瘟疫,以及經濟恢復和氣候等問題。中共外長王毅僅通過視頻參加會議,凸顯了中共外交的窘境。

數月來,美、日、印、澳四方首腦會議後,美日和美韓首腦會議也接連登場,包括最近的G7、北約、美歐峰會等,國際社會對未來的規劃逐漸形成共識,中共卻一再缺席。被中共誣衊的國際「小圈子」越來越大,中共的外交空間卻越來越小,黨媒只能對習近平與普京的視頻會晤大書特書。

G20外長會議,已經是中共為數不多的能夠參與國際會晤的場合,中共外長王毅卻沒有親身前往,等於主動放棄了與國際社會進一步交流的良機。2020年9月,王毅曾經訪問歐洲,試圖聯歐抗美,結果鎩羽而歸,中共黨媒乾脆沒有報導。

此次G20外長會議,王毅無疑可能面臨更大的尷尬,因此只好通過視頻參加會議,以防止當面出醜。中共再度禍亂香港,繼續在台海挑釁,拒不承認迫害新疆維吾爾人等人權問題,目前還不斷甩鍋病毒來源,否認隱瞞疫情,更大搞疫苗外交,這些問題都可能在會議上遭到各國的反對和指責,王毅乾脆不到會場,以免引火燒身。

事前曾傳聞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可能與王毅藉機會面,很快又被美國否認。假如王毅親身前往,卻無法與布林肯會談,實在夠掉價。如果兩人在會場上相遇,又如何寒暄呢?王毅若繼續扮演戰狼,顯然與會議的氣氛不符;若笑臉相迎,應該又怕被中共高層訓斥示弱;與其面面相覷,王毅還不如留在家裡。這或許是中共高層做出的最後決策。

此次會議,巴西和澳大利亞應該因為國內疫情問題,外長不得不用視頻方式參會,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德國和印度等國高級外交官都一一出席,俄羅斯和韓國派出了外交部副部長。參加G20會議的外交官們,應該也會藉機安排眾多的雙邊會談,中共外交部估計也曾嘗試,但很可能一些國家反應冷淡,或者提出的一些話題令中共無法接受。這種情況下,王毅即使硬著頭皮前往,眼看其它國家外長噓寒問暖,更顯得自己成了另類。

無論怎樣,王毅放棄與各國外長面對面會談的機會,應該是左右為難的結果。面對越來越孤立的外交局面,中共卻只能再次選擇游離於國際社會之外,透露了中共外交的巨大失敗與無奈。

正值中共黨慶高潮,新華社基本迴避了這樣尷尬的消息,《人民日報》也僅用兩小段文字報導,一段列出了王毅視頻發言的小標題,另一段談黨慶。不過,黨慶顯然掩飾不了中共外交的一再受挫,中共高層至今也沒有解決之道,王毅被迫留在北京。中共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全球治理」等口號,無疑成了空話。

王毅的視頻發言仍然喊著空洞的口號,沒有提出任何有意義的計劃或建議,中共黨媒只一味強調「已向近100個國家提供了超過4.5億劑疫苗」。參加G20會議的外長們,應該對中共的疫苗外交相當反感,德國外長海科‧馬斯(Heiko Maas)直接稱,提供疫苗「不是為了實現短期地緣戰略優勢」。

中共外交部公布的王毅視頻講話中,還包括了黨慶的內容,難道中共外長準備以共產黨的面目出現在國際會議上?估計各國外長難以接受一個共產黨外長的身分,更不屑王毅口號式的講話。

相比之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說,「美國致力於支持有效和負責任的多邊機構」,「我們必須交付成果——為我們的國家、我們的人民和世界」。他還呼籲「加強全球衛生安全,以便我們能夠更好地發現、預防和應對未來的突發衛生事件」。

美國顯然在很大程度上主導了G20外長會議的議題,不少國家應該也急需美國的幫助,王毅若現身會場,估計會被晾在一邊,還是不參加更好。意大利是主辦此次G20會議的東道國,意大利總理德拉吉(Mario Draghi)卻公開表示,不會承認沒有經過歐盟EMA核准的疫苗,並認為中國產疫苗有效力不可靠。中共若派人到意大利出席會議,中共高層和王毅的面子往哪放?

無奈之下,中共黨媒只好連日高調宣傳6月28日習近平與普京的視頻會談。不過,中共公布的《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續約聲明卻透露,「中俄徹底解決了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互不存在領土要求。」

中共再次確認了江澤民割讓了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的賣國做法,等於承認了以往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以換取與俄羅斯的所謂戰略夥伴關係,以示可以與美國和西方抗衡。但普京與拜登會面後,卻仍然沒有與習近平見面,更沒有出席中共所謂的黨慶,透露了中共的孤木難支。

聲明還稱,中俄繼續「開展不針對第三國的軍事及軍技合作」,「擴大聯合演訓數量和規模」。北約峰會已經點名中共與俄羅斯軍事合作引發歐洲國家的擔憂,中共卻還要在軍事上靠攏俄羅斯,只能令歐洲更加警覺,中共正在主動對號入座為北約的對手。

中共的一系列外交失策,主要是中共高層一手造成的。6月30日的中共外交部記者會上,黨媒《中國日報》記者被安排提及「習近平外交思想和新時代中國外交」專題網站上線。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十八大以來,習近平「準確判斷國際形勢走向和我國所處歷史方位,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主張、新倡議……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在習近平外交思想指引下……構建起遍布全球的夥伴關係網絡……」。

面對接連不斷的外交窘境,很難說中共外交部真在捧習近平,還是在推脫責任、說反話。中共放棄G20外長面對面會晤的良機,主動遠離國際舞台,凸顯了中共高層和中共外交官們的無能和無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