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黨媒煽舉報風 北京遭國際多重反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4日訊】今天關注的焦點:煽動人鬥?黨媒炒作舉報「反動言論」有獎;四川一市掀「延安整風」,浙江攔截海外短信;古巴爆反共示威,當局用中共技術封網;北京人權記錄惡劣,引國際多項反制;習提「糧安如國安」引猜測,薄熙來舊部應聲落馬。

煽動人鬥?黨媒炒作舉報「反動言論」有獎

7月13日,中國大陸的微博熱搜榜上出現這麼一個話題,叫「大學生撥打12339立功了」。

我們點進去一看,發現消息來自黨媒「人民網」,說的是去年12月,福建莆田一名學生在上網時,發現有人發表所謂的「反動言論」。於是,他馬上撥打安全機關舉報受理電話,導致發表言論的人被懲處。7月8日,莆田獎勵了該學生1萬元人民幣。

「人民網」還在文字下方附了幾張圖片,不但有舉報步驟的詳細教程,還列出了舉報行為的對應獎金額度,從1萬元到50萬元人民幣不等。

這條消息引來了一些小粉紅和五毛的熱議。有人說,「找到發家致富之路了」、「等待發財」等,也有人發了一張圖,上面寫著「事少錢多到帳快」。顯然都是被高額的獎金誘惑,想要去舉報別人的言論,以此獲利。

還有人說,「之前不是舉報間諜的麼?現在怎麼開始舉報反動言論了!好吧,大舉報的時代又開始了,舉報自己家人親戚的(人)快出來了。」

今年4月26日,中共公布《反間諜安全防範工作規定》,動員「全社會」積極參與「反間諜行動」,鼓勵群眾檢舉揭發。當時就有評論認為,這個規定與其說是為了防範外國間諜,不如說是為了防範本國公民。

而現在,黨媒開始直接炒作舉報「反動言論」,讓民眾鬥民眾。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這是中共從延安時代就延續下來的控制術,目的有兩個:一個是藉此打擊存在或潛在的反對派,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等於一種嚴酷的維穩。另一個是藉此破壞人際之間最基本的信任,金錢更是誘使人們當告密者,結果造成彼此提防、猜忌,社會變成一盤散沙,不再有能力聚集在一起,無法形成較大的社會力量,這是中共控制人群的根本措施之一。

唐靖遠說,這樣的舉報摧毀了人際基本的信任,也就摧毀了人最起碼的道德,人會變得更沒有廉恥。而對中共而言,這樣的人群非常方便操控、利用,永遠不會對其暴政統治造成威脅。

四川一市掀「延安整風」 浙江攔截海外短信

在煽動全民舉報的同時,一些地方也出現了鼓動體制內鬥爭的跡象。

日前,網上流傳一段視頻,顯示四川省西昌市公安局北城派出所在街頭掛出一條橫幅,上面寫著「刀刃向內 開展一場激濁揚清式的『延安整風』」。

有推特網友問,「幹部自己整自己嗎?」「我要無我啦」。

延安整風運動發生在1942年~1945年,對於親身經歷過的人來說,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當時,毛澤東利用整風、肅反、搶救和複審,爭奪了中共最高領導權,而無數愛國青年抱著抗日救國的激情去延安,卻在整風中遭受精神和肉體的迫害。

據中共黨史資料記載,從1942年2月到1943年12月底,延安的知識分子總數四萬多人,而胡喬木《回憶毛澤東》一書披露,「1943至1944一年內,僅小小的延安就清出特務一萬五千人。」許多人被逼瘋、逼死。

就是這樣一場運動,現在又被西昌市派出所掛出來宣揚,還要重新開展,只能說中共的運動來時,沒有任何群體能倖免於迫害,即使是體制內的人。

在帶動內鬥風向的同時,中共也進一步收緊了對外部信息的控制。

最近幾天,有浙江民眾在網上曬出圖片,顯示他們收到來自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的通知,稱從今年8月10日起,公司將關閉國際及港澳台短信接受功能。如果有這項需求,用戶可以在8月10日前發送短信,申請開通功能。

我們查看中國移動網站,發現果然有一份相關文件。7月10日,浙江電信、移動和聯通發布聯合公告,內容和網友披露的大同小異,給出的關閉理由是「境外詐騙短信引發國內眾多詐騙案件」,公司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人民群眾財產安全」。

這個決定引發了一些民眾的反感。有人說,「最煩的騷擾電話不去攔截,短信隨便一設置下就擋了,還用得著你去默認關閉。」

也有人說,「某國某法裡第四十條說好的通信自由呢?難道不應該是不需要的才去申請關閉麼?」「以後谷歌推特真的收不到驗證碼了,如果去申請開通的,我認為大概率會變成重點監控對象。」

古巴爆反共示威 當局用中共技術封網

中共的監控技術,不但用在本國人民身上,還輸出海外。

上週日(11日),數千名古巴抗議者走上街頭,抗議這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侵犯人權、缺乏自由、經濟狀況不斷惡化,並要求結束古巴的共產主義獨裁統治。

同一天,美國聯邦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在推特上警告說,古巴當局將「很快封鎖互聯網和手機服務,以防止正在發生的事件的視頻流傳到全世界」。

