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鼠懷孕、用馬克思推翻相對論 中共科研姓黨惹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3日訊】在科學領域,中共頻頻出現荒誕的研究項目。包括近期備受輿論關注的「公鼠懷孕」實驗、馬克思主義推翻相對論等。有學者認為,中國科學家追名逐利,一切科研為黨服務,加上學術不端,導致科研荒誕不經。

河北燕山大學教授李子豐研究項目宣稱,利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已推翻誤導物理學界和人類認識世界基本方法的愛因斯坦相對論,為科學的健康發展掃清了一個重大障礙。」

該項目日前已經被推薦入選2021年度河北省科學技術獎,並被提名角逐中國內部的科學技術獎,但新聞一出,引發中國網友們一片撻伐

有網友評論說:「愛因斯坦的棺材板壓不住了。」「我狠起來連太陽系都能推翻,反正我臉都不要了,還有什麼東西是推翻不了的?」

還有文章抨擊李子豐「丟民科的臉,打學術的耳光」,「不僅讓世人瞻仰到了他驚世駭俗的理論,也狠狠甩了我們的學術體系一記響亮的耳光」

對此,李子豐回應,「外界媒體都把目光集中在我發現了愛因斯坦狹義相對論原文中的推導錯誤上,並沒有關注我的真正創新」。

除了社會科學領域外,中國的自然科學領域也頻頻出現荒誕的研究項目。

最近,中共海軍醫學院、海軍醫科大學的研究人員,以犧牲雌性老鼠為代價,讓雄性老鼠懷孕並剖腹產下後代。為了讓一隻雄鼠「懷孕」,至少犧牲3到4隻雌鼠,同時公鼠也必須閹割,否則胚胎無法在它身上存活。

研究團隊將雄鼠和雌鼠連接起來,以血液交換供養雄鼠生殖環境,再將子宮和胚胎植入雄鼠體內。雌鼠的子宮中有169個胚胎正常成長,而雄鼠的移植「子宮」中僅有27個胚胎髮育正常。最終將雄鼠剖腹,取出10隻幼崽。

這個研究成果6月16日發表在生命科學預印本平台bioRxiv上。但尚未正式發表,也未經過同行評議。

中共媒體熱炒這是「全球首次」,「離男人生孩子還遠嗎?」但很多網友覺得驚悚,這個實驗沒有實際意義,而且違背自然規律。「如果想讓男人生孩子,還得犧牲女人更多」。

迫於壓力,該論文作者近日已提交撤稿請求。第一作者和通訊作者張榮佳,在國際學術交流平台PubPeer上發表聲明,解釋說,研究團隊只是為了好奇而做實驗,希望外界「不要將本次研究與人類聯繫起來」。

美國生物化學科學家博士後研究員陳力認為,之所以有人去做這種實驗。可能就是他們想要別出心裁,想要發高一點的文章,發文章就是為了評職稱,保住工作、升職、出名。

美國南卡大學商學院教授謝田則表示,在生物、醫學領域,國際學者在開展研究時,會經過倫理審查委員會的評估和把關,中共在這方面缺乏監管。

謝田說:在生物學領域,老鼠也涉及倫理。這種研究不符合人間倫理道德。如果中共政府刻意違反人倫道德支持研究,那是另一個問題。

中國科學界並不是第一次試探倫理道德的底線,之前的生物學家賀建奎創作了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引發巨大的倫理爭議。迫於國際學界壓力,中共當局成立調查組,最後賀建奎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罰款300萬元人民幣。

自由亞洲電台引述學者評論說,中國整個科研風氣是為政治服務,而在政治的虛榮和上位心的指導下,這些科學家和科研人員由利益驅動,語不驚人死不休。而且論文審稿過程,往往以政治為標準,所有的文人都變成御用文人,想盡一切辦法論證政黨或領袖的某些結論。使得經不起推敲的偽科學笑話屢屢公之於眾。

學者表示,在1958年開始的「大躍進」運動中,為迎合領導人好大喜功的心理,搞浮誇放衛星一時盛行。中共《人民日報》曾發文「畝產萬斤」,虛報誇大糧食產量,而現在中國學界為迎合當局的意識形態,也出現了「科研大躍進」的倒退趨勢。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