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女藥劑師堅持信仰 冤獄四年被迫害離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7月27日訊】甘肅省白銀市藥劑師徐孝英,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白銀市平川分局國保大隊警察多次綁架迫害,共四年冤獄,遭各種酷刑,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徐孝英冤獄後回家兩年含冤離世,年僅五十四歲。

據明慧網報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徐孝英僅僅因為信仰和為了說句真話,徐孝英曾歷經顛沛流離的生活,曾被非法勞教一年、兩次被非法判刑共四年冤獄,以及強制洗腦迫害,身心受到了很大摧殘。在不堪重負中,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徐孝英含冤離世。

修煉法輪功帶來身心愉悅

徐孝英,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七日出生,是白銀市平川區靖遠煤業公司職工總醫院的一名優秀的主管中藥師。

徐孝英本是善良、嬌弱的南方女子,結婚後,跟隨丈夫從南方來到甘肅,氣候和飲食都不適應。因她性格內向,工作生活中遇到許多不順心的事,也無人訴說,使她身體出現多種不適:頭暈、便秘、婦科病,特別是腰部外傷使她疼痛難忍,後來發展到雙腿沉重,行走困難。

一九九八年,徐孝英開始修煉法輪功,大法的神奇在她身體顯現,很快她就無病一身輕,脾氣也變好了,在工作中做好職工,家庭中做好女兒、好妻子、好母親,提升了道德,每天都感到充實,身心愉悅。

可是,這樣的平穩安靜的生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迫害給打亂了。

被剝奪工作權利 流離失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伊始,徐孝英所在的靖遠煤業公司職工總醫院邪黨書記景瑞元、政工科科長岳小軍、保衛科長張普利就對徐孝英女士進行多次騷擾、逼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停止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零年八月,徐孝英發真相資料,遭惡人舉報,被白銀市平川分局綁架。政保科科長孫傑非法審訊她,並動手打她頭部。徐孝英被非法關押在平川區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出來後,因不寫「保證書」,單位惡黨書記景瑞元剝奪了徐孝英的工作權利。

二零零零年十月,白銀市平川分局政保科科長孫傑以徐孝英到北京上訪為由,企圖綁架她,徐孝英被迫放棄第二天的職業藥師資格考試,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單位新上任的書記魏孔明讓徐孝英回單位,徐孝英被靖遠煤業公司公安處罰款二百元。

暴力綁架 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晚上七點左右,徐孝英正在家中洗澡,平川分局惡警張濤翻牆入院,砸破徐孝英家玻璃,從窗戶闖入民宅,打開大門,白銀市平川分局國安科惡警張廣德、平川分局多名惡警趁機闖入,強行推開浴室門。

此時徐孝英內衣都來不及穿,趕快穿了一件剛換下來要洗的外套,穿著拖鞋,就被惡警強行從家中拖出。徐孝英的丈夫趙忠上前阻止,被幾個惡警強行拽住,動彈不得,惡警快速把徐孝英塞進一輛黑色轎車,將她綁架。

平川分局國安科孫傑、張廣德等惡警又設計企圖綁架徐孝英的丈夫趙忠,趙忠被迫離家出走,留下的是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兒子。恐懼與孤苦,給孩子造成不可挽回的心靈創傷 。

徐孝英被非法關押在平川區看守所一個月後,就被平川分局國安科惡警孫傑、張廣德強行送往蘭州市第一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在勞教所,徐孝英對包夾說,她聲明被強製的「轉化」作廢,也不再寫甚麼「思想彙報」,遭惡包夾的毒打。兩個包夾將徐孝英雙手反背,吊在門樑上。徐孝英每天做超負荷的勞役,她被迫害的左側身體麻木無力,行走艱難,在勞教所醫院檢查,大夫告訴惡警王玉英,徐孝英中風了,需要輸液治療,可惡警以生產任務重為由,只給輸液三天,徐孝英還得拖著無力的左腿,每天下地幹活。

二零零三年二月,徐孝英從勞教所出來,看到家裏窗戶上的玻璃還是破的,丈夫和兒子就在不能遮風的家裏,忍受著刺骨的寒風及與親人分離之苦。徐孝英的丈夫曾質問惡警張濤,張濤以執行公務為由開脫罪責。

身體重傷 仍被劫入洗腦班

剛從勞教所出來一個多月,單位惡黨書記魏孔明、保衛科長張普利積極配合靖遠煤業公司公安處政保科科長趙雲山,到徐孝英家,企圖再將徐孝英綁架到洗腦班。因大門被惡人把守,徐孝英只得從二層樓後窗戶出去,卻被摔下窗戶,臉、鼻子、眼睛被磚頭磕傷,腿也傷了,鮮血流的滿臉都是,眼睛也腫了,視力模糊看不清。

家人立即把徐孝英送往醫院,保衛科長張普利得知消息後,帶趙雲山找到徐孝英,不顧徐孝英傷情,強行將她送往白銀市武川洗腦班迫害。

這時徐孝英整個臉都腫得變形,眼睛都睜不開了。徐孝英要求到醫院治療,遭到洗腦班主任閆玉慶無理拒絕,造成徐孝英視力明顯下降。

徐孝英被非法關押迫害二個月,洗腦班勒索單位幾千元。

被冤判三年 遭甘肅省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徐孝英的兒子離高考只有一個多月,班主任說,孩子一定能考入重點大學,一家人正憧憬著孩子進入名牌大學深造,對孩子高考前的生活和學習,徐孝英夫婦更是竭盡全力照顧,盡可能的給孩子創造一個好環境。

