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最知名獵手」被獵 曾獲習近平頒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3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2日晚上6:30,北京時間7月3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

今日焦點:「世界最知名獵手」被獵,曾獲習近平頒獎;香港七一釀慘案,街頭染紅,誰是凶手?

Q(秦鵬):被中共稱為「世界最知名獵手」的哥倫比亞大學的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週四(7月1日)被美國媒體福克斯新聞爆出寫郵件讚揚福西博士拒絕「實驗室泄漏論」,而且這封郵件同時發給了中共政府的一名大人物。

這個曾獲得習近平頒發外國專家最高獎項的科學家,是否屬於被蓬佩奧揭開的那一罈子「蠕蟲」呢?

Iris:香港街頭七一發生慘案,一名男子刺警察之後自戮,港人持鮮花悼念,港府對事件原因說法自相矛盾:保安局長鄧炳強稱是孤狼恐怖事件,特首林鄭月娥則稱要揪出背後組織。家人授權獨家發布消息,維他奶遭京東下架,遺書曝光——誰是背後真正凶手?


「世界最知名獵手」被獵 曾獲習近平頒獎

Q:今年6月5日,我和Iris曾經做過一個獨家分析:警告蓬佩奧、威脅美國CDC主任,誰是石正麗和中共的海外幫凶;蓬佩奧揭自己執意調查「實驗室泄漏」,打開了一隻「裝滿蠕蟲的罐子」?

這個獨家視頻獲得了近60萬點擊。在節目裡面,我們除了點出了現在已經聲名狼藉的世衛專家達薩克的一系列問題,還挖出了當時還沒有被外界關注的幾個世界知名專家,包括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的主編霍頓,以及哥倫比亞大學的流行病專家利普金。說他們幫助中共掩蓋疫情,還給出了一些證據。

結果,近一個月後,今天Iris跟我說,被中共媒體稱為「世界最知名病毒獵手」的利普金,現在被福克斯新聞給挖出來,還真的捲入了幫助中共掩蓋疫情。

Iris:上個月初,美國網絡新聞媒體「Buzzfeed」根據《信息自由法案》(FOIA)獲得了白宮首席流行病顧問、美國傳染病專家福西博士,於2020年1月至6月的近3,200頁電郵。隨後,各家媒體進行了分析,《華盛頓觀察家報》(the Washington Examiner)指出,福西這些電子郵件顯示,他曾在幕後工作,散播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泄漏病毒的懷疑。

2020年5月5日,在福西對實驗室泄漏理論質疑的第二天,利普金寫信給福西:「我們非常感謝您在指導和信息傳遞方面所做的努力。」

這個稱呼裡面,主語是「我們」,不是「我」。這被認為包括了中共當局的一個大人物。利普金在代表中共感謝福西。

Q:是的。因為福克斯新聞的記者發現,作為這封信的一部分,利普金轉發了他與中共前衛生部長、現任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竺溝通的一封電子郵件。

陳竺的郵件內容不詳,99%的內容在提供給「Buzzfeed」前已被大片塗黑。

Iris:陳竺寫了什麼內容,福西博士需要把它們都塗黑呢?我們不知道。

但是,這個利普金,在中國有很高的知名度,特別是去年大瘟疫之後,他和鍾南山見面,接受楊瀾採訪,頻頻出現在中國媒體上。而且,他還積極地替中共做病毒來源方面的辯護。今年3月,在美國疾控中心(CDC)前主任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爆炸性地提出新冠病毒是中共實驗室「泄漏」的說法後,美國媒體CBS和USA TODAY(今日美國)都曾引用利普金的話來強烈駁斥「泄漏說」。

Q:6月初,美國著名雜誌《名利場》的那篇引起轟動的長篇報導中披露,美國疾控中心(CDC)前主任雷德菲爾德自曝,他因那一段講話遭到了來自一些著名的科學家的死亡威脅,這裡面有沒有包括利普金,我們不得而知。

不過,這一次福克斯新聞挖出來,利普金和中共的利益關係遠比我和Iris之前的分析要深,他還接受了習近平主持頒發的一項中共給予外國專家的最高獎項。

Iris:利普金和他寫給福西博士的郵件裡面,轉發涉及的中共官員陳竺的關係,至少可以追溯到2003年,兩人在中國SARS爆發時合作過。根據哥大網站,當時,利普金作為世界衛生組織和中國政府之間的中間人,飛往中國協助,與時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後來擔任衛生部部長的陳竺「共同領導了在中國的SARS研究工作」。

