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中美會談嚴重錯位 關係無法迴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7月26日,中美外交會談在天津結束,美國國務院很快發出了意料之內的聲明,中共的聲明在北京時間後半夜才遲遲發布,應該是等習近平最後定稿。雙方會談實際嚴重錯位。

外界對此次天津會談應該並不抱多大希望,更關注的大概是雙方的交鋒會激烈到什麼程度,火藥味有多濃。雙方果然在大多數議題上完全對立,中共高層不願意放棄與美國爭霸;美國新政府應該也不願意向中共讓步,更多對抗在所難免,雙方關係無法迴轉。

會談的目標錯位

美國政府希望重新界定美中關係。會談前,美國國務院就公開了會談的目標,即希望規範中美關係,在公平環境下「激烈競爭」,並提出了「護欄」、「明確定義的參數」等概念。

中共隨後公布了對7個美方人員和實體的制裁,還稱美國「沒有資格説『從實力地位出發』與中國(中共)打交道」。中共也再次開動了病毒甩鍋模式,不但拒絕配合病毒溯源調查,還藉機向美國發起攻勢。

7月24日,中共外長王毅稱要「好好給美國補上這一課」。中共偏要衝擊美國的「護欄」,高調逼迫美國政府就範。

會談後的美國國務院聲明稱,雙方「就一系列問題進行了坦誠、公開的討論,展示了保持兩國開放溝通渠道的重要性」,雙方「討論了如何為負責任地管理美中關係設定條款」,「美國歡迎我們國家之間的激烈競爭——我們打算繼續加強我們自己的競爭力——但我們不尋求與中國(中共)發生衝突」。

中共對新型中美關係似乎還沒譜,近一段時間,中共悄悄放棄了以往「不衝突不對抗」的說法,但又極力反對美國的「競爭」概念。

中共外交部的聲明中,王毅說,「美新政府總體上延續了上一屆政府的極端和錯誤對華政策」,中國「偉大復興已經進入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任何勢力、任何國家都無法阻擋」。

王毅的話繼續相當高調、但又自相矛盾地解釋,「絕不會走國強必霸的老路」,「不是要挑戰美國,也不是為了取代美國」;並稱「雙方誰也取代不了誰,誰也打倒不了誰」。

看來,中共高層雖然認識到暫時無法吃掉美國,但仍然一廂情願地認為,美國最終只能讓步,接受與中共平起平坐,至少要共同治理太平洋,甚至共同治理全球。

美國已經與印太盟友緊密合作,還聯合了歐洲盟友參與印太戰略,並從中東抽身,又暫時緩和了與俄羅斯的緊張關係,準備全力應對中共的挑戰。目前為止,美國新政府沒有向中共讓步的跡象,更多是圍堵的態勢,只是主要表述為「激烈競爭」,儘量不談對抗,更避免談及冷戰。

雙方的目標錯位,也決定了會談的方式和內容錯位。

會談的方式和內容錯位

中共高層雖然奢望美國讓步,但面對美國的「激烈競爭」態勢,又毫無對策,對下一步中美關係如何發展並無概念,但又不肯放棄爭霸,不肯認錯。因此,雙方的會談基本對不上號,中共外交部當然也不清楚如何定義今後的中美關係;美國提出的問題或矛盾,中共大致上就是高調反對、繼續扮演戰狼。

美國副國務卿舍曼(Wendy Sherman)表達了對中共的「一系列行為表示擔憂,這些行為違背了我們以及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的價值觀和利益,並破壞了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中共外交部網站公布,王毅直接反問,「『規則』指的是什麼?……美方自己和少數國家制定的所謂『規則』……為什麼要遵守?」

雙方對國際規則完全沒有共識,會談實際幾乎沒法進行。

舍曼特別提出了對人權的擔憂,「包括北京對香港的反民主鎮壓;新疆持續的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西藏的虐待;以及限制媒體訪問和新聞自由」,還表示「對北京在網絡空間行為的擔憂,以及台灣海峽、東海和南海問題」,並提到了「美國和加拿大公民在中國被拘留或被禁止出境的案例,並提醒中國(中共)官員,人不是談判籌碼」。

王毅則提出「中美關係的三條底線」,包括美國「不得挑戰」中國共產黨的制度;「儘快取消」對華制裁、關稅、科技封鎖;在涉疆、涉藏、涉港、台灣問題上「慎重行事」。

美國歡迎「激烈競爭」,聯合盟友對中共實施科技封鎖,供應鏈去共化,以逐步削弱中共的實力;同時,美國還與盟友加大軍事威懾,迫使中共不敢冒險,避免衝突。拜登政府與前川普政府的最終目的大同小異,只是川普後期準備與中共脫鉤,拜登不打算完全脫鉤,至多是半脫鉤。