就在這時,白銀市平川分局惡警卻以「奧運」為藉口,派平川分局惡警張濤跟蹤監視,在徐孝英下班回家開門之時,強行闖入她的家中。隨後,平川區新平路派出所所長曾廣輝帶領白某某(女)等七名惡警也闖了進去,當著孩子的面綁架了徐孝英。

惡警搶走兩台電腦、一台打印機、一部手機、有線電視接收器(俗稱大鍋)、大法書、一個旅行箱、一串珍珠項鏈等。惡警的土匪行徑給孩子造成極大的傷害,嚴重的影響了孩子的高考。

徐孝英被非法關進了白銀看守所,幾天後轉入靖遠看守所。在靖遠看守所,因她拒絕穿號服,不報數,不背監規,不做奴工,堅持煉功,被惡警吳海燕打耳光。靖遠看守所所長王某某、惡警張某某給她戴上了腳鐐。

此後,平川法院對徐孝英非法審判,以莫須有的罪名,對徐孝英非法判刑三年。徐孝英不服,上訴到白銀市中級法院。惡黨對法輪功學員從來不講法律,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判決都是按照邪惡的「610」指令辦的。中院維持原判是可以預料的。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徐孝英被非法關進甘肅省女子監獄。

在甘肅省女子監獄,獄警強迫徐孝英看誣陷大法的錄像,強迫她寫所謂「思想彙報」,強迫寫「四書」,包夾以不讓上廁所、不讓洗漱、辱罵等形式迫害她。

徐孝英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心受到極大傷害,頭髮大把大把的掉,且一頭黑髮中出現了白髮。邪惡科長朱紅逼迫徐孝英和其他白銀地區法輪功學員對邪黨歌功頌德,還給她錄像掩蓋迫害事實。

由於徐孝英被迫害,家中七十多歲的白髮老母親每天以淚洗面,牽腸掛肚,飽受思念之苦;兄長從千里之外的老家風塵僕僕趕來探監,監獄剝奪了兄長與徐孝英吃接見餐的要求,兄妹倆隔著窗戶,淒然淚下。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徐孝英回到家中。白銀市平川區「610」科長吳顯等人以「看望」為名,到徐孝英家中及單位進行騷擾。

平川分局大水頭派出所惡警張濤強迫徐孝英報到簽名;單位勞資科科長常記東又以上班要挾,逼迫徐孝英寫「保證書」;醫院領導院長吳國蘭、書記劉懷瓚對徐孝英實行經濟迫害,強行降崗三級,持續十個月。

起訴迫害元凶 再被非法判刑一年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共當局鼓勵所有公民依法檢舉、控告違法犯罪的責任人,稱「有案必立、有訴必應」。二零一五年八月,徐孝英和千千萬萬有著同等經歷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堅定的拿起筆,將中共元凶江澤民迫害自己的罪行,一筆一筆的寫進「刑事控告狀」中,寄往中國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三日,徐孝英在上班時,被白銀市平川分局國保大隊警察劉永清等人強行傳喚到平川分局,以詢問控告江澤民為由,欲非法拘留。在徐孝英丈夫的強烈要求下,徐孝英被取保候審。

二零一六年一月份,徐孝英因為控告江澤民,而被平川區中共公檢法報復、陷害。為了避免迫害,徐孝英離家出走。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徐孝英回單位上班。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徐孝英在上班時,被甘肅白銀平川分局及長征分局國保大隊綁架到平川檢察院,後被「取保候審」。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平川區法院通知:二零一七年三月一日至三日,對徐孝英和另外一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 徐孝英再一次流離失所,徐孝英回到老家四川省西昌市。

徐孝英的家屬及單位領導被平川政法委,平川公安局恐嚇威脅,責令單位按曠工處理徐孝英。隨後,二零一七年四月,平川區國保大隊給徐孝英發布了A級通緝令。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十點,徐孝英被四川省西昌市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被劫持回白銀市。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 徐孝英被非法開庭,遭冤判一年。

多年遭摧殘迫害 冤獄後回家兩年含冤離世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 徐孝英出獄回家。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 徐孝英被法院勒索罰款二千元。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徐孝英被白銀市法院、政法委、司法局以「反邪惡勢力」(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為藉口,逼迫單位開除徐孝英。徐孝英被無理開除後,沒有生活來源,無法生活。

因為多年遭非法關押、冤獄迫害,身體和精神遭受到很大的創傷。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日五點十五分,徐孝英含冤離世,終年五十四週歲。

徐孝英修煉法輪功後,得到身體的健康和道德的回升,給家庭、單位、社會都帶了巨大福益。可是,僅僅因為信仰,為要說句真話,徐孝英被非法勞教一年、經歷四年冤獄迫害和顛沛流離的生活,在不堪重負下,年僅五十四歲,被迫害離世。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中國百姓希望中國的法制能夠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等執法人員都能遵照維護善良、公平、正義,儘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資料來源:明慧網

原文連接:白銀市藥劑師徐孝英信守真善忍 被中共迫害離世

(文字整理:張莉/責任編輯:劉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