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三個好鄰居添堵 北京處境愈加不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美日歐等西方國家先後公開將中共視為最大威脅,並採取一系列舉措排除中共的影響,尤其要求查清病毒來源後,北京政權的日子愈來愈難過了,就連昔日花錢買來的諸多「好朋友」也刻意與之拉開了距離。比如對於中共耗費巨資舉辦的「七一」慶典,在北京援助的160多國中,發來賀電的只是30個無足輕重的中小國家,而且還都是駐華大使。這樣中共高層鬱結於胸。

更讓北京難言的是,被視為「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的幾個國家,不僅不幫助中共與美歐對抗,反而在近一段時間以來,公然給北京添堵。這幾個國家是馬來西亞巴基斯坦和孟加拉。

7月4日,據法廣報導,馬來西亞國家數碼有限公司(DNB)近日宣布110億5G網絡計劃招標結果,瑞典的愛立信成為合作夥伴,而中國的華為等七家公司落選。

該報引述《日經新聞》稱,早在2019年10月,華為就被引入為馬來西亞最大的訂戶移動提供商 Maxis的5G硬件供應商。根據雙方協議,華為將為Maxis的網絡提供5G無線電設備、服務和專業知識。此協議的前提是5G頻譜分配將授予個別電信公司,並且硬件供應商的選擇取決於各自的頻譜持有者。

的確,以中共高官與馬來西亞政府的關係看,華為中標本不應出現意外。然而,計劃不如變化快,隨著華為軍方背景以及竊取所在國數據的黑幕曝光,隨著美歐等西方國家相繼將華為排除在5G網絡之外,一些中小國家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也選擇了放棄華為,馬來西亞應該也是基於這樣的考慮。被馬來西亞放棄的華為,再次遭受打擊應也不出其預料,其未來在馬來西亞市場地位前景不會太好,大概只能繼續將自己的養豬事業發展起來。

而坊間被中國人稱為「巴鐵」的巴基斯坦,最近的表態很有意思。其總理伊姆蘭·汗在6月25日接受美國《紐約時報》的記者採訪時被問道:「美國將印度視為在該地區制衡中國不斷上升的影響力的一種手段,而您現在與中國加深關係,這會不會讓巴基斯坦與美國和印度都處於不可調和的矛盾之中?」

伊姆蘭·汗說,「巴基斯坦沒必要選邊站隊,我覺得我們應該和每個人都建立(良好的)關係。」他還表示,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和談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在美軍撤軍以後,巴美兩國在阿富汗穩定問題上依然擁有共同目標。

也就是說,巴基斯坦在保持與中共密切關係的同時,並不會站在中共的立場上聯合反美,而會在某些問題上與美方合作。而就在此前的5月,巴外長雖然表示不會允許在巴基斯坦領土上建立軍事基地,但卻確認,早在2001年簽署的為美國軍隊提供空中和地面支持的基本框架仍然有效。

顯然重新啟動這些框架將使巴基斯坦在很大程度上回到與美國合作的軌道上來,並為巴基斯坦獲得國際財政援助和戰略利益開闢新的途徑。是以,巴基斯坦為了自身利益,不「選邊站隊」,北京也是無可奈何,而且為了維持金錢鑄造的「友誼」,也只能繼續許以豐厚利益。

除了馬來西亞和巴基斯坦,中共國的另外一個「好鄰居」孟加拉國也發生了一件事。據《日經新聞》報導,去年孟加拉政府在發現中國公司將建造鐵路的成本高報三倍之後,發布了評估報告,下調了兩項有關「一帶一路」鐵路建造項目的預算,大砍5.72億美元。這些項目是習近平於2016年訪問孟加拉簽署的合作備忘錄中確定的。

無疑,孟加拉政府之舉並無任何不妥之處,畢竟少些預算,就可以少還貸款利息,這對於經濟並不發達的孟加拉國而言是有益的。但是,此舉大約是損害了中共某些人的利益,讓他們無法從項目中獲取既定的收益。報導指出,中共出資的主要條件是承包商必須由中共政府選定,非公開招標,而孟加拉政府需支付征地、當地人的安置和工人工資。而中共將支付巨額的建設成本,約占投資項目成本的80%至85%。這其中的貓膩有多大,可想而知。

如今孟加拉政府砍去那麼多錢,怎不讓中共的蛀蟲們惱火?因此北京放言不僅不會提供資金,而且承包商也不會進行該工程。

對此,孟加拉並未退讓,反而寫信給中共只能官府,要北京確認是否出資,否則,他們不排除向其它渠道尋求貸款,儘管此舉或延誤鐵路的完工時間。孟加拉政策研究所執行董事Ahsan H. Mansur說,中國(中共)撤回資金的一個原因可能與預算削減有關,「我相信有關中國(中共)的投資項目總是被高估,若執意撤資可能傷害了中國(中共)自己。」

他還補充說,當孟加拉選擇印度製造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COVID-19)疫苗,而不是中國疫苗時,兩國關係就開始緊張。此外,今年2月份,孟加拉單方面改變了2016年達成的五個項目,讓中共相當惱怒,中共聲稱將不考慮在紡織品和黃麻領域與其進一步合作。

而5月初,中共駐孟加拉大使曾威脅說,如果孟加拉國加入美國領導的「四國集團」——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之間的非正式戰略對話,將對兩國關係造成「重大損害」。雖然孟加拉對此回應,沒有被邀請加入該聯盟,並指中共大使的評論毫無根據,但中共的威脅折射的是孟加拉國的確有親美傾向。

應該說,中共病毒肆虐全球,造成了巨大人員死亡和財產損失,已經讓越來越多的國家政府、民眾意識到中共對世界的威脅,美歐的強硬態度已經讓中共遭到重大挫折。如今隨著越來越多的國家追隨美國,對中共說「不」,如波羅的海小國立陶宛就是一個很典型例子,中共的處境是愈加不妙。包括中國周邊大多數國家,雖然在中共的威懾和利誘下,與其交好,但骨子裡未必看得上邪惡的中共的做派,馬來西亞、巴基斯坦和孟加拉的所為其實就是一種態度。而在國際反共大潮聲浪加大後,他們焉知不會順勢而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