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將洗腦班謊稱關愛之家 武漢工程師韓凱被劫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2日訊】中共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將洗腦班對外謊稱為關愛之家以掩蓋真相,實質就是非法關押迫害。武漢工程師韓凱因信仰被綁架到洗腦班,他的妻子周慧雲是小學優秀教師,現已下落不明。

據明慧網報導,武漢市江岸區法輪功學員韓凱,於六月十五日在單位上班時被綁架,劫持到江岸區洗腦班。隨後,他妻子周慧雲也失去了聯繫,沒有音信。

洗腦班是中共私設的一個無法無天、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信仰的黑監獄。中共在二十多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將洗腦班對外謊稱為「法教班」、「轉化學習班」、「法制教育中心」和「法制教育所」等。今年,中共當局又對外謊稱為「關愛中心」、「關愛之家」、「關愛人家」。如:武漢江岸區石橋洗腦班被稱為「關愛之家」、武昌區洗腦班被稱為「關愛人家」等,以此來掩蓋迫害真相。

韓凱,男,50歲左右,是武漢市中南設計院的高級工程師,家住武漢市江岸區百步亭溫馨苑。韓凱是一名出色的技術骨幹,單位每次接到重大工程設計項目基本都有他參與設計和技術把關。同事們都知道:遇到的技術難題韓工要解決不了,那就沒有人能解決的了。韓凱的工作態度和待人接物在單位是有口皆碑。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優秀的技術人員,在這次所謂的「清零」運動中,也成了主要騷擾迫害的對像。在武漢市江岸區政法委部署下,從二零二一年五月份開始,百步亭社區管委會及居委會多次到韓凱的家裏和單位,對韓凱進行所謂的「清零」轉化。

韓凱本著善心,一次一次的同百步亭社區人員、單位領導、和轄區派出所警察等講述法輪功真相,這期間,也喚醒了他們中一些良知尚存的人,表達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同情和對政府的不理解。但是百步亭社區主要負責人以韓凱「與境外勢力有聯繫」為名(可能是接到海外的真相電話),不願放過韓凱,一意孤行,於六月十五日,在韓凱上班時將其綁架到江岸區洗腦班。

韓凱的妻子周慧雲,女,40多歲,江岸區黃陂路小學優秀教師,也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周慧雲的教學態度和教學經驗在學校可以說是首屈一指,多年來她帶的班級學生成績在學校都是名列前茅。周慧雲多次擔當學校公開課的主講老師,為學校贏得了很多榮譽,深得歷屆校領導的好評、同事們的尊重、家長和學生的愛戴。

這屆學校的書記、校長是新調來的領導,還不了解法輪功學員的為人,在這次「清零」運動中,被百步亭社區綜治辦人員脅迫共同對周慧雲施壓。他們三天兩頭找周慧雲談話,以工作相威脅,強制要求周慧雲轉化「簽三書」。周慧雲頂著壓力多次與各方人員講大法的真相。不少同事私下表達對周慧雲擔心:你的課上的這麼好,我們不想失去你這樣優秀的老師。周慧雲在丈夫被綁架到洗腦班後不久,也失去了聯繫,沒有音信。不知現在的周慧雲身在哪裏?是否平安?

周慧雲的父親周克蘭,男,70多歲,鐵道部第四勘探設計院退休職工;周慧雲的母親余玉英,女,70多歲,家住武漢市江岸區建設新村社區。因為修煉法輪功,在2021年五月份他們家門口就有人蹲坑、盯梢。六月八日,一夥來歷不明的人來到他們家,想進屋騷擾,由於大門關閉沒找到人,很長時間後才散去。其中大部份是社會閒散人員,還有建設新村村委會工作人員和一些不認識的人。六月中旬,幾個身份不明的人在周家門口安裝了兩個攝像頭,一個對著大門,一個對著臥室的窗戶,監視周家人的一舉一動。

周慧雲的姐姐周慧蓉,她與妹妹周慧雲一樣,長的美麗端莊。周慧蓉因為體弱多病修煉了法輪功,之後身體健康、心情愉悅。一九九九年十月為法輪大法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被單位江漢飯店無故裁員。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江岸區新村街辦事處高志安帶著二十餘名惡警與保安,衝入周慧蓉家中,沒有任何緣由的抄家,並對其連拖帶拉,欲強行綁架至洗腦班,導致其身體又出現嚴重病症,於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時年36歲。

韓凱的母親蔡桂珍,81歲,原鐵道部江岸車輛廠退休職工。家住江岸區百步亭幸福時代社區。二零二一年五月份以來,百步亭社區管委會綜治辦和幸福時代社區居委會多次上門騷擾威脅蔡桂珍,要求老人「簽三書」。在遭到拒絕後,社區人員揚言不簽就把人送洗腦班。

蔡桂珍的老伴去年疫情中去世,老人剛從悲痛中解脫出來,在被社區人員多次無理糾纏、騷擾威脅中一直承受著很大的精神壓力。現在兒子又被綁架到洗腦班關押迫害,兒媳沒有了音信。誰能想一想這位獨居一室的81歲的老人每天是個甚麼樣的心情?人在做,天在看。善與惡的選擇中就在決定著每個人自己的未來。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武漢工程師韓凱被劫持在洗腦班 妻子下落不明

(文字整理:李樂真/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