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五任公安廳長惡行曝光 至少40名法輪功被迫害致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3日訊】陝西省五任公安廳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惡行被曝光,至少有4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不少於25種酷刑的折磨。五任公安廳長罪行累累,導致許多法輪功學員被酷刑致傷、致殘、致死。

(明慧網)

據明慧網報導,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以來,政法系統一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工具。而在政法系統的公、檢、法、司中,公安系統又是進行這場迫害的直接實施者。對所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如非法監控、非法抄家、綁架、非法拘留、毆打、非法勞教、非法洗腦、酷刑折磨、強迫送進精神病院,以及對法輪功學員個人合法財產、權利的搶劫、勒索、非法剝奪等,始終都是由公安機關率先全面具體實施的。

陝西省公安廳從迫害法輪功一開始,就充當了中共惡黨和江澤民邪惡集團在陝西省迫害法輪功的一線打手。迫害二十二年來,陝西省公安廳先後有五任廳長:趙英武、胡太平、王銳、杜航偉、胡明朗,持續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截斷」的滅絕政策,致使全省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殘酷的迫害。他們操控、慫恿各市、區、縣公安局對法輪功學員綁架、非法抄家、非法拘禁、非法勞教、非法洗腦、非法逮捕。同時,縱容、支持各地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腦班(由各市「610」與公安局合設的黑監獄)、安康醫院(精神病院)對綁架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精神摧殘,使許多人被致傷、致殘,乃至被迫害致死。

據不完全統計,在五任公安廳廳長21年的任職期間(1999年7月20日至2020年9月),陝西省法輪功學員遭受了嚴重的迫害。其中,至少有40人被迫害致死(不包括在監獄、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的);467人(次)被非法勞教;322人(次)被非法逮捕;411人(次)被非法關押洗腦班;1787人(次)被綁架;677人(次)被騷擾、非法抄家;24人被非法關進安康醫院(精神病院);523人(次)在被公安機關(不包括監獄、勞教所)拘禁中遭受了不少於25種酷刑的折磨。其累累罪行,令人髮指;樁樁在案,必將清算;惡行惡報,為時不遠。

表:陝西省五任公安廳廳長任職期間,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分類統計(1999年7月~2020年9月)

第一任公安廳廳長趙英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趙英武,男,1946年4月出生,陝西省榆林市子洲縣周家鹼鎮趙場村人。1997年到2000年7月,任陝西省公安廳黨委書記、廳長。1999年7﹒20後,趙英武積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擔任省公安廳廳長的一年時間裏,他指揮、操控陝西省公安系統,對全省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

(明慧網)

主要犯罪事實如下:

一、全省法輪功學員有232人次被綁架,遭受各種迫害

趙英武任省公安廳長的最後一年(1999年7月~2000年7月),正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初。在他的指揮下,全省法輪功學員有232人被綁架。其中142人被非法勞教;20人被非法洗腦;29人被非法抄家;59人遭酷刑折磨;2人被迫害致死。期間,主要迫害的是法輪功義務輔導站聯絡人(站長)、輔導員、進京證實法和揭露迫害、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

◎1999年7月19日,法輪功西安輔導站義務站長宋秀娟、副站長壽順娣被西安警方同時綁架,被非法秘密關押十多天。

◎1999年7月20日,各市區縣公安局、派出所於當日(或前後)全面出動,將所有煉功點的法輪功學員驅散,宣布不許公開煉功。同時通過非法傳訊,將各地法輪功輔導員劫持到當地派出所,非法訊問後實施了各種迫害。

其中,西安輔導站義務副站長壽順娣、王彤,閆良輔導站義務站長史文俊,周至輔導站義務站長舒菲霞、余勤珍,渭南聯繫人李芝榮,寶雞輔導站義務站長張振東,寶雞河濱輔導站義務站長梅紅英,渭濱輔導站義務站長汪建文,咸陽輔導站義務站長馬明海,延安輔導站義務站長曹化山,安康市輔導站義務站長閆傳友,安康市漢陰輔導站義務站長佘程邦,漢中輔導站義務站長袁世正均被綁架,被非法勞教。

被綁架並非法勞教的輔導員還有:西安市義務輔導員陳敏敢、梁玉麗、白長玲,寶雞市渭濱區高家鎮巨家村義務輔導員史轉玲,陳倉區義務輔導員張寶旺,寶雞縣硤石鄉林家村義務輔導員林小民,渭濱區石鼓鎮沙家灣義務輔導員單生被綁架;非法關押洗腦班的義務輔導員還有西安市的高滿堂、鮑惠琴等。

因為去北京證實法而被各地公安局綁架回陝西的法輪功學員最少有125人。其中:西安市38人、寶雞市21人、咸陽市44人、漢中市9人、延安市6人、安康市4人、渭南市2人、榆林市1人。這些法輪功學員分別被非法勞教、非法關押洗腦班、被非法拘留。

◎1999年10月,西安交通大學學生、法輪功學員趙訊敏、任軍先去北京證實法後,被綁架回西安,後被學校停學,被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迫害;2000年,畢業於西安建築科技大學的法輪功學員王淑聲,因為不放棄修煉而被取消研究生錄取資格。因到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後被非法勞教。

◎1999年12月,西飛研究院、西飛公司法輪功學員宋智、馮新成、武曉輝、邢志文、周豔萍、王其正、郭湘龍七人進京證實法,被公安人員夥同所在單位綁架回西安,被非法關進閻良區看守所。宋智、馮新成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到看守所警察的毒打。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不久,寶雞市渭濱區高家鎮法輪功學員段石寶、段寶軍兄弟一家,有五人被寶雞市渭濱區公安分局綁架。段石寶、段寶軍夫婦等三人被非法勞教,段石寶的父親及段寶軍的兒子段明剛被非法拘留。

◎2000年3月8日,華縣鐵一局重汽廠退休工人、法輪功學員李秦州、張春梅夫婦到北京證實法被綁架。被華縣公安局劫持回華縣後,被在單位辦洗腦班強迫「轉化」。後來,李秦州被採用流氓手段騙走,同刑事犯一起被掛牌遊街和公判,後被非法勞教1年5個月。

◎2000年5月22日,咸陽市禮泉縣建陵鎮明橋村四組農民、法輪功學員袁光武和弟弟袁輝武、妻子張翠翠、弟媳李瑩等九人被建陵派出所、鎮政府綁架。第二天,袁光武、袁輝武被非法拘留。在此期間,袁光武兄弟不僅被看守所裏的犯人毒打與辱罵,還遭到禮泉縣政保股魏啟峰多次辱罵及酷刑折磨。40天後,弟兄二人被禮泉縣公安局非法勞教。他們在棗子河勞教所受盡了摧殘、折磨。

◎2000年7月,寶雞市岐山縣法輪功學員魏群環、王瑞琴、管永芝、林雅莉、肖兵、楊雅琴、魏有成7人到北京證實法。被岐山縣公安局和先鋒機械廠保衛科綁架、非法關押在岐山縣看守所1個月。

二、法輪功學員59人次被警察施以14種酷刑折磨

在趙英武指揮、縱容下,全省各市區縣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警察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據不完全統計,在此期間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少有 30人遭受拷打,7人被打耳光,5人被戴鐐銬,1人被扎背銬,2人遭受銬刑,4人被長期罰站,1人被「頭撞牆」,2人遭高強度勞役,1人被關「鐵籠子」,1人被吊銬,1人被關,1人被關禁閉,1人被上「老虎凳」,1人被電棍擊打,2人被綁「死人床」。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1999年12月,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閆惠芹、楊淑蘭等11人去北京證實法遭綁架,後被西安市公安局劫持回戶縣。惠安化工廠公安處警察對11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對閆惠芹(60歲)、楊淑蘭(59歲)進行非法審訊和毆打;對李玉華(58歲)施行電棍擊打、坐「老虎凳」等酷刑。法輪功學員們被非法審訊了三天兩夜,既不給吃,也不給喝,後又將她們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最少的20天,最多的40天。

◎2000年正月14日,漢中區原法輪功輔導站義務站長袁世正與法輪功學員王新蓮、楊秀蓮、梁鳳英、兀亞麗、鄭翠平、王彬等去北京證實法,遭綁架。後被漢台區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長馬平安等陸續從北京劫持回漢中市。這些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抄家後,被非法關押在漢台區看守所。

看守所惡警肆無忌憚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不僅輪番非法提審、隨意斥罵,還縱容那些吸毒、販毒、賣淫、搶劫罪犯以「號長」的名義糾合十幾名罪犯對法輪功學員一個個迫害,揪頭髮、搧耳光、打頭、踢腿、踢胸口、踢肚子,按倒在地用皮鞋猛踩。打完後,逼寫「悔過書」。連續幾天毒打,每個法輪功學員都是傷痕累累。

