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下「禁野令」 廣西特種養殖戶陷困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6日訊】在中共病毒疫情下,中共當局大力鼓吹的「脫貧項目」特種養殖業遭受重創。大紀元獲得的內部調查文件披露,在中共「禁野令」下,廣西特種養殖戶損失慘重,由於得不到政府補償,不少養殖戶上訪維權討公道。

大紀元披露的一份廣西社會科學院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大力鼓吹的「脫貧項目」特種養殖業,在中共病毒疫情下遭受重創。

這份去年6月9號內部發布的一份調查文件披露,在「禁野令」下,廣西特種養殖戶生存陷入困境、「幾近崩潰」。

廣西特種養殖戶,是指在廣西專門從事陸生、野生動物人工養殖、繁育的人。中共當局一度利用這類產業來「扶貧」。但是這個產業從去年開始已被禁止,主要因為有中共專家認為竹鼠可能是疫情源頭之一。

中國農業研究人員匿名:「中國(共)辦事不講邏輯是非常明顯的,現在幹的是什麼,是一刀切,這個一刀切顯然是不合理的,你過去缺乏管理的東西,你現在來嚴格管理,你管理的渠道必須要兼顧到民眾的利益。」

文件中承認,廣西依靠特種養殖的「扶貧」產業存在很多問題。「禁野令」帶來的行業震盪,讓普遍養殖戶血本無歸。

大陸民主人士董廣平:「他們的經營,他們的生存艱難,領導從來是不考慮這個的,只是為了考慮上級領導高不高興,疫情過去了他們大吹什麼脫貧,要養殖戶養,疫情來了推卸責任,說是野生動物引起疫情爆發,想甩鍋給野生動物。」

一些養殖大戶因基礎設施投入大、貸款還款壓力大等問題,造成其補償核算複雜。文件稱,這些特殊利益群體轉型將更加困難。

董廣平:「其實還是跟中共人治有很大的關係,他們沒有完善的法規,它朝令夕改,頭腦一熱說搞什麼就一哄而上的搞,說不讓搞了就一刀切,全部不讓搞,它根本就不管民眾,那些養殖戶的死活。」

文件還披露,因民眾恐慌焦灼引發的社會穩定風險增加。最近廣西玉林、桂林、北海等地,都出現了養殖戶拉橫幅抗議、組織上訪等維權事件。

中國農業研究人員匿名:「你過去為什麼不禁止,你現在要禁止造成人家損失該誰承擔?政府就應該補貼給人家,所以這個事說穿了,是我們的政策實行過程中,無視民眾利益,這個是最重要的。這事是我們的常態。」

文件中承認,補償方案制定難與補償訴求兌現急的矛盾日益尖銳。89.3%的貧困戶或是申請了小額貸款,或是向親戚朋友借款,還款還貸壓力大。如今遭受飼養成本增加、銷售無望、補償缺位、轉型轉產出路狹窄等多重困境擠壓,貧困養殖戶的損失進一步加劇。

中國農業研究人員匿名:「能投資的就不是貧困戶,問題是我就不是貧困戶我也未必是很富裕的,你讓我蒙受了這種損失,我就會成為貧困戶,這個是關鍵。」

儘管當地政府承諾要補貼受損失的養殖戶,但許多養殖戶並沒有得到任何賠償。

有永福縣竹鼠養殖戶在《人民網》上投訴說,「我們煎熬了大半年沒有收入,如今政府出臺補償文件,我們縣外引種簽訂的合同協議,不在補償範圍之內,現在政府既不承認我們是『受影響的農戶』,也不承認我們的合法身份。」

董廣平:「這種事情很多很多,像廣西那特種養殖是比較普遍,他那裡受的影響是最大,很多養殖戶一哄而起養了,現在政府不承認不予補助,這就是造成的惡果,所以它鼓吹什麼脫貧,那這些農民戶背這些債務怎麼辦?」

大陸民主人士董廣平表示,中共沒有完善的法規,出臺的政策朝令夕改,更談不上人性化,歸根結底,這些事情都是中共獨裁政策造成的惡果。

採訪/陳漢 編輯/孟心琪/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