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舟:習近平晉升上將透露的不尋常意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黨媒報導,7月5日,習近平晉升4名上將並授銜。這本該是中共軍隊喜慶的大事,按理應該安排在黨慶系列活動中,卻在黨慶後低調進行。黨媒的視頻顯示,晉升和授銜儀式仍然在北京八一大樓內的一個小會議室進行,數十人的規模與去年類似,習近平臉上依舊沒有笑容;4名被晉升上將的職位替換也透露了不尋常意味,很難說習近平的軍權進一步得到了鞏固,還是又有了更深的擔憂。

此次晉升上將軍銜的包括:南部戰區司令王秀斌、西部戰區司令徐起零、陸軍司令劉振立、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乾生。

這4人都剛剛升任軍區或軍種級別主官,獲得上將軍銜並不意外。其中兩人頂替了前任退休的主官;蹊蹺的是,另外兩人取代了還未退休的主官,被取代者目前去向不明,被免職的原因也不清,是否成為中共軍隊的新一輪清洗,尚不得而知。

西部戰區主官半年又更迭

西部戰區的主官更換最耐人尋味。2020年12月,原西部戰區司令趙宗岐退休,張旭東調任西部戰區司令,只幹了半年,今年6月又被徐起零替換,徐起零7月5日被晉升為上將。

被替換掉的張旭東,曾長期在瀋陽軍區第三十九集團軍任職。習近平上位後,2014年初,張旭東升任第三十九集團軍軍長;2016年軍改後,又升任中部戰區副司令兼戰區陸軍司令。2019年10月1日,張旭東擔任國慶閱兵儀式副總指揮,差不多算習近平手下的紅人。2020年12月,張旭東升任西部戰區司令,並晉升上將。但半年之後,現年59歲的張旭東,卻被徐起零替換,甚為蹊蹺。

徐起零今年也59歲,主要經歷同樣在陸軍;2016年軍改後,任中部戰區陸軍副司令,相當於張旭東的副手;2018年升任東部戰區陸軍司令。2020年4月,徐起零調任西部戰區陸軍司令,今年6月升任西部戰區司令。徐起零2019年12月晉升中將,1年半後又晉升上將,可謂飆升。

假如徐起零真得到了習近平的欣賞,應該2020年12月就可接任退休的趙宗岐,升任西部戰區司令,實際卻由張旭東捷足先登,似乎張旭東更受器重。不過,半年後,張旭東卻蹊蹺卸任。

若張旭東僅為到西部戰區鍍金,之後再高升也未可知,但目前沒有進一步信息,難以確認他到底可能高升,還是出事了,假如他被清洗,應該算中共軍隊內部一個不小的地震。

此次更迭的不尋常,或許與中印邊界相關。張旭東主管西部戰區後,可能處理中印邊界事宜令習近平大失所望,而西部戰區陸軍司令徐起零可能提出了更令習近平滿意的方案,因此獲得了提升;也可能張旭東真的出了大事,暫時無人可用,只好提拔了徐起零。近日,中印軍隊再次開始在邊境集結,大概與此不無關係。

戰略支援部隊主官也現異常

原戰略支援部隊司令李鳳彪,現年不到62歲,離退休至少還有3年,但今年6月卻離任;接任的巨乾生本次也晉升上將。

李鳳彪從基層干起,曾任空降兵師長、軍參謀長、軍長;2014年升任成都軍區副司令。2016年軍改後,李鳳彪任中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2019年升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並晉升上將,還是中共第十九屆中央委員。

李鳳彪未到退休年齡,為什麼提前卸任,目前沒有確切消息,快62歲應該再沒有多大上升空間,平調的可能性更大,若沒有出事,也有可能為繼任者騰出位置。不過,接任的巨乾生實際比李鳳彪還大幾個月,已經滿62歲,曾任原總參謀部技術偵查部副部長;2018年任戰略支援部隊網絡系統部司令。巨乾生2019年晉升中將,今年6月升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本次又晉升上將,也算快速提升。

中共的戰略支援部隊負責太空、網絡和心理戰,網絡系統部司令升任戰略支援部隊司令應該也順理成章;不過,用超過62歲的中階軍官巨乾生,替換還不到62歲的高級軍官李鳳彪,似乎不合常理;除非李鳳彪得到習近平的高度信任,需要擔任其它重要職位,但也可能出事了。

當然不能排除,習近平希望提升網絡部隊的規格,準備與美國展開更大規模的網絡戰。美國和西方各國正在加緊對中共的科技封鎖,中共的網絡盜竊無疑會擔任更大的角色,也會更加猖獗。

海軍出身的唯一戰區主官卸任

剛剛擔任南部戰區司令的王秀斌本次也晉升上將,他頂替了退休的原南部戰區司令袁譽柏、也是五大戰區主官中唯一的海軍將領。

袁譽柏曾在青島潛艇基地服役,曾任基地司令,後任北海艦隊司令。2016年軍改後,袁譽柏任北部戰區副司令兼北部戰區海軍司令;2017年調任南部戰區司令,成為第一個任戰區司令的海軍將領,今年6月年滿退休。

南部戰區主要作戰方向應為南海,中共的山東號航母配屬海南三亞基地,包括剛剛服役的第一艘075型兩棲攻擊艦;此外,中共的戰略核潛艇主要基地也在海南三亞。

接任南部戰區司令的王秀斌出身陸軍,2016年軍改後,王秀斌任東部戰區陸軍第一集團軍軍長;2017年任陸軍第八十集團軍軍長;2019年升任東部戰區副司令兼參謀長,同年12月晉升中將。此次王秀斌再升任南部戰區司令,晉升中將1年半後又晉升上將,也算飆升。

目前中美在南海的軍事對峙不斷升溫,王秀斌身為陸軍將領能否很好應對,不得不畫一個問號。看來,南部戰區主官的確定中,政治忠心的考量再次超越了專業素質和能力的評價。

本次晉升上將的另一人是劉振立,剛剛接替了年滿退休的原陸軍司令韓衛國,似乎沒有什麼看點。

7月5日的晉升授銜儀式,被悄悄安排在黨慶之後,西部戰區和戰略支援部隊主官替換的不尋常或許是主要原因。很可能正因為不是中共軍隊的好消息,才沒有被放入黨慶系列活動中,或者說,某些高級軍官可能給習近平添堵了,以至於7月1日在天安門城樓上也笑不出來。

習近平接掌軍權後,不斷清洗前朝安排的軍官體系,強力推行軍改後,確實起到了重新洗牌的效果,但仍然只能從原有軍官中提拔,有些得到了快速提拔,卻不得不進行東西、南北軍官大對調,是否真的忠心應該始終被懷疑。

此次戰區或軍種主官更換的背後,無論是否可能還有更令人震驚的故事,可以肯定,對習近平的忠心越來越成為軍官晉級的最先決條件。事實表明,習近平對軍權的擔憂應該有增無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