兀亞麗被打斷肋骨,一個月不能起床;梁鳳英被打的渾身青紫、臉龐變形;王彬的耳朵被扇的流血不止;王新蓮的皮大衣被打爛,還被戴了十四天腳鐐;60多歲的楊秀蓮被一邊打耳光、一邊遭謾罵;鄭翠萍被犯人群毆到休克,由於傷勢嚴重,呼吸困難,生命垂危。看守所才將鄭翠萍送到三二零一醫院,經檢查確認,胸骨和肋骨被打斷,一個月不能彎腰。

◎2000年,安康市法輪功學員鄺東亮去北京證實法遭綁架。在陝西省駐京辦事處遭到漢陰縣公安局三個警察的毒打。劫持回漢陰縣後,被非法關進縣看守所。政保科長謝先軍和所長張健耳語了一番,將他投進了有兩個殺人犯的號舍裏邊。

夜幕降臨後,裏面的犯人不由分說的對他狂毆,把他的頭往馬桶裏按。過來一個殺人犯從床板上跳下來一腳踹在他的胸口,他的頭碰在牆上又彈回來。正在這時又一個殺人犯衝過來,將被打的半死的鄺東亮從地上拎起來,嘴裏說:「還裝死,看我怎麼收拾你。」用肘將鄺東亮頂在牆上用他粗壯的膝蓋頂鄺東亮的肚子,鄺東亮嘴裏的血水順著嘴角流了出來。暴徒說:「你嘴裏出血嚇唬誰呀!」又一肘重重的打在鄺東亮的左胸口。

還有一天,看守所所長張健借武警查號舍為名,利用武警狂扇了鄺東亮幾個耳光。當時鄺東亮被打的眼前發黑、臉被打腫、眼角被打出血,好長時間看不清東西。

◎2000年1月,法輪功學員劉幼棟去北京證實法遭綁架。後被西安市未央區國保警察由北京劫回,被非法關押在西安市未央區看守所。在看守所,劉幼棟被逼迫睡在便池邊上,地方太小,身體只能側躺,不能翻身。每天被高強度奴役,完不成任務就通夜不讓睡覺。由於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煉功,被罰蹲並與另一位法輪功學員,1人被吊銬,1人被關在室外風道處的窗戶上。當時正值冬季,穿的是拖鞋。1人被吊銬,1人被關一夜後,右腳三個腳趾已被凍的毫無知覺。

◎2000年3月8日,延安市法輪功學員劉貴清、張霞因進京證實法遭綁架。後被延安市寶塔區公安局國保大隊劫持回延安。她們被非法抄家、非法關押在寶塔區看守所。這期間,因堅持學法煉功,二人被戴上手銬和腳鐐定在「死人床」上,長達一個星期。她們絕食七天,才被從「死人床」上放下來。後又被非法勞教教1年,被劫持到陝西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2000年7月,西安市法輪功學員何秋玲上北京證實法被綁架。被劫持回西安後,在長延堡派出所關禁閉室二十四小時,後又被劫持到西安市雁塔區看守所。因去北京上訪,雁塔區看守所就給她戴上了四、五十斤重的腳鐐,戴了六天六夜。三個月後,何秋玲被非法勞教1年。

三、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王輝,陝西省安康市漢濱區恆口鎮法輪功學員。王輝1997年底修煉法輪功,嚴重的神經衰弱、失眠等多種疾病在修煉中痊癒。1999年7月20日後,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蔑攻擊、殘酷鎮壓及當地公安的威脅、騷擾,使他悲憤交加,身體狀況急劇惡化。於1999年7月底離世。

◎馮建珍的丈夫,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法輪功學員。2000年3月1日,禮泉縣新時鄉派出所、鄉政府為了繼續威逼法輪功學員馮建珍及她的丈夫、兒子放棄修煉,殺氣騰騰的拉來兩車人闖入馮建珍家,威逼,恐嚇。本來就體弱的馮建珍丈夫經受不住如此的精神打擊,隔日就含恨去世。

第二任公安廳廳長胡太平迫害法輪功的惡行

胡太平,男,漢族,1955年8月生,陝西省西安市藍田縣人。2000年7月至2006年4月,任中共陝西省公安廳廳長、黨委書記,陝西省委政法委委員。

(明慧網)

胡太平積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擔任省公安廳廳長的五年半時間裏,指揮、操控陝西省公安系統,對全省法輪功學員實施殘酷迫害。

一、全省法輪功學員547人次被迫害

胡太平任省公安廳廳長期間,是陝西省迫害法輪功最為嚴重的時期之一。全省法輪功學員最少有547人次被綁架。其中,209人次被非法勞教;60人被非法逮捕;187人被非法關押洗腦班;113人被非法抄家;15人被關押安康醫院;204人被酷刑折磨;17人被迫害致死。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2000年底,西安市法輪功學員邢文珍、孫運城、王錦雲、張潔、王秀英、宋秀娟、張會普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邢文珍、孫運城、王錦雲被非法勞教。

◎2000年12月30日,安康市漢陰縣65歲的退休職工、法輪功學員謝小芳去北京證實法遭綁架。2001年1月3日,謝小芳被漢陰縣公安局劫持回漢陰縣。1月4日,漢陰縣公安局全副武裝的警察把謝小芳等法輪功學員押上大卡車,用手銬連著銬上,在城內遊街示眾。後來,謝小芳被劫持到陝西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2001年2月的一天,商洛市商州區公安局在北廣場召開「公判大會」。進京證實法的法輪功學員劉愛莉被戴著手銬,她的父親、原法輪功商州輔導站義務站長、商州中學退休教師劉發琪被警察五花大綁,他們父女的脖子上掛著「X教份子」的大牌子,被警察押到台上。在大會上,公安局公開非法宣布劉發琪父女被拘留。然後,劉發琪父女被押到卡車上在市區「遊街示眾」。後來,劉發琪被非法勞教3年、劉愛莉被非法勞教2年。

◎2001年9月29日,陝西省公安廳及西安市、寶雞市等公安局以「非法聚集」的罪名,在寶雞市岐山縣蔡家坡鎮一次綁架了參加學法交流會的五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並成立了所謂的「9﹒29」專案組,抽調大批警力,把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分別非法關押在陳倉區公安分局、渭濱區公安分局、岐山縣公安局的派出所,酷刑逼供,嚴加迫害。

其中孫桂蘭被迫害致死;7人被非法勞教(西安市的馬蘊華、賀桂蘭、李雲賢;延安市的劉桂清;寶雞市的張玉蘭、秦麗潔、沙玉蓮),5人被岐山縣公安局非法逮捕(西安市的梁玉麗、劉春霞;寶雞市的史轉玲、徐春霞、楊雪琴),後被非法判刑。

◎2001年12月,咸陽市秦都區公安分局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劫持到咸陽市二零三研究所招待所的「法制學習班」強制洗腦。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咸陽市印染廠的馬傑,國稅局的李英娥,陝西第二印染廠的卜玉蘭、王恩宏,陳陽寨農民雪鳳,供電局家屬張乃仁,還有一名大學生。在那裏,法輪功學員沒有人身自由,不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說話;每天被逼迫看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及有關材料;還逼迫發言,強逼「轉化」。法輪功學員張乃仁為逃出魔窟,從二樓跳下時不幸身亡,才使洗腦班解散。

◎2002年8月2日,西安市公安局、戶縣(鄠邑區)公安局策劃、製造了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的「8﹒2」事件。遭綁架的41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臘家灘的戶縣公安局戒毒所,遭受酷刑折磨。11月,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迫害。11月底,法輪功學員全部被劫持到西安市「610」在長安的洗腦班繼續迫害。

在「8﹒2」事件中,王大衛被迫害致死;7人被非法勞教(雷涵、王明花、肖真勇、劉俊義、許清鳳、周亞婷、張蓮蕊);10人被非法逮捕、非法判刑(韓旭、王莉、王宏、楊恆青、耿豔萍、郗麗琳、方立婷、潘芳麗、劉芳、李玉華)。

◎2003年,西安市「610」、公安局夥同電信科學技術第十研究所的惡人,誣陷法輪功學員張會普出賣所謂的國家機密。雁塔區公安分局、檢察院、法院將張會普非法逮捕、起訴,非法判刑13年。張會普被關押在渭南監獄受盡了酷刑折磨。

