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滴滴得罪誰?被處罰的背後原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6日訊】  大家好,現在是美東時間7月5日晚上6:30,北京時間7月6日。歡迎收看時事天天聊,我是Sydney(王愉賀);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從上市到被整肅只用了3天,滴滴出行得罪了習近平?傳面臨比阿里更嚴重的處罰;公司獨立董事是西點畢業生,轉移數據給美國?

Sydney:又一家中國大科技平台公司遭中共整肅。這一次是打車app霸主「嘀嘀出行」,從在6月30日美國上市到7月4日被下架,滴滴到底怎麼了?中共官方稱滴滴違法收集數據,但也有傳言稱滴滴得罪了中共高層,真實原因到底是什麼?

秦鵬:台媒爆料稱,滴滴被整肅是因為扯上了江習斗,真相到底為何?美國西點軍校畢業生是滴滴的獨立董事,數據給了美軍嗎?對滴滴的打壓,是惱羞成怒還是殺雞駭猴?到底會如何影響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並對中國高科技行業造成什麼影響?

Sydney:今天這些我們都會來聊聊,給出不一樣的觀點,喜歡我們內容的朋友們,歡迎點贊、訂閱、留言、轉發,節目最後我們會與大家互動。

 

上市到被整肅只用了3天 真的是因為數據安全?

Sydney:週日,7月4號,中國網絡叫車巨頭「滴滴出行」的App被中共國家網信辦勒令下架,理由是滴滴「嚴重違法違規蒐集使用個人訊息」。

秦鵬:滴滴出行就是一個打車軟件,類似於美國的優步(Uber)。起初只能預約出租車,後來發展到可以預約快車、禮橙專車、順風車(後曾下架)、代駕、試駕,還可以拼車出行。 目前,用戶達5.8億人,是世界上最大的出行服務平台。

Sydney:他們業務靠的就是通過APP叫車吧,結果竟然APP被下架了,挺嚴重的。

秦鵬:老用戶不影響,其他新用戶不能再下載app和使用了。從實際客戶影響上,下架和不讓註冊新用戶差不多,但是比只是限制不能註冊新用戶看起來嚴厲的多。

這是滴滴在美國上市不到一週時間內受到的第二次打擊。

Sydney:滴滴是6/30在美國上市的,結果兩天後,7月2日,中國監管機構對滴滴啟動網絡安全審查,原因是「防範國家數據安全風險」,審查期間還停止新用戶註冊。宣布審查的當天,滴滴出行股價大跌,一度跌11%。

結果再隔2天,7月4日,看到國內的APP被下架了。

秦鵬:來得很突然,因此現在傳言也很多,我們今天會一一來分析。先繼續講一下一些背景問題。

滴滴在美國IPO上市,籌資約44億美元,成為阿里巴巴集團2014年赴美上市籌資250億美元以來,規模最大的中國公司IPO案。

我們看到滴滴被處罰目前的直接影響,造成了美國股市震盪,引發多個相關的股票震盪,含軟銀(主要投資人:軟銀、騰訊、Uber)

滴滴的股價週五盤前一度下跌約9%,收盤下跌87美分,至15.53美元,跌幅5.3%。

這種有權任性,北京一紙命令,就能讓科技巨頭上市瞬間喊停,甚至直接下架,股價震盪,或者遲遲無法變現、投資的錢有去無回,這對中國未來的科技網路產業發展,有害無益。

這種亂用權力,現在已經波及了大陸科技公司的港股,週五,新增3家平台公司被查和禁止新用戶註冊,導致股價普跌。騰訊、百度、嗶哩嗶哩一度跌逾4%,美團跌逾5%,快手跌逾6%,阿里巴巴和京東一度跌逾3%。此外,主要投資人軟銀也受到股價打擊。

Sydney:《紐約時報》7月5日稱:這向中國企業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即使它們在全球運營並在海外進行股票交易,中國政府對它們依然有管轄權。這提醒中國公司的國際投資者,監管曲線球有時會沖向他們。

今天由於美國還在假期,我們還看不到滴滴股價繼續下跌,但是可以預見後面會有影響。

秦鵬:嗯,中共可能覺得有香港作為國際融資平台,中國的出口也會保證有很多外匯源源不斷地來,所以才會這麼公開和連續處置在美國上市的大陸科技公司,而且還公開宣示對數據的所有權,不允許被分享或儲存到美國。

