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財政吃緊?中共仍瘋狂揮霍百姓血汗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常看到有關「中共沒錢了」的報道。有的說,上海、江西、河南、山東、重慶、湖北、廣東等十省市均出現公務員被追討及停發獎金的情況;有的說,中共的外匯儲備已經見底了或者是負數;有的說,中國31個省、區、市,僅上海財政有盈餘,其他的全部虧損,河南、四川、雲南等省,收支缺口都在2500億元以上;等等等等。但是,我卻發現:中共很有錢。

軍事演習很有錢

7月16日至21日,中共在浙江省外海,即東海海域進行為期6天的大範圍軍演,距台灣約243公里,距釣魚島約222公里。

7月12日至7月16日,中共在黃海有「重大軍事活動」。中國軍視網7月11日報道,北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部近日在渤海某海空域,組織跨晝夜低空布雷封鎖、空空導彈實射等課目訓練。人民網7月7日報道,東部戰區海軍航空兵某旅,連日來連續組織開展多機型、多課目、大強度的跨晝夜飛行訓練。據俄羅斯通訊社稍早報道,中共西部戰區和俄東部軍區7月將在寧夏舉行聯合軍演。

從1月4日習近平簽署中央軍委2021年1號命令向全軍發布開訓動員令之日起,從渤海到黃海到東海到南海,中共大大小小的軍演幾乎沒有停過。

2020年,「中共病毒」蔓延全中國、全世界,給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帶來浩劫大難。但是,大災大難之年,中共卻發動了幾十場軍演。

軍費支出世界第二

據今年中共「兩會」提交審議的預算草案,2021年,中共的軍費支出為13553.43億元人民幣,比2020年增長6.8%。名列世界第二。

在世界前5里,據瑞典國際和平研究所的數據,中共的軍費大於第3、4、5的印度、俄羅斯、沙特之和;據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的數據,超過第3、4、5的印度、英國、俄羅斯之和。

2012年,習近平上台時的軍費預算是6692億元人民幣;到2021年,10年間增加了一倍,這還不包括隱藏的「黑數」。

據加拿大《漢和防務評論》介紹,中共一直在從事許多新武器系統的研發,包括新一代航母、洲際彈道飛彈,以及其他尖端軟件,這些支出都沒列入預算中。

據瑞典國際和平研究所估算,中共實際軍費預算為官方公告的1.4倍,達18974億元人民幣 (2940億美金)。

核彈頭在增加

瑞典國際和平研究所6月14日發布報告說,儘管全球核彈頭數量比2020 年有所減少,中共核武庫的增長速度連續第二年居世界領先地位。2019年1月,290枚;2020年1月,320枚;2021年1月,350枚。

《華盛頓郵報》6月30日報道說,位於加州蒙特雷的詹姆斯·馬丁不擴散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獲得的商業衛星圖像顯示,在中國甘肅省覆蓋數百平方英里的乾旱地帶,數十個地方正在開工。119個幾乎一模一樣的建築工地,其特徵與人們看到的中國現有核彈頭彈道導彈發射設施相似。

該研究中心東亞不擴散項目主任Jeffrey Lewis說,這119個新的導彈發射井建成的話,將代表中共在核武庫上的歷史性轉變。這些發射井可能是為東風-41洲際彈道導彈設計的。

軍機擾台在增加

中共軍機擾台已經常態化。1月23日,13架次,1月24日,15架次;2月13日、14日,大年初二、初三,也派軍機擾台;3月26日,20架次;4月12日,25架軍機;6月15日,28架軍機進入台灣西南空域,包括可攜帶核彈頭的轟炸機。這是中共軍機擾台數量最高的一次行動。

2020年,據台灣國防部的數據,大約380架次中共軍機擾台。至去年10月7日,台灣出動戰機2972架次進行監偵、攔截,耗費成本約8.5億美元。從去年到今年,中共軍機擾台花了多少中國納稅人的血汗錢?