◎2004年10月25日晚上,寶雞市渭濱區法輪功學員段石寶因製做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戶縣公安局大王派出所警察綁架並酷刑折磨後,被劫持到寶雞氮肥廠洗腦班。渭濱區公安分局在對段石寶抄家,搶走財物的同時,綁架了他的父母、姐弟、姐夫、姪子、弟妹、兒子共九人,把他們非法關進洗腦班,每人被勒索罰款一千元。洗腦班對段石寶一家人非法折磨,段石寶的兒子被戴了幾十天手銬。段石寶被綁架到寶雞市第二看守所,被勒索罰款一萬多元,後被非法逮捕、非法判刑。段石寶的弟弟段寶軍及姪子段明剛被迫流離失所。

◎2005年1月23日上午,銅川市印台區公安分局警察萬教育、任宏川、李慶偉等一夥人,闖到東坡煤礦退休工人、法輪功學員於長春、楊巧利夫婦家,非法抄家、綁架。強令全家人脫衣搜身,一歲多的小孫女被驚嚇的不停啼哭。惡警把於長春夫婦及他們的兒子於小紅(沒有修煉)綁架走,留下一歲多的孫女和年邁有病的老母親無人照顧。

在於長春、楊巧利夫婦被綁架的同時,他們已出嫁的五個女兒的家也全部被抄。三天後,楊巧利的婆婆(法輪功學員)承受不了兒子、兒媳、孫子同時被綁架的巨大打擊和痛苦,在家中悲憤去世。印台公安分局迫於輿論的壓力,只好將於長春和其兒子於小紅在被非法關押了5天5夜後釋放,讓他們回家料理喪事。在家破人亡的情況下,楊巧利仍被銅川市印台區公安分局非法逮捕。

二、法輪功學員204人次被警察施以20種酷刑折磨

在胡太平的指揮、縱容下,全省各市區縣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 戒毒所、洗腦班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據不完全統計,在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少有47人遭受拷打;74人遭受銬刑;13人被戴鐐銬;6人被戴背銬;1人被吊銬,1人被關折磨;4人被綁「死人床」; 18人被摧殘性灌食;2人被頭撞牆;3人被長期罰站;2人遭高強度勞役;1人被關禁閉;3人被上「老虎凳」;2人被綁「鐵椅子」;1人被強迫「坐板」; 1人被關禁閉;1人被施「開飛機」酷刑;3人被施水刑;4人被打毒針;14人被灌不明藥物;2人遭受性侵害等。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2001年10月初的一天,榆林市法輪功學員呼忠厚講真相時被綁架。警察把呼忠厚劫持到公安局,非法關押在大廳地下一層的一個房間裏,用手銬銬在椅子上審問。當天晚上十點,呼忠厚被劫持到孟家溝看守所。看守所給呼忠厚上了腳鐐和背銬,呼忠厚疼的大汗淋漓。兩個犯人把呼忠厚壓在地上,不允許坐,夜裏也不讓上床。呼忠厚開始絕食抗議。一個晚上過去了,呼忠厚手臂腫脹,手銬的鐵板被完全陷在肉裏。絕食到第三天,呼忠厚又遭到毆打。

◎2001年11月5日晚9點多,咸陽市公安局高新分局警察,把國家稅務局幹部、法輪功學員李英娥綁架到咸陽市電力賓館一樓一個房間裏。一進門,惡警劉志勇一聲呼叫「上!」四、五個年輕警察把李英娥兩隻胳膊使勁向後拉,把人抬起來,紮上背銬,在椅子銬了一夜。劉志勇對李英娥拳打腳踢,致使李英娥長達幾個月右胳膊抬不起來。

11月6日早晨,李英娥被劫持到廣場派出所,她和法輪功學員苟正霞被用手銬掛在兩個鐵窗上。劉志勇走來走去,用拳頭在李英娥頭上不時的打,不給吃也不給喝,連凍帶餓。一直銬到下午6點多,李英娥被劫持到秦都看守所,非法關押40多天。

◎2002~2003年,漢中市漢台區看守所惡警門全秀,在漢台區國保大隊長馬平安指示下,利用吸毒人員和刑事犯對被綁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大肆酷刑折磨 。

如:2002年3月,陝西省原漢江鋼鐵廠職工、勉縣法輪功學員許藝琴被長期戴背銬,被群毆、群踩,致使她的頭、臉嚴重變形,全身骨頭鬆動,不能起床;

2002年4月,漢台區法輪功學員楊秀蓮被毒打、體罰 ,不讓睡覺。還讓吸毒犯、刑事犯多人把楊秀蓮拉成人字形,脫光衣褲,把牙刷伸入她的陰道進行凌辱,直到牙刷上沾滿了鮮血。同時,兩名刑事犯各站一邊,用手掐她的乳頭,直至乳頭血跡斑斑;

漢台區法輪功學員余秀琴被犯人揪頭髮、搧耳光,用胳膊肘猛頂胸口,用膝蓋搗後背,用鞋底的稜邊打臀部,把余秀琴推倒後,用腳踩踏。余秀琴被打斷兩根肋骨,痛的昏死過去。惡警們又用毛巾捂住嘴,用方便麵調料兌的水從鼻子往裏灌。更殘忍的是,犯人們還輪流用手擠余秀琴的乳房,號稱擠奶,痛的她撕心裂肺。在余秀琴離開看守所時,惡警還在給她吃的止痛藥裏加了誘發精神病的藥。回家不久,她出現了幻聽、幻覺, 精神失常;

2003年8月,漢台區法輪功學員余開紅被看守所的犯人暴打,致使她小便失禁。還罰她跪著擦地板,還將她倒插在水盆裏往死裏嗆。

◎2005年7月8日,咸陽市禮泉縣老年法輪功學員馮建珍被綁架到公安局,遭警察的刑訊逼供。馮建珍的臉、頭都被打腫了;頭頂有一大塊頭髮被惡警董繼浩揪掉了;腰部、臂、腿被踢的青一塊紫一塊。後來她被劫持到興平監所時,監所隊長看到馮建珍的頭、臉又紅又腫,一片頭髮沒了,頭上血淋淋的,都看不下去,脫口說道:「把老人打成這個樣子了?」馮建珍在監所被非法關押了46天。

◎2005年1月2日,延安法輪功學員李燕芳因在西安市噴寫「法輪大法好」標語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蓮湖區看守所受盡酷刑折磨,雙腿被暴徒打斷,只能爬行。絕食後,被劫持到安康醫院。李燕芳在被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的情況下,仍被蓮湖區法院非法判刑4年,被警察抬進陝西省女子監獄。

◎2002~2005年間,共有18名法輪功學員被打毒針(4人)或被強迫服用破壞神經的藥物(14人)。包括寶雞市的李寶蓮、銅川市的劉春花、漢中市的余秀琴、以及被劫持到西安市公安局安康醫院(實際是精神病院)的 15名西安法輪功學員:2002年5人:劉愛英、孫運城、張金蘭、劉小楓,卜江紅;2003年2人:吳松崗、王宏;2004年3人:李芝榮、李昭、何秋玲;2005年5人:王錦雲、李燕芳、白昌玲、張潔、王考洋。

這些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都受到了極大傷害。最嚴重的是西安市高陵縣法輪功學員張金蘭,在安康醫院被注射了不明藥物後,精神恍惚、全身癱瘓、下身潰爛、不能行走。她痛苦的躺在床上幾年,於2008年2月1日含冤離世。

三、17人被警察迫害致死,1人的胎兒被殘殺

在胡太平任公安廳廳長期間,全省有17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警察迫害致死。他們是:西安市的王大衛、劉明侃、周清田、黃桂芹;寶雞市的孫桂蘭、陳光英、荊於學、雷秀芩;咸陽市的賈俊英、張乃仁、馮建珍的兒子、田秀蘭;漢中市的姚景民、王雲芳、王至玉;渭南市的李秦州;銅川市楊巧利的婆婆。

被迫害致死案典型實例如下:

◎孫桂蘭,女,46歲,寶雞市法輪功學員。2001年9月28日,參加心得交流會時,被警察綁架,孫桂蘭絕食抗議,於2001年10月9日被寶雞市60醫院的軍醫強行灌食時窒息死亡。

◎張乃仁,男,咸陽市法輪功學員,咸陽供電局家屬。2001年12月,被秦都區公安局綁架到203研究所招待所辦的洗腦班酷刑折磨,強逼「轉化」。他為逃出魔窟,被逼迫從二樓跳下,不幸身亡

◎李秦州,男,渭南市華縣法輪功學員,陝西華縣鐵一局重汽廠退休工人。2002年6月,李秦州、張春梅夫婦遭華縣公安局警察綁架,李秦州被關押在西安鐵一局拘留所。11月末,李秦州在拘留所被迫害死亡,死因至今不明。