武漢病毒研究所網站的一篇「國際合作」文章顯示,利普金2015年10月11日應「葛洪‧大師論壇」邀請,到武漢病毒研究所做學術報告,報告由石正麗研究員主持。當時,利普金同時擔任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診斷與發現中心主任、中國疾病與預防控制中心病原發現聯合實驗室主任等職。

2016年,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一場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主持的表彰大會上,利普金獲得國際科技合作獎。這個獎項是中共表彰外國科學家在中國的科技貢獻的最高獎項。

據中共喉舌新華社報導,利普金教授如此描述自己的獲獎感受:「我非常激動,這是科學家希望獲得的最大榮譽之一。」

Q:利普金在2016年獲得這個中共頒發的最高大獎之後,在哥倫比亞大學的新聞稿中表示,「我對這個獎項深感榮幸」,「這鞏固了我與親愛的中國科學院、科技部和衛生部的朋友同事們,以及與中國人民的關係。」

新聞稿顯示,他已經成了中共政府的「顧問」,為中共的科研機構講課並接受其資助。他持續為中國科技部、中國科學院和衛生部提供諮詢。

也因此,中共當局持續給他極高的榮譽。2020年1月3日,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黃屏向利普金轉交了由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紀念中共篡政竊國70周年。

Iris:而利普金則投桃報李,在這一次大瘟疫中,儘管有跡象表明中共政府進行了掩蓋,他卻多次稱讚中國在病毒傳播初期的反應和透明度。

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去年2月3日的一篇文章,標題就曾這樣報導:「著名流行病學家利普金稱讚中國應對冠狀病毒的公開透明和專業的做法。」

在海外,他也頻出類似言論,包括被CBS和US TODAY引述的那些。

Q:除了利普金,我們大家都記得感謝福西淡化「武漢實驗室泄漏說」的另外一個著名的西方科學家,是「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主席達扎克(Peter Daszak)。他也於2020年4月18日給福西發郵件,感謝他公開駁斥實驗室泄毒的理論。「生態健康聯盟」將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發放的科研經費一部分提供給了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用於研究蝙蝠冠狀病毒。

Iris:達扎克也是世衛組織赴武漢調查的專家組成員之一,但他和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關係非同尋常,日前被從《柳葉刀》雜誌的病毒來源調查專家團裡面開除。最近十五年,達扎克和武毒所合作發表了二十幾篇論文,還曾資助武毒所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2020年2月18日,他和其餘26名專家在《柳葉刀》(The Lancet )上刊發聲明,稱新型冠狀病毒來自實驗室的說法是「陰謀論」。今年初,達扎克被爆是這篇文章的真正起草人,《名利場》雜誌披露,這26名參加聯署的科學家中,至少6個和生態健康聯盟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2020年4月18日,達扎克在給福西的郵件中說,「在我看來,你的評論是勇敢的,而且來自你可信任的聲音,將有助於消除圍繞病毒起源的迷思。一旦這場大流行病結束,我期待當面感謝你,並讓你知道你的評論對我們所有人是多麼重要。」而福西博士回信說,「非常感謝你的善意來信。」

達薩克信中所說的「我們所有人」是誰呢?

Q:是啊,薩達克所說的「我們所有人」以及利普金所說的「我們」,到底都包括誰呢?也許不久的將來,一切就會水落石出。

根據福克斯新聞網,哥倫比亞大學從中國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外國資金。根據大學外國禮物和合同報告數據庫,該數據庫依賴於大學自行報告其外國現金,哥倫比亞大學已從中國獲得至少1,770萬美元。

香港街頭染紅 港府自相矛盾

Iris:講到中共,這幾天最令人關注的新聞,莫過於中共在7月1日大肆操辦的「百年黨慶」,以及應聲而來,譴責中共百年累累惡行的浪潮。而為中共所禍的,除了中國大陸之外,還有在24年前的7月1日,主權移交給大陸的香港。

