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之後日子難熬 多地逼公務員吐回獎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3日訊】近日,中國多地公務員和教師被停發、追討獎金事件持續發酵。基層公務員和教師們在微博上哀嚎一片,紛紛感嘆「緊日子」真的來了。專家認為,中共在百年黨慶之後就大面積停發、清退獎金,表明中共財政出現危機,政府真的沒錢了。

中共百年黨慶剛剛結束,公務員就成為新一輪被割的韭菜。根據微博上的信息,近日,上海、江西、河南、山東、重慶、湖北及廣東等十個省市均出現公務員被追討及停發獎金的情況。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7月7日,江西省南昌市水利局發出文件稱,根據有關規定,各單位在2021年6月7日以後發放的政府性獎勵,要在十天內無條件退款。

(網絡截圖)

江西德興市政府要求所有教師必須在7日把原發放的高質量獎金統一退還到學校銀行卡。據稱,德興市教師第一季度績效獎為2萬元,4個季度8萬元,另有年終獎。這些獎金高過教師每年的工資總額。

(網絡截圖)

另外,上海已停發第一季度獎金。廣東省潮州市有單位7月3日接到停發住房補貼和績效的通知。三天後,廣東汕尾市跟進停發獎金。深圳市也有單位正在統計員工近幾年的收入。

在大陸社交媒體微博上,基層公務員和教師們都在哭爹罵娘的討論停發、退還績效獎金的事兒,討論量達到幾百萬:

「中共燒7000萬慶生,原來是要公務員和教師買單。」

「江西人的收入已經夠低的了,發了的獎還得退回去,人心涼薄∼心灰意冷…。」

「還沒有接到退獎金的通知,但是已經讓停發了。以後一個月就兩千多的幹工資還要還房貸,自己都養不起了怎麼去結婚,還三胎。苦逼的我明天還要去加班。真是欲哭無淚了。」

「坐標廣東粵西,停發退績效,停房補,每月到手3900,房貸5000,坐等斷供被銀行拉進黑名單房子被拍賣全家淪落街頭為國家分憂。」

「啥也不想說了,大家別幹活了唄。」

(微博截圖)
(微博截圖)

根據微博上的消息,這股追討、停發獎金的風波,據說是一名江西教師舉報當地公務員和教師收入不對等,違反當局的承諾而引發的。因此網絡上出現公務員和教師群體的爭執。

但有網友認為,這只是當局的藉口:「本質是財政問題,所謂的老師舉報只是個由頭,土地財政維持公務員,事業編,老師的收入福利,然後房價暴漲,然後公務員老師收入得跟上才買得起房,繼續進行土地財政,然後房價繼續漲,死循環的操作,最終是新出生人口不斷創新低,土地財政養政府人員典型的左腳踩右腳上天。」

還有網友說,「一名普通老師的上訪難道如此有力?我認為是郭嘉(國家)早就有這個意思。只是順水推舟,或者,這只是其中一步,後面有更大的部署,具體是什麼,我還沒有想到。」

時事評論人士秦鵬認為,當局追討、停發公務員獎金的真實原因是地方政府普遍沒錢了,所以才採取了這種做法。中共當局為了掩飾這種困境,有意甩鍋,挑動群眾鬥群眾,將公務員的怒火引向教師。

秦鵬還在推特上評論說,「地方財政再告急,多地公務員及教師被追討已發獎金真好,加速師終於又對體制內動手了。當然,對基層公務員和教師來說,這讓他們叫苦連天,對中上層官員來說這個是九牛一毛,他們的錢主要來自貪腐和白手套生意。」

根據官方數據,去年上半年,中國財政赤字激增三成,地方債務激增三萬四千億元人民幣。31省市的一般公共預算收支,僅上海市出現財政盈餘,其餘30個省市都存在收不抵支的問題。

其中,河南的財政赤字最嚴重,達3753.7億元。雲南、湖北、河北、安徽、廣西五省的赤字金額也超過2000億元。

去年5月,中共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中央政府要帶頭,中央本級支出安排負增長,其中非急需非剛性支出壓減50%以上。

今年3月5日,李克強在人大會議上做政府報告時,再次提到各級政府要堅持「過緊日子」。

中共財政部3月5日公布,2021年全國財政預算赤字規模為3.57萬億元人民幣,赤字率擬按3.2%安排(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較2020年預算赤字率3.6%稍低。顯示中國財政壓力依然很大。

推特賬號冷山時評說:「財政真沒錢了!北京、廣東、河南、湖北、江西、安徽等多省市公務員停止發放績效獎金,去年發的都退回來!韭菜割公務員頭上了!軍人收入剛剛又大漲了,什麼信號?」

江西景德鎮學者李橋12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公務員被取消各種獎勵,突顯問題的嚴重性:「政府不會輕易削減(公務員的獎金),現在他們整天說要過緊日子,要過苦日子等等嗎,這些話都是有原因的。」

他表示,各種跡象表明國家財政出現了問題:「不管當局怎麼樣宣傳糧食大豐收,經濟增長有多少,但是我們可以看到到處有店舖倒閉,企業倒閉,一些人失業。再加上疫情持續到現在。國家的稅收必然減少。它現在財政困難是必然的,獎金等福利被削減是實實在在的。」

各地追討、停發公務員獎金事件雖然在微博上引發熱議,但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央視等都保持沉默。

秦鵬認為,這一次事件影響很大,中國公務員的基本工資並不高,其高收入的主要來源是各種名目繁多、數額巨大的政策性獎勵。如果體制內人士失去這些「額外收入」,中共靠利益收買的所謂「黨內凝聚力」,就可能引發大面積的內鬥,甚至走向崩潰。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