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打毒針致瘋致死 成都女子監獄三頭目罪行曝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4日訊】成都市女子監獄三頭目:監獄長毛新、駱利麗、610負責人廖群芳,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被明慧網曝光。至少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精神失常。其中法輪功學員高春秀被打毒針致死;潘曉萍遭藥物迫害致精神失常;胡霞被迫害致瘋離世。

據明慧網報導,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原名川西女子監獄,位於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2013年起,這所監獄被指定關押迫害四川省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輪功學員。從2014年起,所有被非法判刑的四川省女性法輪功學員全部被關押到此監獄。

毛新、駱利麗是成都女子監獄2013年至今的兩任監獄長,在其任職期間,竭力執行中共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廖群芳,在2008年至2013年初,曾任副監區長、監區長,2013年至今,任教育改造科科長,是監獄610負責人。毛新、駱利麗、廖群芳參與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肉體上摧殘和和精神上的洗腦迫害,企圖在精神上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

從2021年7月14日起,30多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開始將最新整理出的一批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人名單,陸續送交所在國政府,要求對這些迫害人權者實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凍結財產。成都女子監獄毛新、駱利麗、廖群芳也在此次被舉報名單之列。

毛新、駱利麗、廖群芳三人簡歷

駱利麗,Lili Luo,女,2016年初至今,任四川省成都市女子監獄(龍泉)書記、監獄長。2010年~2016年曾任四川省女子監獄(簡陽)副監獄長,之前任監獄獄政科副科長。

毛新,Xin Mao,女, 2013年~2016年2月,曾任四川省成都市女子監獄(龍泉)監獄長。2016年初-至今任四川省女子監獄(簡陽)監獄長,

廖群芳,Qunfang Liao,女,2008年~2013年初,曾任副監區長、監區長,2013年至今任教育改造科科長(監獄610負責人)。

主要罪行

成都女子監獄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達到「轉化」的目的,打著「文明執法」、「人性化」管理的招牌,幹著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惡行,其迫害手段包括:毒打、電擊、吊銬、背銬、跑步、冷凍、曝曬、罰站、罰坐軍姿、注射毒藥、捆綁、野蠻灌食、強制訓練、強制驗血、針刺、淋水、撞牆、限制上廁所、關禁閉嚴管、剝奪探視權及生活虐待、藥物摧殘等等酷刑折磨。同時監獄還播放誣蔑、誹謗法輪功和法輪功創始人的碟片和一些書刊,企圖從精神上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

每週三,監獄610負責人廖群芳還召集所有法輪功學員,強制集體洗腦,宣傳他們誹謗大法的歪理邪說,然後還要求對所「學習」的內容寫「思想彙報」。廖群芳指揮各監區獄警、犯人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致使胡霞和嚴紅梅在2017年12月被迫害致死。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3年至今,已有陳世康、胡霞、嚴紅梅、胡延順(胡廷順)、梁文德、丁國琴、高春秀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殘、致精神失常。毛新、駱利麗、廖群芳作為監獄長及610負責人,對成都女子監獄中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的嚴重情況負有直接的全面的責任。

以下是部份典型迫害案例

案例一、胡霞因不配合「轉化」 被酷刑折磨致死

胡霞,女,終年55歲,於2015年7月18日被綁架、非法抄家。2016年3月11日,胡霞被法院非法判刑, 2016年5月被關押到成都女子監獄。在關押期間,胡霞被罰站、毆打,牙齒被打掉,腿和臀部被打成很大面積的淤青。胡霞因不配合轉化,每天每餐飯量不足一兩,人瘦成皮包骨頭。獄警還指使刑事犯將胡霞的頭按在監室儲水桶裏溺水,胡霞的身體和精神都遭受了極大的摧殘。

2017年2月10日前一個禮拜,胡霞被單獨關在懲戒室中,遭毒打、「熬鷹」(不允許睡覺)、罰站。幾天後,胡霞被迫害致神志不清,目光呆滯、呆坐、常常把屎尿拉在褲子裏和她睡的地鋪上。

成都女子監獄長期對胡霞進行滅絕人性的迫害,致使其身心嚴重受損,於2017年12月19日在監獄被迫害致死。

案例二、陳世康被迫害致奄奄一息 回家20多天後含冤離世

陳世康,女, 2013年6月26日晚上在家門口被綁架,而後被法院非法判刑5年,在成都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出現嚴重病症,家屬要求保外就醫,被監獄拒絕。2016年過年前,陳世康被秘密送回家,獄警威脅陳世康的家人:不准對外說。20多天後,陳世康含冤離世,年僅59歲。

