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百年歷史(Ⅸ)1919 至2021

夏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0日訊】隨著紅色帝國躍上世界舞台,它加快了前進的速度。

被俘虜的國土上發生著許多變化,牽動著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

隨著極權中國朝向它定下的百年大夢前進,這架「百年尋夢機」碾過土地上手無寸鐵的人們,把他們拖入一個越來越不可收拾的夢魘。

紅色中國的百年大夢以古國人民心靈深處的創傷為驅動力,來實踐一個橫跨一百年的復仇計畫。(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接上文

毛的繼承人

在述及21世紀紅色中國的蛻變前,我們得提到神州大地心臟部位上的一個物體。

那就是硬插入天安門廣場的毛紀念堂。在蘇聯專家建議下,中共敲倒了天安門廣場中軸線上的三朝國門:分別在三朝稱為大明門、大清門、中華門的中華帝國國門。也即是說,為了建造毛紀念堂,神州大地的風水被毀了。紀念堂裡有一件東西,那就是防腐液中,與人類歷史逆向而行的毛。

為了建造毛紀念堂,中共敲倒了天安門廣場中軸線上的三朝國門,神州大地的風水被毀了。(Guang Niu/Getty Images)

毛作為「新中國的紅太陽」,作為十年文革幕前幕後的推手,直到現在,依然被中共極左視為「偉大的領導人」。毛在建黨之初立下的百年大夢實質上一直是與馬克思主義並行,PRC(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統籌全局的綱領。無論怎麼「改革開放」,無論如何「市場經濟化」,PRC從未偏離這綱領。半世紀以來,毛躺在天安門廣場上,暗中主宰了神州大地的空間場。

毛死後一直停放在三朝國門的原址上。也就是說:一具屍體取代了中華帝國六百多年來的國門。這裡面的象徵意義,當初提此建議的蘇聯專家不會不知道。

從毛的第一個繼承人華國鋒開始,毛的意志貫穿了紅色中國每一個領導人的意志。他們所做的事情,表面上或許是朝向改革開放,或是自我利益的奪取,然而最終我們會發現,所有真正有決定性的舉動都是通向紅色中國為自己定下的最終目的而做先導的。而我們知道,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在通向這終極目的時,實現毛定下的百年大夢是必要條件。

這百年大夢有一歷史背景。從1840年鴉片戰爭起,世界上唯一延綿不斷的文明古國:中國,受到了西方列強的侵略,這五千年未遇的奇恥大辱深植在古國人民心中。毛利用了這樣的心理,描繪了紅色中國取代美帝,成為世界最強國的百年大夢。而為毛的意志牢牢捆綁的中共領導人一心一意要去實踐這大夢。他們身不由己。毛在歷屆領導人空間場中從上到下,布下了難以掙脫的蠱。

依照哈維爾,共產極權國家是一架自動運轉的機器,一旦啟動就無法停止。而放入紅色中國特有的情境,誠實來說,這個大夢是用來復仇的。是以古國人民心靈深處的創傷,他們心中復仇的願望為驅動力,來實踐一個橫跨一百年的復仇計畫。

極權中國的目的是通過這個大夢,走向全世界。它的真正目的是占領世界,毀滅全人類。一百年來發生在共產陣營中,奪取了一億人生命的殺戮足以使我們看出來馬克思主義驅使著共產黨人執行它毀滅人類的意志。如果要說是復仇,這是撒旦的復仇。是撒旦對把自己從天堂驅逐的上帝的復仇。

我們記得,背叛上帝放棄基督教,轉而信奉撒旦教的馬克思是撒旦的僕人。他曾寫過這樣的詩句:「我渴望向上帝復仇。」而馬克思是共產主義名義上的鼻祖。

1847年,正義者同盟付給馬克思一袋金幣,讓他在期限内完成《共產主義宣言》。正義者同盟的背後是光明會。光明會是以德國為基地的一個祕密組織,它拜撒旦為「光明的把持者」,暗中掌控世界上最高的經濟政治核心要害,在地上執行撒旦的意志。馬克思執筆的《共產主義宣言》許多基本論點不是他的原創,而是來自於光明會。也就是說,共產主義真正的創始人是崇拜撒旦的光明會。和光明會一樣,馬克思是撒旦在人間的代理人。

