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監控令人毫不知情 學者:如同二戰德國集中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1日訊】中共近年來實行的網絡監控,令民眾受到控制壓迫卻毫不知情,時刻處於危險境地。有獨立時評人士表示,這和德國二戰投降後,德國公民毫無察覺集中營的存在是一樣的道理。

據美國之音報導,中共近年來廣泛推進所謂的網格化社區管理模式。網格化系統將城鄉社區管轄區細分為若干網絡單元,並對每一網格實施動態全方位的監控,以確保對大量人口的牢牢控制。網格化管理最初於2004年在北京市東城區在城市管理中實踐,後來被推廣到中國更為廣泛的城鄉地區。

疫情期間,中共對城鄉實行了嚴格的網格化管理。官媒《人民日報》去年9月的一份報導這樣描述疫情期間社區的管控方法:「基層幹部、社區工作者、網格員、志願者等通過網上網下、電話微信、上門詢問、張貼公告等方式,進行網格化管理、精準化排查、地毯式摸排,『點對點』做好疫情監測、預警、信息報送等工作」。

美國之音報導說,浙江杭州居民楊帆(化名)近日所在小區的「網格員」上門,要求他在手機「微信」或是「支付寶」中登記一下他家的常駐人口的情況。

這份表格要求提供個人身份信息、居住小區或村莊信息、居住房屋的信息等。作為交換,居民可以得到「在線報事」以及「政府服務」和「便民服務」等。

楊帆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填表會不會有麻煩,但他現在決定不填。他之前一直抗拒疫情期間的「健康碼」,擔心隱私泄露,現在也一樣的擔心。

他說:「平時肯定沒什麼,但是,一旦有點什麼,你所有的信息都被掌控着。這讓人很不舒服。」

不過,為了出行的方便,楊帆最終不得不填寫了「健康碼」。也許,他最終也會因為某種原因妥協,因為疫情期間他所經歷的應急管控模式,很有可能成為他未來生活的一部分。

獨立時評人吳強說,對民眾來說,數字極權時代最大的危險是被監控卻不自知。他說,在中國,有人會因為生活中的不滿和挫折、因為上訪、借貸、鄰里糾紛被打入「黑名單」。

他說:「只要你上了這些名單,無論是訪民名單,還是說集資的名單,或者是其他刑事罪或是家庭有刑事罪成員,或是其他問題,你都會被數字極權悄悄打入另冊。走在街道上,攝像頭做了人臉識別後,就會把你用紅點標記出來。」

吳強說,這樣的監控是被監控者不知道的,走在被監控者身邊的人也毫無察覺。這種毫無察覺的監控和控制,讓曾經在德國攻讀政治學博士學位的吳強禁不住想起1930年代的德國。

他說:「德國1930年代在逮捕異議份子,在逮捕社民黨時,都是在半夜三更進行,也是在努力地避免驚擾鄰居、驚擾公眾。這樣的控制方式100%的實現讓公眾毫無覺察。毫無覺察任何社會控制,讓更多的人處在一種被控制和被壓迫中。」

他表示,這種毫無察覺的監控,讓很多中國人生活在一種虛假的幸福安全之中。這與很多德國公民在德國二戰投降後,毫無察覺集中營的存在是一樣的道理。

據報導,在疫情前,中國已經是監控大國。根據調研機構IHS Markit的計算,2018年,中國的攝像頭大約有3.5億台,差不多每4.1人一個攝像頭。該公司還預測,到2021年,中國的攝像頭數目可能會有10億個。

在疫情期間,中共政府更是將無處不在的監控攝像頭利用到了極致。除了用「健康碼」控制民眾出行之外,中共還利用行車記錄器、或是火車站、飛機場、街頭的「天眼」識別病毒感染者、患者的接觸者或是不按規定隔離、隨意出行的人。

為了更好的監控居家隔離者,中國的部分社區將攝像頭安裝到這些人的家門口,有的甚至安裝到隔離者的客廳裡。

另外,中共政府還利用巡邏機器人,走上街頭進行體溫測量任務;利用安裝了攝像頭和揚聲器的無人機,勸阻聚眾活動,監控隔離場所,甚至提醒人們戴上口罩。

在疫情期間,中國人工智能公司進一步改進人臉識別技術,即便是戴上口罩,你也無處可藏。

「健康碼」和其它監控手段,因其對人權和個人隱私的嚴重侵犯而引起了廣泛的批評。有人指出,大數據下的「健康碼」把中國變成了大監獄,每個人都好似被戴着一個電子腳鐐,走到哪裡都會被監控。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