案例三、女教師嚴紅梅被成都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嚴紅梅,女,美術教師,於2014年8月4日被綁架、抄家,2015年3月7日被非法判刑4年。嚴紅梅在成都女子監獄遭嚴重迫害,被迫害致出現癌症病症,2017年9月2日就住進監獄醫院,嚴紅梅病情嚴重,監獄方卻以沒有單位接收為由一直拖著不給辦保外就醫,直至嚴紅梅離世。

案例四、瀘州市善良農婦丁國琴被迫害致死

丁國琴,女,於2017年10月16日被綁架,2018年8月下旬被非法判刑2年6個月。2018年8月22日,丁國琴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迫害。當丁國琴的兒女第一次去監獄探視時,見母親是被人背著出來的,手腳都不能動彈了。得知,入監不到3個月,丁國琴已被迫害成四肢癱瘓。不幾天,家人接到監獄丁國琴病危的通知,並說人已經送進了監獄醫院。2019年5月21日,丁國琴在監獄醫院含冤離世,終年69歲。

案例五、高春秀被注射不明藥物含冤離世

高春秀,女, 69歲,於 2014年7月8日被綁架、非法抄家,之後被非法判刑3年6個月。高春秀被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期間,被迫害致三次昏迷,住進醫院,被注射過不明藥物。2018年元旦高春秀回家,身體出現嚴重病變,滴水不能進。2019年9月24日,高春秀含冤離世。

案例六、陳志連在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陳志連,女,70歲,2018年被綁架、被非法判刑3年6個月,於2020初被送到成都女子監獄迫害。在成都女子監獄陳志連被毒打致顱骨骨折,導致顱內大出血,頭部多處受傷,生命垂危,被非法關押在四川司法警察醫院,至今不讓家屬見面。

案例七、遭藥物迫害 潘曉萍精神失常

潘曉萍,女,2015年被判刑3年。在監獄兩年多的時間中,獄警們對她實施了不讓睡覺、冷凍、澆涼水、溺水(把人頭按進涼水桶裏)、坐小板凳、電棍電擊、面壁罰站、吊銬在床柱上、灌食等,他們為了不讓潘曉萍煉功,就用筷子綁在她的手腕上和腳腕上,後來他們又給她穿上「約束衣」(酷刑)、不讓上廁所、關到嚴管組。後來獄警乾脆污衊潘曉萍是「精神病」,就強制給她灌「治」精神病的藥,在潘曉萍回家前兩個月開始灌藥,有時隔一天灌一次,有時每天都灌。具體灌了多少次潘曉萍已記不清了,一直到她出獄前一天還在灌藥。自灌藥後,潘曉萍身體出現了不正常狀態,出現手桿痛、牙痛、身體僵硬、走路時腳痛、聽力下降、頭部出現很多瘋癬、心慌意亂、心裏很難受。潘曉萍出獄幾個月後,出現了更為嚴重的精神失常的現象。

案例八、湯雲霞被酷刑折磨 強制「轉化」迫害

湯雲霞,女,於2018年6月6日被判刑5年,同年11月7日被關押到成都女子監獄。獄警逼迫湯雲霞寫放棄信仰的保證書,湯雲霞一直不從。獄警開始對湯雲霞罰站,從早上6點起床開始罰站,一直站到半夜12點。在站的過程中,湯雲霞被迫要站成軍姿,不能動,共被罰站了56天。湯雲霞所在監室的主管獄警下令全監室的人不准借衛生紙給她用。在站的過程中,湯雲霞若一動,幫教人員就打她,用筆尖戳她的手。湯雲霞站了一個多月後,2019年1月中旬,獄警開始又對她「罰坐」(施酷刑─坐軍姿,背要直,兩隻手掌平放在膝蓋處,坐在離床三寸遠的一地磚內。)凳子只有四寸高,巴掌大些。(見下圖)湯雲霞從早上,坐到晚上深夜。當時正值寒冷冬天,獄警不准湯雲霞穿棉衣、棉褲、棉背心。並且在坐的過程中,湯雲霞若一動,幫教人員就用冷水從脖子向下灌。

刑具:強迫法輪功學員坐的小凳(明慧網)
(明慧網)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成都市女子監獄監獄長、610頭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