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榜」透天機 上天重視德行

文/周曉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6日訊】自隋唐確立科舉考試選拔人才以來,一千多年來,為歷朝歷代選拔了一大批治國安邦的優秀官員。通常,科舉考試後會發榜,凡是中舉者皆稱為「中榜」。中榜者以名列第一者為「元」,鄉試第一稱為解元,會試第一稱為會元,殿試第一稱為狀元,而殿試第二和第三名分別稱為榜眼和探花。

人世間除了有官方發布的榜單,民間亦流傳著天榜之說,意思就是上天早已決定了誰可以中榜。那麼,上天又是根據什麼定下天榜的呢?史籍中有一些故事透了端倪。

明朝山西天榜

明朝孝宗弘治辛酉年(1491),山西和順縣有一個糧戶,交完糧食後,前往布政司取通關文牒。夜晚忽然夢至一個地方,山西全省的官員都在:太原、平陽、大同的三位知府上座,澤、潞、汾、沁、遼五知位州在前席,其餘府縣依次列坐。

過了一會兒,有一官吏出現,將所攜文書放置在桌案上。山西眾官員紛紛說:「山西新舉人的天榜到了!」

隨即是開榜時間。一名官吏唱名道:「第一名李翰臣,大同府學生。」大同府縣官員皆起立應聲說:「其人孝友,多為人方便。」唱到第六名陳桂時,和順縣令應道:「其人遵父命,事繼母能孝。」

唱到第三十四名時,縣官回說:「其人放私債,逼死二條人命。」於是上首中間坐的一名官員舉筆將他的名字勾去。到第四十一名時,縣官道:「其人不孝,而且讓他的弟弟去做傭人。」那名官員遂在他的名字上打了個叉。到第五十九名,則因「其人捏造呈堂供詞,挑唆訴訟,受害者幾家,死者多人」而被除名。

唱名完畢,中間的那名官員令山西官員推舉中舉者,並從被推舉的二十五人中選了九人,寫在最後的榜單中,然後命人馬上送入場中。寫完後,糧戶也從夢中醒了過來,猶記得中舉人的名字。

第二天,糧戶通關後來到盤陀驛站,恰好遇到了陳桂。他告訴陳桂他今年舉人中了第六名。陳桂不信,糧戶就將夢中所見一一告知。等發榜後,陳桂果然中了第六名,其餘上榜之人也與其夢中所見吻合。

明朝的科舉,學子們要先考取童生,再考取秀才,再考取舉人的。考取舉人後才有資格赴京考功名、做官出仕。圖為明(傳)仇英《觀榜圖》局部。(公有領域)

唐朝探花郎夢見中第

陳彥博,福建閩縣人,是唐憲宗元和五年(810)庚寅科李顧行榜進士第三人,即探花郎。

據《永樂大典》引《閩中記》所載:「陳彥博曾在夢中到了一座公堂,只見裡面帳幔華麗,紅燭高照。正中大床上設有一案,上有一文書,金字燦然。主事的人說:『這是明年進士名錄,將要奏明上帝。』陳彥博俯身向前觀瞧,見一共有三十二人,其中有他的名字。等到發榜,果然和前面的預兆相符合。」

《前定錄》也記載了近似的故事:「陳彥博忽夢至都堂,見陳設甚盛,好像是舉行大典的陳設。庭中帷幄,飾以錦繡,中設一榻,陳列几案,上有尺牘,望之照耀如金字。陳彥博私下問事主曰:『此何禮也?』答曰『明年進士人名。將送上界官司閱視之所。』彥博驚喜,請求看一下名單。那個人將他引至案旁,彥博看見有三十二人,自己的名字在裡邊。」

唐宰相李固言曾夢見天榜

唐朝宰相李固言,出身於今河北趙郡贊皇縣李氏南祖,他為人憨直,自幼勤奮好學,元和七年(812年)狀元及第。他歷經四朝,出將入相,一生顯赫。唐文宗時期他先後任戶部郎中、給事中、工部侍郎、吏部侍郎、御史大夫,拜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崇文館大學士、宰相等,唐武宗和唐宣宗時,盛寵不衰,最終以太子少師、東都留守、太子太傅之職去世,終年七十八歲。

史載,李固言為官清正,為政不計親疏,主張任人唯賢,他處事認真不謀私利,從不為親友謀官。儘管他有口吃的毛病,平常不善言辭,但每每議論政事時,則言辭清晰,很有條理。

關於李固言中榜和顯赫的仕途,亦早有預言。在他進京參加考試途經洛陽時,曾去找一個相面很準的胡蘆先生算命,先生說:「紗籠中人,不用相問。」等到長安後,李固言聽說聖壽寺中有個和尚,可以預知人的命運,便去拜訪。和尚也道:「你是紗籠中人。」和尚告訴他,凡是能當宰相之人,神明都會用碧紗籠罩住他們的身體。

元和初年,李固言參加科舉考試,一天晚上他做夢去看榜,榜上說「李固言第二人上第」,他不解是什麼意思。等到發榜時,他去看榜,卻是一個叫李顧言的人中了第二名,而李固言沒有考中。這個李顧言後來做了監察御史。

看到天榜看到的卻是一個幾乎同名之人上榜,但這並沒有讓李固言氣餒,而這焉知不是上天對其將來中舉的預兆?元和七年,他終於被點為狀元。

而在他中狀元的前一年,他去四川遊玩,途中遇到了一位老嫗。老嫗說:「郎君明年芙蓉鏡下及第,二十二年後當宰相,並且將鎮守蜀郡。」第二年,李固言果然狀元及第,有人作詩以「人鏡芙蓉」為題目,意指考試獲得第一名。二十年後,他到蜀地做官,後又鎮守蜀郡。老嫗之語皆應驗。

參考資料:

《臣鑒錄》
《德育古鑒》
《太平廣記》出《續定命錄》和《感定錄》
《蒲錄記傳》
《閩中記》
《酉陽雜俎》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