但是,中共這樣做會對未來造成很不好的影響,一方面會導致很多人不敢投資中概股,另一方面也會導致很多公司再無法上市。

另外,更大的影響,美國證監會和美國政府等,會進一步認識到中共不是一個法治國家,可能在未來會出重拳打擊中共和加快處置中概股公司。

Sydney:現在大家最想知道的就是這次滴滴被整改,真實原因到底是什麼?有什麼內幕?在深入分析之前,我們先看看官方給出了什麼理由。

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週日在「網信中國」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布消息說,「根據舉報,經檢測核實,『滴滴出行』App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

通報說,依據《網絡安全法》相關規定,下架『滴滴出行』App。要求「滴滴出行」嚴格按照法律要求,「認真整改存在的問題,切實保障廣大用戶個人信息安全」。

秦鵬:按照官方這個說法,此次對滴滴的審查,是《網絡安全審查辦法》生效後的首次公開適用,由國家網信辦下屬機構中國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Cybersecurity Review Office)進行。根據一年前生效的辦法,審查程式一般應當在45個工作日內完成,情況複雜的可以適當延長。

剛剛這是官方給出的理由,我們看看黨媒怎麼說?

Sydney:環球時報週日晚間發表評論文章,標題是「國家要求滴滴出行下架整改為何深得人心」,文章說,決不能讓任何一家互聯網巨頭成為比國家掌握還詳細的中國人個人信息的超級數據庫,更不能給它們對那些數據的隨意使用權。

文章說:「尤其是像滴滴出行這樣的公司,它在美國上市,其排第一第二的股東都是外國公司,國家對它的信息安全監管更需要是嚴格的,這既是維護個人信息安全,也是維護國家安全。」

還指出,滴滴無疑是大型互聯網公司中掌握個人出行信息最詳細的,「滴滴出行似乎已經有能力對一個人的行為習慣進行大數據分析,這對個人來說當然構成了潛在信息風險。」

文章說,國家不能夠任由互聯網巨頭成為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的規則制定者,標準一定要掌握在國家手中,從而確保那些巨頭在收集個人信息方面是克制的,遵循最小化原則。

說實話我看了覺得非常諷刺,白話一點應該是,在黨國體制下,只有黨能掌握所有信息,黨要控制一切。不能讓任何一家企業,掌握得比中共當局還詳細。

秦鵬:中共當局真的在是當婊子還立牌坊。實際上侵犯民眾個人信息自由最嚴重的是中共當局自己,很多人就因為說了幾句話被抓起來了,中國幾千萬的訪民、P2P投資人、以及歷次政治運動受害者,都被中共監控著。而當民眾真正需要的時候,攝像頭就不好使了,每年二十多萬丟失的孩子,也找不回來。

台灣網友對此則反譏中共:「違法收集個人資料?人臉辨識天眼怎麼說」?「黨說是就是,不是就不是」、「維尼說了算」。

Sydney:不過現在,很多中國真的相信滴滴被整改的原因,是因為中共要保護他們的信息,滴滴把用戶信息給了美國。

網上看到很多跟著風聲罵滴滴的。

微博上有人貼:「滴滴在中美貿易戰的大背景下,如果靠向美國提供中國人的信息換取上市,無疑是一種賣主求榮的漢奸行為,個人信息和地理信息被美國掌握以後,中國在美國就毫無祕密可言,一旦發生戰爭,指哪打哪,指誰打誰就成為了可能!」

還有說:「卸載吧,再不卸載就成了漢奸賣國的犧牲品,也成了漢奸賣國的幫凶。」

秦鵬:中共不是為了保護人民和國家的數據安全。

Sydney:這一次,網絡傳聞的一個焦點,是滴滴的一名獨立董事Adrian Perica,外界傳他是西點軍校畢業的。所以大陸網絡炒作滴滴數據可能被交到美國政府或美軍手裡,對中國的國家安全造成打擊,使中共的信息化主權喪失。

秦鵬:這人確實是西點軍校畢業生,但是軍人畢業是很正常的,他還是蘋果公司的一個副總裁。總不能說蘋果公司也因此被軍方監督吧?

