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大陸疫情擴散 南京再背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連日來,中國大陸水災繼續、颱風來臨,南京疫情擴大,其它地區也開始爆出疫情,南京主動成為祿口機場疫情的替罪羊後,似乎還得再次背鍋。

近日疫情突起

公眾的吸引力大都轉向了水庫洩洪造成的洪水,以及新近在上海、浙江登陸的颱風,可能忽略了疫情信息。

7月2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通報,截至7月24日24時,新增本土病例5例,江蘇2例,遼寧1例,廣東1例,雲南1例;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4例,遼寧2例,江蘇2例。

7月23日,新增本土病例13例,江蘇12例,四川1例;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4例,均在江蘇。

7月22日,新增本土病例12例,均在江蘇;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10例,江蘇7例,遼寧1例,安徽1例,廣東1例。

南京之外各地的病例中,與南京有關的,基本披露了關聯信息,其它與南京看似無關的病例,則大致語焉不詳。南京正在被當作新一輪疫情的替罪羊。

南京疫情難以控制

江蘇省通報,截至7月24日24時,新增本土確診病例2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2例,均為南京市報告;目前有47例確診病例(其中本土37例)在當地定點醫院隔離治療,43例無症狀感染者(其中本土21例)在醫學觀察。

7月23日,南京市新增本土病例12例,新增無症狀感染者4例,均為機場工作人員和他們的密切接觸者。

7月24日,南京市江寧區新增3處中風險地區;7月25日,一處中風險區調整為高風險區,另增加一處中風險地區。

7月24日通報的病例中,確診病例36在祿口機場從事保潔工作;確診病例37是航空公司地勤。

另一無症狀感染者20不在機場工作,但7月13日從南京祿口機場乘坐飛機赴外地,7月17日乘飛機返回南京。通報沒有公佈患者曾經去了何地,也沒有相關的外地追蹤情況。

7月23日通報的病例中,確診病例26在祿口機場從事保潔工作。無症狀感染者16、17,都在祿口機場從事保潔工作;無症狀感染者18 ,在祿口機場從事公安輔警工作。

另一確診病例27在家務農,曾去過超市數次,訪問親戚家一次,也被感染。

目前公佈的多數確診病例,仍然是機場工作人員和密切接觸者,少數似乎沒有直接關聯,原因不明,實際增加了防疫的難度,還有曾經去過外地的病患,進一步加大了追蹤的難度。

南京市通報,截至22日13時,採集的核酸標本已達500多萬份,最初設立10個中風險地區,22日又新增6個中風險地區;同時協調國鐵集團,截至22日上午,累計4000多名旅客辦理了退票手續。通知還要求, 7月10日以來,凡經祿口機場返回人員,需主動報告。

南京疫情繼續擴大,與南京祿口機場的關聯度持續增加,但通報的防疫工作仍然局限在南京本地,還是絲毫不提過往旅客如何追蹤,但機場一把手已經被免職。

四川疫情完全推責外地

7月25日,四川瀘州新增1例無症狀感染者。通報稱,患者7 月24日搭乘廈門航空的航班從上海返回瀘州後,乘車前往瀘州市人民醫院進行快檢篩查,13:10到達瀘州市人民醫院採樣;17:00乘坐出租車回家;19:20乘網約車到市人民醫院復檢;7月25日診斷為無症狀感染者,隨即轉入瀘州市傳染病醫院隔離治療。

這段文字有多處蹊蹺。患者從外地回來,在機場沒有被檢測,應該認為不是來自中、高風險區。患者自行乘車前往醫院進行快檢篩查,結果沒有發現問題,也暴露了快檢篩查的準確性問題。患者自行乘車回家後,又自行乘車返回複檢,第二天才被診斷為無症狀感染者,通報卻沒有透露如何診斷的。

既然是無症狀感染者,應該沒有症狀,患者為什麼會去醫院篩查呢?被確診為無症狀感染者後,只要隔離觀察即可,通報卻稱隔離治療,估計很可能已經出現了症狀,那就不應該是無症狀感染者。患者很可能自己感覺到了某些不適,才一下飛機就去了醫院,但無症狀感染者不算確診病例,這大概就是真相所在。