◎王大衛,男,50多歲,西航公司高級工程師。2002年9月初,在「8﹒2」事件中,被戶縣公安局綁架後,在非法審訊中,被以戶縣公安局刑警大隊隊長(審訊組組長)樊和德為首的一幫惡警活活打死。為了逃脫罪責,惡警們把王大衛的遺體從高樓上扔下,妄圖偽造「跳樓自殺」的現場。

◎周清田,男 ,六十多歲,西安市長安區區委退休人員。周清田於2004年被西安公安局警察綁架。7月份,被西安市公安局惡警迫害致死。迫害詳情至今未知。

◎王雲芳,女,漢中市漢台區法輪功學員。王雲芳1997年身患乳腺癌,醫院給她判了只能活兩個月的期限。修煉法輪功後癌症消失了。2003年7月末,她被漢台區公安分局警察從家裏綁架,非法關進看守所,被酷刑折磨的不像人樣時才被釋放。回家後,身體一直不能恢復。2004年7月5日,王雲芳離世,時年49歲。

◎王至玉,女,漢中市洋縣老年法輪功學員,當地人尊稱她王老太。2005年4月12日,被當地警察綁架,當日或次日被迫害致死。迫害詳情至今是迷。

◎2001年3月,身懷胎兒即將分娩的漢中市漢台區法輪功學員張漢赟[yūn]被漢台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到洗腦班。當警察發現她要臨產了,就用車將她強行拉到三十公里外的漢江職工醫院,強行給腹內胎兒打毒針。因腹內胎兒過大,導致難產,醫生以擴張引出術、用手塞入腹內,慘無人道的將胎兒肢解後分塊取出,其殘害生命的手段令在場的人都目不忍睹。張漢赟被摧殘的下身疼痛了幾個月,不能正常行走。

第三任公安廳長王銳迫害法輪功的惡行

王銳,男,漢族,1954年4月生,陝西省渭南市富平縣美原鎮千口村人。2006年4月至2012年9月,任陝西省公安廳廳長,中共黨委書記。

(明慧網)

2002年4月2日,王銳以陝西省公安廳副廳長的身份,被來陝西的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接見。2006年王銳任公安廳廳長後,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擔任省公安廳廳長的七年半時間裏,指揮、操控陝西省公安系統,對全省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

一、全省法輪功學員448人次被迫害

王銳任省公安廳廳長期間,全省法輪功學員最少有448人次被綁架。其中,116人次被非法勞教;99人次被非法逮捕;136人次被非法關押洗腦班;159人次被非法抄家;1人被關押安康醫院;200人次被酷刑折磨;13人被迫害致死。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2006年9月1日,西安市國家安全局高玉濤等夥同東關派出所警察破壞了位於西安市東關的兩個法輪功資料點,搶劫了位於西安市南二環路後村的耗材庫房,搶走萬餘元現金和所有的計算機、打印機、刻錄機、衛星電視接收機等設備和法輪功書籍、真相資料、家用電器等。先後在不同地點綁架了法輪功學員高滿堂、壽順娣、謝新昊和龐寧等。開始,高滿堂被非法判勞教1年。後高滿堂、謝新昊和龐寧又被非法逮捕、判刑。

◎2007年下半年,西安市公安局以中共邪黨召開「十七大」為藉口,綁架了30多位法輪功學員到西安市洗腦班迫害。有:新城區的陳敏敢、劉愛英;雁塔區的王彤;碑林區的王佳麗、陳翠珍;蓮湖區的張香蓮、聶愛菊、李芝榮、王東、閆安芳;未央區的李學清;灞橋區的張明亮;閻良區的蘇海平、王娟、周豔萍、姜衛東、宋智;以及桂菊、廖敏、盧秀玲、周素英、張秀英、陳發元、須志麗、軒燕茹、陳百芳、李桂清、李桂蘭、李和平、齊萍等。其中:陳翠珍、周豔萍、李學清、李和平、黃茹俊後被非法勞教。

◎2008年,陝西公安系統以「奧運」為藉口,使全省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24人被綁架;38人被非法勞教;38人被非法逮捕,創2002年以來迫害人數之新高。例如:西安市至少有27人被綁架,其中7人被非法逮捕;12人被非法關押洗腦班。

原法輪功西安輔導站義務副站長壽順娣被蓮湖區國保綁架,用「120」急救車劫持到西安洗腦班的「防控班」迫害20天;漢中市公安局在5月6至9日四天之內,就非法抄家、綁架了8名學員。其中,5人被非法逮捕,3人被非法勞教;咸陽市禮泉縣國保大隊在 6月30日至7月2日三天內,非法抄家、暴力綁架了30多名法輪功學員。其中6人被非法勞教,12人被非法拘留。

◎2008年6月30日晚,咸陽市禮泉縣國保大隊、建陵派出所、建陵鎮政府30多人,綁架了法輪功學員袁光武和他未成年的女兒袁阿迪、弟弟袁輝武、弟媳李瑩,還有3名年近七旬的老人。當晚,他們被非法關押在建凌派出所,不讓坐凳子、就坐在潮濕的地上。一位老年婦女要上廁所,七個小時警察都沒讓上。袁光武遭到毒打。

◎2009年,寶雞市公安局以保中共竊政六十週年的」十一」穩定為藉口,綁架了23名法輪功學員,其中李會成、史美玲、李鵬、汪建文、盧鳳榮、李周文、蔡金榮、席芬茹、胡紅科、林紅軍、席拴省11人被非法判刑;另有李寶蓮、唐金讓、黨虎娃、趙福鎖、艾紹成、張建民、趙秀娥、叢學林8人被非法勞教。

◎2009年7月19日至8月20日,在漢中市洋縣公安局長丁新善的直接指揮下,洋縣城關鎮城內派出所所長梅林、副所長王餡興等五個警察相繼綁架了胡友明、董桂林、岳顯翠等11名法輪功學員,搶走了他們的電腦、刻錄機、複印機等私人財產。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除兩名被取保候審、一人被長期監視居住外,8人被非法秘密判重刑後,押往外地,從此渺無音訊。

◎2010年6月1日下午,寶雞市公安局、寶雞市渭濱公安分局、渭濱區石壩河鄉政府、西寶路派出所等單位的人員,身著便衣,統一行動,分別綁架了渭濱區劉家村的法輪功學員汪引文、劉小華,寶雞一零七廠家屬院的黨淑霞、渭濱區太平莊的楊潤祥、兩位不知姓名的法輪功學員。警察從汪引文家中搶走一台計算機、打印機和大量耗材。這6名法輪功學員被直接劫持到寶雞凌雲賓館遭受酷刑折磨,強逼「轉化」。

◎2011年8月前,寶雞地區有30多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警察綁架到寶雞潘家灣洗腦班遭受迫害。核實被迫害的學員有:被陳倉區公安分局綁架的姚亦清、馮芬蘭、杜玉嬌;被渭濱區公安分局綁架的汪引文、史轉玲、王乖彥、蘭秀梅、段明剛、史玉蘭、駱彥廷;被金台區公安分局綁架的徐春霞、曹玉華、王江梅;被扶風縣公安局綁架的馮新祥、田志耀、李新強;被岐山縣公安局綁架的徐明俠、蔡宏輝、白麥翠;被鳳翔縣公安局綁架的樊偉利。還有一些姓名不詳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2011年年底,西安市雁塔區國保大隊惡警閆楣明等人,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玲、張雲深、賀長華、陶美衣,非法抄走了三台打印機、兩台筆記本電腦、多部手機、真相資料數據盤和一張有兩萬多元存款的銀行卡。4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雁塔看守所,後被非法逮捕、判刑。

◎2012年6月12日,寶雞市金台區法輪功學員李寶榮、茹紅霞、陳秋芬在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跟蹤舉報,遭金台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三位學員在馬營派出所被戴著手銬非法關了一天一夜,都被非法抄家。她們三人又被劫持到寶雞康托賓館洗腦,迫害了9天9夜。之後,陳秋芬、茹紅霞均被非法勞教1年零3個月(茹紅霞因血壓高,被所外執行);李寶榮又在寶雞市金台區拘留所非法關押了10天被放回。

二、法輪功學員 200人次被警察施以20種酷刑折磨

在王銳的指揮、縱容下,全省各市區縣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 戒毒所及洗腦班對被綁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據不完全統計,在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少有39人遭受拷打;9人被打耳光;2人被戴鐐銬;3人遭受銬刑;1人被戴背銬;1人被吊銬,1人被關折磨;1人被五花大綁;1人被「頭撞牆」;3人被摧殘性灌食;1人被長期罰站;3人遭高強度勞役;30人被關小號;2人被上「老虎凳」;4人被電棍擊打;1人 被電擊、坐電椅、戴電帽;35人被綁「鐵椅子」;1人被關「鐵籠子」;30人被強光照眼;32人被在飯裏下藥;1人被打毒針等。

