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中共警衛局換馬之壼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中南海保鏢」易帥,中央警衛局局長由內部人換成外部人,中共官媒大肆報導。這樣的報導不免引人猜想,換人之舉意味著什麼?官媒既透露這個消息,說明此舉對中共至關重要;而官媒又為換馬多方解釋,唯恐外界多有猜測。猜測顯然是不可避免的,關鍵是如何解讀?這就要從中共高層警衛系統的運作說起了。

一、習近平調野戰部隊軍官主掌中南海警衛

7月15日,執掌中共中樞警衛的中央警衛局「換帥」,習近平打破慣例,徵調「外臣」入職中樞,而不是內部拔擢。官媒《多維新聞》的報導指出,其核心背景即力圖確保中共20大前的政局平穩無虞。官媒說,中央警衛局由中共中央辦公廳直接指揮,宿衛中央黨政機關重地,其核心即中央警衛團,可以說,中共最高領導人的個人安危全繫於此。

《多維新聞》還提到,2012年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違規調動中央警衛團、掩蓋其子令谷的車禍案,當時中央警衛團介入到這場可能影響中央高層權力分配的偶然事件中,同時也令這一既有機制的合理性遭到了質疑⋯⋯歷史上中央警衛局在逮捕「四人幫」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曹清本人更是親身參與者。曹清就是上一任中央警衛局長王少軍的前任。

王少軍長期在中央警衛局工作,2009年升到警衛局副局長,2015年原局長曹清去職,由王少軍接替,擔任了警衛局局長。2018年駐福建漳州的陸軍第31集團軍91師政委陳登鋁突然調任中央警衛局副局長兼中央警衛團政委。然後,王少軍2019年底卸任中央警衛局局長職務。整個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中央警衛局一直沒有局長,由副局長主持業務。直到中央警衛局長一職出缺一年半以後,最近才有北部戰區陸軍副參謀長周洪許調任中央警衛局局長,接替王少軍一年半以前留下的局長空缺。

這種「中南海保鏢」缺帥的現象,本身已經十分罕見,中共建立政權後到2019年,從來沒發生過;而更少見的情形是,習近平不是從中央警衛局這個相對封閉的特殊系統內提拔局長,而是改從野戰部隊調人充填。中共的中央警衛局業務非常特殊,而且屬於最高機密性質,通常都是從中央警衛局內部提拔熟悉警衛業務的人來擔任這個要職。

但是,習近平最近這兩年裡居然讓至關重要的中央警衛局局長職務空缺一年半,而且最後特地不再使用中央警衛局內部的候補人選,而是從野戰部隊直接抽人來擔負這個責任。是因為這個職務不再重要了嗎?要了解這個職務的特殊性,就需要了解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警衛系統。

二、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真實權力來源

中南海警衛系統的運作,不只是通常理解的高層警衛安全功能,它實際上是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權力控制制度的落實方式。這裡有兩層意思:第一,中共哪怕是在集體領導的名義下,其最高領導人始終只有一個人。而這個真正掌握其他高層人員命運的最高領導人的個人權力,並非來自他名義上的黨內最高職務;也就是說,誰才是中共真正的最高領導人,要看他是否掌握了對其他高層人員的實際控制能力。第二,最高領導人的真實權力,其實就落實在他掌控對其他高層人員日常監控的能力。這種能力靠的是直接掌握中央警衛局、機要部門和保健部門。最高領導人掌握了這三個部門,其他高層人員的個人安全就完全掌握在最高領導人的手心裡了。

在毛澤東時代,中共的中央辦公廳管三大業務:第一部分是祕書、機要業務,包括祕書局、機要通信局、機要交通局、檔案局,人數多,業務量大,涉及文書處理、機要保密、檔案管理、會議組織、來信來訪等事物;第二部分是高層領導人的生活服務;第三部分是高層領導人的安全警衛。中央辦公廳的祕書業務、檔案業務雖然工作量大,人員很多,對最高領導人的實際權力來講,並不那麼重要;真正體現最高領導人個人權力地位的是中央警衛局、機要部門和保健局。

機要交通局負責傳送機要文件,機要通信局則負責高層的兩個電話系統。其一是保密電話系統,因使用紅色外殼的電話,又被稱為紅機電話,主要安裝在部長以上的辦公室裡,有單獨的4位數電話號碼。另一個電話系統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一直被稱為「39」局,它的7位數電話號碼的前2位數是39,主要安裝在中南海、人民大會堂、釣魚台賓館和玉泉山招待所這幾處。39局的電話雖然表面上屬於民用電話,其實單獨歸中央辦公廳機要通信局管控,該局對所有紅機電話和39局系統的電話都監聽。