轉眼24年,中共所承諾的「五十年不變」已化為泡影,而全面扼殺香港自由的《國安法》,也在剛過去的「七一」,正式落地實施一周年。而剛剛過去的這一天,除了23年來首次沒有了「七一」遊行之外,更發生了一連串的,甚至是令人震驚的事件。我們今天透過這些事,來與大家探討,今日香港,是何種景象。

Q:7月1日,香港街頭爆發了一個流血事件。一名男子用刀刺傷一名香港警察後,自刺身亡。事件極為慘烈,引發廣泛關注。警方事後公布,發現他儲存了與「反送中」運動有關的資料,遺書中則透露,他是因為不滿「港版國安法」影響市民自由,所以襲警後自殺。

我們來仔細看事件的來龍去脈。

Iris:7月1日,港府派出重兵部署,取締民眾上街遊行。當天,香港超過萬名警員壓境,嚴陣以待,並封鎖維園,氣氛相當緊張。不過,不少市民仍身穿黑衣行街,或以不同方式表達無聲抗議。

在香港主要街道,民主派團體,試圖透過擺設街站、派發傳單等方式表達訴求,遭到警方截查和圍封,至少19人遭到拘捕,香港的街口到處風聲鶴唳。

而在大約晚上10點左右,在銅鑼灣地區,一名50歲男子疑用刀刺傷一名港警,隨後這名男子用刀刺向自己的心臟,造成身體大量流血倒地昏迷,送醫後不治身亡。

Q:警方搜查後發現,這名男子名為梁健輝,50歲,任職採購員,沒有精神病及刑事案件記錄。

綜合港媒報導,警方昨晚在現場找到了一支屬於死者的USB,裡面留下了多封遺書。其中有提及刺警的原因,包括認為警方包庇罪犯、無法制衡,並提及警方過往有「暴行」等等。他並稱「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影響了香港市民的自由。他在信中表示,自己刺警後會自盡,並向自己年邁的雙親交代了後事。

Iris:據港媒報導,梁健輝並非活躍的社交媒體用戶,但相當留意近年來有關社會運動的消息。警方在他的公寓,發現一些有關社運的文宣單張。

Q:港警馬上將事件定性為「意圖謀殺」。然而,港府對事件原因說法,卻自相矛盾。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表示,從死者電腦找到資料,證明他受到分化影響,將事件定性為「孤狼式本土恐怖襲擊」。不過,同樣對事件予以強烈譴責的特首林鄭月娥,卻說:「警方會全力調查,看看背後有什麼組識。」

Iris:對此,台灣清華大學的客座教授侍建宇,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他說,鄧炳強「孤狼」的說法,和林鄭要「徹查組織」的說法,在恐怖主義研究裡面是互相矛盾。而且香港官員對事件「自殺性恐怖襲擊」的定義過於草率,是嚴重指控,並不恰當。

秦鵬老師,您怎麼看?

Q:從嚴謹的調查和證據角度看,這兩人的說法都很草率,反而露出了政治意圖,鄧炳強孤狼的說法,是說梁健輝是獨立行動,這是定性恐怖主義,但是從現在透露出來的USB遺書看並不是。

林鄭月娥的說法,是想說梁健輝受人煽動,看起來是想為後面揮舞《國安法》的大棒擴大打擊面製造輿論,但是同樣缺乏證據。相反的,從目前的USB和證據看,梁健輝是獨立思考和獨立行動的理性的人。

Iris:在事件後,梁健輝的一位好友,間接通過他人在Facebook上發聲,為梁健輝事件澄清若干事實,說要「還他一個公道」。

她表示,梁健輝在一間大型食品公司負責採購工作,他平日工作盡責,與同事關係十分要好,性情溫和善良,雖不算擅長交際和健談,但一知身邊人有事,相當樂於助人,相識的朋友都知他是個好人。

Q:這位朋友還說,她朋友知道梁健輝支持民主自由,是黃絲,現在終於知道他心中的光譜是「黃到金」,把2019年至今香港的一切放在心上,感受極深,清晰交代一切才去做。

文章中提及,坊間猜測他是出於「情緒病、精神問題」困擾去做,又或把他類比像年輕人一樣「受人煽惑」去做,這「在事實真相面前,絕不成立」。

Iris:的確,這次事件引發了巨大的社會反響。

週五中午,不少市民身穿黑衣、手持白花到事發現場悼念,部分人難掩傷痛,在現場哭泣。在事發地點,有身穿防刺衣的警員駐守戒備,他們背對背圍圈站崗,不時截查市民。

面對香港民眾的悼念,政府甚至不得不發出警告:說悼念及致敬,都有可能觸犯煽動罪及非法集結罪。有香港網友諷刺,或許如今連花店賣朵白花,也要被《國安法》取締。秦鵬老師,您怎麼看這次的事件?