他補充說,「他們使用了中國製造、銷售和安裝的系統,來控制和封鎖古巴的互聯網。」

據美聯社報導,這次的抗議活動沒有主要發起人,民眾藉由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體公布集結點,也通過社交平台直播。因此,古巴當局立即從11日下午起,關閉了一些城市的互聯網服務,防止人們直播抗議活動。

12日晚間,全球互聯網審查監督機構「網絡干擾開放觀察台」(Open Observatory of Network Interference, OONI)報告說,古巴已經開始封鎖WhatsApp、Telegram和Signal等應用程序。

古巴的互聯網並不自由,這也不是第一次封網。之前,許多團體都認為,古巴當局在網絡審查、封鎖中,使用的可能是來自中國的技術。

2020年12月,非營利組織「戰爭與和平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在報告中指,古巴提供互聯網服務的唯一企業——國有電信公司ETECSA,其主要技術供應商是三家中國公司:華為、普聯技術(TP-Link)和中興通訊。

OONI在2017年的報告中說,「被封鎖網站的服務器指向華為設備」,古巴可能使用了華為的網絡監管系統。

2020年6月,瑞典非政府組織Qurium Media Foundation在一份報告中也指出了這一點。

北京人權記錄惡劣 引國際多項反制

這些,只是中共侵犯人權的冰山一角。而它累積的惡劣行為,也引發國際社會的反彈。

美東時間13日下午,多個人權組織在美國華盛頓DC國家廣場集會,聯合舉辦「制止北京2022年種族滅絕運動會」(Stop the 2022 Genocide Games in Beijing)的活動,旨在阻止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和其它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以及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無數罪行。

同一天,美國國務院發布了更新版新疆供應鏈商業諮詢,以回應中共在新疆地區的種族滅絕行為。這份諮詢警告說,企業和個人如果不退出與新疆侵權行為有關的供應鏈或投資,將會觸犯美國法律。

也是在13日,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報導,美國總統拜登計劃在本週內,就北京鎮壓香港民主運動,以及對新疆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宣布更多制裁措施。

12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還發布了一份關於防止種族滅絕和暴行的年度報告,點名批評6個國家,其中就有中國(中共)。

布林肯說,「我們將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包括外交手段、對外援助、事實調查圖、財政手段和接觸,以及像這樣的報告(來阻止暴行)。這份報告提高了人們的認識,並使我們能夠帶來協調一致的國際壓力和反應。」

此外,愛爾蘭共和黨參議員伯恩(Malcolm Byrne)日前對大紀元表示,愛爾蘭體育國務部長錢伯斯(Jack Chambers)向他確認,他們國家將不會有任何官員代表出席北京2022年冬奧會。

錢伯斯曾在今年4月表示,「舉辦(奧運)的國家要支持人權和基本自由,這至關重要。」

愛爾蘭媒體《日報》(The Journal)的投票結果顯示,當地民眾對中共政府的不信任程度超過84%,強烈不信任的占48%。

習提「糧安如國安」引猜測 薄熙來舊部應聲落馬

下面,我們再來關注中國大陸的糧食問題。

7月9日,習近平在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二十次會議」上著重提到糧食。他表示,要「把種源安全提升到關係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還說「糧食安全這根弦,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要繃得更緊」。

這麼嚴重的措辭,引發了外界對中國糧食狀況的猜測。

去年,除了疫情、洪水、蝗蟲,以及冰雹等惡劣天氣肆虐,上海、河南、貴州等多地的糧庫更是頻繁起火,廣東還曝出兩千萬噸鎘超標的有毒稻穀流入國家糧庫的消息。同年,習近平高調批評餐飲浪費,並強調說「手中有糧、心中不慌」。

12日,新唐人電視台引述大陸農業種植業人士王先生的分析認為,當局把種源安全提升到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可能是因為糧食和種源出了問題。王先生說,「沒那麼多糧食怎麼辦?……這個肯定要抓種子的研究,供應這些東西。」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分析,北京現在是要克服國外的一些卡脖子技術,農業裡面的種業,如果控制在國外公司手裡,中國的糧食安全就是當局的心腹大患。所以它要求科技自主,種業自主。

但是,王赫表示,解決種業問題就一定要立足於國內科研,而中共體制已經潰爛了,整個科技企業的發展環境也已經腐爛了,所以這個問題它解決不了。

另一方面,習近平9日話音剛落,13日,原國家糧食局副局長徐鳴落馬。中共中紀委的公告非常簡短,只說徐鳴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在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隻字不提他具體的違法行為。

公開資料顯示,徐鳴從2013年3月開始擔任中共國家糧食局副局長,他還是薄熙來的舊部。

2006年3月到2008年4月,徐鳴任商務部綜合司司長,這期間,商務部主要由薄熙來主管。

薄熙來空降重慶任市委書記後,徐鳴緊隨其後,在2008年4月調任重慶市委副祕書長、研究室主任。2010年到2011年,徐鳴先後任重慶市委祕書長、市委常委、兩江新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

2012年4月,薄熙來落馬;同年6月,徐鳴不再任重慶市委常委。

徐被調查的消息公布後,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網站立即發文,稱「堅決擁護支持中央決定」。

此外,13日同一天,另一位糧食系統官員——北大荒糧食集團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史中華,也被通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心琪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