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人物故事:10歲女孩經歷的72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0日訊】1999年7月20號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這場迫害不止涉及到成年人,連孩子也被波及。720二十二週年之際,當年只有10歲的周昂回憶了自己的經歷。

1999年,周昂只有10歲,那一年,她們一家命運發生了巨大的轉變。

旅加天津法輪功學員周昂:「7月19號的深夜,我本來已經睡著了,當我突然驚醒的時候,發現屋裡的燈是亮著的,家裡面來了很多警察,我當時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後來他們就把我媽媽帶走了,當時是7月20號凌晨。」

周昂的媽媽張立,當時是天津冶金研究所實驗室的一名化驗員。1996年她在一位朋友家裡聽聞法輪功,從此走上了修煉之路。那年才7歲的周昂看見媽媽煉功,也開始煉法輪功。修煉之前她患有心肌炎,不能劇烈運動,經常出現憋氣,煉功後心肌炎不治而愈。

因為母女倆都從修煉中身心受益。當99年4月,何祚庥在《青少年科技博覽》刊登了《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抹黑法輪功以後,張立作為天津法輪功學員的代表之一,去向雜誌負責人反映真實情況。幾天後她還去了北京,參加425萬人大上訪。

雖然這次上訪和平落幕。但是到了7月20號,當時的黨魁江澤民一意孤行,在全國範圍內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警察又來到周昂家抄家。

周昂:「我記得當時我家的床頭櫃裡面放了很多的大法書還有錄音帶這些資料,我當時不想讓他們把書都拿走,所以我就擋在那個櫃子的前面。警察讓我讓開我不讓,後來他就使勁地把我拽開,我的頭差點就撞到桌子上。我當時很著急,我就一邊哭一邊跟大喊,我說這是我的書,你們不能拿走。但是最後他們還是把書全部都抄走了。」

快40天後,張立才回到家。三個月後,她再次被抓。當時的小周昂不理解,政府怎麼又來抓好人了?但她更沒有料到的是,迫害政策還進入了學校。

周昂:「天安門自焚事件之後,學校準備了一個條幅,上面印著『校園拒絕法輪功』,要求每個班每個學生都要在上面簽字。當輪到我的時候,我就跟老師說我不能這個簽字,因為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讓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這並沒有錯。而且法輪功根本不是像電視上講的那樣。」

周昂的信仰被校方知道後,壓力隨之而來。

周昂:「校長就找到我談話,他威脅我說,你如果還煉法輪功的話,就不能評三好生不能當班幹部了。後來他還找到爸爸,讓我爸爸勸我放棄修煉。當時我爸爸受到很大的壓力。」「我本來在班裡面人緣是很好的,後來這件事情發生了之後,我發現周圍的同學都不怎麼理我了,本來跟我很要好的同學也很少和我說話了,我感覺我在班裡被孤立了。」

壓力沒有讓周昂屈服,但鋪天蓋地的迫害還是造成了恐懼。

周昂:「我還發現我家裡面樓下經常停著一兩輛警車,我們出門的時候也經常發現有便衣警察在跟蹤我們。這種恐懼感持續了很長時間。」「我當時擔驚受怕還有一個點,就是特別擔心我媽媽,今天從家出去了,她就回不來了。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就被抓了。我經常有這種恐懼感。」

中共甚至在高考中搞政審,並明文列出,參加過所謂「邪教」組織的高考生,算作思想政治考核不合格。在高二的那一年,周昂開始準備出國,在2009年來加拿大上大學。

周昂:「今年的720是迫害的第22週年了。這場迫害不止涉及到大人、成年人,還波及到很多像我這樣,當年還是孩子的人。」「直到現在我還經常看到明慧網上有報導,說國內的同修被抓了,酷刑折磨,甚至被迫害致死。他們的孩子也遭受了(我當年)同樣的痛苦。我希望這場迫害能早日結束,國內的同修能擁有自由的修煉環境。也希望中國人能重新擁有信仰自由和表達自由。」

採訪/易如 拍攝/舒燦 編輯/尚燕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