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大抓捕6周年 維權律師:生存空間越來越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09日訊】7月9日是709大抓捕6周年,大陸維權律師仍然持續被打壓。有維權律師表示,中國法治環境持續惡化,令維權律師難有生存空間。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宇,是「709大抓捕」事件的首批被捕律師。她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獲釋至今已將近五年,心理陰影至今無法消除,每天仍活在被監控的狀況中,經常被公安、國保騷擾,一直無法過正常生活。

王宇表示,自己沒有護照也不能辦理護照,在國內的旅行經常被限制,很難回到正常人生活。這不只是不公平的問題,他們的做法行為完全是違法。

王宇被註銷律師執業證後,改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接辦案件,但她表示,過程當中,中共政府機構對她施加特別多限制,需要比一般代理人多10倍的力量,才能成功爭取為當事人出庭。

她早前曾參與多宗備受關注的案件,包括重慶民營企業家李懷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以及「惡俗維基」案被告牛騰宇等。王宇表示,協助的律師都受到官方不同程度的威脅,她更被警告,若不放棄會重演709事件。

王宇形容,中國的法律如同花瓶,法治環境的惡化,已令維權律師難有生存空間。

王宇:「中國法律是花瓶一樣,看來很好看,但這些法不是用來限制有權力的部門或人員,只是限制不服從的人,尤其是這幾年,法治環境持續惡化,你沒有親臨其中,根本不知道中國政府違法的內幕。我們這些律師努力爭取生存和工作空間,但感覺空間越來越狹小,已無法呼吸,有時候覺得中國法治已死。」

王宇表示,困難中仍有不少律師願意犧牲,辦理維權案件,並鼓勵她不能輕言放棄,在爭取領回執業證的同時,也會繼續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協助弱勢社群。

去年才獲釋的維權律師王全璋,律師執照被吊銷後,也嘗試以公民代理人的方式,為拆遷戶求助者提供法律支援。

王全璋表示,自己總結被捕經驗和家屬應對方法,能成為求助者有用的參考資料。

王全璋認為,維權律師的工作比以前更難,只通過法律程序,為當事人維權的做法,已走到盡頭。

王全璋:「我寫一些申訴書、控告書,到法院就普通民事案件立案,法院說我被加在黑名單,不能當原告,作為一個法律人和人權律師,我被迫使用法律反抗時,經歷挫折和失敗,對我來說,無力感更嚴重,律師越來越是走過場,稍為抗爭和不合作,就可能被整肅,我感覺得個案維權已走到盡頭。」

不過王全璋指出,在民事和經濟案件,維權律師仍有生存空間,他沒有後悔當上維權律師,也不會自廢武功,會繼續以人權捍衞者和法律人的身份,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協助和發聲。

也因「709大抓捕」被中共官方抓捕的維權律師謝燕益則向德國之聲表示,現實對維權律師來說是很殘酷也艱難的。不過,這些狀況都是中國社會在嘗試轉型時要付出的某種代價,所以當許多維權律師持續遭到非法迫害時,維權律師的社群應該繼續關注他們的命運。

他提到,「像余文生律師、張展、丁家喜跟常瑋平等維權律師現在還在被非法迫害,我們也希望繼續關注他們的安危,關注這些受到不公不義的冤獄,因為這就是關注我們自己。在每個冤獄內,維權律師都能爭取權利跟尊嚴。」

謝燕益也指出,目前維權律師在中國必須面對多重的考驗,除了執照被吊銷外,也面臨被限制出境,或註冊公司受阻的各種情況。

他表示,很多維權律師的生存之路都被堵死了。儘管如此,維權律師仍有使命讓社會大眾意識到其實這些違法的壓迫,不只是對少數個體的侵害與打壓,而是對社會整體權利的侵害。

709大抓捕,是指2015年7月9日,中共當局在23個省份大規模逮捕、傳喚、刑事拘留、約談涉及300多名維權律師、民間維權人士及其親屬的事件,引發國際社會關注。

7月9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聲明支持中國維權律師,呼籲北京釋放因709鎮壓而被拘留或監禁的人,並恢復他們的律師執照。

布林肯在聲明中說:「今年7月9日,我們向2015年7月9日被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當局不公正拘留、審訊和監禁的三百多名律師和人權捍衛者致敬,這就是所謂的『709 鎮壓』。」

「中國(中共)政府針對這些人發起了一場運動,對那些尋求在中國法律體系內工作,以幫助中國履行其人權義務和承諾,並對其社會產生積極影響的人進行恐嚇和壓制」他說。

布林肯還說,「六年後,中共政府繼續對許志永和丁家喜等許多最初被捕的人進行審前拘留。當一些人站出來代表這些勇敢的人權捍衛者時,中國(中共)當局取消了他們的律師資格,並拘留和起訴他們,其中包括李昱函和余文生律師。」

他寫道:「我們呼籲中華人民共和國釋放因709鎮壓而被拘留或監禁的人,確保他們的家人不受騷擾,並恢復他們被取消的律師執照。」

布林肯最後表示,中國(中共)將矛頭對準那些只是想為同胞尋求法律救濟的律師和維權人士,此舉破壞了社會穩定和法治。美國將永遠支持那些尋求建立一個更加公正、穩定和繁榮社會的勇敢之人。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