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大抓捕6周年 人權團體:中國維權律師仍難生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0日訊】7月9日是中國「709大抓捕」事件6週年。當天有人權團體表示,709事件後人權律師幾乎沒有活動空間。當初被釋放的律師或維權人士仍處在被政府監控下,只要有所表達就會遭到當局維穩。

綜合媒體報導,由多個非政府組織組成的「中國人權捍衛者網絡」(CHRD)7日在官網發布文章,指709事件前,一直面臨打壓的中國人權律師是有一定的活動空間;709事件後,人權律師群體嚴重受挫、活動空間甚微。

2015年7月9日起,中共當局展開跨省約談與拘捕,涉及超過300名維權律師及事務所人員、維權人士等。涉及該案的律師王全璋已出獄一年多,而網名「屠夫」的維權人士吳淦、胡石根、律師周世鋒等人仍舊被關押。即使其他獲釋的律師仍處在政府的監控下。

文章指出,709大抓捕事件相關人士被政府列入了特殊的黑名單,只要有一點表達和舉動,騷擾、拘禁等維穩手段便會立即啟動。

文章表示,自2000年以來,被長期關押的人權律師和公民律師共有30人;被吊銷執照的律師共25人;被註銷律師證的共28人。

自709事件後,有25位律師和公民代理人曾經或正處於長期關押中;有18位被吊銷執照,有17位被註銷執照;有4位律師的執業證兩年多不給考核;另有4位參與過人權事件的實習律師不能執業;3家參與人權案件的律師事務所被迫解散。

律師唐吉田遭限制出境多年,其女在日本患重病昏迷兩月,當局以「危害國家安全」理由,阻止早已拿到赴日簽證的唐吉田出境探望女兒;

律師江天勇雖然出獄兩年多,至今仍處於24小時監控和騷擾中 ;

律師謝燕益6月份被北京國保從吉林劫持回京,阻止他參與人權案件;

律師任全牛和盧思位因為參與「12港人案」、張展案、王藏案的辯護,今年2月被吊銷執照;

律師常瑋平因為披露自己遭遇的酷刑,而被再次酷刑和秘密關押。張科科、張庭源、付愛玲、陳進學等律師,因為介入常瑋平案遭嚴重警告;

律師余文生因為公開反對修憲,被判入獄並遭施酷刑;

律師高智晟2015年出獄後一直被嚴密監禁,2017被失蹤,至今毫無音信;

律師丁家喜2020年底因參加「廈門聚會」而被捕,並慘遭酷刑;

法律學者許志永因廈門聚會,並因公開建議習近平退位而被抓捕和遭受酷刑……

此外,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對德國之聲表示,余文生出現多種健康狀況,包含右手顫抖無力,無法寫字、刷牙或夾菜,還有高血壓、脊椎與腎結石的問題。這種情況已符合法律規定的保外就醫條件,但南京監獄至今未回覆她為余文生申請的保外就醫。

許艷說,余文生關押3年多以來,只看過兩次醫生,「安裝新牙的問題也已經要求1年多,但至今監獄仍然未給他安裝新牙。牙齒脫落若很久不安裝,很容易影響日常吃飯,長時間不安裝很容易讓周圍的牙齒鬆動脫落」。

許艷表示,「709一開始是很殘酷的,但後來打壓沒有停止,某種程度上來說打壓還更加殘酷。有些709的律師被吊銷律師執業證,在工作和生活方面都遇到不同的困境。其實709從某種意義上並未結束」。

維權律師謝燕益表示,709之後的這些年,中國因法治的忽視與權力橫行,導致社會走向「權力失控」的狀況,「持續發生人為製造的冤獄,很多背離程序正義的狀況,也有些維權人士因言獲罪」。

他表示,對維權律師來說,現實很殘酷也很艱難;但這些狀況都是中國社會嘗試轉型時要付出的某種代價,所以當許多維權律師持續遭到非法迫害時,維權律師的社群應該繼續關注他們的命運,「余文生律師、張展、丁家喜跟常瑋平等維權律師現在還在被非法迫害」。

謝燕益還說,除了執照被吊銷,維權律師在中國必須面對的多重考驗也包括被限制出境,或註冊公司受阻的各種情況,「很多維權律師的生存之路都被堵死了」。

不過,謝燕益認為,「維權律師仍有使命向中國社會普及一個嘗試,那就是讓社會大眾意識到其實這些違法的壓迫,不只是對少數個體的侵害與打壓,而是對社會整體權利的侵害」。

國際特赦組織也表示,這場對人權律師的打壓,至今仍未結束。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呼籲中共釋放那些與709鎮壓有關而被拘留或監禁的人,確保他們的家人免受騷擾,並讓那些被取消律師資格的人重新擔任律師。
他說:「美國將永遠支持那些尋求建立一個更加公正、穩定和繁榮的社會的勇敢的人。」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