典型迫害事例如下:

◎2007年下半年,被西安市公安局綁架到西安市洗腦班的30多位法輪功學員受到迫害。警察強迫法輪功學員寫所謂的「轉化」材料,進行無休止的精神迫害。對不聽從、不配合的,警察們就採取關小號、(長時間提審)不讓睡覺、強光照射、飯裏下藥(使人精神恍惚、頭昏心慌)等手段折磨。而對惡人認為有所謂「案情」的法輪功學員,警察就將其綁在「鐵椅子」上,長時間用強光照射,長時間連續非法審訊。

◎2007年9月中旬,漢中市法輪功學員、城固縣檔案局幹部趙霞在勉縣講真相時,被勉縣公安局惡警秘密綁架,遭到警察一天一夜的吊打。

◎2008年,咸陽市禮泉縣公安局警察綁架了禮泉縣建陵鎮多名法輪功學員。警察對陳亮等瘋狂毒打,用腳在陳亮的臉部、頭部、頸部猛踩猛踏,致使陳亮整個面部變成紫黑色,頸部瘀血十分嚇人;將相依為命的陳淑賢、李寧母女倆綁架,進行謾罵、侮辱、毒打3個多小時。

◎2008年3月24日晚,咸陽市公安局惡警張進夥同正陽鄉派出所等十幾個警察,以「奧運」為由,闖到渭河發電有限公司,綁架了賀春蘭、趙寶英、孫文霞及到賀家串門的一位保姆,把他們劫持到渭電賓館。張進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扇沈愛英耳光,抓住趙寶英的頭往牆上碰。

◎2008年5月14日,咸陽市武功縣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曹俊義被警察綁架到武功縣看守所。惡警指令犯人毒打、折磨老人,逼他放棄修煉。曹俊義不配合,惡警就強行給他注射不明藥物,導致他身體消瘦、失憶、生活不能自理,連家裏人都不認識。

◎2008年5月16日晚上8點多,西安市法輪功學員李林霞和兩名法輪功學員在咸陽市被惡警張進等十幾名警察綁架。當晚,被劫持到西安市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對她說:「你知道嗎?活摘你器官。」車停在咸陽市渭城公安分局,裏面有戒毒所,李林霞雙手被戴上手銬銬在鐵環上。

17日下午,警察把李林霞雙手背銬,幾個人抓著她的頭髮,連打帶踢架到張進的車上。李林霞問:「把我送到甚麼地方去?」 張進說:「把你活埋,你們法輪功不是說活摘器官嗎?」因被銬著,下不了車,張進用腳把她踹下車。幾個警察圍住李林霞拳打腳踢,李林霞雙手和身子雙手和身子被銬在「鐵椅子」上,鎖著不能動,達六、七個小時。

◎2008年9月4日,渭南市臨渭區法輪功學員贠含玉、贠佩玉、王桂萍在講真相時,被綁架到臨渭區公安分局崇寧派出所,後又被劫持到渭南拘留所。警察用書狠抽王桂萍的臉,用手狠拽贠含玉頭髮。拘留所姓冉的所長不僅對王桂萍拳打腳踢、搧耳光,甚至用鞋底抽打她的頭及臉,致使王桂萍一連幾天出現類似腦出血症狀:頭暈、嘔吐、煩躁、抽搐。

◎2009年5月12日晚8點,寶雞市千陽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出動七輛警車與幾十人,將法輪功學員連燕玲與蔡金榮綁架到寶雞市凌雲賓館迫害。蔡金榮已六十多歲,被日夜鎖在「老虎凳」上刑訊逼供16天,身體與精神受到極大傷害。

◎2009年11月的一天早上,寶雞市法輪功學員樊偉利發真相資料時,被經二路派出所警察綁架。惡警給樊偉利戴手銬;坐「老虎凳」;不讓大小便;屋裏的高壓燈泡日夜亮著。逼問真相資料的出處,樊偉利拒絕回答。

◎2009年,被西安市雁塔區公安分局綁架到長安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陳少東、梁玉麗被毒打。陳少東的腿被打斷,梁玉麗的腿被打殘。

◎2010年6月1日,寶雞市公安局十多名警察,突然闖進渭濱區太平莊法輪功學員楊潤祥家,非法抄家,將楊潤祥帶進市凌雲賓館,致使楊潤祥遭受「老虎凳」、電擊、坐電椅、戴電帽等酷刑折磨長達12天,楊潤祥被酷刑折磨的痛不欲生。

◎2010年冬,寶雞市洗腦班的警察把老年女法輪功學員姚亦清、馮芬蘭、杜玉嬌、強行綁到「鐵椅子」上迫害,還銬住手腳,使人趴不能趴、靠不能靠、動不能動,日夜綁在上面酷刑折磨,不讓睡覺。

◎2011年4月25日,禮泉縣法輪功學員陳淑賢去寶雞妹妹家,在公園講真相時,被寶雞市渭濱區公園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派出所,陳淑賢被酷刑迫害,警察揪著年已七十的陳淑賢的頭髮搧耳光、上「老虎凳」、使她脊椎骨折。警察在她頭上墊著書用棍子狠勁打,頭裏邊嗡嗡直響,直至昏死過去好幾次。後又把她劫持回居住地禮泉縣公安局迫害。酷刑導致陳淑賢老人落下殘疾,生活不能自理。

◎2011年7月4日上午,咸陽市法輪功學員趙桂榮和苟正霞在咸陽市渭城區發放真相資料時,遭渭城公安分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至渭城公安分局文林路派出所。國保大隊大隊長劉撮勞在非法審訊時,狠毒的打她們,揪住頭髮,在臉上狠打耳光。

之後,趙桂榮和苟正霞被劫持到渭城戒毒所非法關押,兩人被折磨的血壓升高。她們要求無罪釋放,並以絕食抗議,但卻遭到強行灌食。每天兩次將她們反銬,被人按住胳膊和腿,捏住鼻子然後用開口器強行把嘴撬開,往裏灌,幾乎使人窒息。趙桂榮被迫害的半身不遂,惡人怕承擔責任,於9月19日(被非法關押77天)才將她放回,苟正霞被非法勞教。

◎2012年6月12日,咸陽市禮泉縣法輪功學員馮建英、趙亞、董亞三人去乾縣楊洪鎮講真相遭人構陷,被楊洪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把她們三人分別關在房間審問,對她們拳打腳踢,打耳光,揪頭髮,恐嚇、謾罵,用電棍毒打,而且口出狂言:「對你們法輪功不講法律,打死你跟死一隻雞一樣,隨便安上一個罪名就完事。」

三、1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在王銳任公安廳廳長期間,全省有13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警察迫害致死。他們是:西安市的李長英、薛利軍、劉愛珍、吳松崗、馬蘊靜;寶雞市的張運來、辛超、 王玉榮、 楊素瓊;漢中市的鄭翠萍;安康市的王秀珍、吳新明;商洛市的劉發琪。

典型被迫害致死實例如下:

◎李長英,女,54歲,西安電影製片廠職工。2005年9月,被西安市雁塔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隊長閆楣明等警察綁架,被非法關進雁塔看守所三個月後,又非法判勞教2年。進西安女子勞教所不長時間,李長英舊病(肝病)復發,腹脹如鼓,腿腫的很粗,勞教所才將人放回。回到家後,被原住地西安張家村派出所、街道辦事處視為重點監控對像,安排所謂的「幫教」,對她不斷的騷擾、恐嚇、洗腦。李長英心理和身體都承受到了極限,於2007年8月31日早5時含冤離世。

◎劉愛珍,女,西安市法輪功學員。2008年,被西安市灞橋分局綁架,被惡警白永華迫害致死。西安市公安局對劉愛珍被迫害致死情況,一直不敢公開。

◎王秀珍,女,安康市漢濱區法輪功學員。2007年11月21日,王秀珍發真相資料被漢濱區公安分局綁架、非法關押,直至2008年1月21日才放回。2008年5月28日,王秀珍再次被綁架。被非法拘留15天後,6月11日,王秀珍被非法勞教2年。因身體原因,被所外(在看守所)執行,王秀珍家人被敲詐勒索3000元錢。王秀珍在看守所被勞役、體罰,迫害的身體虛弱、眼睛幾乎失明。在家人多次申訴後,才被允許保外就醫,出來不久,便含冤離世。