我覺得網絡傳這個很可笑,還有網民一本正經地炒作說,肯定是這個人和美國方面做成了交易,所以滴滴才如何如何。這很可笑。美國是法治社會,公司並不像中國那樣害怕政府,因為還有法院可以申訴,蘋果當年敢頂住FBI要求提供犯罪嫌疑人的手機解鎖,以及TikTok通過法院拒絕了川普的封殺令,就是很典型的例子。所以,不是說滴滴在美國上市就多危險了。

美國並沒有規定必須把數據存儲到美國,另外就跟滴滴副總裁李敏說的那樣,他們一直把數據存儲在中國,並沒有存到美國,這是在大陸中共體制內混和作為一家大型公司的自我保護必然做的,所以,中共放任一些粉紅和媒體炒作滴滴的這些數據安全問題,一方面暴露出它們沒有法治觀念,另一方面也是想通過民意給滴滴等高科技公司施加壓力,同時給自己的濫權製造民意合法性。

當然,也許隨著中美衝突加速,未來美國可能立法要求在美國上市的科技公司會有提供信息,等等,但是這樣的待遇我覺得也是中國共產黨自己折騰導致的。

Sydney:什麼時後審查都可以,中共好像是專門挑了在美國上市後,對滴滴整改。根據路透社報導,滴滴出行在赴美上市前,並不知道當局對其進行網絡安全審查,也不知道會被下架。

滴滴副總裁李敏7月4日在微博上發帖說,「和眾多在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一樣,滴滴國內用戶和道路的數據都存放在國內服務器,絕無可能把數據交給美國。」

除了用戶數據, 網友還質疑道路數據是否已遞交。李敏在最新回應中表示,他所稱的數據「也包括道路數據」,並呼籲網友「不要惡意揣測」。

秦鵬:「滴滴出行」每天收集移動數據,用於自動駕駛和交通分析。的確是掌握了很多數據。滴滴副總裁李敏⋯⋯(回應一下他的聲明)

Sydney:香港財經媒體週一報導,「滴滴出行」趕在中共百年黨慶前赴美上市,引起中共監管層震怒。報導還說,2018年以來,中共當局阻止了阿里巴巴等多家網絡公司赴美上市,這次處罰將遠遠超過阿里巴巴。今年4月,中共監管總局宣布,對阿里巴巴處以高達182億多人民幣的處罰。當時就有專家預測,中共是在藉此警告所有中國高科技公司。

秦鵬:財經媒體《巨子ICON》披露,滴滴出行被處罰的原因,並非所謂「為求在美股上市,而將內地用戶資料拱手送予美國」,而是不顧監管層多次溝通,貿然赴美上市。回顧公開資料,早在今年4月,滴滴便已經遭央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和外匯局聯合約談。在中國央行公示的約談紀要中,明確寫道要「規範企業發行交易資產證券化產品以及赴境外上市行為。」

《巨子》援引兩個消息來源透露,滴滴貿然赴美IPO惹怒監管層的原因有二。

其一,「先斬後奏」。特意選擇在中共百年黨慶之前赴美,以為可以落袋而安。而整個上市過程,據悉是高度保密的行動。佐證是,上海媒體界面新聞也曾報導,「滴滴上市的消息高度保密,甚至連員工都不知道」。

其二,監管層多次與滴滴溝通過程中,明確表達了對數據安全尤為重視,為此中央準備了諸多配套法規。事實上,目前事關「數據」這個第五大生產要素,只有「條例」、「辦法」,尚未及「法」。但《數據安全法》已經在2021年6月10日在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九次會議上獲得了通過。將於2021年9月1日起施行。對此,滴滴等平台企業非常清楚。而滴滴此番行為顯得故意為之,趕在法律實施之前。

Sydney:不過,滴滴怎麼敢這樣貿然的違背中共的意思上市呢?滴滴的主要業務都還是在中國,不可能不聽黨的話。

秦鵬:滴滴頂風作案的原因是什麼?

逃避監管?滴滴的招股說明書裡面提到了9月生效的《數據安全法》

6月29日,也就是滴滴赴美上市前一天,該公司應用上發布的一份通知稱,用戶資訊和數據私隱政策的新變化將於7月7日生效。

Sydney:週日晚間,滴滴聲明稱「真誠感謝」主管部門指導,將「認真」整改。

路透報導,滴滴在一份聲明中表示APP下架會對在中國的收入產生不利影響。

秦鵬:分析師表示,由於滴滴在中國的現有用戶群龐大,他們預計收益不會受到重大打擊。刪除該應用程序不會影響現有用戶。

滴滴公布第一季度收入約為人民幣422億元(65億美元),其中90%以上來自中國移動部門。除了在中國網約車市場占據主導地位外,它還在其它15個國家開展業務。

滴滴的煩惱只是開始?中共官方再整改三平台

Sydney:BBC報導,滴滴的煩惱只是開始。

BBC節目主持人說,他2018年和滴滴出行的創始人程維交談時,很明顯的這是一個有使命感的人。程維想讓這家中國公司走向全球,提出一個新的願景,讓數據驅動的公司成為可能。但主持人寫,今天中國的環境與幾年前他和程維交談時大不相同。

