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大午堅稱無罪:審判者未來將上被告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0日訊】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案近日在河北高碑店法院庭審。該集團創始人孫大午等人被控涉嫌尋釁滋事罪、妨害公務罪等多種罪名。但孫大午堅稱無罪,並指出,未來站在被告審判席上的是現在的審判者。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孫大午案於7月15日開始庭審。名為公開審理,卻限制旁聽人數,並且將其安置在法院的另外一間房間裡收看視頻直播,公安人員在門口肆意驅散民眾。

大午集團法務總監楊斌表示,這是一場變相的不公開審理。每個被告人只允許一名家屬進入旁聽,且身處不同房間,審判席上的人根本看不到親人:「信息封鎖的力度非常大,大午案的圖片和文字基本都發不出去,發了就是秒刪。」

根據「大午案法律團隊」發布的庭審簡報,18日庭審到晚上11點42分才結束。在翌日7月19日的庭審現場上,只休息了四個小時的孫大午發言依然擲地有聲。

關於「9·14尋釁滋事案」的指控,孫大午回應道,家族勢力雄厚的王素霞故意擺攤堵路,因為自己不允許員工把錢交給放高利貸的村長等人。法庭向多位當事人的調查也顯示,堵路從上午9點多開始,至少持續6個小時,被堵的路長達3公里,大午公司損失約160萬元,公安機關不予處理。

孫大午表示,「不僅是這一點,都是黑白顛倒,本來是她犯罪,堵塞交通,擾亂交通秩序,最後弄成我們犯罪。」

關於大午員工對徐水公安處理8月4日土地糾紛時存在過度執法引起的請願訴求,代理律師團隊寫道,孫大午要求請願人員自願參加,限制人數,主動避開上下班高峰時間,請願主要目的是告徐水公安副局長崔超。

孫大午7月17日對此表示,「聚眾衝擊國家機關罪這個罪名是不成立的,非常清晰,我們去區政府、區公安局的目的很清楚,而且我們特意避開高峰期,就怕造成不好的影響……你們拿出這種證據,就是卑鄙,就是構陷。」

在辯護人強烈要求下,法庭當場播放8月4日下午的部分現場視頻:請願人員離開機關門口有十幾米,秩序井然。混亂的場面是當特警躲在人群後面推搡、在人群前面拉扯時,手無寸鐵的請願人被強行拉入機關內,有人被警察扯壞衣服,野蠻地推倒在地。

律師團隊稱,這是典型的「誘捕行為」。孫大午看完視頻後說,在機關門口的請願人群後排,有一個女的高聲尖叫,他不認識這個女人,希望集團追查,非常可疑!

據大午案法律團隊17日披露,庭審中,孫大午說:「我今天坐在被告審判席上,未來的被告審判席上會是誰?是你們!」

此外,7月17日的庭審簡報中,孫大午說,「在監視居住期間,我曾經因為苦不堪言、生不如死的待遇,要求到看守所去,我為此絕食了三天。

幾名女被告人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的黑屋子無窗戶,新裝修後氣味刺鼻,5個多月才洗2次澡,毫無人格尊嚴。

孫大午次子孫福碩稱,自己被拷在審訊椅上30多個小時,腿部腫脹,筆錄都是在警察壓力下做出的。孫大午長子、大午集團董事長孫萌也要求排除虛假筆錄,當時他被當局哄騙說十天半個月就釋放,結果現在的量刑建議是十六年。

楊斌表示,當局通過異地管轄的方式,人為地製造監視居住。比如大午集團副總經理靳鳳羽在高碑店有房子;大午集團在高碑店有辦事處。法律規定監居應該在當事人住處執行,而不是另外找黑屋子或者黑監獄。

身患嚴重抑鬱症的被告人紀瑋蓮表示,只要一想到指居的環境,就會顫抖。不只是生不如死,用言語形容都太過蒼白。

一位因安全原因不願公布姓名、密切參與案件的法學人士指出,關於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辯論將會是此案的高潮,「沒有任何風險,完全有能力償還。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欠哪個客戶錢,全部兌付,老百姓是受益的。這麼多年當地政府實際上是默許的。孫大午是一個理想主義者,自己沒多少錢,就一個小車。那個農村就像一個小城市。」

67歲的孫大午是河北保定徐水人,曾是聞名全國的「養雞狀元」,1985年創建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曾是全國500百強企業,有員工9000多人,年產值超過30億元。

孫大午興辦公益學校、醫院,曾被譽為中國企業家的良心,早在2003年,他因發表《悼念李慎之》等三篇文章而被處罰。同年還被當局以所謂「非法集資」罪名被判緩刑三年。2020年10月,孫大午還接受外媒採訪,間接批評中共的經濟體制。

2020年11月,孫大午被捕,他的妻子、兩個兒子兒媳、公司高管等28人也一同被抓。之後,大午集團被當地政府全面接管。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