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反迫害22周年 銘記那些英勇的人

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暴行已經被詳細記錄在案了。奴工和可怕的性虐待,這些維吾爾族人的故事非常重要,因此需要進一步曝光。

另一個需要廣泛曝光的重要故事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22年前的今天(1999年7月20日),中國共產黨發動了一場妄圖滅絕法輪功精神信仰的宗教迫害。這場迫害一直持續到今天。

二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經歷了無法形容和無法令人容忍的侵犯人權行為。很多學員受到任意拘留、酷刑、強迫勞動和死亡威脅。數千人死於中共手中。這篇短文就是為了銘記那些遭到毆打、迫害和起訴的勇敢的人。本文也同時向那些繼續傳播和平、愛和團結的人致敬。

隕落但未被遺忘

首先,我們必須問:為什麼中共政權害怕法輪功。法輪功是一種包括了舒緩運動和打坐的精神修行,而且十分強調人類道德的重要性。在暴政和謊言大行其道的中國社會,誠實、同情和寬容的空間甚微(如果有的話)。換句話說,法輪功學員沒有生存空間。

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中國共產黨對法輪功學員發動了無數次抹黑運動。伊恩·約翰遜(Ian Johnson)在《野草:現代中國變革的三幅肖像》(Wild Grass: Three Portraits of Change in Modern China)一書中寫道,中共對該組織的抹黑沒有任何事實根據。與中共政權的宣傳相反,約翰遜把事實說得很清楚。他寫道,「法輪功成員與非成員結婚,有外界的朋友,從事正常的工作,不與社會隔絕,不相信世界末日即將來臨,也不給該組織繳納大筆金錢。」

然而,這並沒有阻止中共散布惡意的謊言。正如作家詹姆斯·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hs)所指出的,自1999年以來,中共發起了一場「精心籌劃的宣傳運動」,將法輪功和平運動描繪成「邪教」。在迫害開始後的一個月內,「官方媒體發表了近400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當然,迫害遠遠不止是措辭嚴厲的社論。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送往勞改營。

人們想知道地獄是否是真實的。是的,它確實存在於地球上。地獄以中共勞改營(再教育營)的形式出現。正如大赦國際(Amnesty International)所報導的,「所謂的『再教育營』是洗腦、酷刑和懲罰的地方。其歷史可以追溯到毛澤東時代最黑暗的時候。當時,任何被懷疑對國家或中國共產黨不夠忠誠的人都可能最終被關進中國臭名昭著的勞改營。」

在這些再教育營中,很少(如果有的話)進行真正的教育。相反,那些「抵制或未能表現出足夠改造的人將面臨從辱罵到剝奪食物、單獨監禁、毆打、以及強迫保持極為痛苦的姿勢等各種懲罰。」邪惡的行為是沒有下限的。一些不幸的人因「無法忍受虐待」而自殺。

油畫《蒙難在中原》。一位悲痛的妻子坐在丈夫的屍身前。她交叉雙臂,以示力量和韌性。她受折磨的丈夫堅持他的信仰,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手裡拿著中共用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洗腦文件。 (《「真善忍」國際美展》作品)

你能責備那些自殺者嗎?對於一個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來說,逃跑的機會微乎其微。在過去22年中,成千上萬的學員在這場恐怖運動中遭受酷刑致死。在新疆,就在此時此刻,種族滅絕正在發生。但是,對法輪功學員的種族滅絕已經持續了二十多年。我們不要忘了,2009年,在西班牙和阿根廷,五名中共高級官員因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種族滅絕和酷刑而被起訴。更令人震驚的是,數以萬計的無辜學員被中國共產黨殺害。他們中的許多人被強行摘取了器官。

2013年,美國作家、研究員、作家、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在為法輪功學員所受的虐待作證時說,雖然中共「沒有合法途徑處決」法輪功學員,但他依然將這場迫害比作「宗教裁判所」。他警告說,無辜的人「就這樣消失了」。

在古特曼作出令人心寒的證詞之後,失蹤事件並沒有停止。情況進一步惡化了。2018年,一個由律師和專家組成的團隊表示,他們有中共強行摘取器官的確鑿證據」,被監禁的法輪功學員似乎是「被強摘器官」的「主要來源」。

為什麼這些人被屠殺和殘酷對待?時至今天,為什麼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挑出來接受最不人道的迫害?因為他們敢於講真話,敢於宣揚和平與團結的思想,敢於質疑中共政權的殘酷動機。

今天,讓我們記住那些英勇的人,那些犧牲了生命的人,以及那些繼續戰鬥的勇敢的靈魂。那些離開這個世界的人已經隕落,但他們並沒有被遺忘。

作者簡介:

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員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已經由《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悉尼先驅晨報》(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國保守黨》(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公共話語》(The Public Discourse)等知名媒體出版。他還是《硬幣電報》(Cointelegraph)的專欄作家。

原文「Remembering the Fallen: 22 Years of Persecution and Punishment」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