明白了共產主義這一糾結甚深,直探黑暗之源的系譜,明白了紅色中國百年大夢的心理背景,我們也就理解了PRC如何一步步背著這沉重的大夢,走到了今天。在各屆領導人中,習近平對於這中國夢情有獨鍾。事實上,對於保黨,習有一種強烈的危機感,以及熱忱的「使命感」。比起歷屆領導人更甚,他在心理上擁抱毛布下的蠱陣,上位後多次拜訪革命舊地,一回回更深的墜入毛的淵藪。習把早已破產的馬克思主義形容為「壯麗的日出」,對其有著深不可拔的愚忠。

2012年,從習一上任開始,在三朝國師王滬寧執筆策畫的「中國夢」宣導誘使下,習近平成為毛百年大夢最忠實的實行者。十年來,習動員PRC改革開放後的斬獲,動用國庫中豐厚的外幣金銀孤注一擲,逐漸的,百年大夢蛻變為百年強國大夢,又在軍隊的大力改革,現代科技化、數碼化、生物化細菌化下,變成了百年軍事強國大夢,直到我們抵達2020年這天崩地裂的一年。

在這之前,世人多不知道這百年大夢。即使知道,頂多視之為紅色帝國自我安慰,如超英趕美一樣痴人說夢的一個可笑的夢而已。直到2020年美國大選被竊,直到美國實際上被左派與中共聯手竊取,西方人才如夢方醒,看見了這極權中國偷偷做了一百年的大夢。看到了在不知情的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帝)的大方輸血下,中共黨人是如何頑固的,迂迴前行的,一步一步實現了他們的夢。

跨世紀紅色藍圖

今天,從極權中國圖窮匕見的終局回望,我們才能看出幕後的全局。才能看出來它的每個國家領導人或明或暗中扮演了什麼角色,也才能更好地解讀這最後十年驚心動魄的事件。一切不是偶然,而是出自一個貫穿全局,終極的計謀。

在2008到2009年間,中共祭出了大外宣,投入450億人民幣在世界上奪取話語權。這是PRC經改豐碩的斬獲中不小的一筆數字。這數字本身說明了紅色帝國的決心,可人們卻忽視了這個決心。

2008到2009年間,中共祭出了大外宣,投入450億人民幣在世界上奪取話語權。圖為2011年8月1日,中共新華社在紐約時代廣場租用24小時電子廣告牌,遭遇抗議活動。(STAN HONDA/AFP via Getty Images)

大外宣是在相對溫和的胡溫時代啟動的。這巨大的投入背後是一個人們低估了的,巨大而危險的目的。大外宣收割了驚人的戰利品,收編了各國主流媒體,世人幾乎是一無抵抗的投降卸甲,俯首稱臣。就這一點而言,紅色帝國為達到目的而設下的布局是全方位,滴水不漏的。

人類正面對著一個巨大的危機。這危機有一個根源,它不是來自人類,卻是來自於馬克思主義最終的源頭:撒旦,以及撒旦的意志在人間神祕的執行者。只有追溯到這終極的淵源,才能解釋何以紅色帝國大外宣會有如此致命而全面的斬獲,近乎把人類一網打盡。我們才能看見這驚人的斬獲背後那真正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世界共產黨是一個共同體,他們侍奉同一個主子,為了一個共同的目的而整體協調運作。大外宣事實上是馬克思主義在跨世紀世界性行動中的一個後期環節。它的主導是最後一個共產極權大國PRC,然而支撐它的,卻是世界共產黨一個世紀以來在全球全面的籌畫運作。

1919年,共產國際(第三國際)成立,以莫斯科為基地,深入各國吸收大量共產黨員。共產國際的目標是領導各國共產黨,推動世界革命。1922年,前蘇聯成立,不久,蘇共以多國語種大量印製廉價版《共產主義宣言》,把共產主義推向全球。

與此同時,共產國際加速運作,推向全世界。作為「世界革命司令部」,它訓練出了大量的特務,包括以周恩來為首的中共特務。從一開始,美帝就是馬克思主義所認定的,共產主義占領全球的最終目的地。20世紀初,共產國際大力在美國推動馬克思主義,美國共產黨員最終滲透入美國政府高層,深遠的影響了美國在二戰的政策,包括對華政策,直接導致共軍打敗原本處於絕對優勢的蔣介石,奪取了中華民國。

美國是馬克思主義占領世界最終的目的地,也是紅色中國夢想取代的世界第一強國。圖為在 19 世紀一幅畫作,描繪一位女神幫助美國括荒者建立文明。(Kean Collection/Getty Images)

