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謝爾曼訪華 美與中共關係無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即將訪華,中共首次以《反外國制裁法》制裁美國人員與實體,以回應美國此前發布的香港商業警告和對7名中聯辦副主任實施的制裁。之後7月25日,中共外交部部長王毅在會見芬蘭外長時強硬的表示「新冠病毒要溯源,政治病毒更要溯源」,點名批評美國把疫情政治化,試圖轉移自身防疫不力的責任,並稱美國的防疫工作是人類防疫史上「醜陋的一頁」。有觀察人士認為,在謝爾曼訪華前夕,中共對抗動作頻頻,王毅攻擊性的發言,都表明謝爾曼訪華將無果,拜登政府希望與中共緩和關係的想法定將再度落空。

針對中共7月23日宣布的反制措施,白宮發言人莎琪公開回應,美國沒有被中國(中共)的舉動「嚇住」,仍將全面致力於執行美國的所有制裁措施。她還表示,中共自去年7月以來對多名美國官員與組織實施「毫無根據」的反制裁,引發了美國兩黨的共同反對。莎琪稱:「北京企圖恐嚇霸凌國際上受尊重的非政府組織,只能說明它從世界上的進一步孤立。」對中共的最新制裁是否會影響到美國副國務卿謝爾曼即將開始的訪華,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表示,拜登政府需要與中共進行「建設性」對話,美國希望確保兩國關係中有「護欄」,不會讓競爭升級為衝突。但現在中共反制裁美國官員和組織,中共外交部部長炮轟美國病毒溯源的情況看來,除非拜登政府對中共採取全面綏靖政策,唯中共馬首是瞻,否則美與中共關係永遠無解。

無可否認,美與中共關係現在已差到了建交以來的冰點,距離雙方斷交盡在咫尺。現在的美與中共關係完全是靠著美國的大財閥和美國跨國大公司在維繫著,因為美國大財閥們認為它們仍可以從中共那裡賺到巨額資金,因為那裡有14億人口的巨大商業市場,所以它們在幫助中共遊說美政府要員。但這種單一的想法目前隨著美與中共關係的惡化,正在逐步改變,部分美國公司正在把印度、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國家作為替代市場,以較少對中共的依賴。此外美國國會兩黨也一再呼籲,美國供應鏈應避免敵對國家的依賴。7月22日,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下屬的一個兩黨特別工作組發布報告要求,五角大樓將供應鏈的安全視為「戰略重點」,並確定一項計劃,使自己擺脫從中共採購的關鍵材料,包括稀土資源。這預示著,美國兩黨已把美國對中共的過度依賴這一問題已提上議事議程,美與中共正在供應了上逐步脫鉤。

為了對付邪惡且流氓的中共,拜登政府改變了川普時代對中共簡單強硬的策略。拜登效仿中共,一邊給對方畫餅表示願意談判,一邊拉攏盟國共同對付中共。今年3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出訪歐洲之後,英國、法國和德國等北約國家隨即宣布派遣軍艦或聲明要到南中國海及印太地區實施「航行自由」行動。6月22日至29日,布林肯再次密集訪問柏林、巴黎、羅馬、梵蒂岡以及意大利等國,協調歐洲各國共同牽制中共。這還沒完,更讓中共鬧心的是,美國又跑到東南亞挖中共的牆角。美國國務院7月23日發表稱,美國務卿布林肯將於7月26日至29日對印度首都新德里和科威特城進行訪問,以重申美國對加強其夥伴關係的承諾,並強調在共同的優先事項上的合作。一邊派副國務卿訪問日本、韓國和蒙古,最後訪華,一邊國務卿本人跑去印度、科威特「撒胡椒麵」,難怪中共外長王毅會在會見芬蘭外長時大罵美國人。為此,很多分析人士對謝爾曼訪華「成果」看淡。

