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民間異士相術高明 精準預測士大夫的官運

文/顏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4日訊】南宋年間,浙江衢縣有位精通相術的異士名叫王廷,人稱「王鐵面」。他給士大夫看相一說一個準,卻從不輕易開口。

乾道三年(1167年),他遊至臨安,並於六月三日這天去拜訪當時的起居郎洪邁王廷見到洪邁後對他說:「您的額頭看起來如此光潤、明亮,從今往後數第三十二天和四十九天,您定會有升遷之喜。」

第二天,洪邁跟下屬見面,談起王廷給他看相的事。那些官吏們聽了,也想讓王廷給看看,於是讓洪邁去請他。可王廷卻說:「我跟您所言之事尚未應驗,您就向別人推薦我,您讓我如何開口呢?等您真的升遷了,再來找我,我定不會推辭!」轉眼到了七月六日,洪邁果然被擢升為中書舍人。到了七月二十二日那天,他又被任命為直學士院。這兩個日子正好就是王廷所預言的那兩天。

一次偶然的機會,王廷還給兵部侍郎周元特、戶部郎中莫子蒙和另一位郎中何希深看過相。當時正值夏日,他對周元特說:「今年冬天您的官職會有改變,過一陣子還會被任命為某地的知州。」然後他看了看旁邊的莫子蒙和何希深,又接著說道:「一個月之後,莫郎中會得到一個兼任的官職,還會擔任一方主帥。而何郎中則會擔任監司之類的官職。」

周元特有點疑惑,對王廷說:「我最近剛奏請辭官,而且向來也沒有冬天改任官員的道理。莫郎中即使會被調往外地,也未必能獲得相對應的官職。而何郎中在四川做官十年,雖然曾多次奉御命出使外地,但如今回京還不到半年,又怎會突然被調往外地呢?」王廷說:「我只相信我的相術,而您說的卻只是人事調動。」過了一會兒,他又對周元特說:「何郎中的福祿明年就到頭了,又何止是調離京城啊!」

後來,周元特果然在十一月拜官吏部,兩年後又當上了太平州知州。莫子蒙在八月被任命為淮東主帥,並兼任直徽猷閣。而何希深則被調往福建,擔任提刑一職,但第二年就去世了。這三人的前途命運與王廷所預言的並無差別。

王廷見到洪邁後對他說:「您的額頭看起來如此光潤、明亮,從今往後數第三十二天和四十九天,您定會有升遷之喜。」示意圖,圖為明 仇英繪《東林圖》局部。(公有領域)

平江府知府徐吉卿在衢州做官時,也曾見識過王廷的相術。有一天,王廷對徐吉卿說:「從今日起往後第六十日,您將被朝廷徵召、任用。」徐吉卿聽了,笑著對他說:「咱倆既是同鄉,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可王廷卻說:「我平生從不阿諛奉承他人,又怎會戲弄您呢?您暫且先驗證這兩件事吧!一個月後,您如果收到了五百里外的親骨肉的死訊,又遇到了登高跌落的凶厄之事,那麼我之前說的話也就應驗了。」

果然一個月後,徐吉卿那位嫁給了馬希言的大女兒在臨安去世了。隨後,徐吉卿又去祖先的墳墓拜祭。他登山時,不小心從山上摔了下來,幸好被樹木擋住才沒受傷。當時,朝廷正在挑選外訪的使者,最後把他招了去。這前後發生的事都與王廷說的完全吻合。

乾道三年(1167年),王廷還去鎮江拜訪過當時的通判毛欽望。他對毛欽望說:「您的任期到了以後,將會入宮覲見皇上,被任命為郡守,但也只是空得虛名而已。」後來,毛欽望的任期滿後,果然被朝廷派往全州當郡守,但未來得及上任就退休了。

那時,王廷在鎮江府衙還遇到了金山寺的住持。他對住持說:「近日您會出遊二百里。」住持聽了不大相信。可兩天後,建康的一位官員就送信來請他。他臨行前去找王廷問卜吉凶,王廷說:「沒事,您此行必定有去有回,只是回來的那天會受到一些驚擾,但這些事都與您無關。」等住持回金山寺那天,他剛放下行李,附近的西津渡就發生了火災,周圍有十幾間出租的房舍都被燒毀了。

與楊萬里、尤袤、陸游並稱為「南宋四大詩人」的范成大曾多次擔任過朝中或地方的官職。有一年,范成大賦閒在家,王廷對他說:「您今年即使被授予了官職,也無法上任,但若能等到明年開春,就太好了。」後來,范成大被任命為提舉浙東常平,結果任命書還未下達就被撤了回去,直到第二年立春那日,又被改任為處州知州。可他到處州沒幾個月,就被召回到朝中當侍從官了。

當時,平江有個叫耿時舉的士人參加了皇帝特設的恩科,後被授予文學一職。他舉手投足間頗有一種貴族氣質,於是又被推薦去管理岳廟。王廷也見過此人,可他對范成大說:「這人不當官還能多活幾年,但只要食奉祿一天,就會沒命的。」果然沒多久,耿時舉就死了。

王廷的相術就精準到這種程度,很多士大夫的仕途都被其言中。有關王廷給人相面的神奇事,士大夫們聽說的還不止這些呢!看來,人世間的吉凶禍福皆有定數,通過鑽研、修行而掌握了陰陽術數的人,就能洞悉這其中的玄奧。

參考資料:《夷堅志》丙志卷第十七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