Q:七一楊佳:楊佳襲警案的起因,源於2007年10月5日晚間,楊佳莫名地慘遭上海八名員警毆打施暴。之後申訴無門。2008年7月1日,楊佳到上海市公安局襲警,造成六名警員死亡、四名警員和一名保安人員受傷。

有香港網民表示,事件令他想起電影《十年》中的自焚者,講述港人不惜以性命來引起社會對政治壓迫的關注。也有網民形容刺警男子是「義士」,形容是「官逼民反」。

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像香港現在被中共打壓,在我們眼睜睜看著,把香港存在這些法制,這些民主權利以及個人自由權利,在一兩年內就一下子全部連根拔起,那當然使得人非常悲憤。」

美國「信息與戰略研究所」經濟學者李恆青:「這起血案應該說它表現的就是香港民眾的絕望,對整個香港的未來,他是徹底絕望。這個反映了整個現在香港民眾的一個基本心態。原來的自由和法治這些東西,在香港蕩然無存,大家已經感覺到非常絕望。」

馮崇義:「還記得楊佳嗎?刀客,進入警署撂倒幾個警察。你想,它體現什麼?他們從反送中運動以來,到現在被打壓下去,現在這個言論自由的陣地,一塊一塊地失去,包括《蘋果日報》也被封殺掉,被滅掉了。香港人這種悲憤或者憤怒,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陷入一種絕望狀態,然後同歸於盡,這個動作所體現的是這麼一種訊息。」

Iris:沒錯,很多港民指出,中共政府的「港版國安法」,才是造成一系列悲慘事故的真正原因。而我們看到,這個事件,還在不斷發酵,也引申出了更深層的社會問題。

梁健輝任職的公司,維他奶,今天(2日)發表了一篇通稿,文中說,「懷著沉重心情通知各位(同事),香港採購部採購主任梁健輝,在7月1日發生於銅鑼灣的事件中『不幸逝世』。」通告並稱,公司「向健輝的家人致以最深切的慰問」。

Q:這篇通稿流出後,卻引發了微博上的一起「維他奶滾出內地」的運動。大陸網友糾住「不幸逝世」這個字眼,痛批維他奶「支持恐怖分子」,並要「港獨奶」滾出中國,揚言即日起全面抵制維他奶產品。

而不出所料,大陸為維他奶代言的明星,也發表聲明,終止與「維他奶」合作。

Iris:看來維他奶,成為了該事件中「躺槍」的犧牲品,這一輪操作,讓人看起來是如此的熟悉。秦鵬老師,您怎麼看這一輪新的抵制?

Q:根據維他奶6月17日發布的2020/2021財政年度業績,維他奶年度收入港幣75.2億元(約新台幣271億元),其中大陸市場收入就占50.08億元,遠高於香港的18.65億元。

維他奶後來也撐不住,發表了聲明。香港網友說,「維他奶跪了」,而這一跪,恐怕還有「二跪」、「三跪」。被中共箝制,終究會失去了作為一個品牌的尊嚴和價值。

Iris:與此同時,我們知道,不少港人趕在7月1日前離開香港,甚至有民眾因「擔心走不了」,不惜付高額費用,也要臨時改機票。

而如今香港究竟是何番景象,才引得港人紛紛逃離呢?香港被染紅的,又僅僅是七一晚上,那條鮮血四濺的街道嗎?

7.1,香港滿城盡掛「中共百年黨慶」的政治宣傳。維港兩岸的中資大廈,插滿中國國旗及布置相關大型廣告燈牌。RFA報導,說至少有200面國旗及區旗,掛滿尖沙咀中心,可謂一片紅海。引起許多香港市民反感。

秦鵬老師,您怎麼看「紅色標語」在香港愈來愈多,以及港人的狀況?

Q:……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