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製造的一起特大冤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是中共建黨100年。100年來,中共製造了無數冤假錯案。其中,1999年7月20日至2021年的今天,中共持續22年對法輪功的迫害,是中共百年製造的一起特大冤案。

比起中共歷史上歷次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持續時間最長——22年;波及地域最廣——全球;受迫害人數最多——上億法輪功學員及其親朋好友;使用手段最邪惡——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造成的後果极其嚴重——當今中共對新疆人、香港人、維權律師等各階層人士的迫害,都是對法輪功迫害的擴展;對法治的破壞非常大——中共已到了公開撕下法治的偽裝、向全世界表明「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地步。

中共迫害法輪功無法無天主要表現在以下六個方面:

第一,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法無明文規定,不處罰。這是國際通行的「罪刑法定」原則。

翻遍中共制定的所有法律,沒有一部法律規定「法輪功是X教」。

2000年4月30日,公安部發布《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0】39號)。

這個通知的發文對象包括: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公安廳、局,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公安局:通知有一個附件《現已認定的邪教組織情況》,其中寫道:「到目前為止,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種。其中,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文件明確的有7種,公安部認定和明確的有7種。」然後,列舉了14種邪教的名稱,但沒有法輪功。

2005年4月9日,公安部發布《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公通字【2005】39號)。該文件的附件稱:「到目前為止,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14種。」然後,列舉了14種邪教的名稱,也沒有法輪功。

第二、無視律師雄辯有力的辯護。

2016年9月13日,天津市東麗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夫婦進行第二次庭審。余文生、張贊寧、常伯陽、張科科四位律師,為周、李做了理據充分的無罪辯護。

張贊寧律師說,以刑法第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來定罪法輪功是非常荒謬的。「全國所有的起訴書都是說法輪功學員觸犯了刑法300條第一款的規定,但是這一條講的是破壞法律實施,但是它又沒有指出破壞了哪一條法律,哪一款哪一項,所以這個指控是有違罪行法定原則的。」

余文生律師說:「在提出錯用法律條文的關鍵罪錯後,公檢法機關執意繼續延續罪錯,就說明這些執法者根本就沒有準備講法律,其初衷就是無視法律同時又要借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的非法意志和犯罪心理,一句話,就是蓄意錯用刑法300條陷害法輪功。也就是說,恰恰是執法者在破壞法律正確實施。」

余文生律師表示,法輪功案,究竟誰合法誰犯罪?在法律上早已明了。法輪功無罪,這也是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得出的結論。

2016年9月15日,大紀元以「周向陽案辯詞:為捍衛法律正義與真善忍而辯」為題,發表了這份辯護詞的全文。

但是,無論四位律師的辯護多麼合情合理合法,天津市東麗區法院法官張亞玲照例充耳不聞,堅持非法判處周向陽有期徒刑七年,李珊珊有期徒刑六年。周、李上訴後,2016年12月7日,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終審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第三、壓制法輪功學員的依法控告。

中共聲稱,自2015年5月1日起,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2015年5月以來,全世界已有21萬法輪功學員,實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郵寄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至今為止,不僅沒有一起控告被立案,相反,一些控告人被非法抓捕,甚至被非法判刑。

自2015年7月1日至2021年4月25日,全球已有超過386萬的不修煉法輪功的各階層民眾,簽名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舉報江澤民,要求法辦江澤民。對於這些舉報,中共全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非法判刑五年。被中共非法監禁的五年裡,我依法寫了許多檢舉信、控告信,還有上訴狀,檢舉、控告的對像包括:

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610」辦公室官員韓軍,北京市國家安全局的鑑定人,北京市公安局的鑑定人,北京市公安局預審員竇崢(音),北京市西城區檢察官陸俊釗,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院長王明達,北京市前進監獄第一分監區指導員張雲峰,前進監獄第一分副監區長柳剛,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周濤,前進監獄副監獄長曹利華,前進監獄第十一分監區指導員劉光輝,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所長張寶利(音),時任國務委員、公安部長孟建柱,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等。

但是,五年裡,我寫的所有檢舉信、控告信、上訴狀,全都沒有得到符合情、理、法的正面回應。我在前進監獄寫的10封檢舉信,全部被柳剛警官非法押扣,理由竟然是:「這裡是監獄」。

第四、一批正義律師遭殘酷迫害。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22年的過程中,在中國大陸,湧現出一批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仗義執言。其中,最典型的代表有高智晟、王全璋、王宇、謝燕益、李和平、謝陽、陳建剛、唐吉田、江天勇等。

然而,就因為他們依法在法庭上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或依法維護法輪功學員正當合法的權益,他們受到中共各種形式的迫害。

從2015年7月9日深夜王宇律師被抓捕開始,全國23個省的一批人權律師被非法抓捕,至少280多名律師受到波及,震動國際社會。

這些律師的普遍遭遇是:被取消律師資格,被監禁期間遭受虐待和酷刑,被限制出境,一批人被非法審判和判刑,獲釋後仍受到嚴密監視,甚至不能正常就醫,他們的家人也被株連和威脅。

