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廣東完成世界首例無缺血心臟移植 存3大疑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16日,廣東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中山一院)召開新聞發佈會,正式宣佈「世界首例無缺血心臟移植」手術獲得成功。

據相關報導,醫院方面介紹稱,本例手術接受移植的是一名67歲的男性患者。5月24日,他在中山一院被確診為擴張型心肌病。6月26日,等來合適供體,中山一院副院長何曉順主持召開了術前籌備會,手術歷時4.5小時,將捐獻者心臟在全程「不中斷血流」、「不停跳」的情況下移植給受者。供體心臟來自一名腦死亡的器官捐獻者。

從上述主要信息中,也透露出了這三大疑問。

疑問一,極短器官等待時間。本例從配對、獲取器官進行手術,僅僅一個月。

如果對照美國──有龐大且悠久的器官捐獻系統、發達且完善的全國捐獻網絡,以及世界第一的器官捐獻率,根據美國衛生部數據,心臟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約為0.6年。如這個著名案例、甚至讓環球時報網刊文質疑享有特權的美國前副總統切尼(Richard Cheney),在2012年心臟移植手術前,其實已經在移植名單上排隊等候近2年(20多個月)的時間,換言之,切尼從六十七八歲等到七十一歲,這同時說明,美國的器官捐贈已經有非常制度化且公平的系統,並且被嚴格監管,即便貴為國家領導人,都沒有辦法插隊或享受特殊對待。

器官移植等待時間多寡,同時還涉及另一個數據,即每百萬人口捐獻率。據中共衛健委和紅十字總會宣稱,在2016年實現了「每百萬人口捐獻率為2.98」。但是,2019年3月5日中共兩會人代會開幕日,官媒記者在對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肺移植第一人」陳靜瑜的採訪報導中,披露的數據卻是:「雖經多年努力,我國每百萬人捐獻率達到0.03,但在美國達到26.5,歐盟也有17.8。」類似新聞還有不少,這也再度提醒外界一個常識,不要輕信中共官方有關中國器官捐獻的數據。

疑問二,供體心臟來自一名腦死亡的器官捐獻者。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國尚未有立法承認腦死亡,腦死亡器官捐贈行為根本無法實施。

截至目前,中國司法實踐中認定死亡的標準是:心臟、脈搏停止跳動,呼吸停止。儘管2010年開始的人體器官捐獻試點工作、2011年原衛生部下發的《通知》等提出心死亡和腦死亡兩套標準並行,但是子法不能大於母法,部門通知更不能凌駕正式法律。

中國沒有腦死亡立法,因而當前移植手術臨床上實施的「腦死亡」,以及患者生前簽署的器官捐獻協議,或者是家屬同意並簽字的捐獻書,不僅是無法可依,而且還涉及犯法。

也由於中國腦死亡立法空白,腦死亡判定由誰判定,判定的標準、規範、流程莫衷一是。2014年就有陸媒報導披露,「90%醫生不清楚鑒定標準」。還有報導不諱言,支持腦死亡立法的大多是醫學界尤其是器官移植人士,他們鼓吹腦死亡是否是為了追求器官移植的功利目的?這就衍生出一個嚴重的倫理問題,為了救一個病人而犧牲另一個生命。如「中國肺移植第一人」陳靜瑜連續幾年在中共兩會上提議:「加快腦死亡立法,激活器官捐獻」。

官方首席代言人黃潔夫亦曾說過:「如果強求先有腦死亡立法再做公民器官捐獻,可能再過二十年還不能做。」這句話若從另外一邊來說,即「腦死亡」一天不立法,腦死亡器官捐獻就是不合法;因為臨床「腦死亡」捐器官者,從法律上講,他還是活人,在其人體上摘取器官就是「切除活人器官」,屬於刑事犯罪行為。

疑問三,也是最後最大的一個疑問,來自於所謂「無缺血」熱移植技術的帶頭人、中山一院副院長何曉順。

何謂「無缺血」、「熱移植」?據何曉順曾經介紹,器官移植技術出現63年來都是「冷移植」,無缺血開啟熱移植,全程不中斷血流,器官「熱騰騰」新鮮植入受體。何曉順團隊分別於2017年實施無缺血肝移植手術、2018年實施無缺血腎移植手術。這次手術是首次應用於心臟移植,實現了所謂供體心臟不停跳。

值得注意,2018年期間,追查國際調查員以「四川省政法委官員」身分兩度與何曉順通電話,在第二次調查時間2018年11月16日的錄音當中,何曉順就顯得非常熱心推薦無缺血肝移植,並稱「這個技術國際上只有我們在做,我們最先做的,現在只有我們在做」。除了技術方面,還有供體來源問題。而在這2分多鐘的對話當中,調查員三度詢問關於「你們現在用的這器官,那都是法輪功的這種健康的器官」時,何曉順的回答都是非常肯定。何曉順是否應該出面說明,在他經手的器官移植手術中,包括「持續探索無缺血」的熱移植技術,有多少供體器官來自於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總而言之,廣東中山一院這起無缺血心臟移植的這三大疑問,其實也是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移植醫療長久以來的通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