無論何種方式,中共都束手無策,但面對拜登的「競爭」策略,中共高層自認還有活動空間。至少拜登政府不願意發生衝突,意味著只要中共高層不主動挑釁,就不會面臨外部軍事打擊的風險。中共高層眼看被削弱,也沒有什麼好對策,但依然可以保持政治上的高調,以維持內部的權勢。

美國國務院的工作是為了確保美國的利益;中共外交部並不在意國家利益,真正關心的還是黨的利益,服從於中共高層的需要,急於擺平內部質疑,因此用更多精力把此次會談變成內部宣傳。雙方會談的方式和內容自然錯位。

會談還是宣傳

中共拒絕下一階段病毒溯源調查,舍曼在會談中重申了美國的擔憂。美國對追責中共隱瞞疫情的態度並不強硬,對中共的壓力很有限,也導致了中共變本加厲地向美國高調施壓,同時轉化為內部政治宣傳。

7月26日,新華社以報導中美會談的名義,展開高密度反美宣傳,連續發表文章,包括《謝鋒:中美關係陷入僵局 根本原因在於美國一些人把中國當作「假想敵」》,《謝鋒:美方「競爭、合作、對抗」三分法 就是打壓遏制中國的「障眼法」》,《謝鋒:美方所謂「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就是想損人利己,規鎖他國,施行「叢林法則」》,《謝鋒:美方應該改弦易轍,選擇與中方相向而行,相互尊重,公平競爭,和平共處》,《謝鋒:美國憑什麼以全球民主人權代言人自居?》,《謝鋒:脅迫外交的發明權、專利權、知識產權都非美國人莫屬》。

這些文章報導的都是7月25日,美國副國務卿舍曼與中共外交部副部長謝鋒的會談,王毅還在四川成都,第二天才與舍曼見面。7月25日的會談顯然是浪費時間,美國無形中配合了中共的宣傳。新華社還報導,《中方向美方提出兩份清單》,要求「美方無條件撤銷對中共黨員及家屬的簽證限制,撤銷對中方領導人、官員、政府部門的制裁」,「停止打壓孔子學院,撤銷將中國媒體登記為『外國代理人』或『外國使團』,撤銷對孟晚舟的引渡要求,等等」。

中共一系列反美宣傳後,終於對美國開出了價碼,黨的利益再次被擺到最前頭,實際也是中共高層最介意、最擔憂的。前川普政府曾變相撤回駐北京大使,準備與中共脫鉤,對中共黨員實施簽証限制,令中共極度擔憂美國可能不承認中共政權。拜登政府並未流露類似的姿態,但中共高層還是怕得要命,試圖防止美國不承認中共政權的可能性,因此擺在對美談判的第一條。

中共還公然把中共黨媒、孔子學院、孟晚舟列入清單,恰恰佐證了中共喉舌和統戰、特務機構在美國的滲透、以及中共背後操縱華為等企業的真相。

中共宣傳之餘也算說了實話,中共外交部與美國會談,代表的是黨、中共高層,卻試圖宣傳成代表中國人民,實際自己都知道不合法。

此次會談應該也算讓美國新政府進一步認清,該怎樣與中共打交道,哪裡才是中共的真正軟肋。

合作空間越來越小

美國國務院的聲明最後提到,「確認了在全球利益領域合作的重要性,例如氣候危機、禁毒、防擴散以及包括朝鮮、伊朗、阿富汗和緬甸在內的地區問題」。

中美合作的空間實際相當有限,所謂的氣候問題,各國提出了未來10年的減排目標,中共卻繼續增加排放到2030年。所謂的合作,應該就是中共能參加會議而已。

在伊朗、朝鮮核問題上,美國估計只能希望中共不要持續大動作搗亂,哪會有什麼真正的合作?中共背後支持緬甸軍方政變,一直沒有與美國合作。

7月25日,舍曼與謝鋒在天津會談,王毅則在四川成都與巴基斯坦外長會談,稱「中巴決定圍繞阿富汗問題開展共同行動」。中共急於填補美軍撤離後的真空,根本談不上合作。王毅還剛剛結束了對敘利亞、埃及、阿爾及利亞的訪問,中共還準備填補美國撤出中東後的真空呢?舍曼到天津之前先訪問蒙古,7月26日。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馬上也去了蒙古,與蒙古國防部長會談。

雙方聲明少見的共同點應該是,都沒有提及經貿合作,只是中共要求美國取消關稅和制裁。經貿領域合作曾被中共稱為中美關係的「壓艙石」。

舍曼訪華的同時,美國國防部長訪問越南、新加坡、菲律賓,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問印度,美國政府應該也預料到了中美會談可能的結果。

美國政府希望重新定義中美關係,應該可以理解,但中共不願配合,中美會談的錯位還會繼續。美國可能還得再重新調整針對中共的策略,否則下一次的對話仍然沒有多大意義,拜登和習近平即使勉強會晤,也同樣難有價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