◎鄭翠萍,女,65歲,回族,漢中市漢台區法輪功學員,原為漢台區土產公司財務人員。鄭翠萍遭當地警察殘酷迫害後,身體一直很虛弱。2007年12月,鄭翠萍再次被漢台區公安分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漢台區看守所,被強迫高強度勞役。後又被非法判勞教1年半,所外執行(在漢台區看守所)。鄭翠萍回家後,身體一天不如一天,於2009年4月28日離世。

◎王玉榮,女,寶雞市醫藥玻璃廠下崗職工、渭濱區法輪功學員。2009年9月10日,王玉榮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寶雞凌雲賓館。被二十四小時監視,強制洗腦,不許出門。渭濱區公安分局協警與王玉榮住在同一間房子,王玉榮每天的飯菜由協警打好後送來。不知飯菜裏放了甚麼藥物,僅僅五天的時間,王玉榮突然出現精神恍惚,不由自主的將頭往牆上撞。9月15日,渭濱區公安分局通知王玉榮丈夫將她接回家中。一週後,9月22日王玉榮含冤離世,年僅 45歲。

◎劉發琪,男,商洛市商州區原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商州中學退休教師。因不放棄修煉被「遊街示眾」,被非法勞教3年(所外執行)。從此,劉發琪被商州中學停發了養老金,生活極度困難。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就被商州區公安分局不斷威脅、騷擾。劉發琪在精神摧殘和經濟迫害下,身體很快衰老。2010年,劉發琪含冤離世。

◎吳松崗,男,五十多歲,西安高壓電器研究院(原西安高壓電器研究所)工程師。2011年8月,被蓮湖區公安局綁架到西安市「610」的軒平園洗腦班。9月11日,被洗腦班頭目李良及其打手迫害致死。

第四任公安廳廳長杜航偉迫害法輪功的惡行

杜航偉,男,漢族,生於1962年4月,籍貫河南省靈寶縣。2012年9月至2017年9月,任陝西省公安廳廳長。

(明慧網)

杜航偉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擔任省公安廳廳長的五年時間裏,指揮、操控陝西省公安系統對全省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犯下了嚴重罪行。

一、全省法輪功學員 340人次被迫害

杜航偉任省公安廳廳長期間,全省法輪功學員最少有340人次被綁架。其中,98人被非法逮捕;44人被非法關押洗腦班;139人被非法抄家;69人 被非法騷擾;6人被關押安康醫院;38人被酷刑折磨;6人被迫害致死。

杜航偉任公安廳廳長後,大肆迫害講真相和拒不放棄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2012年10月19日上午,渭南市蒲城縣黨睦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了發放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鄭敏、王鳳琴、王進財、楊蓮英。四位法輪功學員後被蒲城縣公安局非法逮捕。

◎2012年10月24日,漢中市公安局綁架了文麗芳、陳志賢、衛彩霞、金彩華、瞿音春、張某、劉蓮英7名法輪功學員,再加上從外地綁架來的和秋玲(西安市)、王利亞(咸陽市)和寶雞市鳳翔縣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共10人。法輪功學員們被劫持到鋪鎮皂樹村洗腦班迫害。

◎2013年9月26日晚10時,勉縣公安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杜淑明、杜淑慧姐妹及王漢斌到城東派出所,後非法關押到漢台區看守所。杜淑明、杜淑慧後被勉縣公安局非法逮捕。

◎2014年6月6日,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紅纓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王錦雲、韓玉、王棟琴、李昭、張旭午5人。後來王錦雲被非法逮捕。

◎2016年1月18日,浐灞公安分局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湯玉華(具有加拿大國籍)、趙亞琴。2月底,湯玉華被非法關押在安康醫院,後被非法逮捕、判刑。湯玉華在陝西省女子監獄期間,丈夫含恨離世。

◎2016年5月10日下午5點,咸陽市秦都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了11位正在馬潔家集體學法的法輪功學員學員,他們被劫持到咸陽市西蘭路派出所。凌晨放了6人。馬潔(女,62歲)和弟弟馬明海(60歲)、李小利(女,60歲)、張西川(40多歲)、胡女士(50多歲)5位法輪功學員第二天被非法送到秦都區吳家堡拘留所非法拘留。後馬潔、馬明海、張西川被非法逮捕。

◎2016年6月23日,安康市漢濱區公安分局綁架了永紅中學英語老師、法輪功學員羅長雲。之前,羅長雲曾八次被綁架、七次被非法抄家、三次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5年。父親因女兒無辜受迫害而悲憤離世;八十歲的老母親被驚嚇的大小便失禁、癱瘓在床;丈夫被脅迫與她離婚。

◎2016年12月8日凌晨兩點左右,西安市高陵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高陵縣公安鹿苑派出所十多個警察,以三原縣法輪功學員魏再強在電線桿噴塗真相標語為由,綁架了魏再強一家三口,後魏再強被高陵縣公安局非法逮捕。

2015年,全國有21萬多名法輪功學員實名向「兩高」控告了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使原為西安市公安局局長、因迫害法輪功犯下嚴重罪行的杜航偉十分恐懼和仇視。在他的指使下,各市區縣公安局對陝西省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大肆報復。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5年後半年開始,因為「訴江」,全省法輪功學員最少有82人被綁架;24人被非法逮捕;57人被非法抄家、騷擾;1人被迫害致死。其中:寶雞市有37人被綁架,10人被非法逮捕、判刑;西安市有18人被綁架,8人被非法逮捕、判刑;延安有10人被綁架,5人被非法逮捕、判刑;安康市2人被綁架,1人被非法逮捕、判刑;漢中市有13人被綁架。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自2015年7月6日開始,寶雞市市公安局綁架了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江寶珠、菊琴、王玉芝、孫書文、楊小紅、張金滿、王六、王玉玲8人。

◎2015年7月21日下午6點,因為「訴江」,西安市新城區法輪功學員陳敏敢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逮捕。

◎2016年1月8日至14日,因為「訴江」,延安市寶塔區公安分局綁架了劉桂清、王宏、姬延芳、尹玉珍、武聲娥、高兆玲、張秦英、王淑雲、廣素潔、王某(男)10名法輪功學員。王宏被綁架後,被戴著手銬押回原單位抄家。之後王宏、尹玉珍、劉貴清、姬延芳、武聲娥五人被非法逮捕、判刑。

◎2016年2月25日至3月1日,僅5天,寶雞市公安局綁架了參與「訴江」的竇羅蘭、林旭、於蘇蓉、郭春花、段發春、肖豔萍、徐明霞、馮新祥、余金玲、張風林、石常洲、李鵬、龔豔萍、李開輝、楊科、肖京緣、候金錄、楊麗娟、張科賢,蔡金榮20名法輪功學員。其中,13人被非法抄家。李鵬被非法關押洗腦班;龔豔萍、李開輝、楊科、肖京緣、候金錄、楊麗娟、張科賢、蔡金榮8人被非法逮捕、判刑。

◎2016年3月30日晚9點40分,西安市蓮湖公安分局,以「訴江」為由,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黨。

◎2016年3月,西安市蓮湖區公安分局為了報復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王新年,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誣陷剛剛結束七年冤獄魔難、已經妻離子散、靠打短工維生的王新年製做了真相展板,將他綁架,非法關押到安康醫院迫害。後將他非法逮捕、判刑。

在杜航偉的縱容、支持下,2017年3月21日開始,西安市公安局有預謀的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第二天,3月22日,又製造了突擊綁架前往陝西省女子監獄發正念法輪功學員的「3﹒22」事件。兩天內,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50多人。已落實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楊麗英、周靜莉、劉秀榮、楊啟珍、宋獻蘭、劉春霞、陳翠珍、陳翠珍、周鳳仙、李雪松、馬翠蘋、李自榮、郭大姐、任玉冰、柴強、徐香梅、李鳳英、劉晶、石麗敏、梁玉麗、劉樹華、肖延平、劉紅莉、謝紅燈、朱鳳珍等。其中:宋獻蘭、劉春霞、陳翠珍、陳翠珍、周鳳仙、李雪松6人被非法逮捕、判刑;周靜莉、楊麗英、劉秀榮、楊啟珍4人被非法關押洗腦班。

這是迫害法輪功以來,陝西省公安系統繼2001年9月29日在寶雞市蔡家坡一次綁架50多人的「9﹒29」事件、2002年8月在西安市鄠邑區綁架41人的「8﹒2」事件之後的第三起大規模綁架法輪功學員的嚴重事件。