導彈布署在增加

1月26日,香港《南華早報》報道稱,中共在東部和西部地區相繼部署「東風-26」中遠程彈道導彈,「不僅將印度納入射程,也對駐日美海軍基地構成威脅」。

6月8日,中國廣播網軍事頻道報道,中國火箭軍在最近的夜間演練中,試射了射程達4000公里的東風-26彈道導彈。

去年8月26日,中共分別從青海、浙江向南海海域發射4枚中遠程導彈。據日本防衛廳估計,中共現有東風-26導彈72枚、東風-21導彈134枚。

美國「民兵3」洲際彈道導彈,從美國官方公布的數據看,採購價格大約在3300萬美元一枚左右。「中共國」生產的東風-26導彈、東風-21導彈,得花多少美元?

權貴家族很有錢

前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家族,可能是中共權貴家族中最有錢的。當年,江澤民當政時,一方面提拔重用了一大批嚴重腐敗分子,另一方面縱容其子江綿恆又當官又經商,「悶聲發大財」。其孫子江志成掌控的香港博裕資本公司,就是專門干「錢生錢」買賣的。

海外有爆料稱,江澤民家族在海內外持有現金和資產,合計超過5000億美元(約4萬億元人民幣)。江家控制的資產包括:基金、股票、銀行、信託、能源股份、科技股份、黃金期貨、房地產、海外控股公司、離岸公司等。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家族,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家族,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副主席賈慶林家族,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家族,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家族等,都很有錢。

維基解密「中國密件」曾披露:中共高官在瑞士銀行大約有5000個帳戶,三分之二是中共中央官員。還有150個名字尚未確認,估計是家屬。省部級以上和大多數中央委員,幾乎人人有份。

貪官很有錢

2013年1月以來,習近平查辦的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幹部達532人;查辦的億元以上貪官達100多人。中共腐敗已達到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的地步。

1月29日被執行死刑的原華融公司董事長賴小民,中共官方認定的貪腐金額為17.88億元人民幣。在22起受賄犯罪事實中,3起受賄犯罪數額分別在2億元、4億元、6億元以上,6起受賄犯罪數額均在4000萬元以上。據財新網報道,賴小民有 3 個 100:100 多套房、100 多個關係人、100 多位情婦。

3月27日,中共央視披露:大連正廳級官員徐長元家族「政商黑通吃」,涉案金額高達100多億元人民幣,僅被查封房產就有2714套,總面積達43.3萬平方米。此外,還有土地、債權、高檔轎車、進口紅酒等;涉案土地40多宗,總面積達35萬平方米;對外債權達60多億元人民幣。

搞大排場很有錢

7月5日,清華大學外語系退休30年的老教授蔣毅君的一段視頻,在推特上廣為流傳。她介紹了清華大學副校長登門給她送紀念章的情況。

她說:「我第一句話就跟副校長說,我反對做這個章……全國有700多萬這樣的章,這需要浪費國家多少人力、物力、財力。」

她還說:「比如像美國共和黨、民主黨起碼有200年歷史,人家哪一個黨大張旗鼓用納稅人的錢來過生日?動員了幾十萬的人去歌功頌德,還讓小孩唱共產主義接班人,鋪張浪費到了極點。」

7月1日,在天安門廣場有7萬多人參加中共百年「慶典」。廣場東西兩側有100面紅旗;鳴放100響禮炮;222名三軍儀仗隊用齊步、正步、齊步各100步,從紀念碑走到國旗杆;71架戰機飛過天安門上空,1000名共青團員和少先隊員組成的方陣向中共「獻詞」,有10萬隻和平鴿,10萬隻彩色氣球放飛。

大會共發放6萬多張請柬;每一名廣場參會人員有一個服務包,有紅色、橙色、黃色、藍色等多種顏色,面料使用的是防水牛津布,裡面裝著用於防疫、防晒、防雨、防暑的物品大大小小多達15種。

軍樂團由全軍10個大單位抽調組成,有一個總指揮;三軍聯合樂陣13個「百人排面」共1300名演奏員,每一排設置100人;廣場合唱團由3000名合唱隊員與14名分指揮組成。