保健局負責最高層少數幾人的醫療保健,包括健康檢查、日常藥物服用和患病時的治療方案。保健局直接對最高領導人個人負責,很多情況只許最高領導人自己掌握。比如,從現在已披露的消息來看,周恩來晚年患癌症,其病情不讓他本人知道,而是報給毛澤東,是否需要做手術,也要毛澤東決定。周的早期癌症發現後,治療手術卻被毛澤東拖延下來,直到擴散成癌症晚期、再批准做手術時,已經無力回天了。

警衛局首先負責最高領導人的個人警衛和安全,同時也給其他高層成員指派貼身警衛,即警衛祕書;此外,毛時代的中央警衛局還負責安排高層的主要活動場所中南海、人民大會堂、釣魚台賓館和玉泉山招待所這幾處的警衛,以及高層人員的隨車警衛。

最高領導人通過直接掌握中央警衛局、機要部門和保健局來監控其他高層人員,從而維持他的個人權力。在這種監控制度下,那些一舉一動都被控制的其他高層人員能不能另起爐灶,也就可想而知了。這是中共最高領導人掌控個人權力的毛式手段,與蘇共斯大林之後的情形不同。

三、中央辦公廳可虛可實

很多人以為,上述這三個部門一向由中央辦公廳管,中共總書記是誰,他就可以掌控這幾個部門。其實未必如此,胡耀邦和趙紫陽擔任總書記的時代,上述三個部門就不歸他們這兩位總書記管,而是由鄧小平管。

毛澤東活著的時候,讓親信汪東興擔任中央辦公廳主任,替毛掌管中央辦公廳的警衛局、機要部門和保健局這三個中共高層權力控制的核心組成部分。而鄧小平掌握大權之後,大約在1981年,他把原來屬於中央辦公廳的警衛局、機要局和保健局改劃到他自己掌控的中央軍委,警衛局長由鄧小平信任的周恩來親信、原中央警衛局主管之一楊德中擔任,楊還兼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以掌握中央辦公廳的動態。通過這種手段,陳雲、胡耀邦、趙紫陽、李先念這些高層人員的個人安全,就完全由鄧小平掌握了。也正因為如此,任何其他高層人員都不敢挑戰鄧小平。

這種最高領導人的權力掌控制度之下,高層人員不方便私下會面,因為他們的警衛祕書隨時了解這些高層人員的活動;最高領導人之外的其他高層人員也不能用保密電話互相私下溝通,因為對這些電話的監聽讓談話內容完全透明,有了手機之後,高層人員個人也不允許私人使用手機。這種警衛體制屬於最高領導人集權控制的一部分,警衛們不歸他們保衛的首長管,而是聽命於上級中央警衛局。從這個角度來看,這些警衛既是保衛人員,其實也是監視人員。

鄧小平死後,由於軍委主席和總書記重新由一個人擔任,江澤民就把上述三個部門回歸中央辦公廳管,以後再也未變。由此可見,這三個部門由誰控制,不僅僅反映出中共的最高權力事實上在誰手裡,也反映出中央辦公廳處於實權還是虛權的狀態;這三個部門不歸中央辦公廳管,中央辦公廳就是虛權,總書記也沒有最高領導人的地位;這三個部門回歸中央辦公廳,就意味著中央辦公廳又成了實權。

四、中央警衛局長的更換

在中共歷史上,中央警衛局大部分時間是中央辦公廳的下屬單位,但也有十幾年(即鄧小平時代)脫離了中央辦公廳。對各任最高領導人來說,中央警衛局長的人選,直接關係到他能否實現對其他高層人員的控制。原任警衛局長是「老主子」的親信,替「老主子」掌握著很多絕密的個人資訊,又通常與「老主子」有很深的關係,「新主子」無法完全信任。因此,新上任的最高領導人往往會更換中央警衛局長。

但是,新上任的最高領導人通常不會到任之日就撤換中央警衛局長,因為他們有兩層考慮:其一,前任雖然交卸了,但如果立刻更換中央警衛局長,就會公開暴露前後任之間的相互不信任,可能因此引起兩人的摩擦甚至衝突;其二,要撤換前任的警衛局長,新任最高領導人必得考察新任人選,找到自己可以信任的人,這需要一段時間。

鄧小平1989年六四之後宣布,自己不再擔任軍委主席,但中央警衛局仍然留在中央軍委管轄之下,由鄧小平的親信楊德中掌握。1992年鄧小平警告江澤民的「誰不改革誰下台」這句話的底氣就在這裡。那時,名義上已是一介平民的鄧小平,通過楊尚昆掌握軍隊,又有楊德中指揮警衛、機要和保健這三個最高權力的核心部門,所以「平民」鄧小平實際上仍然掌握著名義上既擔任總書記、又擔任軍委主席的江澤民的命運,江澤民只能對鄧唯唯諾諾。