這只是共產黨暗中左右世界歷史的冰山一角。

一戰後,當歐洲工人始終沒有起來推翻資本主義,馬克思主義者終於認識到只有把西方文明和基督教摧毀,共產主義才可能在西方實現。1919年,盧卡奇在匈牙利公立學校引進性教育,向西方傳統的性道德挑戰。一百年後的今天,性教育已進入各國學校的課本中。

1923年,德國馬克思主義者在法蘭克福大學創建了法蘭克福學派,文化馬克思主義在這裡發端。二戰爆發,法蘭克福學派離開德國逃到紐約。在那兒,它發展出影響深遠的批判理論,著手摧毀西方的傳統文化及基督教信仰。日後法蘭克福學派哲學及批判理論深入學院,成為歐美知識界時髦的東西,主導著現代、後現代意識及思潮。

法蘭克福學派的著作多深奧難懂。1955年,年輕的馬爾庫塞(Herbert Marcuse)出版《愛欲與文明》(Eros and Civilization),迅速為年輕一代接受,帶動了西方的性解放,推動了現代叛逆前衛的社會風潮。隨著道德觀念及傳統思維、家庭價值、形而上信仰一一被衝破,文化馬克思主義摧毀了西方文明和基督教,也摧毀了人類賴以生存的精神基石。

60年代,透過在各國推動種種時髦的社會及文化思想運動,文化馬克思主義全面改變了人類意識。女性主義、性解放、現代藝術、後現代藝術、法蘭克福學派、解構主義,這些聳動的新思潮鼓動著人心,對傳統及神靈的信仰產生逆反心理,逐漸形成了變異的現代文化,徹底改造了人類。

文化馬克思主義的兩大目標是摧毀西方文化和基督教。圖為英國約克座堂牧師在復活節點燃復活節蠟燭。(Oli Scarff/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女性主義者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1963年出版的《女性的奧祕》(Feminine Mystique)影響很大,在女性主義著作中舉足輕重。然而弗里丹的真實身分是一個極端共產主義者,生涯中長期積極參與美國共產主義活動。事實上,這些文化社會風潮背後的推手多是別有用意的共產黨員。他們最終的目的是摧毀人類的倫理道德和家庭觀念,侵蝕人類文明。

美國女性主義者貝蒂.弗里丹的真實身分是一個極端共產主義者,生涯中長期積極參與美國共產主義活動。圖為弗里登1995年9月4日在中國懷柔「95北京非政府組織婦女論壇」上。(Tao-Chuan Yeh / AFP)

從20世紀上葉起,幾個世代人的思維被改造,傳統倫理道德退位消失,被時髦的後現代多元化、沒有真理、反叛、以人為中心、切去形上背景的現代意識取代。學院裡瀰漫著後現代「什麼都可以」的虛無主義;年輕一代嘴上掛著一個時髦得意的名詞:「解構主義」,把固有的價值觀和傳統觀念解體。馬克思主義動用了頭腦結構多變,辯才無礙的左派知識分子,打造了一系列扭曲桀驁的理論,把人類固有的知識系統打亂打翻。

由於這些馬克思主義者非常清楚他們意圖摧毀的是主導人類文明數千年,有著榮耀成就及非凡神采的西方古典文明及基督教精神,他們使盡渾身解數,想出各種褻瀆叛逆,誘惑人心的思潮傾巢而出,撲朔迷離。

西方文明是文化馬克思主義極力摧毀的目標。20世紀興起的社會風潮最終目的就是腐蝕人類文明精神的根基。圖為希臘雅典衛城前的各國遊客。(Louisa Gouliamaki/AFP)
西方文明是文化馬克思主義極力摧毀的目標。20世紀興起的社會風潮最終目的就是腐蝕人類文明精神的根基。圖為希臘雅典衛城前的各國遊客。(Louisa Gouliamaki/AFP)

20世紀末,共產極權陣營崩潰後,共產黨人絕地反撲,把這一全球化的思潮運動加大力度,再度啟動,同時把共產主義包裝成無害的「民主社會主義」,推向各國政界。也就是說,表面上共產極權是失敗了,然而馬克思主義者從地下絕地反撲,全面策畫更深層的人類思想革命,悄悄奪權。

