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約翰遜:美反轉籲查實驗室洩毒

(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秋生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5日訊】關於COVID-19(中共病毒)由實驗室洩漏的說法,曾被廣泛地貼上陰謀論的標籤,現在又回到了全國討論的前沿。

隨著要求調查病毒來源的呼聲越來越高,美國總統拜登5月26日發表聲明說,美國情報界對病毒是來自自然還是實驗室事故存在分歧。

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5月11日表示,他現在「不相信」這種病毒是自然產生的。臉書表示,將不再刪除聲稱COVID-19是人造的帖子,PolitiFact也已經悄然撤銷了2020年9月開始的事實核查。

「我們需要一個自由的媒體,一個刨根問底無偏見的媒體,是有理由的。」約翰遜說。這實在是太危險了,令人難以置信。

在本期節目中,我們採訪來自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討論(病毒大流行源自)武漢實驗室洩漏的説法,美國公眾被隱瞞了哪些信息,我們該何去何從?

這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Jan Jekielek:約翰遜參議員,歡迎你再次做客《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Sen. Ron Johnson:很高興能再次來受訪。

病毒是武漢實驗室洩漏?紐時記者破僵局

Mr. Jekielek:關於「冠狀病毒武漢實驗室洩漏的說法」參議院已經展開了一系列立法活動,您過去也多次談到這個問題。為什麼出現這種陣勢?為什麼是現在?

Sen. Johnson:它真正開始於,在這個特定問題上打破僵局的人是尼古拉斯‧韋德(Nicholas Wade),這位前《紐約時報》科學欄目的作者寫了一個很長、很詳細的文章,講述了他所知道的這兩個相互對立的說法,一種説法是這種病毒是自然進化的,另一種説法是它在實驗室裡製造的,比如藉助「功能增強」(gain-of-function,又稱「功能獲得性」)方法,可能是從武漢實驗室洩漏出來的。

所以,雖然他沒有得出結論……(其實)他基本上已經得出結論了。我想說的是,這將引起那種媒體的關注、好奇,但願(報導的是)沒有偏見的記者,這種記者現在越來越少,他們會認真挖掘事件的真相。

強調一下,我支持所有這些立法上的努力,但我不會屏息等待著情報界將會給我們提供任何我們還不知道的信息。在從情報機構獲得相關和重要信息上,我肯定沒有過滿意的經歷,即使是在川普(特朗普)政府時期也是如此。

所以,我們需要一個自由的媒體,是有理由的;我們需要一個刨根問底的媒體,是有理由的。(那樣,)消息來源、吹哨人,將會去向記者爆料,因為他們知道自己可以匿名(透露出消息)。所以在報導這些事件方面,媒體幾乎總是領先於其他人。

NIH資助武毒所信息 一直被掩蓋

而事實上呢,媒體一直在支持的,是那些利用COVID來控制我們社會的人,他們支持的是像福西博士這樣的人,而我在疫情爆發最初期就開始對他失去了信心,尤其在我們的一次電話會議上,當時他正在考慮或推動所有這些關閉措施。

我問他,「福西博士,你到底有沒有考慮過,你在這裡推動的東西,這些經濟關閉,會造成的經濟破壞以及造成的人命損失?」他對我的回答非常油滑,「參議員,那不是我的部門管的。」

你是一名醫生,你就得治療整個病患,而他並不是在治療整個病患,他沒有考慮巨大的經濟破壞,以及由此造成的人命損失。讓我們面對現實吧,我認為他從一開始就沒有在有關COVID的很多方面對美國公眾直言不諱。

當時湯姆‧柯頓(Tom Cotton)參議員在情報委員會上發言時——他從來沒有說過這樣或那樣的話,所以這只是我的假設——他在情報委員會的工作中一定已經看到了什麼,在他談到武漢實驗室的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認,關於那兩種說法,我一直覺得,其中一個可能是最好的說法,但是你甚至連提都不能提出來。

我一直在與媒體作鬥爭,我受到的攻擊真夠多的,我在太多條戰線上開戰,我是真不想再開闢那個話題。

但現實情況是,實驗室洩漏,「功能增強」(gain-of-function,又稱「功能獲得性」)研究,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福西博士任所長的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縮寫為NIAID)資助,他批准的資助(給了武漢病毒所),這些信息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掩蓋了好幾個月,但是主流媒體對此不感興趣,直到尼古拉斯‧韋德寫下他的那篇文章。

現在,突然之間,僵局被打破了。我很感激,現在人們開始關注這個問題了,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報導,需要全面調查、全面報導。

大紀元紀錄片 獲一億點擊量

Mr. Jekielek:如你的觀點,在2020年4月大紀元發布了我們的紀錄片《解密武漢病毒起源——全球大瘟疫背後的真相》(Tracking Down the Origin of the Wuhan Coronavirus)。我記得它獲得了1億點擊量。

但就在那時,臉書給它貼上了標籤,說它是某種虛假信息,搞了虛假事實核查,甚至出現了這種情況:事實核查者實際上是隸屬於武漢實驗室的人,或者是從前在那裡工作過的人。這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Sen. Johnson:同樣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對治療信息的壓制。早期的醫生,當他們意識到呼吸機不起作用時,你會看到有勇敢的醫生嘗試使用這些信息,我們所掌握的技術。那些仁心仁術想要治癒COVID-19患者的醫生,實際上是在大流行疫情中行醫、治療瀕死亡的人,他們願意嘗試不同的東西,比如改換用途,使用廉價的非專利藥。

媒體和社交媒體開始審查和壓制這些信息。我認為,結果是成千上萬的人失去了他們本不必失去的生命。

編者按:對於參議員約翰遜在採訪中的指控,安東尼‧福西博士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請求。

觀看完整影片及文稿請至:https://ept.ms/3fgTKSv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