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真面目】殘害生命 揭中共計劃生育的罪惡(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5日訊】5月31日,中共宣布推行三胎政策。當年中共強制一胎政策的受害人丁銘瑜,呼籲中共當局對計生政策造成的墮胎和家庭損失做出賠償和交代。回憶起被迫打掉二胎的那段心酸故事,丁銘瑜泣不成聲。

「我說因為共產黨的奴隸不夠用了,那現在是更不夠用了,政治局常委通過說生三胎,生三胎,那麼當時那麼殘忍的殺了幾億的小孩子,現在又要來鼓勵大家生三胎,那他們對我們這些受害者該怎麼樣賠償?怎麼樣負責?他們要給我們一個怎麼樣的交代?」

丁銘瑜回憶,2002年暑假期間,計生委的人突然來她家敲門。不給開門他們就不走,沒日沒夜的敲門,一家人被折磨得不能休息。幾天下來,吃的也沒有了,實在沒辦法,只好開門。

「我老公坐在馬桶上哭,我推門進去就在那個那種bathroom,就在廁所裡面哭,從來沒有見過他哭,我推門進去我們兩個人抱著哭,他說他無能,他不能保護我們的孩子,他說我沒辦法,我們保護不了,我們兩個人抱頭哭,因為沒辦法,每吃的,實在沒有辦法了。」

丁銘瑜被強行帶到鎮政府,為了生下已經五個多月的孩子,她想過逃跑,也曾以死抗爭,但都因為太危險而放棄了。在校方和政府的強大壓力下,她只好去醫院,被迫接受殘忍的墮胎

「然後就在第二天下午,就開了六粒的藥丸給我,我拒絕吃,我知道那是要殺我孩子的東西,她說她不她真的不願意做這種事情,但是她沒辦法,她要吃飯,她不做的話她就會要丟工作,所以她就來勸我,她說你如果不想讓你的孩子走得難受,你就吃了這個藥。」

「那個助產師,是那個人還是另外一個護士,我記憶不來,手上拿著我的孩子,那個孩子就這麼小,捲曲著在她手上。就是憋的那個不是粉嫩紅色,是那個有點豬肝,比豬肝淺一點顏色的那種,捲曲在那邊,眼睛、鼻子、嘴巴看得很清楚。她還告訴我那是個男孩。」

幼小的生命還沒出生,就這樣悲慘的死去了。倔強的丁銘瑜不肯屈服,她一定要再生一個孩子。

再次懷孕後,她東躲西藏,終於在2003年生下一個男孩。

「我怕他們來搗亂來搶我的兒子,不敢讓他們知道,不敢讓他們的人看到,用那個保齡球的那種袋子,那種提著的那種運動的那種袋子,裡面放著厚厚的紙皮在底下鋪著床單,把我兒子放在裡頭,我媽媽提著那個袋子回家。」

孩子雖然回家了,可還是不敢讓人知道,這日子還得悄悄的過。

「然後我跟我兒子在家裡面整整呆了五個多月,不敢出來,孩子也不敢出來,就在陽臺,不是陽臺,在床在那個,在那個臥室的窗口,晒太陽,晒晒太陽,見見陽光而已。」

隨著孩子慢慢長大,家人通過請客送禮給孩子上戶口,到了上學的年齡,又開始發愁。剛好有人透露一個信息,讓丁銘瑜看到了一線生機。

「到了好像我兒子要上一年級的時候,那一年我的我兒子的乾媽,她告訴我說,有人告訴她新加坡可以去,小孩子可以去留學,大人可以去陪讀。告訴了我這個信息,我相信就像抓到了那救命稻草一樣的。」

丁銘瑜準備帶著孩子去新加坡闖一闖。這或許是一條艱辛的路,但為了自由,為了孩子,她覺得再苦也心甘。母子倆的新加坡之旅是否如願以償?我們下期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