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華大基因採集人類基因的危險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本系列的三篇文章中,安德斯‧科爾(Anders Corr)批評了中共在全球範圍內獲取遺傳信息的行為。

第一篇詳細介紹了華大基因(BGI)採集人類基因的情況。華大基因是一家總部位於深圳的公司,是美國政府警告的對象。通過產前測試,該公司在全球採集基因,並產生了數千兆字節的數據,由中國軍方用於研究。這些研究特別關注維吾爾族和藏族,令人擔心其優生學的傾向。這些數據也可能有助於下一代基因靶向生物武器。

第二篇介紹了華大基因的歷史,包括它與哈佛大學教授的私人公司合作,並向香港發送遺傳數據的情況。

第三篇展示了哈佛學生在華大基因的虛擬實習,以及保護美國基因數據不進入中共軍事研究設施的法律策略。中共不與外國人共享其遺傳數據,美國和盟國應該立即停止與中共共享基因數據。哈佛同樣應該停止與華大基因的不負責任的合作。華大基因是一家從事不道德科學的中國公司,這是美國政府警告的主題。

7月8日,美國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回應了一家中國基因組公司從世界各地收集遺傳數據的消息,該公司可能與中國共產黨的優生學或生物武器項目有關。蓬佩奧在播客上說:「他們的政府所做的一切都與軍隊有關。打著私企旗號的一切也都與政府和軍隊有關。」

第二天,德國衛生部發言人表示,德國正認真對待一家中國公司採集基因的消息,該公司在德國和其它歐洲國家銷售產前檢測。這位發言人說,德國將向歐盟委員會提出這個問題。

遺傳學家汪健和王俊於1999年創立了一家中國公司,現在稱為華大基因,總部設在深圳,是一家最初被稱為北京基因組研究所的國有企業。華大基因的成立是為了開發人類基因組計劃。從1988年開始,王俊在美國擔任了六年的研究員。據路透社報導,華大基因部分歸中共政權所有。在其最新的年度報告中,該公司表示,它「一直在努力推動中國技術、中國經驗和中國標準『走向全球』」。

雖然路透社報導說華大基因的測試沒有在美國銷售,但廣受歡迎的基因檢測公司23andMe部分由中國公司所有。人們擔心23andMe數據是否會洩露,被黑客攻擊,或被中共政權共享。2020年,美國政府叫停了一家產前基因檢測公司在聖地亞哥的一個軍事基地附近建立機構的計劃。

美國政府在2020年警告內華達州官員不要接受25萬冠狀病毒測試包的捐贈。這些測試包由華大基因生產,並由G42集團首席執行官彭曉(Peng Xiao)促成的(註:總部位於阿聯酋首都阿布扎比的G42集團與華大基因有密切的合作關係)。彭曉計劃在內華達州建立一個冠狀病毒檢測實驗室。美國官員對病人的隱私表示擔憂,內華達州拒絕了這一捐贈。然而,華大基因在美國直接向州、郡和市官員推銷冠狀病毒測試的類似嘗試取得了部分成功,並在加利福尼亞州和堪薩斯州建立了檢測中心。

據《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華大基因在美國擁有著名的學術界的支持者,包括哈佛遺傳學家喬治‧丘奇(George Church)。他自2007年以來一直擔任該公司的科學顧問委員會成員。華大基因於2017年成立了一個名為喬治‧丘奇再生研究所(the George Church Institute of Regenesis)的研究機構,在中國有十幾名華大基因員工,與丘奇的哈佛實驗室合作。

《華盛頓郵報》總結說,該研究所試圖「合成由人造DNA製成的生物體,以及其它項目」。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丘奇還與華大基因有業務關係。希望破譯自己基因組的消費者可以將唾液樣本發送到丘奇與他人合創的星雲基因組學公司(Nebula Genomics)。該公司將唾液樣本送往香港的華大基因實驗室進行測序。」將自己的研究和與中共合作的業務混在一起的教授們可能會受到激勵,從而與極權主義國家分享更多的數據。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也與華大基因有合作關係。

2019年,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迫使一家健康科技公司「和我一樣的病人」(PatientsLikeMe)出售了由華大基因的王俊創立的中國公司iCarbonX持有的股份。「和我一樣的病人」大約有70萬人患者的健康數據。

CFIUS由傑拉爾德‧福特(Gerald Ford)總統於1975年成立,並在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擴大。

一家名為「法醫基因組學國際」(Forensic Genomics International)的華大基因子公司向中國警方出售了自2017年以來所收集的中國數百萬男性(包括兒童)的DNA數據和分析用品。沒有嚴重犯罪背景的男子和孩子不太可能會自願同意這些收集和分析程序。

據美聯社和《華盛頓郵報》報導,華大基因和G42集團(一家阿聯酋的公司)於2020年在阿布扎比建立了冠狀病毒檢測實驗室。華大基因在安哥拉、澳大利亞、文萊、哈薩克斯坦、沙特阿拉伯、塞爾維亞、瑞典和多哥建立了類似的實驗室。在薩勒曼國王(King Salman)和習近平通話後,沙特阿拉伯建立了6個僱有500名中國專家的華大基因檢測實驗室。

美國、英國、日本和歐洲的價值觀支持努力保持科學開放性和全球可及的政策。但這些政策正被中共政權利用。中共政權現在可以獲取西方和盟國人口的遺傳數據,同時不提供互惠。

鑒於中共政權有針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行為的充分記錄,以及全球廣泛的數據盜竊,民主政體與中共分享基因數據是不負責任的。儘管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the U.S. National Counterintelligence and Security Center, NCSC)發出過關於華大基因和其它中共公司採集數據的警告,但美國和盟國政府未能禁止中共收集女性遺傳數據,這是不負責任的,也是對政府保護其公民的最基本義務的失職。

作者簡介:

Anders Corr擁有耶魯大學政治學學士學位(2001年)和哈佛大學(2008年)政府學博士學位。他是《政治風險雜誌》(Journal of Political Risk)出版商、科爾分析公司委託人。他在北美、歐洲和亞洲進行過廣泛的研究。他撰寫了《權力的集中》(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即將於2021年出版)和《不侵犯》(No Trespassing),並編輯了《大國,大戰略》(Great Powers, Grand Strategies)。

原文:「How China’s BGI Is Taking Over the Human Genom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