江澤民雖然1989年就上台了,但他奪得真正的權力之前,仍然是「平民」鄧小平的「兒皇帝」。1992年鄧南巡之後,江澤民通過曾慶紅的幫助,在陳雲、薄一波等元老的支持下,說服鄧小平削掉了楊尚昆的軍權。然後,一直等到鄧小平病重到無法視事的1994年,江澤民才敢安排其親信由喜貴來替換楊德中,自此真正掌握了最高領導人的權力。胡錦濤2002年上台後,情形也十分類似。胡錦濤前5年的「最高」領導人地位始終是十分脆弱的,因為掌控警衛、機要和保健這三個核心部門的仍然是江澤民的親信由喜貴。胡錦濤先是在2006年提拔從中央警衛局內部逐級提拔上來的曹清,任命他擔任中央警衛局常務副局長;直到2007年,胡錦濤才把中央警衛局長由喜貴撤掉,換上了曹清。

習近平上任時,中央警衛局長還是胡錦濤時代提拔起來的曹清。習近平也想換掉曹清,但為表示對胡錦濤的尊重,並未動作。習近平一直等到上任兩年多以後,才利用中央警衛局用他的專機從非洲走私象牙這件事,通過透消息給《紐約時報》和BBC,借外媒的嘴曝光了這件事。然後曹清就被換掉了,中央警衛局局長這個要害職位由原警衛局副局長王少軍接任。但是,習近平並未讓王少軍兼任中央辦公廳副主任,這意味著,習近平仍然不十分信任王少軍,因此要讓自己的親信、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鉗制著王少軍。

五、習近平信任中央警衛局?

中共歷史上,中央警衛局局長從來都是最高領導人最信任的「大內」安全主管,而新任中央警衛局局長都由內部升遷產生,每次換新局長都是「換將不換兵」,所以警衛局系統內部不會因為局長換人而出現震動。但今年習近平打破慣例,改用外部人選掌控中央警衛局系統,這就產生了兩個問題。第一,他阻斷了警衛局系統內部逐級升遷官員們的仕途,自然會讓這些官員心生不滿;第二,他的這一安排給出了明確的信號,那就是外部調人任職局長、副局長之後,今後可能會「換將也換兵」,雖然可能只是「摻沙子」,那也會引起中央警衛局系統內部的人心浮動。毫無疑問,這種「寧信外人、不信家奴」的做法,在主掌最高領導人實際權力控制要津的中央警衛局系統內肯定會引起震動,而這種震動對習近平而言,有相當大的風險。

為什麼習近平寧肯冒著這樣的風險,也一定不再從警衛局系統內提拔新人?中共官媒《多維新聞》倒是說了一句實話:「可避免長期浸淫在中南海內受高層矛盾鬥爭的影響。」這句話就是理解習近平此舉的鑰匙。其中可以解讀出兩個信息。

第一,中央警衛局系統內的主要幹部有不少人捲入了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這起碼說明,高層權力鬥爭現在又活躍起來了,而中央警衛局系統內主要幹部對習近平的「個人忠誠度」讓習近平心懷疑慮。顯然,中共「二十」大前夕,高層存在著一股結束習近平統治的不算弱小的勢力;而對習近平來說,這股勢力能不能有效串聯、形成氣候,就看中央警衛局這個監控高層成員的工具是否可以運用自如。於是,通過從野戰軍調人來掌控中央警衛局,加緊對高層成員的監控,就成了習近平的一種應對高層權力鬥爭的手段。

第二,雖然習近平無法從熟悉警衛業務的中央警衛局系統幹部中選拔出中央警衛局的「掌門人」,而從野戰軍調來的軍事幹部完全不熟悉高層警衛業務,習近平也只能信任這些野戰軍幹部,至少他們不熟悉京城高層的人和事,不敢卷進權力鬥爭的漩渦。《多維新聞》的文章表示:「從野戰部隊抽調『入京』,自然有利於使其擺脫中南海複雜的高層利益糾葛,但若從管理指揮機制上沒有改變,恐怕高層的初衷未必能夠實現。」這話的意思似乎是,這兩個新任中央警衛局正副局長未必能指揮得動中央警衛局裡面的「老油條們」。

距離中共「二十」大開會還有一年多,分析中共警衛局換馬之壼奧,可以從中多少看出一些所謂的「中南海動向」。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