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屬講訴:鄭州地鐵9名遇難者失聯前最後一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4日訊】鄭州地鐵五號線9名女性遇難者的名單7月23日被公布,親屬們講訴了親人在失聯前最後一刻的情形,令不少網友淚奔。

夫妻二人被洪水沖散

27歲的張挽月在鄭州市一家藥店工作,結婚才兩三年,孩子僅2歲。7月20日下午在鄭州地鐵5號線,她的生命意外劃上了終止符。

張挽月的姑姑對澎湃新聞說,20日下午,張挽月和丈夫一起下班,搭乘地鐵5號線準備回家,那時洪水已經開始倒灌進地鐵站,但地鐵仍沒有停運。二人原本坐在一起,但洪水迅速上漲,他們被激流衝散了,隨後就傳來張挽月不幸罹難的噩耗。

張挽月的丈夫獲救。他說,當時張挽月被水衝去了水最深的倒數第一節車廂,而他留在倒數第二節車廂。

她才20多歲,人生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28歲的張玉,是鄭州一家教育集團的職員。她的哥哥說,妹妹在20日下午6時許坐上了地鐵五號線,剛坐上第一站就給家裡發了視頻,當時車廂裡的水才剛到腳部,半個小時後,水已經漫過了胸部。

張玉的哥哥說,「她才20多歲,這個時候(人生)還沒有開始,就在這次事故中結束了。」

「我當時第一感覺凶多吉少」

蘆笛(女)36歲,是鄭州某公司的會計。20日下午6時10分,蘆笛給丈夫發了一段視頻,說車廂進水了。

20分鐘後,蘆笛又給丈夫打了一個電話,說地鐵已經開始慢慢往前移動了。

蘆笛的丈夫說,「我以為已經開始往外轉移。」

他也被困在洪水中,等他跑到安全位置時,洪水已經淹到胸脯了。他一直試圖聯繫妻子,但沒有她的消息。直到21日中午11點多,蘆笛的丈夫才被救援出來。

蘆笛的丈夫說,「我開始收到各種信息,因為之前我手機沒信號,(隨後)收到我妻子領導的信息,收到我妻子娘家人的信息,各種信息找我老婆,我當時第一感覺凶多吉少。」

他說,如果妻子已經到安全的地方了,她哪怕借別人的手機也會給家人報個平安。「那個時候我知道,我心裏都已經拔涼拔涼的,我覺得她可能就遇難了。」

蘆笛的丈夫說,找到妻子遺體的時候已經到7月22日的晚上了。再過幾天,就是蘆笛的女兒生日,這兩天,女兒每天追著爸爸要找媽媽。

抬下來一個罹難者,他一眼就認出那是姐姐

24歲的遇難者龐洋洋在鄭州某教育公司工作,地鐵5號線被洪水淹的消息傳出後,龐洋洋的弟弟一直站在沙口路站的水裡等著,希望能等來姐姐的消息。

最後現場的人告訴他去九院找,傷員基本都拉去九院了。

龐洋洋的弟弟說,21日凌晨2點多他到了九院,在登記本上,他沒有看到姐姐的名字。他打鄭州120詢問,說只要是在地鐵裡救下來的,都送到九院了。

於是,他堅持在九院等著,大概凌晨2點30分左右,來了三四輛救護車,從第三輛車抬下來一個罹難者,他一眼就認出了那是姐姐。

妻子就在那兒躺著了

32歲的孫聰姍是鄭州市某公司職員,20日下午4點多,孫聰姍還和丈夫發微信聊天。

「然後從下午5點多將近6點,我發信息、發語音、打電話,從下午6點一直到晚上10點,打了至少20個電話一直聯繫不到人。」孫聰姍的丈夫說。

他說,當晚11點左右,孫聰姍的同事給他打電話,「說在沙口路有非常緊急的事情讓我趕緊去。」說他妻子就在那兒躺著了。

孫聰姍的丈夫當晚淌著水從高架走過去,到了那裡後一直待到次日凌晨3點,一直沒能見到妻子。直到上午,在九院的太平間裡找到了她。

他說,妻子在中科大廈工作,從人民路附近上地鐵,據說在上車的時候,車廂的後邊就已經開始進水了。

這次鄭州地鐵5號線發生的慘劇,引發民眾憤慨,指地鐵運營方要承擔責任:「上車的時候地鐵後面就已經開始進水了,地鐵為什麼不停運?」

「大雨,水位漲起來也沒有停運,應該負責任。」

還有不少人為逝者感傷:「看到這個眼淚忍不住,都是那麼可愛善良的人,卻沒想到意外比明天先來。」

「每每看到都忍不住落淚,個個都是女生,就這樣生命終止,心痛。」

(記者羅婷婷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