高智晟先後四次法輪功問題致信中共最高層。比如,2005年12月12日,高智晟寫了致時任中共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的公開信《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其中寫道:

「我們看到了,被以『610』為符號化的權力,正在持續地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鎖鏈、電刑、老虎凳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

就因為本著良知為法輪功學員奔赴呼號,高智晟律師成為中共殘酷迫害的對象,多次被中共綁架,監禁,乃至非法判刑,受盡了各種非人的酷刑折磨。出獄後,一直受到嚴密監控。2017年8月13日,高智晟律師在陝北老家「被中共失蹤」。至今,三年零十個月過去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中共沒有給出任何說法。

三年多來,高智晟的妻子兒女,從中國大陸到香港、台灣,到美國,到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有良知的人們,包括美國國務院官員,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台灣人權律師等,一直在尋找高律師的下落,但至今沒有結果。

高智晟律師被譽為「中國良心」,曾三度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在對待高律師的問題上,中共直接撕下了所有偽裝,將「死豬不怕開水燙,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醜惡嘴臉,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第五、610辦公室凌駕一切法律之上。

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成立了一個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610」辦公室,從中央到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到最基層,形成一個無處不在的害人網絡,擁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操控公、檢、法、司、軍隊、武警、外交、教育及宣傳等,實施對法輪功的迫害。

「610」辦公室建立了無數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強制洗腦班。由於沒有任何獨立的機構對這些洗腦班進行有效監督,一切非法手段都可以在這些洗腦班實施。

「610」辦公室還是非法抓捕、審判、監禁法輪功學員的幕後總指揮。抓誰?什麼時間抓?是否刑事拘留?是否勞教?是否判刑?判多少年?是否減刑?減多少?如何釋放?等等等等,所有這一切,都有「610」辦公室在幕後操縱。

「610」辦公室類似於十年文革時的「中央文革小組」,納粹德國時期的「蓋世太保」。

第六、江澤民個人意志凌駕一切法律之上。

22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依據主要有兩個:一是1999年4月25日晚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在寫給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提出的「戰勝法輪功」的謬論;二是1999年10月25日江澤民接受法國《費加羅報》採訪時提出的「法輪功是X教」的謬論。

關於「戰勝法輪功」。

眾所周知的常識是,正確的結論只有在充分調查研究之後才能得出。法輪功是1992年5月13日從長春市傳出的,到1999年4月25日,傳播了近7年,已傳遍全中國、傳到全世界。但是,1999年4月25日前,江澤民從來沒有對法輪功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細緻的調查研究。

我當時在中紀委監察部工作。我是從1995年5月3日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上至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下至中紀委監察部的普通官員,很多人都知道。1999年4月25日前,江澤民從來沒有向包括我在內的中紀委監察部的法輪功學員作調查研究。

不僅如此,江澤民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法輪功學員,對2300萬台灣人民中的法輪功學員,對美、英、法、德、意、日、澳、加、俄等許多國家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都沒有做調查研究。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江澤民沒有經過廣泛、充分、認真調查研究得出來的「戰勝法輪功」的結論,不是謬論是什麼?

關於「X教」

法輪功的核心理念是「真、善、忍」。法輪功要求修煉者嚴格按「真、善、忍」做好人。

以我本人為例。我修煉法輪功之後,對照「真、善、忍」的標準,自覺做到不貪財(過好金錢關),不好色(過好美色關),不利用職權給親朋好友謀利益(過好權力關)。我的工作深得中紀委監察部領導信任。直到1999年4月25日前九天,我還參與了尉健行有關講話的起草。

當時,我聽到、看到、接觸到大量法輪功學員做好人的案例。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至今22年過去了,法輪功洪傳亞、歐、美、澳、非五大洲1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實踐證明:法輪大法確確實實是正道大法,於個人、於家庭、於社區、於國家、於人類,有百利而無一害。

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嚴格按「真、善、忍」做好人,何邪之有?

中共多行不義必自斃

值此中共百年之際,海內外有識之士都在反思中共百年給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帶來的浩劫大難。

7月1日,對中共本質有透徹了解的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推文中寫道:「中共一百年,是進行殺戮、種族滅絕的一個世紀,沒有哪個政黨殺的人比中共多。」一語中的,一針見血。

去年7月20日,時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官方聲明,特別提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21年的迫害已經太長太久,必須停止。」

然而,今年6月27日,新華社發表的《中國共產黨一百年大事記》中,居然隻字沒有提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似乎這場由江澤民發動的,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的,毒害全世界人民的,令人神為之共憤的大迫害,沒有發生過一樣。

這是中共在刻意讓人們遺忘這場由它製造的禍國殃民的大災難。但是,全世界法輪功修煉者沒有忘記,全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們沒有忘記,「人在做,天在看」的「天」沒有忘記。

古人云:「自作孽,不可活」。古今中外迫害正信者,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中共製造了這場百年最大的冤案,同樣不可能有好下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