現在,中共對中國科技公司進行了更嚴格的審查,打壓可能是出於政治動機。這對滴滴和其它中國科技公司意味著,這可能只是他們麻煩的開始。對於那些希望在美國上市的人來說,意味著未來的艱難和不確定時期。

7月5日中共官方再以信息國家安全的名義,宣布審查「BOSS直聘」、「運滿滿」、「貨車幫」三家平台。包括滴滴,四家平台都剛剛於今年6月在美股上市。現在都被停止註冊新用戶。

秦鵬:這真的是有權任性:為防範國家數據安全風險,維護國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按照《網絡安全審查辦法》,然後就給停止了。

這把國家安全的刀,未來可能砍向更多企業,會有更多企業和個人被整肅,之前我們看到香港被以《國安法》名義整肅,我在一周年的時候,說香港抗爭被打壓下去之後,中共的黑手一定會更多伸向中國國內。因為連香港這個一國兩制的樣本,中共都不在乎,不顧之前《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的承諾,面子都不要了,當然對中國國內的打壓會更加肆無忌憚了。

能跑的快想辦法跑吧,雖說現在已經很難了。

滴滴被整改背後原因 牽扯習江內鬥?

Sydney:不過現在有傳聞,是這背後牽扯「習」、「江」派的黨內內鬥。

《財經直相》報導,「滴滴」成立9年以來,合計融資21次,累計融資金額超過226億美元。二十餘次融資和兩次合併之後,股權結構已經非常複雜,股東包括軟銀、Uber、騰訊、阿里巴巴、紅杉資本等投資機構。騰訊、阿里巴巴是習近平對手「江家」的資產,中國官方認為滴滴上市的目的就是圈錢、洗錢,現在掌權的習班底便「出手」,藉審查名義、行打壓之實。

《財經直相》報導,「滴滴」被查本質上中共最高權力鬥爭的結果;不希望掛牌上市,為中共「太子黨」投資者們帶來巨大利益。

怎麼看?

秦鵬:可能有這個內鬥的成分,但我認為,滴滴頂風在7.1之前突擊上市,是重要原因。

我得到圈內朋友的消息說,之前滴滴發出行報告,讓有關部門很敏感,所以向上反映,不希望滴滴去美國上市。但是滴滴的創始人程維等人覺得不上市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就像螞蟻那樣。所以急著上市了。

對高層來說,習近平主管這個網絡安全當然不滿。因為,一方面中共現在野心越來越大,它們希望通過高科技、大數據加強對中國和世界的控制,所以急於推行《網絡安全法》,把中國和世界數十億客戶的信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裡,這是中共建立全球霸主地位的一個重要步驟,而滴滴這種時候上市,必然可能利用在美國的優勢,會部分突破這個限制,所以中共高層很不滿。

對中概股公司來說,上市之前是需要獲得證監會同意的,所以也不能說完全違反了規定。而中共當局實際上在滴滴上市之後才動手,有可能有那種貓膩,就是放任主要投資人和背後的江派等勢力套現,但是必須給予處置和對其它科技公司和科技平台公司來一個下馬威,避免其它公司的效仿。

從所謂的內部監管知情人說的來看,中共希望滴滴在香港或內地上市,這實際上也非常難,因為滴滴現在巨虧,全世界現在只有美國股市能夠給這種高科技公司很高的估值,給予巨額IPO融資,這一次高達44億美元,如果放在香港和大陸都不可能。我覺得這也是滴滴努力要在美國上市的原因。

總之,我認為,可能有這個高層內鬥因素,所以它們有這個支持、有資本大佬們的支持,滴滴才敢於頂著監管部門的勸阻和壓力,急於上市,但是不要小瞧了習近平的個人的和替中國共產黨占領全球的野心,那個我甚至現在覺得原因更大。當局現在整肅滴滴,重要的作用也是敲山震虎,殺雞駭猴。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