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暴雨「千年一遇」?氣象台預報員打臉官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4日訊】河南洪災造成全省103個縣300萬人受災,尤其是鄭州地鐵以及京廣隧道發生重大傷亡,真實死亡人數成迷。官媒以及官方連日來渲染鄭州暴雨「千年一遇」,不過這一說法卻遭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打臉。

有關河南此次極端降雨天氣,鄭州氣象局週二(20日)曾梳理及總結宣稱,當地三天的降雨量達到617.1mm,相當下了以往一年的量,從氣候學的角度來看,小時降水、日降水的概率,重現期通過分布曲線擬合來看,「都是超千年一遇的。」

「千年一遇」的說法其後被傳媒及網民廣泛使用,稱雨量太大超過了城市排水系統的負荷,才造成了全城嚴重水淹的情況。而河南省水利廳更聲稱,這樣的暴雨量「超5000年一遇」。官方口徑被網友怒嗆把重大傷亡「甩鍋老天爺」。

針對「千年一遇」的說法,大陸中央氣象台預報員對此也表示質疑。中央氣象台首席預報員陳濤近日表示,從目前掌握的氣象數據,無法下此定義。

他在7月21日的媒體通氣會上介紹,從大氣科學研究的角度來看,中國在20世紀50年代之後才有了比較準確和完整的降雨量的科學記錄,到現在為止,整個降雨量記錄時間是70年左右。「千年一遇」的說法是依據較長的歷史記錄來推算某一類天氣事件,或者通過百分比的統計學方法,來表現天氣的極端性,這些都需要基於嚴謹的氣象記錄。

陳濤認為,所謂「百年一遇」、「千年一遇」在目前沒有得到可靠的、長時效的、有效的降雨記錄之前,很難去談這個問題。

有網友對比了1975年8月河南駐馬店暴雨和本次暴雨的降雨量。顯示1975年河南板橋水庫連環崩壩的時候,記錄最高的降雨量是一天下了1005毫米,遠比現在說的三天下了600多毫升的雨多得多。

大陸氣象愛好者對比1975年河南暴雨同本次暴雨的降雨量。(微博圖片)

旅居德國的水利專家王維洛博士21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卻直言,其實鄭州20日發生的暴雨「絕對不是中國暴雨的極值」。他指出,中國最大暴雨出現在1963年,發生在邯鄲、邢台和保定;第二次則發生在1975年的河南駐馬店地區,那才是中國暴雨的歷史極值。

當被問到鄭州日前的災情原因是較偏向天災還是人禍時,王維洛直言,「這次水災是鄭州市在自己發展的過程中製造的」。

而據中共官方發布的通告顯示,7月20日上午,鄭州常莊水庫就已經開始向下游洩洪,但官方在洩洪12個小時後才發出通告。

巧合的是,早在2005年7月份,河南就宣傳發生「千年一遇」洪災。當時中共官媒《中國青年報》還曾刊登一篇質問「千年一遇」文章,要求當局拿出依據。

有網友諷刺:我們生活在一個不斷產生奇蹟的世代,有幸見證了五千年一遇的特大暴雨!我就想問問,有三年前以上的水文記錄嗎?

(截圖)

也有推友諷刺:真正的災難不是百年一遇,而是遇到百年的中共。

(記者薛飛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徐耕文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