二、法輪功學員38人次被警察以9種酷刑折磨

在杜航偉的指揮、縱容下,全省各市區縣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 戒毒所及洗腦班對被綁架、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據不完全統計,在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最少有9人遭受拷打;10人被戴鐐銬;7人被上「老虎凳」;2人被綁「鐵椅子」;1人被關「鐵籠子」;1人被打耳光;1人遭受銬刑;1人被戴背銬;6人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2012年11月22日早上9時,寶雞市渭濱區石壩河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柴秀芳到派出所,並於當天晚上將柴秀芳劫持到凌雲賓館,強制她坐「老虎凳」,酷刑折磨。

◎2013年5月22日下午3點多,寶雞市陳倉區公安分局綁架了法輪功學員高小尾、李敏舫。四名警察把高小尾銬在「鐵椅子」上,給其戴上頭盔,肆意毆打。

◎2013年9月20日左右,西安市新城派出所警察在西安綁架了禮泉縣法輪功學員全小燕。之後,五個警察強行給全小燕戴上手銬,開車帶她到醫院抽血。全小燕不配合他們,他們就揪全小燕的頭髮,謾罵、拳打腳踢。

◎2014年7月17日,西安市雁塔分局國保大隊夥同昆明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了在西安打工的咸陽市法輪功學員袁光武和妻子。派出所警員羅峰等人將袁光武抬上車,袁光武被警察瘋狂毒打致呼吸困難,多虧一同被綁架的楊燕雲教授用身體擋護,才得以緩解。但楊教授的臉部、眼部卻被打的青腫。

在昆明路派出所樓上,警察將袁光武踢倒在地,反覆往鼻子裏嗆水,將手臂反擰至頭著地。第二天晚上,袁光武被非法關押至雁塔區看守所,到門口時,被警察揮拳打臉、耳,致左耳失聰。在看守所,獄警對袁光武搧耳光,戴手銬腳鐐、土銬子,白天黑夜都不卸下,連續用刑長達三個月。卸下手銬時,袁光武兩臂僵曲,不能伸展。

◎2016年1月12日,漢中市勉縣公安局綁架了法輪功學員肖榮,肖榮雙手和身子被銬在「鐵椅子」刑警大隊的「鐵籠子」裏。後肖榮被劫持到漢中市看守所,手腳被銬在一起,被殘酷折磨40天。

◎2016年2月26日,寶雞市渭濱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了神農鎮茹家村法輪功學員龔豔萍、高家鎮巨家村法輪功學員李鵬。他們被關押在渭濱區凌雲賓館強制洗腦,遭「老虎凳」等酷刑折磨。渭濱分局一科科長韓寶祥親自在凌雲賓館指揮迫害。後來龔豔萍被非法關到渭濱看守所,被渭濱區公安分局非法逮捕。

◎2016年2月26日上午,寶雞市岐山縣益店鎮派出所所長陳軍等,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科賢和他的妻子張風林,他們被關押在益店鎮派出所。警察強迫張科賢坐在「老虎椅」上三天兩夜。對外封鎖消息,由10人組成的專案組,分成兩班,對張科賢進行了不分晝夜的非法審訊。第三天晚上,又將張科賢劫持到蔡家坡西機賓館,用手銬銬在椅子上三天三夜,輪流不間斷的審問,不許睡覺。之後張科賢被非法關在岐山縣看守所。半個月後,妻子張風林被放回,張科賢被非法逮捕。

◎2016年4月27日,寶雞市渭濱區高家鎮派出所警察綁架了苟家嶺法輪功學員侯新錄,侯新錄被警察銬著手銬帶走。

◎2016年5月25日下午,咸陽市秦都公安分局將5月10 日綁架的馬明海、馬潔、李曉莉、張西川四人劫持到秦都區看守所非法拘留。期間,幾名警察對馬明海進行了刑訊逼供,用黑頭套蒙住馬明海的頭部進行毒打。

◎2016年6月1日,馬潔 81歲的母親袁麗芹到秦都公安分局找辦案警察雷少偉要人。雷少偉大吼一聲:「你給我滾!」把袁麗芹老人從辦公室沙發上提起來,摔在門外。袁麗芹掙扎著爬起來,抱住雷少偉的腿,雷少偉又將老人連拖帶踢,致使老人腰部嚴重受傷,立坐困難。

◎2017年8月21日,禮泉縣公安局城關派出所竇海斌、董鑫,再次闖入法輪功學員趙亞家非法抄家。當時,趙亞沒在家,她丈夫在家。當他制止警察的非法行為時,兩個警察將趙亞丈夫打倒在地,將雙手死死的背在後邊,使盡全身力氣,用腿壓住趙亞丈夫的脖子20多分鐘,導致趙亞丈夫臉色蒼白,呼吸困難。警察的惡行被村民斥責後,才停止行惡。

◎2016年6月13日中午,寶雞市岐山縣公安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徐明霞。因為徐明霞不承認自己犯罪,拒絕穿囚衣,被眉縣看守所戴四十斤重的腳鐐加重迫害。

◎2017年3月22日,西安市公安局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李雪松(女,69歲)。李雪松被綁架到西安市未央區看守所,因不配合邪惡,被劫持到西安市安康醫院迫害,強行灌不明藥物。之後李雪松被非法逮捕。

◎2017年3月28日,西安市雁塔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張立龍、劉鳳香、趙力、王桂平被非法開庭。法輪功學員戴著手銬腳鐐走入法庭。坐下後,法官示意解開手銬,律師當即要求解除腳鐐, 但法官不允。四位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一直被戴著鐐銬折磨。

三、6名法輪功學員被警察迫害致死

在杜航偉任公安廳廳長期間,全省有6名法輪功學員被公安警察迫害致死。他們是:西安市的霍美蓮、宋秀娟;寶雞市的張會蘭;咸陽市的陳淑賢;漢中市的郭建珍;安康市的閆傳友。

◎霍美蓮,女,53歲,西安市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勞教,身體被嚴重摧殘。丈夫陳敏感被多次綁架、非法勞教、開除公職。各種打擊使她患上嚴重的貧血,曾多次被醫院搶救。2014年1月4日,西安市新城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多名惡警,闖入她家非法搜查、公開搶劫,致使大病初癒的陳妻霍美蓮在驚恐之下含冤離世。

◎郭建珍,漢中市漢台區法輪功學員。多年來被警察綁架、非法勞教、非法抄家、騷擾,使郭建珍居無定所,在提心吊膽、身心疲憊中度日。2014 年5月21日,郭建珍離開人世。

◎陳淑賢,女 ,76歲,咸陽市禮泉法輪功學員。多次遭綁架迫害、二次被非法勞教。2011年4月25日,陳淑賢在寶雞市講法輪功真相,被渭濱區公園路派出所綁架並酷刑折磨,當時昏死過去好幾次。老人被迫害致殘、生活不能自理。多年來被警察監控、騷擾。2016年2月1日,陳淑賢含冤離世。

◎張會蘭,女,69歲,寶雞市鐵路技術學院職工。兩次被綁架、非法抄家,被陳倉區惡警殘酷折磨,後又被非法勞教。2015年,她因「訴江」被警察多次威脅、騷擾。她的家遭到監控後,在邪惡的迫害中,張會蘭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壓力,身體出現肝腹水症狀,吃不下飯,時間持續了半年多。2016年6月25日,張會蘭含冤離世。

◎宋秀娟,原西安東方集團有限公司(即原兵工844廠)總工程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國防專家、原法輪功西安輔導站義務站長。被西安市「610」、公安局長期監控。2015年6月9日,宋秀娟離世。

◎閆傳友,原法輪功安康輔導站義務站長。1999年7﹒20後,閆傳友就成為安康市「610」、公安局的重點監控、迫害的對像。他被非法勞教期滿回家後,被迫無奈,全家離開安康,流落在外。由於迫害、身體被極大摧殘,一直沒有恢復,於2013年初冬離世。

第五任公安廳廳長胡明朗迫害法輪功的惡行

胡明朗,男,漢族,1967年5月生,湖北省武漢市人。2017年7月至2020年9月,任陝西省公安廳廳長、中共黨委書記。

(明慧網)

胡明朗在擔任省公安廳廳長的3年時間裏,指揮、操控陝西省公安系統,對全省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犯下了嚴重罪行。

一、全省法輪功學員 220人次被迫害

胡明朗任省公安廳廳長期間,全省法輪功學員最少有220人次被綁架。其中65人被非法逮捕;24人被非法關押洗腦班;110人被非法抄家;58人被騷擾;2人被非法關押安康醫院;22人遭酷刑折磨;2人被迫害致死。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胡明朗剛任公安廳廳長,就指使各市區縣公安局實施邪惡的「敲門行動」。2017年,全省至少有44人被非法抄家;74人被騷擾。其中, 受害最嚴重的是:咸陽市37人;漢中市34人;安康市30人。上門的警察不出示證件,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威脅,肆意抄搜,恐嚇、照像、按手印。

