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高層為何不能「靠前指揮」抗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0日,河南鄭州大水灌入地鐵,致使乘客驚魂的視頻在網絡熱傳,中共高層不得不表態了。7月21日,黨媒紛紛報導,習近平對防汛救災工作做出重要指示,要求各級領導幹部「身先士卒、靠前指揮」。中共高層做不到「靠前指揮」,其他中共官員怎麼會情願「靠前指揮」呢?

在世界的另一端,德國也發生了水災,政府官員都趕到了災區,確實做到了「靠前指揮」。德國總理默克爾「身先士卒」,受災的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州長、基督教民主聯盟(CDU)領導人和基民盟總理候選人拉舍特(Armin Laschet)等也都跟隨來到了抗災一線,現場應該沒有提前安排的群眾演員,政府官員可以與民眾自發交談。

相比之下,中共高層迴避前往災區,連露面都不願意,僅以批示敷衍,河南省委應該鬆了一口氣,不需要費力地組織群眾演員了。地方官員或許還會臨時為配合輿論宣傳而作秀,但「靠前指揮」恐怕做不到。7月21日,河南省委書記樓陽生、省長王凱也只是到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召開會議,首先傳達學習習近平的重要指示,稱是「戰勝困難的最大精神力量」。不知受災的民眾是否會感受到所謂的「精神力量」,但顯然解決不了災民最基本的吃、住問題,更無法挽回損失。

河南暴雨已經多日

中共黨媒除了再次歌頌抗災外,還煞有介事地向大自然推責。新華社報導,《河南強降雨多大程度受颱風影響?如何看降雨突破極值——氣象專家解讀河南到底經歷了怎樣的一場雨》,試圖用「小時降雨量突破中國大陸歷史極值」,解釋河南、鄭州為何忽然遭災,不過卻洩漏了實情。

報導承認,「17日以來,河南省大部地區降暴雨或大暴雨,最強降雨時段出現在19日至20日」。但是中共當局卻置若罔聞,21日才「啟動重大氣象災害(暴雨)Ⅱ級應急響應」,顯然不只慢了一拍。

報導還稱,「18日西太平洋有颱風『烟花』生成並向我國靠近」,「雖然還沒有登陸我國」,但在「偏東風的引導下,大量水汽從海上向河南匯集」,「還受到大陸高壓、副熱帶高壓共同作用」,「造成持續強降雨」。

黨媒引用專家的話,似乎說得頭頭是道,但7月17日暴雨就開始了,還知道暴雨會持續,為什麼沒有提前預警,採取預防措施呢?假如不是所謂的專家胡謅,那就是中共官員有意隱瞞,不願公開負面消息。

黨慶宣傳的餘溫還在,各地的負面消息應該被刻意壓制,估計沒有中共高層批准,誰也不敢輕易發布應急響應升級的信號,提前疏散低窪地區人群更不可能。各地水庫也承受不了暴雨的壓力,勢必要洩洪,民眾自然也不會被提前通知。

7月5日拍攝的照片顯示,河南省洛陽小浪底水庫的大壩正在放水。(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水災不是剛剛發生

鄭州淹死人了,中共高層才不得不做出批示,習近平的批示稱「近日,河南等地持續遭遇強降雨,鄭州等城市發生嚴重內澇,一些河流出現超警水位,個別水庫潰壩……防汛形勢十分嚴峻」。

可見,水災不是一天內才發生的,習近平也多少了解情況,但黨媒應該不允許報導類似的負面消息。因此,河南、鄭州的水災對大多數人來說,似乎突如其來,但中共內部卻早就知情。實際上,進入7月份後,至少四川、廣西等地就發生了水災,黨媒當然也不會報導。

習近平的批示最後還稱,要「防止因災返貧」和「大災之後有大疫」。雲南疫情早就發生,黨慶時故意被掩蓋,黨慶一過馬上就封城。如今,南京疫情再起,大陸的真實疫情如何,中共高層應該一清二楚,但最關心的,還是脫貧的假象再度曝光。

新華社報導,「河南暴雨致25人死,7人失聯」,「89個縣(市、區)560個鄉鎮124萬人受災,「緊急轉移安置164,710人」,「9座大型水庫、40座中型水庫超汛限水位」。這些數字當然不是一夜之間就冒出來的,而是早就進行了統計,只是沒有公布過。報導還稱,「目前水庫水位在平穩回落」,等於證實了水庫一直在不斷洩洪防水,民眾遭遇水災,並不完全是本地暴雨所致。

新華社報導稱,河南省軍區協調軍人「730人、民兵690人,武警出動1159人、消防出動6760人次」參加救災。看來,中共軍委並未下達大規模抗災的命令,很可能擔心疫情感染。

7月11日,四川省達州市遭受暴雨後,大樓被淹。(STR/AFP via Getty Images)

老百姓還得自救

估計中共高層暫時不會出現在災區,因為報導「預計到22日14時,河南大部仍有中到大雨,河南中部和北部有暴雨到大暴雨,河南西北部地區有特大暴雨(250-270毫米),鄭州有暴雨、局地大暴雨,累計60-100毫米」。

若中共高層去了災區,災情繼續擴大,如何解釋?中共高層自身安全也最重要,應該不會冒險。何況中共內鬥正酣,無論有沒有北戴河會議,圍繞滴滴等企業的背後爭奪,不僅涉及到財權,還可能涉及一些人的身家性命,中共高層應該更沒有心思顧及災民。

7月21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黨媒報導稱,「會議指出,近日我國多地強降雨」,「近期部分地方仍有強降雨」,「做足防範異常天氣可能導致災害的各項準備,該避險的避險、該撤離的撤離」,「減少災害損失」。

李克強似乎並未強調「靠前指揮」,估計也知道此時作秀沒什麼用。中共高層大概達成了默契,在確定洪水退去之前,誰都不要去災區作秀。

還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罕見地說了一句真話,他在7月21日的記者會上回應水災的提問時說,「相信河南人民一定能夠戰勝災害」。

去年7月份,中國大陸各地同樣水災嚴重,中共應急管理部曾統計,僅7月份就有299.6萬人次需要緊急轉移安置,同時稱90%以上的民眾自行投靠了親友。「靠前指揮」不會發生,批示也沒什麼用,河南和其它災區的老百姓,2021年還得靠自己,儘量做到自我預警、自我疏散、自我防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