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鄭州洪災慘劇 兩處人禍製造?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2日訊】 朋友們好,今天是7月21日(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這兩天,我相信朋友們都被中國鄭州特大暴雨的新聞刷屏了,很多朋友也都被大量慘烈的洪災視頻和照片所震驚。這場災難不僅因為規模巨大引起幾乎所有人高度關注,更因為很多有關災難與救災的話題引發了網絡平台上的極大爭議。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相關的幾個焦點話題。

首先爭議最激烈的一個話題就是,這次鄭州暴雨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如此之大,其主要因素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這個問題其實本身是不太好截然對立起來看的,因為凡是大型災難的發生,往往都是天災與人禍相互摻雜、相互作用甚至相互加強造成的,很難用一個準確的三七開或二八開來做出判斷。但就這次鄭州洪災而言,從我個人的信息渠道,以及現在所能夠收集、查證到的信息來看,我認為這一次災難是人禍因素大於天災因素。尤其對這次洪災中傷亡最慘重的鄭州地鐵5號線來說,基本可以肯定就是人禍造成的。

這個結論怎麼來的?

我們下面就來梳理一下。

天災因素客觀存在

首先,天災的因素是客觀存在的,這一點毫無疑問。可能朋友們都看到了,中共官方對此次暴雨給出的數據非常驚人,說河南鄭州在1個小時內,降雨量達到了201.9毫米,這個數據現在已經幾乎婦孺皆知。

對於很多人而言,1小時200毫米的降雨量究竟有多大仍然比較抽象,於是就有不少了解情況的人士出面打比方,說北京全年降雨量只有500毫米左右,鄭州1小時降雨量就相當於北京下了半年的雨。

也有的朋友說按照這個降雨落下的水量,相當於在一個小時之內把150個西湖的水傾瀉到了鄭州的頭上,這樣的規模,不僅可以說是百年一遇,甚至可以說是千年一遇。其中尤其千年一遇這個說法目前已經成為中共官方的規定用詞,那個因為在暴雨來襲仍然還在洋洋得意誇獎官方應對「很有樣」而人設崩塌的央視主播海霞,現在就是這麼播報的。

而更誇張的是,河南省水利廳今天發布最高級「水旱災害防禦應急響應」,當地滎陽環翠峪從18日至今,累積雨量已經達到854毫米,尖崗觀測站同期累積雨量是818毫米,寺溝觀測站測得756毫米,河南省水利廳稱這樣的數值「超5000年一遇」。

這樣的說法,我們說難聽一點,就是在把大眾當猴耍,當白痴。

我們且不說鄭州是1951年才有了第一個官方氣象站,並有了第一份正式的降雨記錄,距今也不過才70年。至於此前漫長的940年、甚至4940年之中,是否從未有過這樣規模的降雨,中共官員憑什麼可以一語下斷言?

但比46年前的「75·8暴雨」遜色不少

的確,這次暴雨在20日下午5點一個小時內記錄的201.9毫米降雨量是鄭州最高歷史紀錄之一,這是確鑿的事實。但如果我們稍微查證一下就知道,這次的鄭州暴雨比起46年前的「75·8暴雨」來說,還是要遜色不少。

這個「75·8暴雨」就是當時被掩蓋,後來才被披露出來的河南駐馬店潰壩事件。

按照中共官方記錄,從1975年8月4日到8日,暴雨中心降雨量達1,631毫米,而5日到7日這3天內的最大降雨量為1,605.3毫米。當時位於暴雨中心板橋水庫的林莊,記錄到最大降雨量為6小時830毫米,超過了此前美國賓州密士港782毫米的世界最高紀錄;而當時最大24小時雨量記錄為1,060毫米,也創造了中國同類指標的最高紀錄。

我們對比一下這次的鄭州暴雨,19日晚8點到20日晚8點,24小時單日降雨量為552.5mm,只有「75·8暴雨」的一半;17日晚8點到20日晚8點,三天的降雨量為617.1mm,只有「75·8暴雨」的三分之一多一點。

而且,就算是這次一小時201毫米降雨量的指標號稱破了紀錄,其實也比「75·8暴雨」一小時最大218.1mm的降雨量差一點。而無論是降雨最猛的單日記錄還是前後3天的降雨總量記錄,鄭州暴雨都比「75·8暴雨」差著一大截。所謂「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的說法,不就是靠了大多數民眾不了解駐馬店事件而蓄意在忽悠大眾嗎?