中央廣播電視總台旗下的主要電視頻道(央視綜合頻道、財經頻道、綜藝頻道、中文國際頻道、國防軍事頻道、科教頻道、社會與法頻道、新聞頻道、少兒頻道、農業農村頻道、4K超高清頻道、CGTN各外語頻道)及廣播頻率(中國之聲、大灣區之聲、香港之聲、華語環球廣播、台海之聲、經濟之聲、音樂之聲、經典音樂廣播、文藝之聲、中國交通廣播、中國鄉村之聲)及全國各級廣播電視主頻道、主頻率對大會進行全程直播。

6月22日,中共在「鳥巢」(國家體育場)舉辦首次煙火彩排。有網民披露:「鳥巢彩排,你知道燒了納稅人多少銀子嗎?7,000萬。但這僅僅是第一次彩排。」

中共百年慶典到底花了多少錢?中共不會告訴14億中國人民,但肯定是一大筆錢。

大撒幣很有錢

7月12日,新華社報道,中共駐巴勒斯坦辦事處日前與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簽署捐款協議,捐款多少?沒有報道。

5月21日,中共在世界衛生大會上宣布:未來3年再提供30億美元國際援助。據《環球時報》2017年8月7日統計,2013年至2017年,中共對外援助(包括貸款)8774億美元(約6.1萬億人民幣)。

近四年,中共合計對外援助達60365億元人民幣,其中,對俄羅斯援助4000億美元,委內瑞拉650億美元,印尼500億美元,拉丁美洲1180億美元,巴西100億美元,厄瓜多爾120億美元,非洲600億美元,安哥拉74億美元,中東國家550億美元。

中共非把自己折騰垮不可

歷史上的英君明主,在大災大難之年,一般都會下「罪己詔」,反思自己為政之「罪」,開倉救濟,發放金帛,減免賦稅,提倡儉樸,反對奢侈,嚴懲貪官,把寶貴的人力、物力、財力用到最急需的地方,讓老百姓休養生息。

但是,今日中共,卻反其道而行之,窮兵黷武,拚命燒錢,國外到處大撒幣,國內大搞大排場,根本不顧底層百姓的死活。

去年5月,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記者會上說,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僅1000元。之後,有人進行了專門研究,發現:中國有6億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其中2.8億人月收入遠低於1000元,只有537元,折合美金為每天2.53美元。他們每天的生活消費支出低於2美元,以聯合國確定的每天生活消費支出1.9美元的國際貧困線為基準,這2.8億人實際生活在國際貧困線以下。

如果將大災大難之年中共軍演扔到大海里的錢,軍機擾台的錢,造核彈頭的錢,布置中遠程導彈的錢,用於解決最急迫的民生問題,將解決多少人上學難、看病難、住房難、養老難等老大難問題?將使多少「躺平」的年輕人,堂堂正正站起來,開創自己的事業,書寫生命的傳奇?

有人算了一筆帳,過去四年中共援外的60365億元人民幣,如果貸給國內小微企業,可解決1000萬戶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平均每戶60萬元人民幣;如果用於「三農」,可一次性實現全部1億農民的小康目標,平均每戶6萬元人民幣;如果平均分配給每個中國人,每人4378.28元人民幣。

但是,中共不是炎黃子孫,而是馬列子孫;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不代表14億中國人民;中共寧可把這些錢扔進海里,撒到海外,也不願救濟最貧困的中國人民。

時寒冰先生在《血色奢華》一文中寫道:「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敢於如此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讓它們像幻影一樣,散向無盡的黑夜。」

「血色奢華,永遠不是有人性者的選擇」,「不能帶來任何實惠,它是對財富極盡揮霍的產物,是對生命、權利和尊嚴極度蔑視的結果」;「它換來的不會是世界的敬慕,而是深深的鄙視。」

但是,這些話,中共是聽不進去的,它必將繼續折騰下去,直到最後自己打倒自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