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大午案庭審 警方疑製造「衝擊政府」栽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19日訊】河北大午集團案庭審已進行4天,當局拒絕民眾旁聽,法院外戒備森嚴。但辯護團隊頂著壓力,持續在社交媒體上公布庭審簡報。簡報顯示多名被告遭遇非人待遇,大午集團「衝擊政府」現場視頻存在諸多疑點,指向警方栽贓陷害

自7月15日至18日,孫大午案已在河北高碑店法院連續庭審4天。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宣部和司法部都直接派人到法院維穩,每名被告只允許一名家屬旁聽,法院外戒備森嚴,記者都被就地遣返。另外,所有辯護律師都有本地司法機構派人來高碑店,實施就地管控。

不過,孫大午律師團隊依然堅持對外透露庭審信息。自16日至18日,中国人权律师团網站連續3日發表當天的庭審簡報,署名「大午案法律團隊」。

簡報顯示,庭審中辯護方指出一系列官方辦案中的違法操作,以及所謂「犯罪證據」的虛假。

其中7月18日的庭審簡報透露,當日在辯護人一再的強烈要求下,法庭才播放了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團所謂「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的完整現場視頻。

簡報指,現場視頻顯示,大午集團請願人員離徐水區公安局門口有十幾米,秩序井然,辦公人員和車輛正常出入。而場面突然出現混亂的原因,是特警手持盾牌、警械從背後包抄人群,將維權群眾推向公安局門口,警察則在人群前面拉,把許多手無寸鐵的請願人員強行拉入機關內,警方涉嫌製造「衝擊國家機關」的假象,這屬於典型的誘捕行為。

此外,孫大午在看完視頻後表示,在請願人群後排有一個女的高聲尖叫,我不認識她,我希望查一下這個人,非常可疑。另一名被告、孫大午次子孫福碩也說人群中有幾個穿黑衣的人我不認識,感覺可能是便衣警察。

簡報中質疑,是否有人故意混在請願人群中製造混亂,構陷請願人員。

2020年8月4日,大午集團與徐水區國營農場因郎五莊村土地使用權爆發衝突,徐水區公安局為國營農場強拆大午集團臨時建築提供支持,並對大午集團的人員施以暴力。大午集團員工於是到徐水區政府、徐水區公安局門口討說法。當局隨後指控大午集團「聚眾衝擊國家機關」,致使徐水區公安局「秩序嚴重混亂,損失嚴重」。

此外,庭審簡報中還多次提及警方使用非法手段對被告人實施誘供、騙供、刑訊逼供等行為。

孫大午表示,在所謂「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自己「苦不堪言、生不如死」,並當庭賦詩一首:

「日月星辰全無存,晝夜刺眼長明燈;
六班甲士雙人崗,辛苦煎熬蒸煮烤;
命運無常活死屍,禁止吭聲瞪著眼;
苦不堪言信念在,默默思念大午城。」

孫福碩則表示,自己被拷在審訊椅上長達30個小時,腿都腫了,警察還威脅要把他送去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他非常害怕,才在壓力下做出後續筆錄。

一名女被告人紀瑋蓮在庭上指控,她被監視居住的房間,辦案人員將窗戶全部封死,導致她長期處於缺氧狀態。一個看管女工作人員進她的房間5分鐘就暈倒了。直到庭審前最後兩天,醫生才給了她申請多次的氧氣袋。

她說,長期缺氧和孤立封閉的折磨,令她記憶力衰退,案件細節都回憶不起來。她希望出去提審,可以放放風。她甚至抓狂的想徒手在牆上挖出一扇窗戶來透氣。

67歲的孫大午是河北保定徐水人,經常發表一些傾向於普世價值的言論,被稱為「中國企業家的良心」。去年11月11日,警方突然逮捕了他和家人以及大午集團高層等28人。公司也被官方接管。外界認為,此案可能與中共推行「國進民退」、搶劫私企資產有關。

(記者鄭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林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