◎2017年10月10日,商洛市柞水縣公安局綁架了娘家在柞水縣的禮泉縣法輪功學員梁得春。第二天,柞水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郭淑琴帶領公安警察幾十人,全副武裝,荷槍實彈,跑了幾百里路,包圍了禮泉縣建陵鎮東山村的一條街道。在光天化日之下,對法輪功學員李美化非法抄家、綁架。搶走了李美化家私人財物達三、四萬元,把雙腿殘疾的李美化綁架到柞水縣看守所。2017年12月21日,柞水縣公安局警察綁架了禮泉縣去柞水縣城發真相資料的3名法輪功學員穆明武、苟小頻、李靜;2018年1月11日晚,柞水縣公安局警察綁架了禮泉縣法輪功學員李美化的丈夫袁玉龍。

◎2018年年初,商洛市柞水縣公安局非法逮捕了法輪功學員李美化、袁玉龍、李靜、穆明武、梁得春、苟小頻。將這六位法輪功學員構陷到柞水縣檢察院、法院。

◎2018年11月8日下午,寶雞市法輪功學員肖玉玲、王玉智、高其芬、王玉萍、王玉玲、張紅霞等9人在人民醫院北門西側一位法輪功學員家學法時,被警察綁架。當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東風路康拓賓館非法審訊、強制洗腦。後王玉玲、張紅霞、張君、代會蓮被非法逮捕。

◎2019年3月,漢中市城固縣第二職業中學教師、城固縣法輪功學員李志華夫婦遭到安康市漢濱區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在安康市石泉縣看守所。2019年4月12日,李志華夫婦被非法逮捕,後被非法判刑。

◎2019年7月10日,寶雞市岐山縣公安局30多個警察,非法闖進岐山縣桃源居小區一住戶,綁架了當時正在學習法輪功著作的9位法輪功學員,他們大多數是七十歲左右的老人,被非法關押在岐山縣星期五賓館非法審訊。後王瑞琴、亞蘭、徐明俠、焦炳蘭、曹錄俠、會會、邵祁虎7人被非法逮捕。

◎2019年9月28日,西安市經開中心國保和高鐵車站派出所7人闖進法輪功學員袁光武家非法抄家、搶劫、綁架。袁光武重病中的母親李彩娥(法輪功學員)被驚嚇的病情危急,袁光武在送母親去醫院後走脫,被迫流離失所。同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宋智、劉偉、張晴等。

◎2020 年 6 月 5 日下午2點~4點,寶雞市金台公安分局出動了多輛警車、幾十個警察,綁架了寶雞石油機械廠的8位老年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史翠英、寇愛梅、秦麗傑、李寶蓮、秦麗華、李寶榮,寇水玲,秦麗傑的丈夫毛洪恩(未修煉)。2020年6月29日,秦麗傑、李寶蓮、寇愛梅3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逮捕,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

◎2020年7月26日早上9點鐘左右,西安市公安局、紅廟坡派出所有預謀的在西安市西大街老關廟綁架了十多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已知被綁架的法輪學員的有:王秀雲(女,79歲)、王兵(女,79歲)、 閆風英(女,78歲)、張海侖(男,60歲)、老廉(男,80歲)、郭香蓮(女,82歲)、吳耀倫(女,79歲)。

二、法輪功學員22人次被警察施以 6種酷刑折磨

在胡明朗的指揮、縱容下,全省各市區縣的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對被非法綁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據不完全統計,在被綁架的學員中,最少有8人遭受拷打;3人被戴鐐銬;4人被綁「鐵椅子」;3人被打耳光;1人被潑涼水;3人被強服不明藥物。

典型迫害實例如下:

◎2017年9月24日,寶雞市陳倉區陽平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楊佔堂。楊佔堂在陽平鎮派出所被非法審訊後,當晚被劫持到陳倉區看守所進行迫害,楊佔堂被強制服下不明藥物。十多天後,楊佔堂變成痴呆,不會說話,不吃東西,才被家屬接回家。

◎2018年5月8日下午2時許,寶雞市渭濱區姜譚路派出所三、四個警察砸壞法輪功學員王乖燕家大門,綁架了正在學法的多名學員。席栓省當時要求警察出示證件,不料卻被警察打了幾耳光,王乖燕也遭到了警察的毆打。

◎2018年7月13日中午,咸陽市禮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城關派出所三個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何維到縣公安局,在非法審訊中,警察對何維搧臉打嘴巴。

◎2018年8月24日,咸陽市禮泉縣國保大隊王濤、劉相飛、朱攀等四人,闖進禮泉縣南大街李陽火鍋店,綁架正在打工的大法學員趙婉婉到禮泉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要趙婉婉說誰家有打印機,誰在做真相資料。劉相飛左右抽打趙婉婉的臉,並一個飛腳,踢在趙婉婉的右胸,趙婉婉被踢倒在地,痛苦的抱胸掙扎。朱攀騎在趙的身上,抓住她的頭髮,瘋狂的暴打。

◎2018年11月21日上午9點,寶雞市金台區經二路派出所一夥警察綁架了五星村法輪功學員王菊香父女,關押在經二路派出所。後二人被劫持到寶雞市第二看守所行政拘留十天。王菊香在經二路派出所的兩天兩夜中,一直被綁坐「鐵椅子」。王菊香的母親張彩霞於2018年12月底被綁架到凌雲賓館一個黑窩,被綁坐「鐵椅子」半個多月。

◎2018年11月29日,寶雞市渭濱區經二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陳德芳,關押在凌雲賓館。陳德芳被銬在「鐵椅子」上16天,後被劫持到寶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

◎2019年1月3日中午,寶雞市陳倉區周原派出所姓李的所長及幾個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薛錄蓮。在派出所,由於薛錄蓮不配合警察的非法審訊,被派出所警察暴力毆打致昏死過去,又被涼水潑醒,後送醫院急救。第二天送寶雞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 7天。

◎2019年7月10日,寶雞市岐山縣公安局30多個警察綁架了正在學習法輪大法著作的九位法輪功學員和去那裏送水果的法輪功學員宋紅旗。這些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岐山縣星期五賓館非法審訊。期間,宋紅旗被負責審訊的警察陳穎年暴力搧打頭部

◎2019年7月15日,寶雞市渭濱區高家鎮紅旗村法輪功學員楊鑫正在院子裏洗衣服,突然被闖進來的七、八個警察摁住,推進屋子裏關上門就是一頓暴打。 一個多小時後,楊鑫才被銬著雙手、雙腳從屋子帶出來。因為楊鑫拒絕上警車,又被警察一頓暴打,隨後楊鑫被一夥警察抬上了警車。惡警的這些暴行,被圍觀的一個村民制止道:「他有啥事,有法律在管,你打他幹啥?」一個警察竟然回答:「你看見我打了嗎?你拍照了嗎?」

◎2019年7月22日,寶雞市岐山縣警察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沈紅奇。沈紅奇被劫持到岐山縣星期五賓館四天四夜,被綁在「鐵椅子」上折磨。

◎2020 年9月4日,西安經開區開元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了西安法輪功學員、七旬老人雷正夏夫婦到派出所非法審訊。期間,一個叫王國慶的惡警對雷正夏進行毆打,用拳頭擊打雷的胸部、用膝蓋猛撞雷的大腿、用手掌砍擊雷的頸部。

三、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席栓省,男,寶雞市法輪功學員。2019年1月13日,席栓省被渭濱區姜譚路派出所綁架,後被關押在渭濱區看守所。 2019年10月26日上午,家屬接通知到寶雞市中心醫院,遠遠看見席栓省正在急救室被搶救。看守所警察謊稱是突發疾病,凌晨上廁所時暈倒而送醫院的。

但過後得知,席栓省在被送醫院時頭部有傷,脖子處有勒痕,身上多處有瘀血青紫。由此推斷:席栓省是在看守所遭受過暴力殘害、昏迷後才被送醫院的。因搶救無效,席栓省於2019年10月30日含冤離世。席拴省被迫害致死的真相一直是迷。

◎李彩娥,女,咸陽市禮泉縣法輪功學員,袁光武、袁輝武的母親。全家修煉法輪功,一直遭受中共迫害。兩個兒子多次被綁架、判刑,使她精神被嚴重摧殘。2020年秋,李彩娥和大兒媳張翠翠身患重疾,在西安大兒袁光武的租住房養病,突然闖進六、七個公安便衣,將袁光武壓倒在地戴上手銬,在家亂翻,老人和大兒媳都嚇昏了,叫來了救護車,送去醫院搶救。不久,李彩娥老人含冤離世。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陝西省五任公安廳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