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棄港大讀北大馬政 成都女孩需知四真相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今年高考文科總分643分的四川成都女孩王藝瑾放棄了香港大學法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和68.4萬港元的全額獎學金,被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專業錄取的消息,被大陸各大媒體紛紛報導。之所以其被熱炒,無外乎其符合了當下的政治氛圍,符合了當下中共洗腦的需要。

根據報導,筆者推測,女孩放棄港大的理由應該與當下香港的亂局有關。報導指,女孩的父母都是語文教師,「從小父母就很重視對她進行愛國主義教育、感恩教育。日常生活中,她的父母對國家大事比較關心,一家三口在家時常會討論時事熱點。」想必,香港的爭取自由、民主的運動也在一家人的討論範圍,不過,他們很有可能受中共長期宣傳和洗腦的影響,分不清中共和中國、中國人,分不清什麼是真正的愛國,從而將香港人的抗議運動視為是在「顛覆國家」。

在中共、父母的影響下,女孩選擇北大馬克思主義專業,甚至表示「選這個專業是因為真心喜歡」、「我覺得我能從中找到樂趣」也就絲毫不奇怪了。顯然,攻讀這樣的專業,而且是四年之久,女孩不過是在繼續自己的洗腦之旅。

那麼,女孩上了北大,有沒有機會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呢?在筆者看來,在當下處於被中共鉗制思想中心的北大,在老師噤若寒蟬、不敢在課堂上亂說一句的北大,如果女孩不有意識地去反洗腦,還是不容易的。除非她可以成功學會翻牆,可以瀏覽外部世界真實的消息。

針對其所學的專業,筆者建議,女孩需要了解以下四個真相:

一、馬克思信仰的是撒旦教,其一直意圖毀滅世界。

早年的馬克思是一名基督徒,但在大學後期,馬克思的性格突然發生了轉變。他在一篇論文中,六次重複了「毀滅」一詞——他的同學沒有任何一人在考試中使用此詞。於是,「毀滅」成了馬克思的綽號。他在一首詩裡寫道:「我渴望向上帝復仇」。在另一首詩中,他說:「夢想成為恐怖之王,毀滅整個世界」。

根據各種資料,馬克思加入了撒旦教,並經歷了獻祭儀式。他終其一生,都受到撒旦教的影響,甚至在他病重時,還採用撒旦教的儀式祈禱。西方宗教認為,撒旦是由墮落的天使變成的魔鬼,故而對上帝充滿仇恨與妒嫉,而撒旦教會正是宣揚對上帝和對人類的仇恨(因為上帝創造了人類)。

而另外幾個共產黨的導師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都緊跟馬克思的步伐,仇恨人類,禍害世人。

二、《共產黨宣言》被馬克思稱為「污穢之書」。

為了實現其「毀滅世界」的夢想,馬克思創立了以暴力鬥爭為核心的共產理論,以「人間天堂」、「唯物論」等來迷惑眾生,還在《共產黨宣言》中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直接點出。

事實上,這個幽靈就是馬克思心目中的撒旦。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只是引誘無產階級和知識分子去實現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那時的馬克思就已經為自己定下了目標,即毀滅這個世界,以世界的震盪、劇痛、動亂為基礎,建起他的王座。換言之,他根本沒有幻想要為人類、無產階級或社會主義服務。他們要做的是「我們發起戰爭,針對宗教、國家、家鄉、愛國心的所有主流觀念。」

更令眾多的共產黨人難以置信的是,馬克思居然把《共產黨宣言》稱為「糞——污穢之書」。而這本污穢之書卻被列寧奉為經典,被毛澤東視為「放之四海而皆準」,被所有信奉共產黨的國家高高捧起。

三、馬克思親情冷漠 對人類輕蔑與仇視。

馬克思對於人類也是極為鄙視的,甚至對身邊的人也沒有愛。他與妻子燕妮的關係十分糟糕,而且從不盡養家的義務;三個孩子因為缺少營養而死,兩個女兒和一個女婿自殺。他與女僕暗通款曲,還有了一個私生子。為了「共產主義者同盟」的聲譽,馬克思要恩格斯替罪,用恩格斯的名字為其私生子命名,由恩格斯寄養在工人之家。

