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古巴人憤怒了 什麼因素引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4日訊】 觀眾朋友們好,我是橫河,歡迎大家來到橫河觀點頻道,今天是7月13日,星期二。

今天焦點:古巴多城市爆發幾十年罕見的大規模抗議,要自由反獨裁,抗議糧食藥物短缺,在疫情背後是什麼因素引起?社會主義搞不好經濟和接班人危機的共性在古巴是如何體現的?互聯網封鎖和反封鎖在古巴抗議中的意義。德州民主黨議員用拒絕民主投票的方式來保衛民主選舉?

古巴多城市爆發抗議活動。古巴抗議的原因眾說紛紜,主要是要求自由和打倒獨裁,經濟也是個重要原因,疫情期間糧食和藥品短缺更為嚴重。

古巴是殘存的屈指可數的社會主義政權之一。這次北京開世界政黨峰會,與會的20個政黨中,掌權的政黨信奉共產主義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只有中、越、古三個。這種類型和規模的抗議,在社會主義陣營消亡後還是很少見的。

社會主義政權共性一:經濟搞不好 中國例外

社會主義的共性,經濟都搞不好,越是社會主義比例大的越糟。中國幾乎是唯一的例外,而這個例外是引入了最不社會主義的市場經濟。越南的經濟目前似乎也在走中共早期改革開放的路。古巴經濟問題是否美國制裁的結果?

古巴和伊朗朝鮮不同,對古巴的制裁只是美國自己,不是聯合國制裁,其它國家可以繼續和古巴經濟來往,實際上聯合國每年都要討論通過一個譴責美國制裁古巴的決議。

如果沒有美國制裁,古巴經濟會好得多;但反過來不一定成立,即古巴經濟不好是美國制裁的結果。

古巴有78.3歲的預期壽命、99.9%的識字率和接近1.8公頃的人均生態足跡,聯合國開發署一直把古巴列為人類發展指數高水平;在2014年,古巴更是首次邁入極高人類發展指數行列。

古巴於2006年成為全球唯一符合世界自然基金會可持續發展定義的國家。後來又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等。聯合國糧農組織駐古巴的代表說,古巴是目前拉美唯一完全消除了飢餓的國家。要就是聯合國搞錯了,要就是人民需要的不僅是經濟。

又如中國,是古巴的第二大貿易夥伴,而古巴是中國在加勒比最大的貿易夥伴,因為兩國的經濟總量相差太大,按說古巴僅和中國貿易也足以把經濟和生活搞好,說明制度確實是主要問題。

我還有一個疑問,中國的遊客幫助了很多國家的旅遊業,為什麼就幫不了古巴呢,這是指疫情之前。

社會主義政權共性二:政權穩定性和持久性差

社會主義政權的另一個共性是政權的穩定性和持久性差,第一代離開後,普遍出現危機,東歐是蘇聯武力征服的,蘇聯一倒台就分崩離析了;南斯拉夫是獨立於蘇聯集團之外的社會主義國家,鐵托去世後,很快就發生政治動盪,南斯拉夫很快解體;越南和朝鮮共產黨有自己的武裝力量,在政權延續性上有相當的獨立性,但整體政權的維持跟中共的支持是分不開的,尤其朝鮮。

古巴這次也是很典型的,卡斯特羅把權力交給弟弟勞爾-卡斯特羅,算是同一代人,但現任領導人卡內爾2019年10月才擔任國家主席,今年4月才接任古共第一書記。

這才3個月不到,就發生了多年來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原因,除中共有幾十年把經濟改革當作合法性替代品外,幾乎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第一代領導人都是把革命作為合法性基礎的,第二第三代領導人一上台就面臨自己和政權的合法性挑戰。

社會主義國家政權延續解決的最好的是朝鮮,但用的恰恰是最不社會主義的方式:世襲制,即天命。王朝為什麼能世襲?打下江山是順從天意,坐江山的權力是天賜的,包括世襲。朝鮮如何實現的?白頭山血統。

古巴現在的抗議活動,自由也好,經濟也好,和現政權失去革命合法性支持是分不開的。

中共需要幫手,雖然很多被收買的國家,但以意識形態為基礎的從來就稀罕。南斯拉夫從修正主義由於反蘇變成朋友,阿爾巴尼亞、古巴、北朝鮮,比較符合遠交近攻的原則,至於和蘇聯、越南打,是爭龍頭老大和勢力範圍,當然也是爭意識形態的正統性和誰更原教旨。

當年的古巴西洋基諾,豬灣事件,導彈危機,冷戰的重大事件,不過後來由於古巴在中蘇爭端中傾向蘇聯,導致中共和古巴交惡多年,直到文革結束後才漸漸恢復。至今中共和古巴還是保持非常緊密的聯繫,在幾乎所有議題上都互相支持。

中共借建黨百年之機,舉辦了世界政黨峰會,自稱有160個國家五百多名政黨首腦參加,不過顯然能拿得出手的還不到20個,其中就包括了古巴的迪亞斯-卡內爾。

中共封殺互聯網 站人民對立面 和全世界暴君站一起

互聯網的作用。古巴在勞爾當政期間有所鬆動和開放,民間也有了互聯網,據說這次民眾抗議就沒有領導人,都是通過社交網絡聯繫,而盧比奧就直接說古巴當局用中共的技術封殺網絡,畢竟古巴互聯網依靠的是華為、中興這樣的中國公司。

當局用中共技術封網,在所有信仰共產主義實行過社會主義的政權中,中共控制最嚴密、手段最複雜,洗腦最徹底,社交網絡是一回事,但不是決定因素,蘇東巨變時期,互聯網還沒有呢。社會發展有其規律,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技術,但技術從來不是決定因素,決定因素是天意和民意。

在互聯網時代,中共用於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和全世界獨裁者暴君站在一起,伊朗推特革命時期,也是用的中共的網絡封鎖技術,而法輪功開發的自由門等翻牆技術和服務器則是抗議者依賴的工具。

古巴人反抗標記之一:美國星條旗

這次古巴人反抗的標記之一是星條旗,一個有趣的現象,當世界上爭取自由的人民抗議自己國家統治者的時候,往往打著美國的旗號,星條旗或自由女神,甚至中共在抗戰結束後和內戰期間都是打著學習美式民主自由的旗號。

而在美國,星條旗在某些人的眼中卻變成了保守派的象徵,一名德州人在他的車上畫了大幅星條旗,卻失去了一筆生意,因為客戶認為他可能是極端保守派。

有誰看到黑命貴和ANTIFA抗議中有星條旗的?美國人確實到了應該認真反思的時候了。

德州州議會表決選舉法 民主黨議員集體缺席

德州在州議會表決選舉法之際,58名州民主黨議員集體包私人飛機飛往DC,以阻止選舉法的通過(可能是出席人數達不到法定人數導致投票不合法),飛機上還沒戴口罩。

德州州長表示,這些人回到奧斯汀時會被逮捕,因為他們沒有履行他們作為選民代表的職責。同時德州眾院以76-4通過派Sergeant of Arms去逮捕他們。最具諷刺性的是他們用拒絕投票的方式來反對一項被他們說成是剝奪選舉權的法案。

我討論過大選後亡羊補牢,在立法上確保選舉的誠信,是各個州共和黨目前的重要工作之一,以前談過亞利桑那州、喬治亞州,現在是德州。立法是什麼,是民主制度的一部分,民主本來就是選票,用拒絕民主的方式來保衛民主。

最近幾十年,這種州議會議程中集體逃跑來阻撓對方議程的做法,民主黨在媒體的支持下用的最多。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