中共官方拚命誇大這次暴雨的規模,其用意不過是為了推卸人禍責任而甩鍋給老天爺這個不可抗因素而已。要知道,即便中共央視自己,在20日播新聞的時候也只說的是40年一遇,就是因為他們對46年前那個「75·8暴雨」的情況是了解的。

當然,即便是40年一遇,這次暴雨的規模也是很大了。但是不是天災的威力很大,我們就可以把一切責任都推給老天爺,對那些因為漠視人命,瀆職不作為或者是亂作為,甚至是助紂為虐造成的、本可以避免的傷亡或財產損失就視而不見,百般掩蓋,甚至還要反過來去歌功頌德呢?顯然不是這樣對吧。

人禍之一:鄭州地鐵5號線慘禍 本可避免?

說到人禍,我們先說說這次鄭州地鐵5號線發生的慘禍。我想可能朋友們都有看到了,那些慘不忍睹的視頻和圖片從昨天到今天幾乎占據了整個網絡。

按照目前鄭州官方微博帳號「鄭州發布」的說法,是:此次強降雨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五龍口停車場及其周邊區域發生嚴重積水現象,7月20日18時許,積水沖垮擋水牆進入正線區間,造成鄭州地鐵5號線列車在海灘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車停運。18時10分,鄭州地鐵下達全線網停運指令,組織力量,疏散群眾五百餘人,其中12人經搶救無效死亡、5人受傷。

也就是說,鄭州官方是在5號線已經被困出事了,才在20日下午6:10分下令停運地鐵。但這就帶來一個簡單的問題:暴雨並不是20日才開始下的,而是早在18日早上就開始了,官方自己也早就發布了多次暴雨橙色預警,為什麼管理部門沒有提前停運地鐵?

我們可以從網絡曝光的視頻中可以看到,鄭州市區在下午3點過的時候,大街上已經有大量公交車和私家車因為洪水暴漲而癱瘓。我不相信擁有全世界最嚴密的天眼監控系統的鄭州官方會看不到這些畫面。在這種時候,任何一個稍有常識的人都會引起警覺,因為暴雨還會持續,這是氣象部門早就預報了的。

在這種情況下,停運地鐵、對低洼地帶道路實施交通管制並緊急疏散相關民眾等等安全措施,應該說已經是不二選擇。但奇怪的是,相關部門居然毫無動作,甚至在一個多小時後的5點鐘出現了201毫米特大暴雨,鄭州的地鐵仍然在繼續運作中。直到又一個小時過去,5號線的乘客不斷發出受困求救信息,官方才正式下令停運地鐵。

鄭州地鐵營運部門 坐等慘禍發生?

這是非常奇怪的,舉個很簡單的例子,我們現在可以查到的,在20日下午3點左右,從西安北站發往鄭州東站的列車就已經停運了。也就是說,遠在近五百公里外的西安,都知道河南及鄭州暴雨有安全風險,知道採取規避措施,而就在鄭州城內的地鐵營運部門反倒滿不在乎視而不見,以至於坐等慘禍發生,我真不知道這些人都是幹什麼吃的。

而且,我們都知道,洪水不可能一瞬間就充滿整個地鐵隧道,水勢上漲是有一個過程的。如果從發現洪水倒灌進入地鐵車站,就立即採取緊急措施停運所有車輛,疏散所有乘客,這並不需要太長時間。

