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子:他們在我背上插兩個電極 要把我皮電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6日訊】「我的全身上下都被電過,包括十個指尖。他們甚至在我的後背插上兩個電極……他們興奮的大喊:『把他的皮都電焦!』」

這是清華學子王為宇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關入大陸某「法制培訓中心」的一段酷刑經歷。2021年7月13日,2021年國際宗教自由峰會在美國華盛頓DC舉行。在法輪功專場邊會上,王為宇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1996年,王為宇獲得清華大學學士學位,並被推薦攻讀博士。讀博士的第一個學期,王為宇開始修煉法輪功。清華大學當時有11個煉功點,每天超過500名師生煉功。

1999年,中共因恐懼法輪功太受民眾歡迎,下令鎮壓。

殘酷打壓下,王為宇被迫放棄博士學位,近10年的青春年華不得不在中共黑暗的監獄中度過。

在中共的謊言妖魔化宣傳中,王為宇的一位好友甚至威脅他:「如果你繼續煉法輪功,我會殺死你。」

為了迫害法輪功,中共編造了「1400」例「殺人、自殺、死亡」的案例,炮製「天安門自焚偽案」,以栽贓嫁禍法輪功,製造仇恨,企圖使迫害「合法化」。但這些都一一被國際社會證實是謊言。

新唐人電視台一部分析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影片《偽火》(False Fire),獲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

在獄中,王為宇全身上下遭到電擊,遭持續毒打,冬天只能穿著單薄的夏衣,被關小號……

以下是他的發言稿翻譯:

大家下午好,我叫王為宇,1973年出生在中國山東省。1996年,我獲得清華大學學士學位,並被推薦攻讀博士。第二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功。

我是進入清華後了解法輪功的。因為當時所有的公園、社區和學校裏,多年來,都可以公開煉功。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在這些公共場所和平的打坐煉功。所以1997年1月開始博士課程的第一個學期,當看到法輪功的書時,我立即拿了起來看。書裏講述了「真、善、忍」的道德原則,這個說法很吸引我,以至於我在接下來幾小時內就看完了整本書。

我深深意識到這就是我想要的,這就是人們應有的生活方式:人的本性決定了人要做一個好人,違背這些原則實際上是背叛了自己的內心。

清華校園的數百名法輪功學員歡迎我加入法輪功修煉。據印象,清華大學當時有11個煉功點,每天超過500名師生煉功。

但是,自1999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對法輪功發起殘酷鎮壓後,我的家人和我本人經歷了14年的迫害。我兩次被學校休學,並因大規模的鎮壓而被迫放棄博士學位。我被天津當局關押並酷刑折磨了近十年。我在29歲時被判刑,因當局對法輪功的鎮壓,我失去了三十(多)歲那段時間的青春年華。甚至在獲釋後,仍受到中共警察和特務的嚴密監控。

1999年秋的那個學期,我所在院系的黨委副書記讓同學們在教室中輪番對我指責兩個多小時。在熟悉的教室裏和熟悉的面孔面前,我毫無防備的突然被帶到幾十人面前站著,被訓斥。我仍無法忘記我好友的臉,他站起來威脅我說:「如果你繼續煉法輪功,我會殺死你。」當時我非常震驚——我不知道宣傳能使一個人發生如此驚人的改變。

2002年8月,在我因堅持信仰被大學開除後,一次我正走在街上,突然被一群陌生人打倒在地。他們打掉我的眼鏡,踩在我的頭上。這些暴行讓路人感到驚訝,一些人圍觀。襲擊者告訴路人說我是小偷。我喊道:「我是法輪功學員,不是小偷。」他們嚇壞了,迅速堵上我的嘴,把我塞進一輛汽車裏。然後他們把我拉到了一個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祕密場所,叫做「法制培訓中心」。

次日下午6點到凌晨5點,我在「法制培訓中心」被沒完沒了的毆打和電擊。所謂的「教導員」電擊我的脖子,同時咧嘴大笑,一直持續電擊到電棍沒電為止。然後他們把電棍直接插進插座裏,繼續電擊。我的全身上下都被電過,包括十個指尖,他們甚至在我的後背插上兩個電極。他們用胳膊肘砸我的頭,叫我「反革命者」,並興奮的大喊:「把他的皮都電焦!」

在接下來的6個月裏,我被他們鎖在一個單獨的監禁室(小號)裏,被禁止做任何事情,包括說話、詢問日期或時間,甚至上廁所。(上廁所需要打報告,但這些請求幾乎都被拒絕了)

而且,我是在夏天被綁架的,只有隨身穿著的衣服,所以冬天我不得不緊緊的抱著腿來抵禦北京最冷的日子。

惡劣的生活條件導致我的肌肉萎縮。每天晚上,我都在女囚因遭受鞭子抽打而發出的可怕的尖叫聲中入睡。在此期間,我的父母不被告知我的情況或我被關押的地方。這些可怕的日子甚至不被中共政府視為拘留期。

接著,我被送到了北京豐台和朝陽區拘留所。這個地方的法輪功學員一直處於飢餓之中。甚至獄警也說:「這裏沒有人權。」但是法官對這些指控不屑一顧,並說:「判決不是我做出的,我只是在服從指令。」

2004年,我被送進前進監獄,獄警選出一些特殊的罪犯,一週7天、一天24小時的監視我們。這些罪犯通常是重刑犯,如殺人犯、搶劫犯和毒販子——獄警允許他們通過騷擾法輪功學員來獲得減刑。如果我多看其他學員一眼,他們就會向獄警報告。

法輪功學員被迫在戶外勞動,種蘿蔔、除草、耕地,並在工廠勞動,比如包裝糖果、做烤蛋糕的紙杯和做像排球這樣的運動球類。在手工縫製這些球類時,因為沒有任何保護措施,許多學員會意外的被鐵鉤刺穿自己的眼球。即使現在,我也吃不下那些糖果和蛋糕,因為現在我知道了它們是強制奴工產品。

如果犯人不能按時完成工作量,將受到嚴厲的懲罰,包括剝奪睡眠、剝奪食物、電擊和嚴酷毆打。我們是現代的奴隸。儘管條件如此惡劣,中共在我們面前自豪的說:「誰能知道中國監獄發生了什麼?如果任何國際組織到這裏來,他們看到的是一個美麗的監獄,他們聽到的只有讚美的聲音。」

因此,當你聽到新疆勞改營維族人或中國監獄囚犯的任何「叫好」的話時——請注意,這些假話只是反映了中共的殘忍。只有獨裁者才需要這樣的謊言來掩蓋他們的罪行。

今天在這裏,我無法列舉在中國看到的和經歷過的折磨。但我想明確指出,中共不僅僅是在迫害法輪功修煉者或中國人民。所有的民主國家,尤其是美國,幾十年來一直被他們列在議程中。經濟利益只是他們的誘餌。除非清醒過來,否則現在我們別無選擇。

順便說一下,一位獄警告訴我:「告訴你在海外的朋友,不要再給我寫信了。」

在中共沒有盡頭的鎮壓中,我意識到他們恐懼正義的聲音。

所以你的聲音真的很重要。黑暗總是怕被暴露在陽光下。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