經過長達近一個世紀的意識蛻變,到了21世紀,當中共躍上世界舞台,四處灑幣請君入甕時,世人早已失去傳統的價值觀,不再受傳統美德的約束,從而失去了對權錢色誘惑的抵抗力。於是世人集體卸甲,放棄道德底線,墜入馬克思主義一寸寸為人類掘下的深淵。

從後知者的視野來看,這跨越兩個世紀,用心險惡,規畫縝密的文化馬克思風潮為下一步社會主義深入普羅大衆,橫行世界預備了溫床。而紅色中國展開大外宣綁架世界,收編全球政經、教育、文化、高科技界,正是以這人類道德壁壘的崩塌為前提的。在道德坍塌而形成的土壤中,世人抛棄了信誓旦旦的人權、仁義,被人民幣收買而墮落深淵。

在文化馬克思主義徹底改造了人類思想後,接下來,賺盡了金幣的紅色帝國展開全球大外宣,以社會主義極左思潮為基點,進一步扭轉人類背離傳統的思想。一個世紀的侵蝕已損害了人類道德的根基,拔起人類對神佛的信仰,對真理及傳統美德的信念。就這樣,在人們不知不覺中,鼓吹革命、暴力及仇恨的社會主義悄悄鋪下了在人世再度滋生蔓延的溫床。

地下蜿蜒的一條赤龍

2018年發生了一件事。央視罕見的曝光了一個隱藏了數十年的祕密:那就是埋藏在國土地下的地下核長城。

推動紅色中國占有世界的大外宣是在胡錦濤任内推動的。而這一浩大的工程:長達五千公里的地下核長城則是在1965年毛時代動工。它進行了30年,動用了數萬名解放軍、炮兵,橫跨20省,藏身在地下數百米深處。它跨越了毛、華、鄧、胡、江、習,每一屆中共最高領導人一個不落的都是這個工程的繼承人。也就是說,這些領導人一個不落地被綁架,向極權中國百年大夢輸入了大量的鮮血。

長達五千公里的地下核長城在1965年毛時代動工,進行了30年。這一座深埋地底的赤龍在神州大地下蜿蜒,摧毀了神州大地的風水。圖為重慶市涪陵區816地下核工程,2017年2月。(Wang Zhao / AFP)

這一座深埋地底的赤龍在神州大地下蜿蜒。它與天安門廣場上的毛紀念堂呼應,摧毀了神州大地的風水。絕非出於偶然,共產黨在這神傳文化的神聖舞台:神州大地的地心埋下了一座醜惡的赤龍,破壞了土地的生態,永久的改變了黃土地的結構。正如這塊黃土地上的空氣、水、森林、河流被破壞殆盡,埋入了這一條空心的赤龍後,這塊古老的土地本身不可逆轉的異質化,難以復原。

正如共產黨違法建設的三峽大壩在長江埋下一顆定時炸彈,它在中華民族的神聖國土地下埋下一條劇毒的惡龍。這條赤龍的恐怖結構說明了進入21世紀,紅色帝國魚龍混雜,百毒並存的現狀。

這道地下核長城由多個獨立的網絡狀地下隧道構成。隧道分幾個部分;一部分藏著三千多枚核彈頭(喬治城大學教授菲力普.卡伯研究數據),這些核彈頭可以隨發射器移動,機動的朝外發射。每個地下隧道網絡都有數十個出入口和發射口。地下核長城的深度至少是100米以上,可以抵抗核彈的攻擊。赤龍另一邊是地下集中營,這裡關押著數量龐大的法輪功修煉人。他們如同動物一般被關押,他們的基因和血液的數據被輸入巨大的數據庫,軍隊系統探入數據庫,尋找匹配的器官。世界各國病患隨時可以前來中國,住入某一城市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等待。等待的時間從幾小時到幾週。尋找到匹配的器官後,在一個特定的日子,一名内臟健康的修煉人被綁到一座床上,脖子上插一根灌輸液管,一群醫生圍繞著他做手術,在最短的時間内取下他的心肝腎(有一個冷血的術語,叫「卸貨」),然後緊急運送到外國病患所在的醫院,移入他的身體。

為了迅速的達到運送器官的任務,全國各地機場出現了人體器官運輸綠色通道。最早被報導出現綠色通道的機場在新疆烏魯木齊。之後,青海西寧曹家堡、伊寧、喀什、天津、桂林、上海、北京、武漢、杭州、廣州機場也出現了人體器官運輸綠色通道。