7月23日,四川還公佈了新增省外輸入本土確診病例1例。通報稱,患者7月17日自南京乘機,7月18日抵達綿陽;7月23日,在對南京市中高風險地區來(返)綿人員排查核酸檢測中發現,臨床診斷確診。

患者7月18日就返回四川綿陽;7月21日,南京已經通報機場疫情,卻迴避了過往旅客的追蹤;或者私下進行了追蹤,但故意不公開。四川綿陽7月23日才開始追蹤,晚了2天,結果一查就準,馬上發現了確診病例,之後排查出密切接觸者至少191人,次密切接觸者至少194人。

四川馬上公佈了綿陽的這一確診病例,應該試圖推責南京,但第二天瀘州又出現了從上海返回的患者。儘管這2例都歸為外地病例,但防疫卻現出了明顯漏洞。

安徽也推責

7月25日,安徽蕪湖通報,7月24日晚發現1例南京祿口機場疫情的關聯無症狀感染者,立即開始了城區全員核酸檢測。

通報沒有澄清患者與南京祿口機場有何關聯,但要求7月10日-20日期間有南京祿口國際機場經停史、或與南京祿口機場工作人員有接觸史,及其他中高風險地區來(返)人員要主動報備。

安徽追蹤南京機場疫情,看來也慢了一拍。安徽蕪湖也有向南京推責之嫌,而且防疫的動作明顯偏大,看起來不像只有1例無症狀感染者。

安徽蕪湖不但立即開展全員檢測,還要求全市范圍內賓館、飯店暫停舉辦集中宴席、聚餐、聯誼等公眾聚會活動,各單位不得召開大型會議、舉辦大型活動,各類培訓機構暫停線下教學活動。

這類似半封閉狀態,只差不准通行了,到底是不是只有1例無症狀感染者,個人可自行判斷。

連寧直接推責南京

7月25日,遼寧省通報新增1例南京輸入本土確診病例。通報稱,患者是7月22日排查發現的南京輸入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病例,瀋陽市報告。

瀋陽部分地區立刻被調整為中風險地區。7月24日,瀋陽市還故意通報,針對南京市疫情進展情況,多次召開會議安排部署,及時調整南京來(返)沈人員管控策略,要求進一步加大排查力度。

瀋陽市的疫情果真是因為南京輸入病例引起的嗎?

7月24日,遼寧省就通報,瀋陽新增1例本土確診病例,2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南京應該是被當成了替罪羊。

瀋陽市還特意公佈了南京輸入病例的詳情,通報稱,患者7月14日從廈門高崎機場乘坐飛機,經停南京祿口機場,7月15日0時抵達瀋陽桃仙機場。後面還羅列了患者7月15日至7月23日的活動軌跡。

患者只是經停南京祿口機場,是否在經停時段感染,實際還難以確認,也可能在廈門或其它地方被感染,但瀋陽市卻直接稱之為南京輸入確診病例,藉機甩鍋之意相當明顯。對於本地病例,瀋陽市卻語焉不詳,經停南京祿口機場的這名患者出現的似乎很及時。

雲南、廣東疫情繼續

7月25日,雲南通報,7月24日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例。

雲南瑞麗新近是否只發現這1例病例,目前難以確認;但7月19日,瑞麗市曾通報新增本土確診病例7例。之後,瑞麗市主城區繼續實行全員居家隔離,7月20日,瑞麗市主城區又開展了新一輪全員核酸檢測。這已經是第幾輪全員檢測,通報也不再澄清。雲南疫情到底如何,大致也就不難猜了。

7月25日,廣東通報中山7月24日新增本土確診病例1例,為7月22日本土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

雲南、廣東沒有通報從南京輸入的病例,暫時還沒法推責。之後其它地區是否會陸續通報來自南京的病例,可拭目以待。

南京極力避免談論機場過往旅客的追蹤,但其它地區應該都盯著,用來掩蓋本地疫情應該最好不過。中國大陸新一波疫情的大致輪廓開始浮現,與黨慶過後的時間點相當吻合,與水災、颶風的新聞也趕得很湊巧。中共官員們的所謂防疫路數,大陸民眾應該差不多清楚了,還是自己早做應對為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