現在我們看到大陸財新網等媒體都已經刊發了對5號線乘客的採訪報導,顯示至少在20日下午4點到5點之間就已經出現地鐵灌水了,而這個時候正是暴雨最高峰。而出事的地鐵在抵達海灘寺站的時候,就已經採取了緊急停靠的措施,但不知什麼原因竟然沒有讓乘客下車疏散,而是選擇了繼續往前開,結果很快被困在海灘寺與沙口路站之間的地段動彈不得。

地鐵上都有廣播系統,我們看到當事人拍攝的視頻中,開始階段地鐵的燈都亮著,說明電力系統和廣播系統都正常,地鐵與總部的聯絡通信也正常。所以,地鐵為什麼當時沒有通過廣播疏散乘客,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車長與總部溝通後接受了指令繼續往前開。

這就是我們說的人禍之一。我們不清楚為什麼在大水已經灌入地鐵,而又正值官方嘴裡的千年不遇大暴雨最高峰傾瀉而下的時候,地鐵依然選擇了不在海灘寺緊急疏散乘客,而是選擇繼續冒險營運。這違背公交系統最起碼的緊急災害避險規定,也違背最起碼的常識。

人禍之二,對這場洪水性質的質疑

凡是看過鄭州洪水視頻的朋友可能都會有一個印象,就是畫面中的洪水流速很高,不要說很多人在大街上被沖得無法站立迅速被捲走,大量的私家車和大型的公交車也被沖得七零八落在黃浪中翻滾起伏。

這就很不尋常,因為這和我們過去見慣了的暴雨造成城市內澇的「看海模式」完全不同。

鄭州地處平原地帶,並無高山丘陵,暴雨下來基本上是均勻分布,按道理水勢再大也基本都是內澇浸泡方式,水位是緩慢地上升,因為水是豎著從天上來的。我們從鏡頭中看到鄭州城內所向披靡的高速水流,更像是因地勢高低差異形成的洪峰過境,因為水是橫向帶著強大的動能衝過來的。

剛才我們討論地鐵事件的時候已經提到了,鄭州市區洪水暴漲的速度非常快,從下午2點過開始,不過個把小時就迅速困死大批車輛並灌入地下車道,顯示排水系統幾乎瞬間就超負荷。

而在今天早上,大部分市區洪水已經退去,街道幾乎看不到多少積水了。這種來去迅速的特點,也符合洪峰特徵。

至少兩處水庫無預警洩洪

這就涉及到一個非常敏感的問題,就是從昨天到今天一直都在被熱烈討論的洩洪。

根據中共官方發布的通告,鄭州官方在昨天的確是有對水庫進行洩洪之舉的,而且還不止一處。

根據網上曝光的一份「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下發「內部明電」內容顯示,在7月20日,由於常莊水庫壩後坡在125高程處出現管涌險情,因此水庫正在洩洪。同時,為了保障南水北調工程的安全,索河退水閘也開始大量洩洪。通知要求各地儘快組織相關群眾緊急疏散轉移。通知落款聯繫人名為「丁傑」,還有一個手機號。

我查了一下,鄭州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曾經在2014年4月發出過一份開展汛前檢查的通知,落款聯繫人也是「丁傑」。所以,這份曝光的「內部明電」很大程度上是真實的。

而且,電文提到的常莊水庫洩洪也是鄭州官方公開發布過的。鄭州市委宣傳部的官方微博「鄭州發布」在21日凌晨1點就發出貼文,說常莊水庫為了緩解防汛壓力,早在7月20日早上10:30分就開閘洩洪了。截至當晚21:34分,常莊水庫水位已經回落了70厘米。

這就非常奇怪,既然早上10點半就已經開始洩洪了,為什麼官方要等到14個多小時以後,在大量慘禍已經發生後才公布洩洪的通知?而更為離譜的是,中共黨媒《人民日報》也是等到20日晚上10點半才引述鄭州中牟縣防汛抗旱指揮部的通知說,將於20日晚上洩洪,請相關地區幹部群眾做好準備。

這說明了兩個重要的問題:1. 20日當天鄭州周邊至少有兩處地方在洩洪,但鄭州市民幾乎一無所知。2. 處於常莊水庫下游的中牟縣直到20日晚上了都還不知道水庫已經洩洪10個小時了,還在發通知讓大家為洩洪做準備,說明鄭州防汛抗旱指揮部做而不說,對下級單位隱瞞了真實洩洪時間。

官方趁著暴雨洩洪 推責任?