2016年5月,國家衛計委、公安部、交通運輸部、中國民用航空局、中國鐵路總公司、中國紅十字會總會聯合印發了《關於建立人體捐獻器官轉運綠色通道的通知》,推動建立人體捐獻器官轉運綠色通道。在極權中國各部門聯手大力推動下,全國各地建立人體器官運輸綠色通道的機場難以盡數。

讓我們把紅色帝國立體化,視覺化:在它的地下是一條關押著千百萬沉默的法輪功修煉人的隧道,他們作為器官供體被關押著。在它上面,在陰霾瀰漫的空中,各航空公司飛機載著來自這些修煉人體内,依舊鮮活跳動的臟器,急速飛行在各大城市之間。然後,這些價格不菲的臟器再度通過機場緊急綠色通道,在救護車的警笛中呼嘯著,駛往那一間國際知名的器官移植中心或醫院地下室。

與此同時,數目不詳的法輪功修煉人繼續被關押在冰冷,缺乏人性的地下長城中,不見天日。冰冷的燈光,冰冷的隧道,冷酷無情的隧道牆壁把他們圍繞。他們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他們之中又有一個人昂貴的器官被手術刀冷酷的一個個全部奪去。一起被奪去的,是他的沒有標價的生命。

沒有人知道這些人在哪裡。人們只知道他們在某一天從某一間勞改營、洗腦班消失,此後再沒有下落。沒有人知道他們在何方,是否還活著。

蘇家屯護士安妮曾經這樣描述過關押在蘇家屯地下集中營的法輪功修煉人。

「法輪功學員的表情和一般的監獄人的表情不同。其他人在監獄裡都有家屬,只有法輪功學員被送過來,家屬不知道。法輪功學員很多人絕食抗議,不吃飯已經很虛弱。每個人給一張紙,如果不煉了,不煉法輪功了,按上手印,就馬上釋放。一個人出去了,裡面的人不知道。他們會覺得被釋放,可能被告知帶到外面治療。帶出來的人先打昏,注射麻藥。」

在這座埋在地下數百米的地下隧道,這些修煉真善忍,對自己的信仰堅如磐石的修煉人有什麼樣的表情?

在赤龍另一邊是生物研究室。當年日本在東北興建許多地下軍事要塞,用途之一就是以中國人為實驗對象的祕密研究室。在PRC成立後,這些地下軍事隧道以及隧道中的實驗室為中共所繼承。和當年日本所做的種種不人道的實驗一樣,這座地下生物研究室所做的實驗不為人知,充滿了不可告人的機密。

核長城的另一端則是開放給民眾的購物中心。當然,這一部分和核子武器,地下實驗室及地下集中營相隔遙遠。至少,這一部分和其他這些敏感高危部分密不相通。也就是說,你可以來到這貌似時髦先進的地下購物中心,好整以暇的慢慢選購消費,卻不會知道相隔多少公里,就在同一隧道中,有一座生物研究室進行著高度機密的實驗。就在同一隧道中,關押著無數牲口一般等待死亡,沒有名字,只有編號的法輪功修煉人。

自2017年起,中共在新疆建造了約380座拘留營,其中約200座「再教育營」(澳洲戰略政策學會數據)。發生在再教育營中的種種酷刑性侵已廣為世人所知。同時,2017年開始,中共開始收集維吾爾族人DNA信息。流亡英國的維吾爾族醫生安華托帝認為,維吾爾族人是繼法輪功修煉人之後新一批活摘器官的供體。

然而隨著新疆再教育營真相曝光,這座關押最早一批器官移植供體:法輪功修煉人的地下赤龍卻仍然是一個祕密。這一座地下長城耗費了30年,投入了數萬炮兵才完成。這一座反人類的地下萬里長城貫穿了歷屆領導人,是他們共同參與打造的恐怖工程。

站在時間的這一點回望,我們發現從70年代鄧的改革開放、90年代江的貪腐治國、2008年至2009年胡啟動的大外宣,直到從2012到今天習的監控帝國加百年軍事強國,事實上都是按照既定的軌道前行。每一屆領導人依據紅色中國在時間中的不同進程被分配了既定的不同角色。有一個早已寫好的藍圖,一個内在的邏輯,紅色帝國按照這藍圖一路走到了今天。

與它同行的,是效忠同一個主子的各國共產黨人。他們依據一個更大的,根源更深的藍圖祕密前行。(待續)

點閱【被遺忘的百年歷史】系列文章

(轉載自《新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