至於那些連篇稱頌馬克思與燕妮的愛情如何偉大堅貞,馬克思的情詩如何純真動人,能夠陶冶人的心靈,都不過是欺世的謊言。

不僅對親情冷漠,馬克思還仇視德國人、中國人、猶太人,認為他們都是「小販」;他稱俄國人為「飯桶」,稱斯拉夫人為「垃圾人種」,是「反動」種族,應該立即在世界革命風暴中毀滅。一方面,馬克思在著作中聲稱為無產階級奮鬥,另一方面他卻稱無產階級的人為「蠢蛋、惡棍、屁股」,稱黑人為「白痴」,甚至擁護北美的奴隸制。他還公開支持英國的鴉片戰爭。

此外,儘管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級知識分子,然而,在他們的通信中,卻充滿了猥褻下流之語,這與他們的社會地位極不相稱。

四、馬克思政治經濟理論業已失敗。

二十世紀最偉大的哲學家之一的波普爾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被認為是最徹底的,在其看來,馬克思政治經濟理論是註定失敗的。

歷史主義者認為:歷史的發展是無情的,歷史進程是依照可知的普遍法則的,最後也會推進到確定的終點。如馬克思理論就宣稱物質生產規律決定歷史進程,要分別經歷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共產主義社會的過程。資本主義經濟規律蘊含著毀滅其自身的因素,因為它造就了無產階級。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並發展到共產主義,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所以它是一種徹底的歷史主義。

波普爾則認為,歷史主義不過是以權力主義和極權主義為根基的理論性假設,是自然科學中謬誤理論的產物。在他看來,馬克思主義是最精緻、影響最廣泛、最危險的歷史主義,而馬克思不可避免的失敗原因就是因為它們無法證偽,所以是偽科學的教條。

波普爾首先批判了馬克思的以經濟主義為基礎的歷史主義,因為在波普爾看來,馬克思的經濟學說從本質上來講是為他的政治學說服務的。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堅持,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社會經濟基礎決定了政治、法律等上層建築。波普爾承認經濟的作用,但他不同意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認為過分強調經濟的作用,甚至誇大為決定社會發展的唯一因素,那就徹底錯了。

其次,波普爾反對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論。他承認資本主義社會存在非正義性和非人道性的弊端,但這只是資本主義的一個初期不可避免的現象。資本主義的自由競爭原則和自由市場經濟本身不是社會弊端的根源,問題在於,對資本主義中那些盲目的和不加限制的經濟力量缺乏控制。任何不加限制的權力都是危險的,經濟權力並不比其它權力更危險,而同樣的,它也是可以被制約的。

波普爾用經濟干預主義的事實來反駁馬克思對於上層建築是專制工具的說法,指出資本主義的民主制度正是限制資產階級經濟利益和政治權利手段,而且沒有民主的制度,那麼統治階級的經濟利益和政治權力便沒有制約的力量了。

對於馬克思所謂的「資本主義內部矛盾必然滅亡,社會主義一定勝利」的預言,波普爾認為是錯誤的。

首先,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並不必然導致社會主義,而只是預示了經濟干預主義的必然性,而經濟干預主義不一定採取公有制的方式。工人階級的利益保障不需要用社會革命的暴力手段,完全可以採用社會改良和民主的手段達到這一目的。

其次,無產階級革命並非不可避免。波普爾對馬克思、恩格斯等人的暴力革命傾向極為反感,認為他們是在有意地挑撥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之間的矛盾,以使革命爆發。

最後,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並非是不可調和的。馬克思強調,資本主義的後果是周期性的經濟危機和無產階級的絕對貧困化,這些結果破壞社會生產力,激化社會矛盾,從而導致資本主義滅亡。事實上,這些問題都被現代資本主義徹底解決了。因為隨著民主制度的作用,國家社會的干預保障了剝削現象的限制,資本主義初期所表現出的殘酷剝削現象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對照當今的資本主義國家和殘存的幾個社會主義國家,我們不難發現,五十多年前,波普爾對馬克思主義的批判的正確性已經一一得到了驗證:隨著民主制度的完善,資本主義國家民眾的生活在物質和精神上都趨向豐盈。而那些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國度,幾乎都走向極權統治,製造出無盡的苦難。

了解了以上關於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的四大真相,女孩不妨想想:信奉馬克思主義的中共、推崇暴力的中共又能是什麼貨色呢?不妨再去了解一下真正的中共黨史,了解一下中共在70年間,是如何發動一個個運動,戕害上億中國人的。如果還有疑問,那麼不妨再看看《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這幾本將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真面目系統扒光的書。如此,女孩或許會明白,離開所學專業、遠離中共才是正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