為什麼鄭州官方的決策層會做出這樣不可思議的決定,我們不得而知。因為洩洪一定要通知下游撤離,這也是最基本的安全避險規定,也是最起碼的常識。從內部明電看,緊急洩洪是因為水庫出現管涌險情,如果潰壩了對鄭州危害更大。這個理由看起來很正當也很充分,但為什麼官方要拖延十幾個小時後才向大眾公布,不給下游轉移規避的時間呢?

我不相信鄭州防汛抗旱指揮部那一大群官員會愚蠢到誰都不懂基本的常識,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幫傢伙出於某個不能公開的原因,抱著僥倖心理選擇了偷偷開閘洩洪而大大延後發布通知。反正天上正在下著暴雨,水大水小誰都很難分清楚原因。實際上,我們看到橫掃鄭州市區的滔滔洪流,恐怕大部分都是官方無預警洩洪的人禍造成的。

也許有朋友會提出疑問,說從百度地圖上看,常莊水庫在鄭州西南方的市區邊緣,一般來說,地形都是北高南低,從這裡洩洪會影響到市區嗎?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們查詢一下官方介紹鄭州的地理特徵,就會看到,鄭州雖然地處平原,但整體地形恰恰就是西南高、東北低,呈階梯狀下降。從地圖上可以看到,常莊水庫一旦洩洪會順著孔河向下匯入到賈魯河,而賈魯河是淮河二級支流,發源於新密市,向東北進入鄭州市,一直走到市區北郊再折向東流,進入中牟縣境內。

最危險人禍:獲取信息渠道被封閉

最後,我們再簡單說說另一種形式的人禍。鄭州洪災從開始到20日夜晚的時候,黨媒還在大量報導歐洲洪災幸災樂禍,河南地方台還在播放洋相百出的抗日雷劇,大眾幾乎看不到鄭州當地的災情報導,那種實時更新的各地災情滾動信息就更是沒有。

這造成的最直接結果就是,絕大多數鄭州民眾獲取信息的渠道,都被中共喉舌全力營造的所謂「正能量」信息霸屏了,以至於在面對即將到來的滅頂之災時缺乏足夠的警惕,對處於危險麻醉、無知的狀態。我們看到很多民眾出事,都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猝然之間不知如何應對造成的。

此外,粉紅五毛群體配合中共,要麼散布地鐵乘客已經獲救的假消息,嚴重阻礙了求救信息的傳播;要麼以「不能給境外勢力遞刀子」為由,使用網絡暴力逼迫發求救信息的民眾刪帖等等,可以說都同樣起到了加深災害的作用,都是人禍的一部分。

無論是以胡錫進為首的黨媒喉舌,還是大批五毛粉紅,都在不斷重複一個說法:鄭州的降雨量大於德國,但死亡人數比德國少,所以我們又贏了。

這是非常奇葩的一種邏輯。我們且不說鄭州真實的死亡數字有多大,就算是真比德國的少,這能成為值得慶賀歌頌的理由嗎?有些人的快樂是建立在比別人死人少這個基礎上的嗎?天災人禍奪走生命,無論對誰都是悲劇。哪怕鄭州只死了一個人,都是應當哀悼並反思的,因為生命的價值在於生命本身的可貴,這不是用數量多少來作為衡量標準的。不是說死人多了才可貴,死人少了就無所謂。

只有中共的禽獸專家,才會有相比14億人,瘟疫殺死幾千人基本就等於沒死人這一類的奇葩邏輯。

很多人被中共洗腦逐漸喪失了人性,然後又助紂為虐去抹殺別人的人性,這其實才是整個社會最危險的災害,最危險的人禍。

好的,今天就討論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