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人誤入「天宮之院」 遊覽蓬萊瞬移到家

文/杜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6日訊】宋哲宗元佑年間,有名書生誤入「天宮之院」,遇到了唐朝宰相裴休。書生遊歷蓬萊後,在裴休老人的安排下,瞬間移動回到了家鄉……

宋朝時期,浙江明州(今寧波)有一名陳姓書生。有一年他入京趕考,由於家境貧窮,籌辦行裝困難造成時程有些延後。於是陳生決定在定海搭乘大商人的商船,想要經海路到通州(今江蘇南通縣)再向西行。同行的還有十多艘舟船。

一天,商船航行在大洋中,忽然遇到一陣暴風,掀起了如山般的巨浪,行船隨著巨浪起伏不定。一會兒,陳生看到前後的舟全都翻了,船上的人們接連掉進海裡。惟獨他所搭乘的商船得力於水手矯健敏捷,迅速張帆,乘風而去。

一路向東行駛了幾日,颶風才停止。看著茫茫海域,不像平日行過的地方,眾人恍然陷入迷津,不知道何處是岸。這時,陳生聽到一陣鐘鳴聲,用手一指、回頭一望的時間,看見遠處顯現出一片山川,船隻於是急忙向其駛去,果然得以靠岸。這幾天陳生經歷了海上驚魂,到這時恐懼的心才稍得緩解。

他登上岸後,看到前方有條小路。於是沿路而行,左右二邊都是茂密的草木,珍稀罕見的鳥兒在天上飛鳴。陳生走了十多里,赫然看見一座精舍,金碧輝煌,格外耀眼奪目,上頭寫著幾個字「天宮之院」。隨即,他進入院中準備瞻仰禮拜。

穿過幽寂的長廊,陳生看到堂上有一位老人垂足端坐在胡床上。老人龐眉鶴髮,容貌清瘦,似乎正在講解學問,老人的左右兩邊站著約有三百多人,全都穿著白袍,戴著烏巾。他們看見陳生進來,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問他怎麼會到這兒來。陳生就把海上的經歷告訴了他們,眾人都很憐憫他的遭遇。

於是,有人為他安排居住的行館,還帶他來到一處招待客人飲食的屋室。所有的器皿都是用金玉製成,提供的飲食也很精美淨潔。陳生所吃的蔬菜,都像是草藥之苗,味道極其甘美,但又不知道那具體是什麼植物。

老人對他說:「我們都是中原人。唐朝末年發生黃巢之亂後,我們來到這裡避難,所以不知現在是什麼年代?如今中原天子姓什麼,都城還是長安嗎?」

陳生介紹說,「自從李唐皇朝滅亡後,又經過了五代,共五十多年,天下才泰平安定。如今皇帝姓趙,國號宋,都城在汴京(開封),大宋海內承平,不用兵征,猶如唐虞之世。」

那位老人一面點頭,一面感慨嘆息,他命二名弟子帶著陳生四處遊覽。陳生問那二人,這是什麼地方?那位老人又是誰?對方回答說:「我們號稱處士,並非神仙,都是世人。那位老人是唐朝丞相裴休。弟子分三等,每個等級有二百人,都隨先生學習。」他們又帶著陳生登山觀覽,沿著小路崎嶇而上,一直登到很高的地方。

那裡有一座亭,榜上寫著「笑秦」二字。那二名弟子遙指一座山峰,矗立高聳直上雲霄,峰頂上是潔白的積雪,說:「那裡是蓬萊島。山腳有蛟龍蟠繞,所以異類畏懼,誰也不敢冒然侵犯。」

陳生在那個島上停留了很久。有一天,他看著西方,心裡萌生歸意,但是並沒有對別人說。老人看出他的心思,微笑著說:「你想家了是吧?因你前世的宿緣,才到了這裡,這不是容易的事。然而,你俗緣未盡,從此一別你不會再到這裡。然而,既然你到了這裡,我應當幫你提供舟楫,去蓬萊島,待你登覽勝境後再離開吧。」於是派人安排舟楫,一會兒陳生就到了山下。

當時夜已昏暝,拂曉時分看見紅日,依靠著山嶺升起。濤浪洶湧澎湃,濤聲騰沸猶如雷霆,一片紅光籠罩,貫徹天空。霎那間,天空大明,陳生看見樓台亭閣,猶如張開雙翼飛出雲外。但是,沒有看見那裡有人居住,唯獨瑞霧瀰漫而已。

陪同他的處士說:「近代常有人跡到此,群仙有些厭倦,所以飛升到鴻蒙之外。唯有呂洞賓每年來這裡兩次,靜靜地躺臥聆聽松風。」陳生瀏覽一番後,回到了裴休老人的住所,陳生急切地懇求回家。老人答應送他回去。

島上山中生長著巨大的人參,多如人形一般。陳生本來想帶幾個回去,老人說:「這些人參連鬼神都很愛護珍惜。你帶著人參穿越海洋,恐怕會給你帶來危險。山中有良金美玉,全都是珍寶,任憑你取。」老人再三教誨告誡陳生修心養性,行善遠惡之事,又叮囑他回去後,要誦習佛經。陳生一拜再拜,與老人辭別。

老人令人領他登上一艘船,轉眼之間,陳生就已經回到了明州海邊。此事發生在宋哲宗元祐年間(1086年—1094年)。對於這件事,舒亶(1042年—1104年,字信道)記載得很詳細。官員張邦基在寧波時,曾試著搜尋原本,但是沒有找到。他遇到了陳生的郡人,有人還記得此事。

當陳生回到家後,得知妻子和兒子已經去世了。他心中恍然不安,不知道該去哪兒,他想再去「天宮之院」,但是已經不可能了。他對人說起了這件事。後來,陳生得了一場大病,竟然瘋了,不久就去世了。

(據《墨莊漫録》卷三)@*#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