即使謝爾曼能促成拜習會,拜習會談完,美與中共關係依然無解。現在美國的訴求是要求中共遵守現有國際秩序和美國制定的各種國際遊戲規則,並保持美國的國際領導地位不被中共取代。但現在的中共訴求是要建立新的國際規則,這個規則當然是由中共來制定,並且世界各國政要都要聽中共指揮,為此中共不惜血本推行了「一帶一路」國際戰略,在全球實行了「千人計劃」廣招人才,並準備推行人民幣國際化等重大金融戰略,取代美國並管控美國政要的意圖十分明顯。中共的稱霸世界的野心,早已被精明的美國國會兩黨議員和智囊們所洞悉,在一致對付中共問題上,美國兩黨空前團結,這決定了拜登政府很難向中共妥協。對中共而言,依照目前中共黨魁的個性,也很難對美國人妥協,畢竟他仍有「流芳百世,超越毛澤東」的想法,況且現在的國內國際形勢容不得他有軟弱的形象。現在日本、美國等很多國家在台灣問題上屢屢踩了中共的紅線,中共除了讓外交部例行叫罵外,無任何反制措施,令中共在世界上丟盡了臉,所以中共很難對美國再做出額外的妥協。

不僅如此,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強推港版國安法,遭到了美國的五輪制裁,為此中共黨魁早已惱羞成怒。第一輪制裁了11人,把中共香港政府的高官全列入了;第二輪制裁了4人,把中共香港政府暴力機關的副職全部納入;第三輪制裁了14人,把中共港版國安法的立法機構副職全面納入;第四輪制裁了6人,補充了中共統戰部部長尤權、和其他作惡者;第五輪制裁了7人,中聯辦副主任全部納入。美國的這一系列的制裁措施令中共最高領導人對美國惱羞成怒,在他看來這是美國對中共赤裸裸的「奴役和壓迫」,沒撕破臉就算不錯了,談判?談個屁!所以在中共強烈自尊心的驅使下,也決定了謝爾曼訪華,甚至是拜習會均將無任何實質性的結果,美與中共關係永遠無解。

現在所謂的「美與中共關係」,說白了就是美中權貴、財閥之間的相互利用的利益關係,與廣大的美國人和中國人無關,兩大權貴在競爭博弈中如果都賺不到錢,那麼這種關係就沒有了。其實,一個殺人如麻的中共邪惡政權,一個大規模活摘弱勢群體器官的中共邪惡政權,一個出爾反爾沒有一絲信譽的中共邪惡政權,一個與美國談了40多年的中共邪黨,一個正在極力反制裁美國高官就差活摘它們的邪黨,與這種東西有什麼可談的呢?這個談判都持續了40多年了,若談判能解決中共帶來的系列問題,美國還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中共還會主動的與美競爭,並大規模反制裁美國官員?這些客觀存在的棘手問題都決定了美與中共關係永遠無解!

目前美國與中共的競爭,說到底是正義與邪惡的終極決戰。是以美國為代表的人類普世價值觀持有者,對以中共邪黨為代表的邪惡殘暴極權價值觀持有者之間的終極對決。現在中共鼓吹極權統治的「各種優勢」,鼓吹人類普世價值的過時,正被一個個極權制度下的災難慘案所否定。武漢肺炎的蔓延全球,湖北十堰天然氣大爆炸,鄭州京廣隧道泄洪慘案,都在警示著世界上的所有人,共產主義到哪裡,哪裡就有災難。

在一個極權社會,普通民眾的生命永遠都沒有獨裁者的權力重要,普通民眾的基本人權都將被殘暴獨裁者剝奪。無論是武漢肺炎的爆發,還是鄭州京廣隧道泄洪慘案的發生,極權統治者始終都在宣傳它們的「偉、光、正」,從不對自己的過失進行檢討,更不用說自己引咎辭職了。因為在邪惡殘暴極權價值觀持有者看來,普通民眾只是供養其奢華生活的奴隸,人權與普世價值對極權統治者所擁有的奴隸們都是多餘的。一個持有人類普世價值和基本人權觀的正常人不可能通過談判,通過道理去說服這幫殘暴的極權統治者,雙方競爭博弈的最後結果必將是,要麼美國及世界被中共極權所統治,要麼中共被美國為代表的正義勢力所解體,所以美與中共關係註定永遠無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